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章 我们自然而然地恋爱了(1)

274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第二章 我们自然而然地恋爱了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还是个孩童的时候,我们家从被称为“云朵上的街市”——四川阿坝自治州搬到了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林业局 。一个直接的原因是母亲信佛教,在四川,上级已经查到她那儿,并找她谈话了。下面将要发生的,就是文革中那些可怕的事情。

在结婚前,妈妈也是因为信仰的原因,在老家辽宁铁岭被迫写检查,挨批斗,像车轱辘转一样。我的爸爸和妈妈是同一个村里的,爸爸从部队复原后,被分配到了四川,有了正式的工作。爸爸的一封求爱信,使妈妈动了心。为了那个貌美的爸爸,也为了躲避批斗,结束那种无休止的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她从铁岭,远嫁到了四川。

在四川,父母因为隐瞒得好,妈妈才得以过上几年看似平静的日子。

文革在继续,纠查在继续,整个中国像开了锅的水……

妈妈即使是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也还是被查出来了。

为了再次躲避批斗,母亲迫切想离开那里,这也是父亲之所愿。爸爸是孤儿,他不想让他的孩子们在缺少母爱的环境中长大。母亲对于孩子意味着什么,同健全家庭中的人相比,爸爸有更深的体会。恰巧,上级发了个新文件,需要大批的人,去支援边疆建设。父母从给出的支边地区中,选了一个离四川最远的,举家搬迁,以离开那里的人,免于迫害。

这个决定是被迫做的,我们等于是逃离四川。

长白山 山路上的公车(图片:pixabay)

从四川到我们将要去的新地方,全程一共三千七百多公里,穿越半个中国。我们搭乘的是长途汽车,路况又不好,坐在车上,就像坐在被摇晃的摇篮里一样。雪飞又晕车,哭闹不已,总想下车玩。母亲身怀六甲,一路的颠簸,最终导致胎儿流产……

我和妹妹失去了一个弟弟,父母失去了一个儿子。我们不期望的事情发生了,家庭的悲剧在社会的背景下发生了……

我们去的吉林省二道白河,实际上,就是一片原始森林。它位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安图县的南部,长白山的脚下,与北朝鲜相邻。平均海拔约八百米,冬季寒冷,夏季凉爽。我们的父辈们等于是在这里,建起一个新的林业局。

长白山的冬天(图片:pixabay)

我们住的,没有房子,只有帐篷。在野生动物随时都可能出没的情况下,当务之急是盖房子。谁也不想让自己家的孩子被虎叼走,东北虎又是那么地有名!因此,父辈们齐心协力,奋战在房屋建设的昼夜中。盖好一栋房子,便可住进去四个家庭的人。这个过程不知道用了多久,反正,一家家,一户户,都住进去了。最后搬进去的那家,据说是我们的父辈们提起来都竖大拇指的实干家、林业局的局长——白凤鸣。林业局的老人中,流传着关于他的很多故事,“服!”“真行!”“真能干!”这是他们的感叹。

林生家,就是我们的新邻居。

“林生”这个名字,是他的父母给取的,因为他出生在林区。林生的父母都比我的父母大几岁,我叫他们王大爷、王娘,他们说着浓重的山东方言。林生比我大一岁,他的大姐比他大十岁,三姐比他大三岁,中间是二姐。

生活安定下来了,我们家的成员也在陆续地增多。

失去弟弟的那一两年,母亲是在精神恍惚中度过的,直到有了下一个孩子,才转好。除了那个流走的弟弟,我还有三个妹妹以及另外一个弟弟。这个弟弟是最小的,我只比他大六岁。我是老大,责任就比较重大,我得带好他们,擦屎擦尿是份内之事,是我责无旁贷的责任。我不但得照顾弟弟妹妹们,还得让着他们。发生矛盾,不管是对,还是错,我得后退一步,这是妈妈一直要求我的。妈妈指望我能帮助她管理好弟弟妹妹们。她说,一定要先把老大管住了,下边的就好管了,就好带了。

有一次,我挨了妈妈狠狠的一顿揍,是因为弟弟。那天,我们在家玩火,这是邻居家一个稍大的姐姐教的。把一根火柴棍立在火柴盒侧部的涂磷面上,用一只手的食指按住,另一只手做出弹脑门的动作,用力一弹,火柴棍与火柴盒的摩擦,划出了火,飞了出去,觉得很美。特别是夜晚,关了灯,火便像萤火虫一样,在家里四处飞舞着。飞着飞着,我那个还不会爬的弟弟的小褥子就被点着了,烧了起来。妹妹们吓哭了,我也吓哭了,我还跑到大门外哭。屋里屋外,嚎声一片,却没人管弟弟。

正赶上妈妈下班回来了,忙问我们怎么了?我边哭边说:“弟弟的褥子着火了……”

妈妈像火箭一样跑进了屋里,很快,那条带着火的褥子被拎了出来,几脚,妈妈就把火给灭了。然后,她就奔我来了……

妈妈边揍我,边哭,“我让你不给我好好看着!我让你不给我好好看着……”捎带着,还骂了我几句不入耳的话。

妈妈把我推出了大门外,不让进屋,以示惩罚。

其他几个妹妹安然无恙,自在玩耍。

差点儿没把弟弟烧死。

我在外面哭了几个小时……

那是妈妈对我最严厉的一次!那也是仅有的一次。

我们几个姐弟,如果因为某事成为共犯,通常我一个人是受惩罚的代表。

最终,也是妈妈把我叫了进去,又是端饭,又是夹菜的,她拉着我的手,嘱咐又教导,使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点阅【《我的第一位恋人》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