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一章 我眼中东西方教育的几个差别(2)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家长对子女未来的态度

我的一位表妹及其女儿蒙蒙从大陆来我家里探亲。出国和名校,是我表妹的两个最重要的情结,她想极尽全力,通过她的女儿来实现。我从蒙蒙的身上,看到了我当年的自己,很同情她。

背着表妹,我问蒙蒙:“你愿意走你妈为你设计的路吗?”

“不愿意!”蒙蒙很干脆地说,“就像当年学钢琴一样,我已经很努力了,我都考到四级了!但是,我怎么努力,在我妈妈的眼里,我永远都不够完美!我永远都有错!我永远都不是最好的!她像被附体了一样,像着了魔一样,疯狂地逼我!既然我怎么做,我都达不到她那个标准,我索性就不学了,彻底放弃了!”

“啊?!你不再学钢琴了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事呀?”

表妹当年为蒙蒙选钢琴的时候,国产的钢琴不买,买了一架德国钢琴。他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的女儿学钢琴了。现在不学了,我们竟不被通知。

蒙蒙说:“不学了!我自己决定的,她也没办法。”

他们搬家时,那台钢琴,表妹想处理掉。给谁,谁都不爱要。一位亲戚被迫留下了它,还嫌占地方。

学钢琴是表妹的梦想,这个梦破碎在她的女儿蒙蒙身上。表妹的心伤到了冰点,她也不愿意向别人提起。

我知道表妹的最终梦想是把蒙蒙送到哈佛、常青藤等这样的世界名校。我给她泼了冷水,我说:“你要根据孩子的能力来引导和安排,她不想做的事,你非得逼她,反而不好。”

表妹根本听不进去劝,她也因此记恨我。

我来到西方,最先感觉到父母对子女态度上的差异,是在一个西方人的家庭。那对儿年轻的父母对子女的爱,并不亚于中国的父母。

我问那个年轻的妈妈:“你希望你的子女将来干什么?”

她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困惑不解。

“是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将来会喜欢什么。选择什么,那是她的事情,她得自己选择,我不能替她选。也许……当一个老师……不知道,只是觉得她的语言能力很强,很愿意表达自己。也许吧……”

“你不想让她成为一个重要的人物、著名的人物吗?”

“为什么要成为那样的人呢?做一个普通的人也可以呀!”

听到这话,我还想:这位母亲咋这么没出息!

当我更深入地了解了西方社会时,我的看法转变了。因为你作为一个普通人,并不缺少别人对你的尊重和爱。不管你的社会地位多高,也不管你的社会地位多低,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少有贵贱之分。不像在中国,那么多的人挤破脑袋,想成为“重要的人”。因为“重要的人”可以比别人获得更多的尊重和重视,甚或更多的利益。

不管你的社会地位多高,也不管你的社会地位多低,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少有贵贱之分。(图片:pixabay)

我在与我的外国老师交谈时,提到我的文凭以及所学的专业,我对老师说:“我的那个专业是经济管理,但是我根本不喜欢!”

老师诧异地问我:“你不喜欢,为什么还读?”

“因为那是父母帮我选择的。”

“为什么你自己不选?”她不理解我们的做法,就像我们不理解他们的做法一样。

“我喜欢中文,但是,在那个学校没有这个专业。我的父母觉得经济管理在社会上用的地方多,就帮我选了这个。事实也证明,的确不适合我。”

“你们别的学生,在选择专业上也是听父母的吗?”

“我们以前一般的是要听的,自己可选择的太少,学校提供的信息也极少极少。”

老师觉得这种方式非常不对,按照西方人的方式,他们会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不想,他们不会强迫你做。个人志向要自己选择,别人不干涉,即使是你的父母,他们也得尊重你。在西方有一句话,“如果你不喜欢,你就做不好。”我自己也认为,爱好是最好的老师。因为你喜欢,你就愿意把更多的时间,甚至是业余时间放在那上面,不用别人催你,不用别人监视你,你自动就会去做。

中国的父母可以、也愿意为自己的子女包办很多事,比如说我的表妹,她就是强制地为子女安排和代办一切,而西方不是这样。西方的孩子从小就自己考虑将来要干什么,并且为那个方向努力做好准备。

对于孩子的不足和错误的态度

我的表妹给蒙蒙转到了一所重点学校,我问蒙蒙:“你现在的学校怎么样?还可以吗?”

“跟不上!补课呢,一个小时两百块钱,那我也跟不上。我们有一个老师,她是全校的先进教师。她当先进,就是因为升学率高。但是,她对我们,就像对畜生,说骂就骂,甚至还打呢!我答不上来问题,就经常被罚站,一站就站一节课。她是先进哪,我们又不能说什么。我是女孩子,脸皮薄,那能怎么样呢?让我站,我也得站哪!现在已经站习惯了,不在乎了!站呗,有什么呀……”

我又想起了我的儿子在上小学时的一个情景,那天我去开家长会,每个家长坐在自己孩子所在的位置上,我儿子的同桌是一个女同学,她的妈妈就坐在我的旁边,我们两人都认识。那位母亲叫兰花,她是个追求时尚的人,她的女儿也被她给打扮得很时髦。但是,兰花刚坐定,包还没卸下来呢,老师就指着她的鼻子,大嗓门喊着:“你家孩子贼完蛋!学习啥也不是!”她的一身洋装与一脸的羞愧,成为我一生中最深刻的记忆之一!面对老师的理直气壮、义正言辞,坐在那里的家长们,没一个敢接茬儿的,包括我。

兰花的女儿该是少不了这位时尚母亲的一顿揍了!

对于学生的不足,指责、羞辱和惩罚是被常常使用的一种方式,甚至也牵连到了家长。

我再说说西方人对于时尚的一点看法。欧洲的时尚,不用多说,在世界上就是潮流,已经很多年了。平时看他们穿衣服,真是太美了!太讲究了!这种时尚的观念,不是说等到你长大成人后才可以有,他们从小,就被培养和熏陶。小孩子穿衣服,放大了,可能就是当下最流行的时尚。对美的欣赏和追求,是他们的一种习惯。

对美的欣赏和追求,是他们的一种习惯。(图片:pixabay)

回过头来,再看看兰花和她的女儿,只能说,她们跟生长的时代和环境有点不搭。

我在西方上语言课时,感到了一些不同。比如,当老师提问一个学生,学生答不上来时,老师并不刁难人,或者以罚站等方式来惩罚,而是马上笑着问全班同学:“谁能帮助他?请告诉我!” 马上就有几个同学踊跃举手的,告诉那个学生正确答案。答不上来的学生和能答上来的学生都很愉快,课堂气氛很融洽。

有一次,我们在做猜词游戏时,我和我的同桌是一组,她表述,我猜。她讲了两次,我也没猜到。她就请来了老师帮忙。老师也给我表述了两个句子,我还是没猜出来。最后,老师说:“这样,雪松,我给你这个词的第一个字母,看你能不能猜出来……”他在我的本子上写出了那个字母,我一下子就猜对了。老师和我的同桌都为我高兴,他们都非常开心地看着我,我也很开心,而且,印象深刻。

我们是晚上的课,偶尔有人犯困或溜号,这样的同学就常常被老师点到。记得那次,我正困得哈哈连天、滴哩当啷的时候,老师笑容满面地说:“雪松,请你来回答这个问题,好吗?”我的困意顿时全无,立马精神起来。看到我手脚慌乱的样子,老师和同学们都善意地笑着,并用期待的眼神等待着我的回答。即使我回答错了,也不会受到责怪,并且,马上我就能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答案。

西方的教育思想中有一些很重要的理念,例如:当你严厉地指责一个人犯的错误时,尽管你说的是正确的,但是对那个人来讲,反而收不到好的效果。再有一个,也是我的一位语言老师常对我们说的:每个人都会犯错误,关键是我们能从错误中学习到什么。

你学到了,就是进步,就值得鼓励。(图片:pixabay)

 

我很欣赏这种方式,它使人感觉到舒服。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点阅【《我的第一位恋人》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