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四章 爷爷的影响(1)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对林生的爷爷,我只记得他在他们家前屋住,别的就没有什么记忆了。

我没有见过我自己的爷爷,因为他很早就去世了,所以,“爷爷”这个亲切的称呼对于我是一种缺失,爷爷也从未在我的身边,让我围着他,“爷爷、爷爷……”这样一声一声地叫着。我对林生谈起他爷爷的时候,就像在叫着我自己的爷爷一样,就像跟我有着某种亲缘关系一样。

“爷爷帅吗?”我这么问林生,是因为王大爷是个很帅的人,很像香港的某个演员,黑帅黑帅的,看起来很有气质。

林生说:“我只记得爷爷老时候的样子,年轻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想,他应该是一个很帅的人吧。”

“你能想起爷爷的一些事情吗?爷爷的那段所谓的‘历史问题’,对他以后个人的生活有影响吗?”

“你问我爷爷的事,我还真不记得太多了!因为在敦化时,我还小,我跟他也没生活多长时间,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可能有影响吧。但我知道对我爸的影响非常大,影响了爸爸的一生。我爸想入党,想当官。我跟爸爸不一样,我不想那个,对那没兴趣。我爸爸的事,政治审查时,爷爷的问题就出来了,咱们二道白河的人全知道了!受爷爷的牵连,爸爸的梦想始终实现不了。我爸爸一生都在怪罪我爷爷。我想,一个可能就是我爸爸年轻时,想进步啊,想往上干,当干部,但是入不了党,你干得再好,也上不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爷爷和奶奶离婚,使爸爸失去了母爱。一提起我爷爷,爸爸就埋怨,说我爷爷这不好,那不好。我可不这样认为,我爷爷可是个了不起的人!

爷爷、奶奶离婚后,爷爷一直没有再婚,带着我爸爸过。(图片:pixabay)

“爷爷、奶奶离婚后,爷爷一直没有再婚,带着我爸爸过。那个时候,我爷爷大概是三十四五岁,我爸爸也就是八九岁吧。我爷爷多不容易呀!他没找人,是为了我爸爸。还有,就是我奶奶那个人特性,挑剔,什么她都能挑出理来,这可能也是我爷爷没再婚的原因。爷爷和奶奶共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我爷爷带着我爸,我奶奶带着那个女儿,就是我姑姑,她比我爸小。我奶奶回山东以后,又找了人家,奶奶又生了一个儿子,他和我爸爸是同母异父的兄弟。我爸爸后来找到我奶奶了,还去山东看了她。我的那个叔叔也来过我们这里一次,还上我家了,我招待了他。”

“你能记得爷爷的一些小事儿吗?”

“我爷爷做饭可好吃了!真的,可好吃了!我爷爷曾经是厨师,大厨师啊!他是一个好人,没杀过人,没放过火,就是因为历史问题,后来一直靠给人打一些零工生活。比如跟人做些建筑的活儿啊,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我们家从敦化搬到白河时,爷爷离不开敦化,没跟我们过来,他留在了那里,在老头队种地。到了1981年,爷爷八十多了,干不了了,也动不了了,来这里了,彻底不回去了。过年时挺高兴,喝了点儿酒,脑溢血,就去世了。”

“林生,我记得当年重建二道白河时,咱们那里有一大批人是从山东来的。你们这些人的身上,有很普遍的特点,就是为人厚道、实在,也非常正直,实交。”

“是吗?”

“是。我们都非常喜欢你们这些人,没坏心眼儿,人都很好。咱们班同学也有不少。”

“噢。”

“在文革中,爷爷挨过批、挨过斗吗?”

“我不知道……”

我没法儿再逼问林生他根本不了解的事情,我很纳闷的是,如果爷爷没挨过整,林生的爸爸受爷爷“历史问题”的影响为什么那么大?跟我有关系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妈妈跟王娘说的那句话,对王娘以及他们家人的伤害那么大?为什么王娘到死都念念不忘?爷爷在文革中真的没受冲击吗?原因是什么?我理不清头绪,找不到缘由……

再提一件看似跟爷爷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

林生家、我们家及巫家,我们三家是在一栋房子中,林生家是在我们家跟巫家之间,但是,林生家与巫家的关系就不像我们两家这样友好、和谐了。他们之间发生的一件事,在我的印象中,至今都非常深刻。

有一天,我们听到了外面尖利的喊叫声,便都出去看。只见巫婶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当当当”使劲儿地敲着盆子,“快来看哪!大伙儿快来看看吧!……”接着,她便开始了谩骂。她骂的,还是一套一套的,一般人很难学得上来。后来才听出来了,她是骂林生家——王家。很有特点的叫骂声,吸引了越来越多围观的人,大多是周围的邻居。开始,还有人看笑话,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因为骂的的确太过分了!从夸张、言过其词的叫骂,竟过度到诽谤了!大家都是邻里邻居的,住这些年了,谁不知道谁呀!有的邻居开始过去劝她,谁劝,她都不听;谁劝,都劝不住。她的丈夫劝她,也被她臭骂一顿。大家见她这样,也就没人再劝了。

林生的三姐气不过,出去跟巫婶辩解了两句,说她讲得不对,是造谣,却被王娘一把拽进了屋里。

这两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巫婶始终保持着激昂的情绪,高声叫骂;王家除了三姐喊了那么两声,一直是静静的,听不到什么声音。

巫婶整整骂了半天,直到自己也骂累了,没有一个人围观了,她才进屋歇息。

既然骂不动了,也没人捧场了,巫婶便改变了策略。她常在深更半夜时,弄出各种剧烈的响声来,干扰王家。比如用力敲自己家的炕沿,或者敲墙等等,使声音传到王家,直接影响王家人的睡眠和休息。

王家仍然是不做任何回应,直到巫婶自己都觉着无趣了,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我们都不知道巫婶为什么吵架,只记得她骂人了。我们更记得的是,王家人超乎寻常的忍耐力。周围的舆论,最后全倒向了王家,王家人让邻居们肃然起敬。与巫婶这样的人家成为邻居,很值得同情!

提起这件事,我对林生说:“当年巫婶把你家骂成那样,你家也没跟她对骂,我觉得你们家人是非常有修养的。”

“也不是打不过她,也不是骂不过她,就是嫌丢人,磕碜,谁跟她一样!她那样,咱也那样啊! 后来有一天,她冲进我家,是准备来打我妈的。那阵子,我二姐上夜班,白天在家休息。巫婶一进院子,突然看见我二姐也在家,巫婶愣在那儿了,不知道该咋办了,她没想到我姐在家。我二姐能绕了她嘛,跟我妈俩把她打了。别看她长得高,真打架,她不行!打了以后,她再也不闹事儿了,再也没有!”

这件事,我们还从来不知道。我们见识到的巫婶吵架,看来还不是最疯狂的一次。王家是山东人,那里是出好汉的地方,耿直是他们的一大特点。但是王家人的忍耐也是有底线的,超过了这个,就是他们反击的开始。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