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三章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阿南,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你回来,今生咱们能再见上一面……”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

林生一遍又一遍地问……

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

“我……这几年都回不去了……”

“为啥回不来呀?你不想这里吗?不想你的家人吗?”

“我想,但是我回不去……”

“为啥呀?”

“因为……气候……”

“气候怎么了呀?”

“我不适应,而且我感觉到了生命的危险……”

“啊?……”

“我这样说,你可能会很吃惊,但确实是这样的。我给你讲一个例子……”

2010年的7月份,也就是我来比利时的一年半,有一个假期,我回国了,去了北京,看妈妈和弟弟、妹妹等家人。半个月的时间,我没想到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反应,每天呼吸非常困难,我喘上来这口气,都不知道下口气还能不能喘得上来。在北京,令我呼吸顺畅的,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搬个凳子,坐在电风扇前,脸对着它,整天那么吹;另一种方式就是下雨以后,空气变得清新点儿了,我才不用想该怎么喘那口气的事儿了。但北京不是每天都下雨的,半个月、一个月下一场雨,是很正常的。所以,我大部分时间是和电风扇呆一块儿的。我妈几次要关电风扇,她认为没有必要,特别是早晚,没那么热。但是我就是要开。因为这件事,跟妈妈发生过几次冲突。我们两个谁也不让谁!把我气得对着电风扇嚎啕大哭,“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真像一关上电风扇,我就得死一样,没有一句是夸张的。那时,我四十三岁,咧个大嘴哭,我哪儿那样过呀!

我妈也气得够呛,她对我直嚷:“出趟国还了不得了!回来还不能喘气儿了!中国这儿,就你活不了哇?!……”我真的很佩服我妈,因为喘气在她那儿,根本不是个事儿,她还可以保持那么大的嗓门喊。我是连喊也喊不动了,只能认真地喘着气。她爱怎么说怎么说吧,能让我开风扇,能让我把气喘上来就行,那是我每时每刻都必须对待的最重要的事情。她的话,我只当耳旁风了!我怀疑我妈妈的身体内是不是在逆境中产生了什么抗体素?

其实,我和妈妈,我们在平时都是非常温和的人。但在开关电风扇上,我们谁都不想让步。我没办法妥协,因为一妥协,我感觉自己可能就得死了。最后,还是妈妈让了我,还是她更爱我,她比我更善良。

有一天,我去了王府井大街购物,因为西方的朋友让我帮忙买礼物。我仍然呼吸艰难,但是我看见那里的人,川流不息,一个又一个年轻、新鲜、时髦的人从我的眼前掠过……北京从不缺人,一批人走了,还会有更多的人涌来,为了他们各种各样的梦想。我看见他们坚定地往前走的眼神,看见他们没有一丝的抱怨,看见他们对周遭的熟悉、习惯和淡定,我佩服了,像佩服我妈一样!

只有我站在那里,像一个怪物,像一个另类,艰难地喘着气儿……

我对自己也有很深的疑虑,我妈妈那么好的一个人,她都看不惯我,别人该怎么看我呀?!是不是我不好啊?

我试着把种种不适归结为我自身身体的的原因,也许是我自己哪儿不对了,才出现这种症状。

半个月的假期快结束了,我就走了。没想到的是,到了荷兰(我是在荷兰转机到比利时的),一下飞机,所有的不适无影无踪!所有的不适,不再发生了!我不再为喘气儿有那么大的担忧了,因为根本不用担忧。

这是从我身体上的直接反应。

另一个反应是:我从欧洲去中国,到了北京,我就开始拉肚子。我对我妈说是水土不服,我妈特不爱听,说我回中国还水土不服了!不是我矫情,事实就是这样的。但是我从中国来欧洲,到了比利时这边,我没有拉肚子。我想是跟水及食物的质量有关系。

北京的雾霾天(图片:pixbay)

再一个,从天空上可以看到明显的变化是:飞机从北京起飞,空中长期一片灰暗,能见度极低。飞机到了荷兰,能清楚地看见蓝天、白云、阳光,还有飞机下面的房子、草地、河流、牛羊……

过了很久,我才找到了原因。北京天空的灰暗,不是跟阴天有关,而是跟一个词汇有关——雾霾。这个词,渐渐地开始在大陆流行起来,我也开始跟踪和了解“雾霾”以及与它有关的事情。

2011年,根据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的空气监测仪数据反映,北京的空气污染程度已经“非常糟糕”, 并“北京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

近年,中国政府公布的北京空气污染指数也已连连爆表。

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了的全球空气质量地图。数据显示,中国成了污染重灾区,PM2.5严重超标!

所以,我回不去,是跟“环境”有关。

林生问我:“那你还能回来吗?”

“我想等到气候变好了,想等到呼吸不再有生命危险了,再回去。”

“就是说,短期内,你是不能回来了?”

“……对……”

“我们……就见不到了吗?”

“不知道……”

“我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死之前,能见上你一面。”

“不……也许能……也许……在别的地方见……”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