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七章 同学群聊和聚会(3)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吴明诚:“同学们,我觉得小时候的你我,和现在的不一样了!变化挺大的,变化老大了!” 不知道他想起什么事来,突然在群里发这么大的牢骚。

左正初:“不要感慨,拿出咱们年轻的心,咱们还行!”

吴明诚:“小时候,打打闹闹不生气,现在说话有些气人。”

左正初:“有什么生气的!生气也是一天,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开心地活呢?”

吴明诚:“对,希望大家开心快乐!”

赵磊:“怎么地都是一天,为何不好好的,对不?”

左正初:“看开就好。”

吴明诚:“新的一天开始,快乐生活!”

左正初:“这就对了!”

我:“大胖,别生气啊!大家是打小儿的同学和朋友,说话才没有顾忌,也不用慎之又慎,轻了重了的,你也别放在心上,就是一起玩呗!”

吴明诚:“孙雪松,没事儿,生完气,一会儿就好。”

我们班里有一位同学叫汪永昌,是后入群的,他常常问同学们以下系列问题:

“你起来了吗?”
“你吃饭了吗?”
“你吃的啥?”
“你咋上班呀?骑自行车吗?”
“你咋还没睡呢?”
“夜班呀?”
……

再比如,他问吴明诚:“老吴你干啥呢?”

“我做饭呢。”

“你做饭,你夫人干啥呀?”

老吴没回答他,却反问他:“你干啥呢?”

“我刚做完饭。”

也是醉了……

再如,汪永昌问白露:“你一个月挣多少钱?”

没得到回音,他又问:“白露,我问你,你咋不答呢?你家房子挺大吧?”

“不大,刚够遮风挡雨。”

“那你还跟我苦啥穷啊!”

赵磊:“汪永昌,你这块料,不当警察白瞎了!”

“赵磊,你啥意思呀?”

我发了一条:“亲们,老汪是不是狗仔队派到咱们群里卧底的?”

苗彩铃:“雪松你真逗!”

汪永昌:“老孙,你为啥要那么说我?你真坏!”

左正初:“我看这小子一定是!”

我:“汪永昌,因为你帮大家问清楚了想问又不好意思问的问题。在你的帮助下,我们搞清楚了所有!你真好!谢谢你!”

汪永昌:“左正初,你一定是(卧底)!”

左正初:“我是开车的。”

汪永昌:“开车,不好好开你的车呢!”

我:“左正初,你引火烧身啊!”

左正初:“同学们,给汪永昌点个赞吧!”

我给汪永昌发了礼盒、彩球、蛋糕、钱袋子、五个快乐的小企鹅、鼓掌、握手等系列图标。

汪永昌:“老孙,你太有才了!”

我:“汪永昌,我都黑你了,你还夸我……”

汪永昌:“林玉翠,我给你打电话,你为啥不接?”

林玉翠:“你为啥给我打电话?”

曲锦环:“我要崩溃了!”她对汪永昌快忍到了极限。

吴明诚:“汪永昌,你长点儿心吧!”

汪永昌:“老吴你啥意思?”

我:“曲锦环,挺住!坚强点儿! ”

曲锦环:“孙雪松,谢谢你的鼓励,我必须坚强,因为有你们,我还真的就得挺住!”

汪永昌问她:“怎么啦?”

曲锦环:“抽了!”

我:“汪永昌,她受了点儿刺激,我们得鼓励她,勇敢地面对生活!因为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曲锦环向我伸出一个大拇指:“你是这个!”

赵磊:“曲锦环,一定坚强些!”

曲锦环:“谢谢!理解万岁!”

苗彩铃:“做人一定要坚强,困难都是暂时的,坚持住,明天是美好的。”

赵磊:“好!”

汪永昌:“赵磊你起来了。”

我单独给林生发了一条:“兄弟,老子才发现,吴明诚的智商比汪永昌高呃!得有人私下里劝劝汪永昌了,他现在逮谁咬谁。”

林生在班群里发了一条:“有人让我劝劝汪永昌。”

他又把我发给他的上边那一条留言,做了截图,把我的名字抹去后,其它的,全发了过去。

汪永昌看见了,也没客气:“王帅,我咬你了吗?”

林生:“汪永昌,不是我说的。”

汪永昌:“不是你说的是谁说的?”

完了,林生供出了那条留言,又不想出卖我,把汪永昌给得罪了。

白露:“汪永昌,不要刨根问底了,那就不好玩了。”

汪永昌:“好了,我不问了。”

我:“群主挨骂了,奖励他一枚‘窦娥奖’!”

林生:“都是孙雪松闹的!我们睡觉,她瞎折腾!”

苗彩铃:“和同学们一起谈天说地,也是一种享受。”

我:“老汪,这事儿,你别查了,是我干的。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免得其他同学,特别是男生蒙受不白之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斩前进一句忠言:涉关他人隐私的问题,乖乖,能不能不问了?因为这是个群,虽然很小,毕竟也是公众场合。有人愿意在这里公开秘密,有人不愿意。人家愿意说,咱就听着;人家不愿意说,咱也不问。很感谢你给我们带来的诸多快乐!孙公负荆请罪来了!万望海涵!万望见谅!没有恶意,只想让大家能更融洽地相处。也希望你能更受欢迎!得罪了啊!对不起了啊!

“老汪,我给你跳几个舞,请你原谅我吧!”

我连发了几个不同的跳舞的图片,以把他逗笑为目的。

这场风浪才算过去。

汪永昌:“孙雪松,你不睡了?”

“我在写稿呢。”

“我能单独跟你视频吗?”

他连发了几个视频,我都没接。一个是我正在工作,另一个是我不想没有任何准备见那么多年没见面的同学。

我给他发了留言:“我现在人老珠黄、皮松肉谢、蓬头垢后、拉里邋遢的,没法儿见人。你要是见了我,你就得悔青肠子了!将来,我收拾得人模狗样了,再一起见见大家。有话就请留言,我都能看到。咱们在群里聊也挺好的,不用花钱。”

白露和曲锦环接到了通知,回白河办理退休手续,同学们张罗着再聚一次,因为从外地的回去不容易,特别是国外的。本来是打算把时间约在周末的,但是白露赶回去的时间全不在周末,这样,他们就把时间约在了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当地上班的同学就都提前请假了。

聚会的日子到了,同学们如期而至。

这一天,我在比利时全程跟踪,对同学们发上来的照片做一些搞笑配文。想分享一些快乐,也想给送给大家一些快乐。

2016年11月2日的小学同学会。(作者提供)

聚会结束后,大家慢慢地静了下来……

我看到了下面的对话:

包羽佳:“我一会儿上二道买菜去。”

廖雨莎:“你上二道啊?咱俩一起去呗!我陪你遛达。”

这两个老同学,曾与我家就是前后邻居。现在,我一个人在欧洲,她们俩还在一起,从小玩到老,五十多岁了,还没玩够。

2017年的春节,王鹤从新疆回白河了,林生及一部分同学与他聚会了。

林生给我讲了石芯蕊在他们这个小范围内爆的一个料:“咱们在小学时,有一年假期,老师把同学们分成了几个学习小组,以便大家互相督促,互相帮助,一起完成假期作业。我和你、廖雨莎、包羽佳,咱几个在一个学习小组;王鹤、石芯蕊、惠兰馨等几个人一组。石芯蕊是那个组的组长,她让他们一起到她家学习,但王鹤就是不去。老师让她当组长,她得负责呀!不来好使吗?急眼了,给你告老师去!那个时候的人,一根筋呀!组长发话了,‘架,也得把他架来!’就这样,蕙兰馨和另一个同学,一人架着王鹤的一只胳膊,把他真给绑架到石芯蕊家了。王鹤硬着头皮,在那儿就呆了两天,再也不去了!怎么劝也不去。后来石芯蕊问他为啥不去,得说出原因啊!一再逼问下,王鹤才说:‘我想跟孙雪松一个学习小组……’”

前后这么一串,大家才明白王鹤的心思。

林生略带醋意地说:“阿南,我没想到,王鹤那么小对你就有好感了……”

林生说,他家分到在高中那边的房子,本来跟王鹤家是挨着的,就像我家和林生家一样。但是因为王鹤以前一直找茬儿跟林生打架,如果只是他们两个单挑儿,林生还可以应付,但是王鹤家共有五个哥们,同父同母生的,这是让林生畏惧的。林生的父母和姐姐们全知道他们打架的事,但都不知道究竟的原因是什么,林生也不知道。为此,王大爷还特意去了趟分房的办公室,要求调了一下房子。这样,两家中间才隔了一家。

林生对我说:“王鹤对你是一往情深啊!”

“你怎么这么说啊?”

“这次聚会,我看出来的。我一讲你的事,他的眼睛……眼神就是‘一往情深’,特别专注、认真地听……”

林生说的“一往情深”这个词,我在松江河见到王鹤那次,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也是这个词:一往情深。

短暂的几天后,他们又有一个小聚会,林生跟王鹤和其他的同学们说好了,约我视频。但只有王鹤一人没有赴约,跟他联系,他也不去。当着同学们的面,林生笑着对我说:“王鹤怕见你!他不敢来了!怪不得他在小学时打我,中学时打我,到了高中还打我。孙雪松,我告诉你,俺俩打架,都是因为你!现在才知道……”

在同学们的哄笑中,我们的视频结束了。

有些情感,到了一定的时间,才能释怀;有些情感,不管过了对久,也不敢去碰……

至始至终,王鹤没有跟我有过任何表白……

人的缘分真是很奇妙,几十年中,会发生很多的事情,有些人真的就跟你的生活一丁点儿的关系都扯不上。而有的人,跟你总是有着某种联系,甚至想撇,都撇不清。
不管是林生也好,王鹤也好,我都感谢他们对我的这份好,也很感谢他们如此待我,因为真挚的感情很稀缺。虽然他们两个人打过,吵过,但也仍然能那么久很好地相处,成为朋友,我才释怀。

我很珍惜与他们的缘分。这是一生的记忆!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点阅【《我的第一位恋人》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