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七章 同学群聊和聚会(2)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林生在二班群里发了一个嘲讽女司机的系列文章及图片,还发了一个把车倒进沟里的视频,很搞笑。

我:“王帅,你在埋汰俺们女司机是不?实不相瞒,那里的一些事儿,我也干过。我是2000年拿的驾照,到现在也不会换轮胎。因为一爆胎,就会有男士降临,自觉地帮我们做我们不会做的事情,帮我们来完善我们的生活。把我们惯成这样,你们男生难道就没有责任吗?”

林生:“爆胎?很危险的!”

“现在的车还没爆过,轮子都是新的。在中国时爆,我还算平安,除了压压线什么的,筋骨未伤。”

颜雨纯:“孙雪松,会开车的女生真美!”

我:“不会开车的女生也美,因为你们只管坐车就行了,有人为你们开车。”

“可是我很喜欢车,没买。”

“想开点儿吧,如果买了,还得赚钱养它,像养了个儿子似的。”

“我想早点买上车,我想开车。”

“努力喽!”

白露发了一个日本的视频:一个男人在外人面前如何逞能,在老婆面前却怕得要死。

颜雨纯:“多谢分享!”

白露:“我发的小片也是日本人逗笑的。其实在日本,男人在家的地位很高,女人在家、社会、公司的地位都不如男人,同等的工作,得不到同等的待遇。”

颜雨纯:“她们欧洲女人地位高。”

白露:“日本女人地位低。”

我:“白露,咱不是日本女人,咱是国产的,有时在家可以当只母老虎。”

白露:“我现在已经不当母老虎了,已经变成母豹了!”

林生:“白露,哈哈,更厉害!”

白露:“王帅,我家老公经常说我,‘瞧瞧你那爆脾气!’所以我变成豹了。”

吕亚芳:“群主端午节到了,发粽子不?”

粽子,示意图。(图片:pixabay)

林玉翠:“王帅,问你呢!”

侯素娟:“群主肯定在包粽子,旋风般不见了!”

林生:“我要转让群主。今天已经吃完粽子了,有肉的、还有枣的……好吃极了!”

白露:“我要吃枣的。”

林生:“给你发个照片吧。”

白露:“别发照片,先发几个粽子来,我先吃着。”

吕亚芳:“群主要发粽子了,都等着,别睡觉。”

林生发了一首很好听的歌,并写道:“送给晚上九点不睡觉的同学,粽子就不给了。”

我:“好听!群主,没粽子啦?”

白露:“我现在都等到夜里十点多了,粽子怎么还不来呢?饿死我了。”

吕亚芳:“要粽子!”

我:“没戏啦!群主已畏罪潜逃,现告知天下!喝点儿稀的吧,饱不饱,汤上找。”

白露:“我现在已经用火柴棍支着眼皮呢,再不发粽子,火柴棍也支不住了。”

夏春梅:“亲爱的,今天是什么日子呢?这么热闹呀!”

我发的是:“妇女节,天天过节!”

白露:“今天群主要给大家发粽子,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夏春梅:“群主群主!我也要吃粽子!我也要吃肉馅的!我也要吃大枣的!今天丢把人,跟你们也耍把酒疯!群主,我都看着了,你哪能自己偷着吃粽子?不行,你得给大家都分点儿。”

林生发来个笑话,大家也不饶他。

白露:“我做梦吃粽子,醒来以后,发现手指甲少了一半。”

唐韵:“群主,辛苦了!给你做个荷包蛋。”后面跟一个小动漫,一只鸡往下面架起火的锅里下了个蛋,像拉了一泼屎,荷包蛋瞬间做好。

白露:“唐韵,你就知道拍群主的马屁!”

夏春梅:“亲们,天底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快睡觉吧!明天继续玩哦!”

林生发红包了,上面写着:“发粽子了!”他还发了一个晚安的图标。

次日,林生在二班群里发了留言:“侯素娟,你发的什么呀?是广告还是传销?或者是推销?本群就是一个发小的同学群,诉说的是儿时友情,怀念的是同学这份真挚的感情!不需要那么多的广告,这种东西以后就不要发了,好吗?我们要营造一个温馨、轻松、快乐、健康、积极、向上、正能量的班级环境!”

侯素娟:“好的,我已经将其删除了。”

林生跟我说,侯素娟是微商,她和林生也有几个群是一起的,她经常发大量的广告在群里,很多人并不喜欢这种商业行为,并有一部分人因此退群。林生见她在这个群里开始发广告了,担心同学们产生反感,便给她写了那些。

潘迎迎:“真的好!看着同学们的聊天记录,依稀记得儿时的模样,有一种久违的感动和亲切。祝同学们端午节快乐!”

她已定居在上海。

林玉翠:“哈哈!把咱班的潘迎迎吸引过来了。今晚还是外地同学讲究的多,都上来祝贺节日!这两天比利时同学怎么丢了呢?”

白露发来了一个笑话,也祝同学们端午节快乐!

宋晓燕看到那个笑话里面有“派出所”三个字,触痛了她:“我可不想去派出所,我都呆够了!我呆了两年多……” 后面是三个哭的图标。

我知道她的那段历史,1999年,因信仰的原因,她去北京上访,结果被抓,关进监狱里。

白露:“你干什么了呆了那么长时间?”

叶巧:“有那么长吗?”

“两年两个月零二十天。在北京三天,在长春两年多,叶巧去看我了。”

白露:“人生坎坷呀!”

叶巧:“没什么,你的人生历程曲折,充满色彩……不要后悔!”

宋晓燕:“没事儿,都过去了。”

我给二班群里发了留言:“嗨——大家好!后端午节快乐!赶紧出来说两句。几天的假期,刚刚去了法国和卢森堡。对不起大家了!”

颜雨纯:“走时也不和我们请个假。我都想不起来你是哪一位了!”

我:“下次一定注意。”

我给宋晓燕写了留言:“晓燕,很多年前我写过一段话:历史像一条河,泥沙俱下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混淆视听的时候。只有经过一定的时间沉淀,才能分请哪些是清的,哪些是浊的。求证历史的真相,需要时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勿忘初衷!我一直把个人信誉看得很重,如同个人尊严。我愿意用我的信誉向本群证明:宋晓燕是个顶好顶好的大好人!送大家一句西方的谚语:太阳照常升起,明天是另外的日子!”

只有经过一定的时间沉淀,才能分请哪些是清的,哪些是浊的。(图片:pixabay)

宋晓燕:“俺都流泪了!我会好好做人的,谢谢你的夸奖!”

颜雨纯:“雪松,你们那里的环境很好,能学到很多知识,天天看外国人。在外国人的眼里,你们也是外国人。挺好,学吧学吧!美丽人生,好啊!”

同学们聚会的相册做出来了,黄艳蓉给我们这些没有参加同学会的外地、外国的同学展示了照片,一页一页的,很有耐心。

我给她写了留言:“黄艳蓉,谢谢你给我们展示的豪华精装版相册!如身临其境,与大家共享了这份迟来的美丽!除了这些,我还看到了你的纤纤玉指,哎——你怎么就不老啊!”

石芯蕊:“孙雪松,你在我们的记忆里。”

任小强:“雨纯、雪松,等你们回来,咱们一定好好聚。”

黄艳蓉:“孙雪松,你去其它国家就像咱们去郊游似的。”

我:“在比利时,开车两个小时,差不多就能出国了。比利时人出国的比例在欧洲是最高的,有时候,吃顿饭也得出国。”

黄艳蓉:“多好啊!中国饭吃够了,吃比利时饭;比利时饭吃够了,吃法国饭。”

我给任小强发的是:“谢谢同桌!回去肯定想跟大家聚的,看时机了。真的很想你们!”

我经常在群里发一些自己写的段子,主要是介绍我们在国外的生活。

林玉翠:“孙雪松,你写的小说真好!”

侯素娟:“雪松小说里的场景,真令人憧憬!”

吴明诚:“雪松,你天天给大家讲故事。”

我:“给大家我所见到的一些事情,我的眼睛,就是你们的眼睛。”

我醒来后,看见鲁旭发了几张她照的百合花的照片。

颜雨纯:“孙雪松起床啦!我们可热闹了!”

我:“我的一个英文名字也叫百合花,读音是‘丽丽’,谢谢这么多漂亮的百合!好美!

“我原来住的那条街道名叫‘木兰花’,这也是我非常喜爱的一种花,每年开两次。我们以前的院子里有这么一棵树,花开的时候,真是美景!现在,我们家邻居也有这样的树,可以免费观赏喽!

“比利时是世界上第二大鲜花出口国,第一是荷兰。它们原来是一个国家,后来因为宗教的原因,分出来了。这里的鲜花经常用飞机运到广州,再从广州运往全国各地。所以,你们在中国花店看到的鲜花,很有可能来自比利时哟!”

鲁旭:“孙雪松,起来自言自语说了一番,就算无人喝彩,也能安然面对,是个性情温婉的好女子!”

我在群里发了一个自拍黑白照,并注明:“本月自拍素颜照。头没梳,脸没洗,正趴在被窝里看你们的留言呢!那俩儿双眼皮,因为皱纹太多,像抹了眼影。其实是纯天然的,没添加任何化学成分。特此证明。”

颜雨纯发来留言:“逗我们开心呢!大大的眼睛好美呀!再照一个呗,不然都不知你变化多大了!”

我:“雨纯,不能随便拍呀!因为俺可不像你和白露,美得无死角,能随时随地自拍。俺得挑角度,挑尺寸,把丑的全掩盖住,才能显得美一点点儿。”

“你也大胆来一张,让我们伴随着你的美貌,睡得香呀!”

“如果发个大胆的,你就不是睡得香了,你该做噩梦啦!我发个曾经的照片吧。”

我发过去一张我的黑白老照片,特有艺术感,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照片之一。

后来发现林生给我单独发来了一个他手机上的照片,是二班群里的,上面有王鹤的留言,我赶紧去看了。

中国时间将近夜里十点,王鹤给我发了留言:“曾经的你这么端庄!都不敢认了!” 又写道,“夜来一笑寒灯下,犹记佳人童年时。”

我没有料到他会留言,这也是从我入群后,他第一次给我回应。

我也回了一个,“王鹤,诗人出来了!谢谢夸奖!现在的我,你们更不敢认了,糟糠啦!”

我又给林生单独发了一个,“你啥意思呀林生?”

“王鹤在吐露真情。”

王鹤回了,“谦虚了!美女,等我退休时,我去看你。”

我:“谢谢你!也谢谢你还记得我。现在的一切都变了……”

王鹤回道:“变是定数,且行且珍惜!”

“大家都珍惜我们所拥有的吧!你们那边还太早了吧?要不要再睡睡?白天工作该困了。”

“好的,改日与君谈,晚安!”

“早安!做个好梦!”

我们聊完,已将近一个小时。

正如林生所说的,王鹤一直在关注我,他在群里虽然没怎么说话,但是对我的情况已经很了解了。今天,他把他想说的说出来了,表达出了他少年时的情感,而且措辞谨慎,不像正常聊天,尽量往文了写,往文艺青年那边靠,可能知道我有这么一点爱好吧。林生说,王鹤对我,只差没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自从在松江河见到王鹤那一面,以后的生活中,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点阅【《我的第一位恋人》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