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七章 同学群聊和聚会(1)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大家都在问早上好,我写道:“咋没人问我‘夜里好’呢?”

立马收到了夏春梅的留言:“夜里好。”

“谢谢!”

“夜猫子,该睡了吧?”

“说对了,有点迷糊了。我正过着你们皆醒我独睡、你们皆睡我独醒的日子呢!”

任小强:“孙雪松,能不能发个语音,说说你们那儿的话听听?”

我用荷兰语说了一句:“节日快乐!”

任小强又发道:“没听到,声音太小,重来!”

我用荷兰语又多说了几句:“大家晚上好!我是孙雪松,祝大家节日快乐并且拥有美好的一天!再见!”

任小强写道:“哈哈!听到了,就是听不懂。”

我给他翻译过来,并解释道:“大喝”也是“再见”的意思。

“我还以为‘大喝’是‘喝酒’呢!”

“只能‘大喝’,不能大吃。荷兰语好学吧?”

“还行,挺好听的。你都忘了吧?上学的时候,我们是同桌。”

“记得,我欺负你啦。因为你比我高,我一抬头,最先看到的就是你的下巴。我老是揪它,而且总是趁你不注意,搞偷袭。你生气,但也笑,每次都警告我:‘不许再揪了!’警告了也不好使,我照揪不误!对不起啦!”

正赶上“六•一”儿童节,同学们在发小时候的照片,并讲述小时候的故事。下午三点多,我发了刚写的一个段子。

儿童节还在过,故事还可以继续讲。我来个本人今天的收官之作吧——给大家爆个料。大概是小学五年级下半学期。有一天,我正在往学校走,突然见到吴明诚同学(小名叫“大胖”)正向我跑来,他蹦着高喊:“不好了!打起来了!”“什么?什么打起来了?”“王帅和王鹤打起来了!惊动学校了!家长都来了!快去看看吧!”完了!一山容不得二王。他们两个,一个是我的邻居,一个是我的同桌,是和我走得最近的两个男同学,怎么瞬间成了仇人了?我赶紧往学校跑,恰巧碰见了王帅。他见了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以后别跟王鹤玩了!”把我训得一愣一愣的。憋着那股委屈,在另一个地方,我又遇到了王鹤,他也气哼哼地说:“你以后别跟王帅玩了!”两人像事先排练好了的,连台词、语气、神态都一样,唯一的区别是:他们把名字都换成了对方。他们是在拼演技吗?

从那天起,一到放学,我片刻不留,抓起书包,便往家飞奔,能跑多快跑多快,能滚多远滚多远!因为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旦被他们其中的某个人抓住把柄,还不得拍扁了我!我一直跑到小学毕业,才算松了口气儿。

到了中学,我没跟他们两个人中的任何人在一个班呆过,可解放了!放学了,我也可以悠闲地回家了。

你们不知道,他们给我制造了多大的麻烦!

我在小学第一次参加的体育运动会上,就得了个倒数第一!从此以后,我没有参加过任何体育比赛,人贵有自知之明嘛!但是,他们俩打完那架以后,我被迫“酷爱”上了跑步。如果我们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在一个班,我们班很有可能出一个世界冠军!因为我是在用生命跑步,跑晚一步,就得挨揍了!我都快跑吐血了!

我曾经在三个不同的阶段问过王帅:你们为什么打架?第一次,他的回答是:“忘记了,不记得有那回事儿了……”第二次,他的回答是:“你以前总跟我玩儿,他来了,你又跟他玩了呗……”第三次,他的回答是:“我们不是争风吃醋,是因为家长之间有点儿矛盾……”他越解释,我越糊涂,智商不够啊!王帅家搬走后,我们不再是邻居了。但是,他和另一个人成了邻居——王鹤。他们还成了很好的朋友。王帅跟我说:“王鹤的妈妈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非常好!”

这几十年间,他们没有参与到我的生活中,我也没有参与进他们的生活中。他们留在了东方,我来到了西方。现在,我变成了老太太,他们成了老头儿。当年打架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了,一笑,泯了恩仇!

鲁旭:“哈哈哈……我想他俩是争风吃醋!”

我:“王帅、王鹤,两位大侠,多有得罪了,在此鞠躬了!现在敢说出来,是因为你们打不着我了!嘿嘿!”

鲁旭:“别收官,继续讲童年的趣事。”

林生也参合进来了,“孙雪松,你咋啥都说呢?”后面还跟了个笑的图标。

我:“妈呀!王帅,你出来了!现在不怕你了!”

鲁旭:“描写得多生动啊!”

我:“原创,百分之百保真!”

林生:“我才知道王鹤为啥和我打架,都是阿南你惹的祸呀!”

我问:“月亮没惹祸吗?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石芯蕊:“孙雪松聪明!一边是班长,一边是体委,谁也不得罪。”

林生:“石芯蕊,四十多年才知道啊!”又写道,“也怪我,就在自己的前后桌找一个得了呗,还偏偏到别人的地盘找,谁能高兴啊!”

我:“石芯蕊,他们两个都是‘王’,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林生:“原来我真的以为有家长的原因,后来我和王鹤家做了三十多年的好邻居,这个谜一直没有解开,他的父母都是好人。今天才终于明白打架的原因!”

我:“我没招你们,你们打架,我成出气筒了!冤不冤哪!”

鲁旭:“孙雪松,根源在你。”

林生给我写道:“那也是因为你,啥也不用说了!”

我写道:“案子终于破了!王鹤已经归隐山林了!”

林生:“后来因为我没娶你,王鹤就和我好了。我要是真的娶了你,他这辈子就不会理我了,想想多可怕!”

我写道:“对不起,两位大王,在这个美好的节日,你们被黑了!谢谢捧场!”

林生:“关键我是无辜的,我都不知道因为啥。”

我:“装!你继续装!”

林生:“哪个庙没有屈死鬼,被你俩害惨了!我竟然还不知道。”

我写道:“妈呀,你能说点儿公道话不了?”

林生:“今夜无眠了!这还能睡觉了吗?”

我:“喂,那个人,你能给别的小朋友留点空间不了?被咱俩占满了!”

“很伤心!别的小朋友都睡了,我是睡不着了!纠结!”

“我打不过你们,也说不过你们。”

林生:“在同学们面前耍飙了,祝节日快乐!拜拜(加个笑脸)!休息吧(再加个笑脸)。”

幸好,他们没有成为帝王将相;幸好,我也没有倾城倾国。打架,也只是打架,没有发展成为战争,甚幸!甚幸!

颜雨纯:“雪松,这么长的故事,真好!小时候做什么事都是可爱的。就怕明明喜欢,又不敢说。”

苗彩铃:“今天是大家的节日,童言无忌!”

我:“多谢大家高抬贵脚!”

金锐突然发了一个“早安”。

我正在线上,回了一个:“早安金锐!我这儿……噢,是凌晨了,也是早安。”

金锐:“孙雪松,三更天了,正是深夜。”

“谢谢提醒!我有点儿晕了,得去做梦了!下次聊。”

夏春梅制作了一个家乡景点的小视频,主要也是给我们这些外地的看。为了表达感谢,夜里,我给她发了一个自己写的小诗,头三句的第一个字连读是“谢春梅”,也是题目的名字。

梅花,示意图。(图片:pixabay)

谢春梅

谢谢春梅!
春来春去,
梅开梅落。
谢了青丝,
添了白发(林生将原文的“上”改成“添”);
谢了花红,
收了秋棠。
都说流水易逝,
都说红颜易老,
岂知褪去的是青春年少,
丰饶的是内心富足!
知否?
知否?
半百的徐娘又怎样?
领咱的风骚,
见他的鬼!
莫忘!
莫忘!
月明风清时,
云开雾散日,
定是家乡遇故知。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点阅【《我的第一位恋人》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