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九章 去向(1)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高中毕业十年后,我带着儿子去二道的五金商店买零件,一进店里,看见的唯一的人就是蓝馨,她笑着站起来,认出了我后,马上绷起了脸。拿货,收款,严肃得令人心寒!我也不便久留,买了东西便走了。

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她与项哲分手,连同我也成了她不可饶恕的人?而且,那么多年,她都不能原谅。

我问林生:“你知道蓝馨和项哲为什么分手吗?”我想弄清楚原因。

“我不知道。”

“到现在你也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项哲从没说过。”

“你知道蓝馨为什么对我那样吗?”

林生:“我一点也不清楚。这件事,我也想过了,一定是中间有什么误会!不过,你也不必再多想了,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无法考证了,不用过于纠结,好吗?”

我和林生都不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有一点是肯定的,蓝馨的退学肯定跟她与项哲的恋爱有关。

林生和项哲相处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知道原委,现在,就更不好问了。

有些事情,终究在谜中;有些事情,终究没有结尾。尊重朋友,也应该尊重朋友的隐私。就让它成为永远的秘密吧!

蓝馨已离开了白河,举家搬迁到了山东。高中的同学群里联系到了她,但她后来又退出去了。

在读留言本时,我看着一个人的名字,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他叫赵天宇,他和林生,到现在,仍然是能玩到一块儿的朋友,他已经是某司法部门的一个厅长。他可能根本都不记得给我留过什么言了!将来,一定要给他看看他的真迹!

我们高中的一位女同学凌香,成了教授。她从医学院毕业后,就在白河的医院工作。后来该医院合并到了二道医院,她去了那里。原来的二道是个镇,白河是个林业局,现在都合并进了新命名的池北市。凌香的另一项成就,就是她跟薛子平的感情,他们的恩爱一直为大家所称道。薛子平在我们那儿的局机关工作,是个办事员。他们跟林生一样,成长在白河,工作在白河。

凌香不仅长相出色,她也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

林生给我们讲了一件凌香和薛子平的故事。

外面下雪了,薛子平拿着扫帚在院子里扫雪。凌香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朋友们纷纷点赞。

林生说:“凌香的聪明在于她会经营他们的感情。你想想,凌香发了以后,那么多的朋友点赞,薛子平是什么感觉?他是不是很骄傲?他是不是对凌香会更好?”很简单的动作,凌香收获了很多。

林生:“咱班同学金锐也非常非常爱凌香!但他怎么追求,凌香也不同意,她就是爱薛子平,怎么都是薛子平好。金锐最后心灰意冷,彻底失望,才离开白河的。他走,就是因为凌香!金锐也很优秀啊!事业做得那么成功,人又那么好,但在凌香眼里,就是薛子平好!没办法……”

我妹妹的一位同学曾跟凌香在一个医院工作过。这位同学说,“在我们医院,不管谁遇到工作上的难题,不管多么难,去问凌香,她都能给你解答出来。凭着她的智商,考博士是没问题的,但她没有考。”

凌香的同事很为她惋惜,因为有多少人想考博士,但苦于智商不够,能力不行。而这些,凌香都具备。

凌香很爱她的家,爱她的婚姻。(图片:pixabay)

凌香很爱她的家,爱她的婚姻。长相、智慧、事业、爱情,她拥有了这么多的东西,她很知足。

在留言本上,我发现了另一个人的名字,也使我想起关于他的一些事情来。他叫周建舟,我们是高中同学,我回白河高中短暂复读时,跟他也在一个班级。特别是在复读那段时间,我明显地感受到他对我的爱慕之情。很快,我就离家出走,并中断了学业。多年后,我们竟在报社组织的新闻培训上遇见了,更巧的是,我们的工作单位还在一个办公楼里。在餐后的舞会上,他拽着我,从头跳到了尾,不给别人机会。他对我说:“我一听到报社的人叫你的名字时,我的心跳就加快,我想:‘会是她吗?会是她吗?……’结果,真是你!我当初……没有勇气……”

他考上了外语学院,学的是日语。后来,被分配到外贸机关工作。

也是高中毕业的十年后,童珍妮和我意外地到了一个单位,原因是他们所在的两江林场全部划归到地区了,人员也转到地区工作。

樊城调到地区的另一个单位,当了一个小领导。

童珍妮特意来办公室找我,我们聊了聊,只聊现在。当年的事情,只字未提;关于林生,只字未提。

很短的时间,童珍妮也调走了,有了另外一个好工作。

2008年,樊城和童珍妮搬到了山东,定居在那里。夏季时,偶尔会回白河避暑度假。

她和樊城成了一对夫妻,我和林生已成了海角天涯。

我与罗彩霞分开后,保持了一段时间的通信。她的家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在山东,他也是她的一个远房亲戚。彩霞对他有些不满意,她并没有写什么原因,我只是感到,她开始忧郁了。她将要离开家,去一个她不熟悉的地方,那里却是她的父母魂牵梦绕的地方。我想,这应该是她不太如意的一个原因。渐渐地,我们彼此熟悉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可谈的话题也越来越少了,我们的通信也更少了,以至于竟成了不得不回复的客套。她的最后那封信,我没有再回,她也没有再来信,我们彼此不再联系了。

2016年12月14日,星期三, 我收到了妹妹雪飞发来的照片。这是一张明信片,上面写着:

雪松妹:
祝你新年快乐!身心健康,永远幸福!
邮:安图县白河职工医院
×××(转阿南)
抚松县松江河西林河
罗彩霞

真是奇怪!这是罗彩霞送给我的,根据所写的内容及当时的情况判断,应该是在1986年的新年寄来的。这么些年了,它怎么在我妹妹那儿?

我问雪飞:“你在哪儿找着的?”

“我收拾旧东西,刚才看到了,帮你留好了。我下次去欧洲,给你带过去。”

这张明信片应该是我去北京时,把自己认为的想保留的东西一并带着了。我在妹妹那里,曾经生活过。由于多次搬迁,东西落在哪儿就不知道了。它能留到现在,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

张彩霞还在山东吗?

也许是吧……

也许不吧……

朱俊是我和林生的高中同学,他是后转来的,个子高高的,人长得也仪表堂堂,很像当时火遍大陆的日本著名影星三浦友和。上学时,朱骏经常戴一顶帽子,那是在我们那里买不到的帽子,很时髦,很洋气,很偶像,这使他看起来更像三浦友和。高中毕业后,听说他去延边州里的某个媒体行业应聘播音员,被录用了。林生说,六七年前,朱骏回白河时,他们还在一起吃火锅了。那时,他已经是辽宁省某电视台的文艺部主任。

朱骏走这条路,也像是必然的。我们在高中时,每当学新的课文,老师挑同学阅读,大多数会挑他,每次他读的都很认真,他能带着感情把一篇刚接触的文章读活了,声音很有魅力。老师爱听,我们也爱听。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点阅【《我的第一位恋人》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