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5)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林生家,是他爸爸一个人上班。林生的妈妈是家属,没有固定的工作,一年只有在春、夏、秋季才能找点活儿,在家属队,种地、收割,零星加起来,只有大概两个月的工作时间,就又没活儿了。林生家跟那时大多数的中国家庭一样,人口多,收入少。他们家跟一些家庭不一样的是,他们穿像穿的,戴像戴的,吃的也有模有样,从来没有见过他们邋遢和脏。林生说:“我妈可会过日子了,可节省了!也没有别的钱啊,只能省呗!”

在我们家,爸爸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主要收入来源者之一。妈妈也是做全职工作,但是她从来没有要求享受过什么特殊的好的待遇。因为在妈妈的心里,爸爸是摆在第一位的,妈妈把她自己排在最后,只有别人,没有她自己。

妈妈对爸爸一味的容忍和包容,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她是被迫害的佛教徒。在当时的大气候下,她没有任何权利为自己申述和辩护,除了忍气吞声,还是忍气吞声。否则,活路在哪儿?父亲知道母亲的一切底细,为了这个家庭的平安,他们都不愿意将母亲的事情掀开,从而卷入政治漩涡。他们都想把那段历史费尽心机地隐瞒下来,在家庭的保护伞下,他们得以残喘,得以苟活,也包括我们。这把伞很小,恐也经不起大的风雨,但——它毕竟是伞啊!

林生:“我妈妈不识字,你知道吗?”

“啊?!我……以为王娘挺有文化的,因为你们家人的修养在那儿呢,挺识大理儿的。”

“她没上过学,在农村,帮着家里干农活儿了。”

“噢……”怪不得王娘在家属队上班,她是队长,她干活肯定比别人好。

我又问:“王大爷最后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他是2001年生病的,一开始轻,后来逐步加重。两年以后,就是2003年,开始找不着家了,一弄就走丢了。我骑着摩托车到处找他,我家人也跟着找。2005年卧床了,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我雇人照看他,我还得上班呀!不好找人,人家不爱伺候啊!把我愁的……正好赶上我们单位黄了,同事都愁眉苦脸的,工作没了,下一步咋办哪?怎么生活啊?就我最高兴了!我乐坏了!这下好了,不用上班了!我不用再愁找人来照顾我爸了!谁也不用来了,我自个儿照顾我爸。我爸瘫痪了两年,我伺候了他两年。我爸是脑萎缩,喘气也不知道,舌头不给他沾水,就干了。一不小心,胳膊就压在身子底下了,自己不知道翻身。我就得给他都捋顺了,别压着哪儿,半个小时一翻身。我一给他翻完了身,都能看出来,他可舒服了!每天早晨给他往外抠痰,他自己不会吞咽。不给抠的话,就在里头卡着了。啥都不知道了!照顾我爸那几年,我自己给我爸打针。我打针的技术练得一流的!2007年4月4日,清明节,他去世了。我爸走了,解脱了,少遭罪了,享福去了……”

“林生,你真行!挺孝顺的。”

“嗯,我是孝顺。”

“王娘去世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啊?”

“1999年12月22日。”

我算了一下,王大爷生病离王娘去世的时间并不长,我问林生:“王大爷的病,是不是跟王娘去世有关?”仅仅是猜测,也不敢确认。

“对!就是跟那个有关。我妈去世后,我爸整天不出屋,就在家里,让他出去,他也不出去,说怕人笑话,没脸见人。没有自尊了,没有自信了。我爸那病,是那么憋屈出来的!”

“我理解你爸的心情。因为丧偶的打击挺大的,特别是在心里上,变化很大。”

“后来关婶给我爸介绍一个老师,那个老师也愿意。但是我爸后来就病了,那事儿也就拉倒了。”

“父母都不在了……”

“嗯……”停顿了一会儿,林生说,“阿南,我跟咱班同学林玉翠说了咱俩的事,也告诉她,你是我的梦中情人。她说:‘记得小时候,阿南总是听你的,你说什么,阿南都听!’”

“她还记得这个啊!我心里面就是崇拜你啊!你说什么,我都感兴趣;你让我参与什么,我都愿意参与。我们一起玩了那些年,没吵过一次架,一次都没有!如果你牵着我的手,对我说:‘阿南,你看,前面是火抗,咱们往下跳吧!’我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的。我太相信你了!”

林生直摆着手说:“咱不跳火坑!我不会带你跳火坑的!”

“我知道你不会。”

林生一直在精心照顾着、培养着我和他的感情。

“阿南,你猜我碰见谁了?”

“谁呀?”

“楚德良!”

“啊?碰见他了?!”

“我跟他说了他帮你的事,他说他都不记得了!我对他说:‘阿南让我转达对你的感谢。那个时候,因为年纪小,也不懂事儿,没对你表达感谢。’把他还弄愣了,他说:‘嗨——谢什么谢呀!都过去这些年了,早忘了!’”

楚德良仍然很朴实,同学聚会的学年照片里有他,我根本都认不出来了!

林生说:“我前两天在路上还见到戴佩瑶了!我说,‘我知道你和阿南为啥离家出走了……’她边笑边说,‘哎呀哎呀!你还说,还不是因为你!’哈哈……她赖我。”

“哈哈……”

在高中时,我们三个是同班同学。

“林生,我现在不是当年的我了,我老了,胖了,脸上有皱纹了,长斑了,不再年轻了……”

“阿南——孙雪松——你,不一样!你再老,也比我小一岁;你八十岁了,也是我的初恋!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我的初恋没有第二个,只有你!”

你再老,也比我小一岁;你八十岁了,也是我的初恋!(图片:pixabay)

“林生,我和你相处的时间,比我的两个丈夫加在一起的时间都长。咱们那些年,我对你没有一丁点儿不好的印象,没有一点儿的反感,没有一丁点儿的让我感到厌恶和压力的地方。在咱们接触的整个过程中,我没有任何不愉快。我一直是很愿意和你在一起的。”

“我也可愿意跟你在一起了!很愉快,很开心。你说我对你好,那不是装出来的,小孩也不会装,即使是装,装一天、两天行,能装那些年吗?如果我不喜欢你,也不用那么费劲扒拉地找你了。

“我对项哲也讲了咱俩的事情,我说:‘假如我和阿南过了,我俩会像薛子平和凌香那样,我们会一直好!’你猜项哲怎么说?他说:‘你们不仅像他们那么好,而且,你们会比他们还好!’”

项哲了解林生,也了解我。工作以后,项哲与我有过接触,我们虽然不在一个单位,但是是相关单位,彼此都有耳闻。所以,他才说出那样的话来。

“林生,你是哪年结婚的?”

“1990年10月2日。”

“比我早半年。”

我问林生:“是不是咱们前辈子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今生才受这样的情感磨难?”

“前辈子呀……”林生做出像在回忆什么的样子,然后,果断地说:“咱俩肯定是不该在一起,但又在一起了!”

看着他那么肯定,我又想笑。

“你不信吗?”他问,“你看看今生,咱俩老是想往一块,还到不了一块。”

“我想,前辈子咱俩感情肯定非常好,今生还是那么好!但是做坏事儿了,得偿还。”

“对!就是这么回事儿!”林生继续描述我们的“过去” ,“你爸和你儿子,前辈子可能也和你有家庭关系,比如说丈夫呀,儿子呀,什么的。我把你拽出来了,我赢了,但是伤害了他俩。所以今生就让他俩赢,我输!曾一旋和我儿子,前世可能我伤害了他们,跟你走了,所以,今生偿还。”

对于我俩前世今生的那些事儿,故事情节瞬间出笼!主题是:自个儿造的孽,自个儿还。今生是啥命,就谁也别怨了,认命!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三章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views 9
“阿南,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你回来,今生咱们能再见上一面……”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 林生一遍又一遍地问…… 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 “我……这几年都回不去了……” “为啥回不来呀?你不想这里吗?不想你的家人吗?” “...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4)...
views 12
我给林生讲了一些我守寡的特殊经历以及心里感受,他很不理解,“我周围也有很多离婚的单身女性,她们不是那样啊!跟正常人一样啊!为什么你受到那么大的伤害呢?” “二十多年前和现在的社会环境不一样啊!我丧偶的时候,咱们同龄人中,有几个是这样的?少见哪!现在,离婚的多了,大家也都看得开了。再者说,并不是每一...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3)...
views 10
林生说:“他们没错,是咱们成熟的太早了!谁家父母不管哪!你想想,假如咱俩是夫妻,咱们也有一个女儿,那么早处对象了,咱也担心,咱也得管哪!是不是?所以,别恨他们了,你要恨,就恨我吧!” 林生永远是这个样子,他做什么事情都是尽量为别人着想,这是我们两个非常相像的地方。正因为他是这样一个人,他才不会伤害...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2)...
views 12
我又想起来一件事,“林生,我只记得你第一次跟我约会,给我送的礼物是两样东西,好像有一只笔,你记得还有什么吗?因为我记不清了。” “我也不记得有什么了……另一件礼物……应该是檀香扇,因为你在给我的信中提起过。我当时可能觉得那个扇子挺香的,就送给了你。” 我查了一下书信,除了扇子,还有手绢儿。所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