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八章 找到闺蜜了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林生帮助我找到戴佩瑶了,他建了一个“闺蜜三人组”的群。

林生:“阿南你好啊!你看见了吗?我找到戴佩瑶了!你们可以说说话,聊聊天了!”

戴佩瑶:“阿南你好!我是戴佩瑶,你在线吗?”

林生把时差对她讲了,以便我们约时间。

戴佩瑶:“王帅,我怎么可以把她加成我的好友呢?”

林生:“特别简单,点击右上角的两个小人。”

戴佩瑶:“明白了,我已经给她发去好友请求了,她看到就会加上的。谢谢你这么有心找到孙雪松,好多年不见了,我特别想她。”

林生:“还可以视频。”

“是啊,隔着千里之外,一样可以看到。王帅,你还在集团上班吗?”

“现在不上了,前几天有病了。”

“哦。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每个人的变化都很大。现在的情况,也都不太了解。我有事儿,先忙一会儿,等有时间我们再好好聊聊。”

“好吧,拜拜。”

下午,我回来后,看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我发过去了那个有声影集,并写了留言:“戴佩瑶你好!我是阿南。非常高兴找到你了!挺感谢王帅的。你们一家还好吗?戴娘还好吗?……”我把我们家里的情况也简要地向她做了介绍。

我给她发了我的一张近照,“这张照片是前两天刚拍的,胖了,也老了。五十岁了!”

我又发了一张二妹的照片,“这是雪飞,是她去日本时拍的照片,她现在在北京呢。”

还发了一张四妹的照片,“雪莲,也在北京呢。”

林生发来了留言:“孙雪松你好啊!戴佩瑶现在可能睡觉了。”

“噢,好,谢谢!我给她发点东西,”我又给戴佩瑶写道,“雪莲在北京教学生英语呢,她自学的,考到大学三级。”

我发了一些家人的老照片,“雪峰和弟媳,他们在北京。雪峰的公司在长春,他经常两头跑。”

我找到了当年的几张照片,“这是咱俩从济南的部队分开后,我爸带我在山东游玩时照的。”

我还发了我们在高中郊游时以及我在比利时的照片。

戴佩瑶给我发来了留言:“早上好!看到你发的这些,心情有点儿激动。那些已经被淡忘的过去,又慢慢地浮现在眼前。只是现在你那里已经是深夜了,而我这里,忙碌的一天刚刚开始。我现在要收拾收拾上班了,等晚上有时间,再和你细聊。”

“佩瑶,今天你下班了,我又去上班了;我下班时,你那儿是半夜了。所以,今天很难约到时间。我明天和后天有时间,不知道你怎么样?如果有时间的话,你看几点合适?另外,由于时间的差异,我可能不能及时回复,请你原谅。”

戴佩瑶加入了我的私人微信。

我给她发了留言:“你还在开餐馆吗?”

“早就不干了!俺家孩子大概五岁的时候,当时车站拆迁,把房子扒了,什么钱也没给补,就那么地了。我又回单位上班,已经退休快两年了,我现在在股份公司打工呢。今天出去跟朋友吃饭,明后天我们休息,到时候咱们再找个时间聊。”

“你能开餐馆,你炒菜肯定特别好吃了!”她的爸爸是厨师。我从打出国后,因为饮食的严重不适应,我对会炒菜的人特有好感,尤其是会炒中国菜的人。

“嗨——我也不行!我那儿做的就是游客生意,煮熟了,能吃就行。不像别的餐馆,做回头客生意。”

这是佩瑶谦虚的说法,我知道她的妈妈也非常会做吃的。我上学时,常去她家,看见她妈妈换着样给做。佩瑶也会做一些,我甚至还吃过她做的饼干,跟买的一样。那个时候,能自己做这个,就是稀罕了。我问她怎么做,她说很简单,还告诉了我方法,但我始终没有尝试做过。

她发来了几张她和家人的照片,“这是我的近照,还有我和我姑娘,那个是我家他。”

她还发来了几张老家的风景照片,并加了注解,“这就是咱家乡现在的风貌,建的非常不错!……这是黄松浦大戏台景区。”

我给她发了留言:“你仍然漂亮,还跟小时候一样。孩子很可爱,我第一次看到她。你老公很显年轻啊!也很帅!我忘记见没见过他了。但是我跟他弟弟在纸箱厂工作过,他是个美男子!白河的变化太大了,都不敢认了。谢谢你发的这么多图片!”

“阿南,在吗?今天李丽梅从长春回来,都是老同学了,我们在一起吃饭了,我刚回家。我和我妈在一起生活,她在我这儿,能帮我照看家,我又能尽一份孝心。我感觉这是上天对我的一份恩赐,我很知足。我妈现在身体很好,每天白天都出去遛达,和一些老人在外边聊天、乘凉。

“今天还有同学提起了你,我向他们说起你在国外的生活。其实我心里想,不管在国内、国外,只要生活的幸福、开心、快乐就好。”

“戴佩瑶,我在,能视频吗?我刚才睡觉了,因为昨晚睡得晚。”

一天没有得到她的回答。

另一天,佩瑶留了言:“阿南,在吗?从现在开始到晚上,我今天一直在家,你有时间就叫我。”

两个小时后,我看到了她的留言,我也给她发了留言:“现在可以视频吗?我去公园了,刚回来。今晚你几点有时间?能约一下具体的时间吗?要不然老碰不上。”

见她没有答复,我又给她发了比利时和荷兰海牙的图片。

“阿南,我在。那里真漂亮!你现在不忙了?”

“可以视频吗?”

“可以。”

第四天,我们才约上了视频。

她看起来很瘦,她说,这两年还胖了十来斤呢!她还是像以前,不是那么健谈。戴娘也跟我聊了几句,但她的视力不太好,看不清我。她的头发全白了!

佩瑶提起她的丈夫,她说:“我俩好像从来没有吵过架……从来没有!”

“这真是罕见!你过的,正是我想要的生活——两个人,一辈子,彼此恩爱,永不分离!”

佩瑶也给我发来了家人以及老家的照片,她现在的样子,跟当年我看到她的妈妈几乎一样。她妈妈是个大美人!

我给她写道:“我觉得你老公是个很不错的人,因为这些年了,见过的婚姻太多了!吵架的,是太正常的了!像你们这样的好姻缘并不多。彼此珍惜身边一直陪伴你的人,爱你的人。

“咱们两个当年的合影,不知道你那儿还有吗?我的没了,很遗憾,因为我们不在老家,很多照片粘在一起,发霉了,我的家人只好把它们扔掉了。如果你有,能给我发过来吗?很感谢你那么些年的陪伴,我们共同成长,共同摔跟头,共同经历。”

“我今天晚上回来找找,有的话,就给你发过去。好人一生平安!”

“好的,谢谢了啊!”

佩瑶发来了三张照片,都是我们在济南时照的。其中两张是黑白的,指导员给照的。一张是彩色的,在大明湖公园的门前照的,有指导员、我们俩及我们的父亲们。

佩瑶:“时间太久了,照片都模糊了。翻出这些老照片,我才发现,除了这几张,咱俩真没有在一起的合影。看着这些照片,又想起当年咱俩冒傻气了,呵呵……他们问咱们姓什么,叫什么?我记得咱当时跟他们说:姓‘中’,名‘国’,大号‘中华’。”

“是吗?我都不记得这事儿了。哈哈……”

“后来把咱们俩分开问的,把你都问睡着了。”

“啊?我还真睡了?哈哈……”

“你可不睡了咋地!哈哈……”

“我当时可能是实在太困了!知道那是个安全的地方,精神就彻底放松了,以至于把我给审睡了!谢谢你啊!翻箱倒柜的。咱俩干了挺多傻事儿,太幼稚了!”

“是啊!我后来还在想,咱们当时咋寻思的呢?拿了那么点儿钱,就敢跑那么远!像我姑娘现在,给她五十块钱,她都不敢出白河局!”

“哈哈……此一时彼一时了!当年,咱们因为简单而犯了那么大的错误;也因为简单,收获了一段奇特的经历。咱们两个平平安安的,没出大事,真是万幸啊!”

“回忆起那些事儿,是我们今天的一件趣事。我看你昨天晚上那么晚还发消息,你平时都休息这么晚吗?”

“我有的时候编稿,就睡得晚。”

“你不是说你给人家做一些熨烫的零活儿吗?怎么还编辑稿呢?”

“兼职,给海外媒体编稿,中文的。”

“先不跟你说了,我要下楼一趟。”

我给她发了两张日本寿司的图片,并注明:“我儿子的工作是做日本寿司的。今天晚上,他还给我做了。”

日本寿司,示意图。(图片:pixabay)

“简直就是工艺品,看了都舍不得吃。当初我姑娘毕业的时候,就想学做西点呢。她说,喜欢把面做成各种花样。是我没让去,后来她才学的幼师。”

“西点师傅的工资非常高,但那活儿也挺累的。白露跟你在一个班呆过吗?她在日本二十多年了,她给我们发过来一些她做的美食,我发给你看。”

我给她发过去七张照片,“这些是日本面点。”

我还发了一张巴赫的照片,“这是我儿子刚刚在法国照的。”

“真帅气!你没和他一起去玩儿?”

“我儿子经常跟他的朋友们出去,我一个老太婆,就不跟他们掺和了,有代沟了。”

她给我发来了三张老家的照片,并写道:“这是我拍的长白山天池,你好多年没到天池了吧?”

“二十多年前,我去过长白山,就那一次,再也没去过。现在,老家的变化也挺大的,很多地方都不认识了。”

佩瑶写道:“这些年,我的婚姻生活算得上是挺幸福,可也有不足,就是显得过于平淡了。听你说,你一边打着零工,还一边给人做着编辑,看出来这些年你一直在努力学习,挺佩服你的!这也许就是老天的公平吧,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各有个的命吧!命运来了,怎么也得接着,犟不过它,内心感觉幸福就好。拥有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你有幸福的婚姻,我也挺为你高兴的。”

中秋节,我给她发了几条祝福,也发了几张月饼的图片,“我们吃到月饼了,儿子买的。刚来这里时,买不到月饼,现在可以了。这是莲蓉和蛋黄的,非常好吃!

月饼,示意图。(图片:pixabay)

“想起咱俩要饭那段儿了。我记得是你第一个张嘴的,我特别佩服你的勇气,因为我不敢。如果谁都不张嘴要,咱俩就得饿死在外边。真是患难与共啊!”

她也给我发了了中秋节祝福的视频,“现在真好!我们远隔千里,也能一起过节吃月饼。我现在正在去抚顺的车上,趁着假期,去皇家海洋馆看看。”

“希望你玩得开心,旅途愉快!”

我给林生单独写了留言:“林生,我想起来和戴佩瑶在一起的患难经历了。我们遇到了很多次危险,但是我们都共同化解了。我们一起玩了好几年,非常默契,我们俩也从来没吵过架,像我跟你一样。不是她来找我玩,就是我去找她玩。有一段时间,我们恨不得整天在一起。她很够意思,我们被流氓追赶的时候,她一直拽着我的手跑,没撒开。我们遇到那么危险的事儿,她都没撇下我,这种感情非常的真挚和难得!我们是患难与共的朋友!是最铁的闺蜜!”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点阅【《我的第一位恋人》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