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故事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2】入境时遇到了麻烦

185
入境时遇到了麻烦(图片:Storyblocks)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2月24日 星期二

凌晨2:30分,飞机起飞了。

我醒来后,口渴了,问空姐:“有橙汁吗?”

“有。我马上给您送一份早餐,我们刚刚发过。”

她从我前面的座位后背撕下来一张条子,那上面可能写的还没有给我早餐的标记,我猜的。

飞机上的早餐( 示意图 )(图片:pixabay)

收到了早餐后,空姐又给我斜对过的一位男子送来一些资料,好像是征求顾客意见什么的。那位男人三十左右岁,皮肤很糙,像长期在室外工作的,他很有兴致地与空姐交谈着。

飞机上的轰轰声并不像妹妹雪飞渲染得那么严重,她是我们家唯一坐过飞机的人。她说,它会把你震得什么也听不见,她让我找个什么东西塞住耳朵。我没有按照她说的做,也没有用飞机上的耳机,因为这种噪音对我根本就不算什么。我曾经在一个冬天坐着弟弟的车去南方,吃在车里,睡在车里,冻在车里。飞机上的噪音跟面包车上的噪音相比,不过如此,飞机上却没有那么冷。

“再给我来一份饭!”那个和空姐聊天的男人很硬气地说。

空姐温柔地说:“每天我们只提供一次早餐,刚才已经发过了,不过也没有关系,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如果有,我给您再送来一份。”

空姐真给他弄来了一份餐。

我们需要十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到站时,又开始分送午餐了。我比那个男人先得到,他看着我吃得很香,问我:“是免费给的吗?”

“可能是免费的吧,空姐没说要我付钱。”

看来,饭量大小跟是否免费还是有些关系的。

第一次坐飞机和第一次出国的人不只是我一个,大家都比较缺少经验。

比利时时间早晨6:15,我们到站了。海关人员进行例行检查,与我们同行的那个年轻男人先过去的,但是他被叫走了。然后是中年妇女,海关人员用英语问了她一些问题,她听不懂,很着急地在那儿说着中文,打着手势。我走上前去,拿出我的一张机票单子,用英语问海关人员:“你是要这个吗?”

“不是。”

我又拿出我的发票,“是这个吗?”

“不是。”

接着,他用英语同我说了一句话,我只听懂了一句“办公室”,我想着这个英语词汇,试探着问中年妇女:“他可能是向你要这边的办公室给你发的一个什么资料。”

“我有我有!”中年妇女慌张地脱了羽绒服,又脱了里面的马夹,把它翻过来,快速地拆开了上面缝好的衣兜,从里面翻出一张纸来,用中文问海关人员:“是这个吗?”

他用英文回答了她:“是。”

她通过了。

她站在外面,很感激地看着我,并要等着我。

我说:“你赶快走吧!你的家人是不是还在等着你呢?”

“是。不过没事儿,我等你,咱们一起走。”

“你赶快走!我这还要等呢。”

“那……”

“走吧!多保重!再见!”

“再见!”

轮到海关人员查我了,他问我丈夫的年纪,我们通过什么方式交往的等等,还有一些问题,我听不懂。他让我给他看我们的结婚证,我说在行李里,还没有取。他把我的资料往旁边一放,让我先在稍远的位置等,他继续办理其它的业务。

海关人员进行例行检查(维基百科)

我忽然想起刚才我把我丈夫的年纪说错了,少说了三岁,中英文在我大脑里的切换出现了错误。我慌张地向海关人员说:“请原谅,刚才我把我丈夫的年龄说错了……”

他问了确切的年龄,改了过来。

他向下一个略黑且偏瘦的华人女子说的英语很少,因为她根本听不懂。他向她做着手势,向左指指,又向上指指,再向另外的一个方向指指。那个女人很明白似地点着头,接回了自己的资料,下来后问我:“他说的什么?他让我上哪儿?”

“我……他……啥也没说呀!我看你点头,寻思你明白呢!”

“我不明白!你帮我再问问他。”

刚要去问,我就被另外一个海关人员叫走了。真的很遗憾,帮不了她了。没想到,我的那两句英语还管点儿用。

我到了一个办公室,在那里等着。那个年轻男子也在,我问他:“你怎么还没走?”

“他们说我的资料有问题。”

等了挺长时间,他和另外一个中国人通过了。

又进来四个人,三个男的,一个女的。我的眼前一黑……我闭上了眼睛,用手支住了头,以使自己别晕倒。当我再睁开眼睛时,才找到了原因:站在我眼前的,是几个黑人。他们的穿戴,从上到下,全是新的,还挺时尚。

他们正在小声地说着英语,我只能听懂零星的几个单词。

有两个海关人员向我走来,其中一个人让我在他带来的一张纸上写我丈夫的名字,并问我丈夫在哪个城市,电话号码是多少。我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并把丈夫家人的电话也给他们看了。他们也要看我的结婚证,我如实说了。一个人问我:“你丈夫在外面等着你吗?”

“是的。”

他们把我的资料拿走了。不一会儿,又拿回来了,告诉我,可以走了。

我拿着护照,飞快地向外跑着。我的丈夫一定等急了!

大厅里的人极少,我想取行李,又不知道在哪儿,突然看见一个中国女人用车推着行李,我在登机前见过她。我跑向她询问,她指给了我,“在那个大的、正在转动的机器上取。”

取行李处(图片:pexels)

我拿到了我的行李。想去厕所,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打开了行李,取出化妆品,慌里慌张地化着妆。

(未完待续)

 

作者:阿南
责任编辑:李娜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