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故事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17】为了南北朝鲜 犯不上把我们的关系也搞分裂了

64
威廉边用笔在纸上画,边给我讲解三八线。(图片来源:维基百科/Kokiri /CC BY-SA 3.0)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3月8日 星期日

威廉的餐馆里需要的货物,如食物、原材料、酒水等,通常是打电话订购,然后有人来送货。如果餐馆锁门了,他们就把东西码在外边,把货物清单插在上面。餐馆的外面没有围栏,又是在大路的边上,过往的车辆很多,但是威廉与他的供应商一直是这么做的,并没有担心有人会偷它们。可以看出,这里的治安还是很好的。

如果餐馆锁门了,他们就把东西码在外边,把货物清单插在上面。(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昨天下午,威廉开车带我去了很远的地方,只是去取肉。我问他:“为什么你不让他们送货呢?”他说:“因为我要到这里看,我知道哪一种肉是最好的。我要给我的顾客最好的食物,他们也愿意花费更贵的价格来我的餐馆吃。如果我让他们送货,也许他们送来的不是最好的。所以,有些东西,我要自己挑选。”

晚上,餐馆里来了一对男女,男人是黄种人,个子很矮;女人是白人,个子也不高。看见那个黄种人,我立刻兴奋起来。黑头发,黄皮肤,小鼻子,我猜测他可能是中国人。我不断地看他和他的朋友。他是背对着我的,他的朋友面对着我,她经常看我,我也经常看她。

等威廉来时,我指给了他看。他问我:“要不要问他是哪国人?”我说:“不!不!别问了。”威廉又问其他的服务员,要不要问问,她们都摇头。威廉便说:“我去问,我去问了?”没人应他,他自己去了。

等他回来后,他说那个黄种人不是中国人,是韩国人。他说了半天“韩国”,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后来我查了字典,才知道。这个单词早就学过,忘记了。有的单词,我要想一会儿,才明白;有的单词,我想一会儿,也想不起来是啥。

然后,威廉边用笔在纸上画,边给我讲解。他说,韩国和北朝鲜原来是一个国家,但是后来,北朝鲜使韩国分裂了。北朝鲜人打到了南方,南方的人又打到了北方,在中间划了一条三八线,成立两个国家。我刚从大陆出来,态度自然也都是官方的。关于朝鲜战争,中西方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威廉仍然坚持说了他的观点,他说是北朝鲜搞的分裂,而且那是一个疯狂的国家,到处是旗,人民一起站立欢呼,像中国的过去。

威廉边用笔在纸上画,边给我讲解三八线。(图片来源:维基百科/Kokiri /CC BY-SA 3.0

我把我穿着一套朝鲜族服装的照片拿给他看,我说我的家乡就是朝鲜族自治州,朝鲜族人和北朝鲜人、韩国人,他们是一个民族,使用一样的文字,说一样的语言,吃一样的食物,穿一样的民族服装。他说:“但是我们认为是不一样的。韩国像我们西方,比较开放,但是北朝鲜是绝对不一样的。”

我把我穿着一套朝鲜族服装的照片拿给他看。(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们的分歧仍然在这儿,我们完全在往两个方向走。后来我想了想,为了南北朝鲜,犯不上把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也搞分裂了,我就不和他吵了。

等到那两个人去休息厅时,威廉让鲍塞迪叫我去,而且要带着我的照片。威廉要我找出那张穿朝鲜族服装的照片来,给那个韩国人看。韩国人说,他们是穿这样的衣服。

威廉让我跟他说几句朝鲜族话,他知道我会说几句,但是那个韩国人说他听不懂,因为他很小的时候就来比利时了,他的父母很早就是比利时人了。我问他一句也不懂吗?他说不懂,但他的荷兰语说的极地道,这是移民后代的一个问题。我又跟他讲了有关中国朝鲜族人的一些民俗习惯,比如爱跳舞、荡秋千、吃辣白菜、喝酱汤等等,他说对,就是这样的。

威廉和他们在讲关于我们的故事及其它,他谈了好几个小时。威廉太健谈了,他能和很生的人谈得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而且人们还很津津乐道地听他讲。

作者:阿南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责任编辑:美莲)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