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生活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3】 西人丈夫挂了一条中文横幅迎接我

206
我与丈夫终于见面了(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2月24日 星期二

在机场出口处,我见到了丈夫威廉,他向我张开了双臂……

他一手拉起了我的行李,一手拉起了我的手,问我:“喝咖啡吗?”

在机场出口处,我见到了丈夫威廉。他一手拉起了我的行李,一手拉起了我的手。(示意图,图片来源:Pexels)

“不。”

“吃饭吗?”

“刚吃完。”

我向他解释了晚来的原因,他说:“我知道,他们会检查的,有些人是不能通过的。”

紧张和奔跑,使我的身上出了许多的汗,额头上都是汗珠子。

“我一宿没睡觉,”他说。

“为什么不睡?”

“今早三点多才下班,睡不着,我就来这儿等你了。”

“久等了。”

他开着车,带着我往回赶。

机场很旧,我问他是不是建很多年了?他说是。

我看着高速公路,看着两边的路标,看着窗外的树和田野及房子,像来到了中国的另外一座城市,没有多大区别。我说:“比利时有很多东西和中国的一样。”

“不,我们是不同的,有很多不同的东西。”

我说的是一样的东西,他说的是不一样的东西。

我们到了根特市,他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然后,他带我去散步,浏览这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

我问他:“你要不要早点睡觉?”

“睡不着了。你幸亏今天来,因为今天餐馆休息,我可以带你去转转,否则的话,也没有时间。”

根特市的古建筑保存得非常好,有一座是石头建筑,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大多数的房子不高,但很有欧洲特色。有一个地方,中间是水,两边是建筑,他说:“这是我们的‘威尼斯’,像意大利的。”

根特市的古建筑保存得非常好,很有欧洲特色。像意大利的威尼斯。(图片来源:pixabay)

我说:“中国也有‘水上威尼斯’”。

“真的吗?!”他问。

“真的。”

我还看到了一家专门卖藏饰品的店,中国人开的。他告诉我,他喜欢那里什么样的饰品,不喜欢什么样的饰品。

有一件令我感到很诧异的事是,很多店面在早晨是不开的,窗户是玻璃的,商品摆在里面的窗口处,有些像是很贵重的,但是外面没有任何铁窗遮着。我直观地认为,如果有人起了歹心,打碎玻璃,就可以拿走那些物品。我问了丈夫,难道店家不怕别人偷他们的东西吗?他说:“不需要害怕,这里的治安很好。”

那家藏品店的窗户虽然没有用铁皮封住,但是门上却上了几把锁,丈夫笑着说:“那是中国人的方式。”

威廉说要带我去他的餐馆,并给我起了一个英文名字:丽丽(Lily),百合花的意思。这是为了便于西方人叫我的名字,因为中国人的名字,他们不太容易记。

我说:“丽丽,我们中国人也有这个名字,而且很好听,也是女性的名字。”

“是吗?”

“是的。”

“那很好啊!”

我们去了他的餐馆,这是一栋两层楼的建筑,比我想象的规模要大。最先见到的是艾玛,她跟我的年纪差不多,不是很胖,也不是很瘦。丈夫说,她每个星期二都过来打扫餐馆。

朱莉娅是艾玛的女儿,很美,也很胖。她的一个女儿也来了,大约七、八岁,更是漂亮。我们都作了吻面礼,这是西方人的礼节,见了面要彼此亲吻面额,威廉很早就教我了。

我们先去了厨房,那里面散发着厨房特有的气味,但不是中国厨房的葱姜蒜爆锅的味,而是另外的味道,我说不出来什么味。

我们又去了楼上,这时,艾玛带着她的另一个女儿安娜也上来了,安娜大方地走向了我,我们彼此作了吻面礼。她们和我的丈夫简短交谈后,安娜就走了。

我们最后参观的是他的办公室。

艾玛边清理地面,边问威廉:“她叫什么名?”

“丽丽。”

“她是不是应该睡觉了?”

她是用荷兰语说的,我的丈夫用英语问我:“你想回去睡觉吗?”

“不,好奇已经使我睡意全无。”

威廉又用荷兰语翻译给艾玛,他们全笑了。

我们回到了家,这是一栋别墅。面对马路的窗玻璃上,挂了一个巨大的横幅,红底儿,上面画了一条黄色的龙,写了几个汉语的大字:欢迎你来到比利时!

很隆重的仪式,是给我的。

这儿附近的房子都是类似的,一家一户,两层楼,很大。

根特的房子(图片来源:pixabay)

我把我的衣服简单地整理了,放好后,威廉说:“你收拾一下,我们出去。把你现在穿的衣服换下来,毛裤、线裤都别穿,只穿一条裤子,上身穿一件单衣服。”

“这是冬天,我这么出去,会冷的。”

“如果你穿太多、太厚的衣服,别人会很奇怪地看着你的。”

“……那么……好吧。”

我没有再僵持,按照他说的穿了,原因是他比我更懂这里。我以前看过一篇关于跨国婚姻的文章,有一位华人妻子,因为穿衣服问题,跟外国丈夫发生了很大的争执,最后导致离婚,我并不想那样。

我们又回到了餐馆,在那里见到了威廉的妈妈——我的婆婆。她八十二岁了,金黄色的头发,上身穿了一件带毛领的大衣,下身穿着裙子,腿和脚上是长筒丝袜,再下边是一双皮凉鞋,看起来很时髦。

婆婆见了我,也很高兴。我吻了她的面额,并叫了一声“妈妈”。

威廉说,他很喜欢我的这个方式,因为他们外国人是不这么叫的,儿媳妇叫婆婆,是直接叫名字的,而不是“妈妈”。

威廉和妈妈好像有什么事没说通,他们都很坚持自己的意见。威廉朝我一招手,“走!”

当他启动车时,我看见妈妈拎着一箱空瓶子,正往她自己的车上抬。

威廉说:“她喜欢做那些事情。”

在路上,我们看到一个中餐馆。在另外一条很宽的大路旁,还看到了一架停放的飞机。

我问威廉:“那飞机是私人的吗?”

“是。”

“没有围墙挡着,不怕别人偷吗?”

“谁偷飞机呀!”

我那警觉的安全意识,在这边就显得很不必要。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原创视频】教你做!法国家常菜——酿番茄
作者:阿南
责任编辑:李娜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