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故事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5】 婆婆给我买了一双布鞋

186
婆婆给我买了一双布鞋(图片来源:pixabay)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2月25日 星期三 

我们吃过了酒店免费的早餐,威廉带我回了家,开车大约五十多分钟。

威廉对妈妈说:“丽丽特别怕冷,她的脚是凉的。”

妈妈找出来花花绿绿的广告纸,其中有卖布鞋的,看上去很暖和。

威廉说:“我先去餐馆,让妈妈带你去商场。”

“你可不可以陪我去,因为我和妈妈还很生,她说的语言我不懂,我说的,她也不懂。”

威廉说:“我不知道那个购物的地方,妈妈知道。”

妈妈先带我去了一个邻居犹可的家。犹可是个很胖的女人,但很热情,热情的拥抱和开朗的笑容都使我深受感染。她的丈夫桑德拉不在家,但他和她一起送给了我一张贺卡,上面打的汉字是:我们是你的邻居,非常欢迎你移居到比利时。下面印了一个红底黄字的“福”,再下面又写着:祝你生活快乐!每天充满喜悦!落款是他们夫妻的签名,背面是天坛的图片。

邻居犹可送给我一个欢迎卡。(示意图 ,欧洲希望之声制作)

很感谢这个友好的家庭!

妈妈开着她的小车,嗖嗖地,这在中国也是不可能的。有很多东西,我需要重新认识。

妈开着她的小车,嗖嗖地。(图片来源:pixabay)

妈妈先带我去了一家洗衣店,有两个女孩在用一个机器快速地洗着衣服,有一个老太太坐在椅子上,像在等着什么。妈妈让我脱下大衣挂在墙上,然后,她往一个大的机器里放几个硬币,机器开始转动。我们把带来的一大筐洗好的餐巾布一个个地展平,放在那个机器里,从这面进去时是湿的,从那面出来后是干的,而且没有任何皱纹。那些硬币花完了后,机器也停了。妈妈继续往机器里扔硬币,上面显示出机器将运转的时间。没用多长时间,所有的餐巾布全变成了干的,并且是熨烫好的。

妈妈先带我去了一家洗衣店。(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们又去了商场,选了一双布鞋。这种布鞋,在中国,十几块钱就能买到,但是在这里,却要二百多块钱。售货员对我们每个顾客的态度都是友好的,说话时,脸上总是挂着热情的微笑。

我们又去了商场,选了一双布鞋。(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妈妈向售货员简单地说了我和威廉的事,售货员很吃惊地看着我,有一个年龄稍大的用英语问我:“你快乐吗?”我说我很快乐。然后,她向我伸出了大拇指。

我们去了餐馆,威廉正在那里。

威廉一会儿和妈妈说荷兰语,一会儿和我说英语。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妈妈突然从吧台上扔来一块餐巾布在威廉的怀里,他一惊,又大笑着把布扔给了妈妈,这是他们西方人的幽默。

妈妈也坐了过来,看着威廉吸烟,她说:“吸烟不好。”

威廉不说话,用脚踹着妈妈的椅子,妈妈也笑眯眯地坐在椅子上不动,任凭威廉移动她和椅子,母子俩边说边笑。

妈妈要做西餐,威廉让妈妈开车带我回家,他仍然在餐馆。

妈妈做好了以后,我们摆上了桌子,丈夫的大儿子托马斯也来了,他在这吃午饭。他像我的救星一样,可以为我和妈妈当翻译了。

吃完了饭(不,应该说“用完了餐”,因为没有米饭),我和妈妈收拾餐具,这时,我看出来西方人的讲究来,每个餐具清洗完之后,都用干布擦干。家里有几个柜子装它们,都是分类的,什么样的餐具放在哪里,都是固定的位置,而且都是雪亮。一顿饭,从做到吃,到收拾完,也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之后,妈妈带我去了托马斯的家。

托马斯的妻子伊莎不在,他们五个月大的儿子蒂姆在一个摇车里,我把他抱起来,哄他,逗他玩。蒂姆很淘气,爱动,转移注意力也很快,电视里始终放着儿童节目。和中国的家庭一样,只要有孩子在,绝大多数是在放动画。

妈妈把他抱了过去,也许是她累了,把孩子又放在了沙发上。蒂姆活动得太厉害了,吐了。我又把他抱了起来,拿了车筐里的玩具给他玩,尽量照顾好他。妈妈怕我抱累了,让我把他放在摇车里,刚放下,蒂姆就哭,他还是想在大人的怀里呆着。妈妈几次告诉我别再抱他了,我太坚持了也不好,急中生智,便从蒂姆的衣服上拿起了奶嘴,放进了他的嘴里,他咬着,安静了。

从蒂姆的衣服上拿起了奶嘴,放进了宝宝的嘴里,他咬着,安静了。(示意图,本文无关。图片来源:pixabay)

这时,妈妈出去了。看着蒂姆,我还是想把他放在我的怀里,那让他感觉舒服些。我又抱起了他,片刻功夫,他的脑袋就耷拉下来,我轻轻地摇着,他渐渐地睡了。

妈妈来了,她把蒂姆放进了摇车里。伊莎也回来了,她刚下班,样子很疲惫。

妈妈带我去了餐馆后,她便回家了。

托马斯的家和威廉的餐馆之间只隔着一个加油站,很近。

威廉向我介绍了餐馆里的工作人员,并让我与他们做了贴面礼。有一个叫史蒂芬的厨师长,能有1.9米的个子,长得极帅,特别是那双眼睛,像雾一样,深邃、迷人。单从相貌上看,绝不亚于好莱坞的明星,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和威廉在吧台里,他不仅是个老板,也是个伺者,随时准备照顾着顾客,写菜单,端盘子,配酒。西方的酒,挺多是要配冰、配水、配水果的,有的又是几种酒掺和着喝的。威廉还时不时地与他的顾客开着玩笑。他说,他要让他的顾客感到快乐,像在家里一样。

餐馆(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几个服务员也非常忙,没见他们悠闲地走,而是迈着大步,快走。

接近夜里十一点钟,顾客都走了,工作也结束了。回到了家里,威廉只喝了一小杯汤。

(未完待续)

作者:阿南
责任编辑:李娜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