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9】 有一个男人的心里总装着你,这不就是幸福吗!

100
有一个男人的心里总装着你,这不就是幸福吗!(图片来源:pixabay)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3月1日 星期日

我们关了店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威廉说厨师做好的意大利面条放在了厨房里,我们用微波炉热了热,非常好吃。

意大利面条(图片来源:pixabay)

我估计昨天的收入能很多,因为有一帮人就吃了三百多欧元。威廉很高兴,他说他要为我攒一些钱,需要一些花费,具体花在哪儿,他说了,我也没听太懂,可能是给我交学英语的费用和将来给我买车等等。在这里,没有车,交通太不方便。

厨师长的女友莫妮卡送给我一件灰色敞领的毛衣。我正好有一件北京去年流行的宫廷领的白色衬衫,我把衬衫套在了里面,毛衣套在了外面,配了一条黑色的裤子。妈妈和威廉都很吃惊,他们都认为我的这种搭配非常好看。

每天早晨,妈妈都煮好咖啡,摆好了餐具和面包、果酱等。每天都是我们醒来后 ,这一切早已做好了。我向威廉说,早点叫我醒来,我来做这些,他说不用。我问威廉,怎么样用西方的方式打扫卫生,他说也不用做,因为我们的房间永远是清洁的。我说不,房间不清洁,肯定是有灰尘的,他仍然不告诉我怎么做。

每天早晨,妈妈都煮好咖啡,摆好了餐具和面包、果酱等(图片来源:pixabay)

睁开眼睛,吃完早餐,就跟他去餐馆里,到晚上半夜才回来。我来这里快一个星期了,不会洗衣服(用他们的洗衣机),不会清洁屋子(用他们的方式),不会做西餐。

在餐馆里,威廉和人们交谈时,我好像什么也听不懂。我问他:“你们是在说英语吗?”

“不是,我们说荷兰语。”

“你们怎么不说英语?”

“荷兰语是我们的语言,我们在说母语。”

这令我料始不及,我以为外国人都说英语呢!

服务员鲍塞迪讲法语,英语还不及我。他告诉我最简单的事情,比如去楼上取一瓶什么什么酒,我都听不懂。顾客多的时候,他楼上楼下地跑,累得快爬着上楼了。

威廉的朋友很多,他在给他们看我们的结婚照,讲我们的故事,不厌其烦地、兴致勃勃地讲着。每次朋友来,他都会把我叫去,让我和他们认识,每个人都告诉我他们的名字,但我很难记住。

威廉的朋友很多,他喜欢给朋友讲我们的故事(图片来源:pigsels)

我虽然不会像威廉那样外露地把自己的事情讲给别人,但看着他始终精力旺盛地讲着,我也挺享受这一切的。有一个男人的心里总装着你,这不就是幸福吗!

有一个男人的心里总装着你,这不就是幸福吗(图片来源:pixabay)

威廉和他的雇员们把我看成一个很特殊的人的,这里的工作,我可以多做,也可以少做,没人要求我,也没人攀比我。威廉来了朋友,只要招呼一声,我便放下手里的活儿,去和他们见面,聊天。威廉不为员工提供食物,但是给他们提供酒水,是免费的。他们在工作结束后,一般是不在餐馆里用餐的。我和他们不一样,如果我饿了,厨师可以为我做食物吃。在架子上的面包、水果,只要我想吃,就可以吃。威廉说,你不用在意,这是你的家。当威廉去忙别的事情时,他会特别嘱咐鲍塞迪,要照顾好我。鲍塞迪就会给我开好喝的饮料,并做着各种丰富的表情,逗我开心。

下午工作结束后,威廉带我去了外面散步。我们看见了一个高高竖起的天线,他说,那是很早以前看电视用的。我说:“对,我的父母家早先也有一个。”他说他大概4岁时,这里的人家有了电视,很多人搬着小椅子来看电视,非常挤,但是很快乐。我一拍巴掌说:“对呀!我们家也是这样,我家是在当地最早买电视的。一开始,爸爸让人进屋里看,但是后来就挤不下了,爸爸打开了窗户,把电视转到了外面让人们看,整个院子全是人!”我们说起了过去的事,竟然这么像!威廉问我这是哪一年的事?我说我很小,大约是在1979年前后吧,记不太清了。

我家是在当地最早买电视的(图片来源:pigsel)

返回餐馆时,正好是晚上6点钟,开门的时间到了。

今天的生意仍然很火,楼上预订了二十多个座位。

晚上快关门时,莫妮卡送给了我一件皮上衣,非常暖和,但是有点小,也有点瘦。她还送了一件弹力裤给我,版型挺好看的,我穿着也有点瘦,或者说特别贴身吧,这种裤子也许就是这样的穿法。另外还送给我一件小毛衣,我看着就像几岁孩子穿的,但它的弹力很好,希望我能穿进去。还有一双矮腰的袜子,也是她送的。

我问威廉:“你的朋友给了我这么多东西,我给她什么呀?”

威廉说:“不用。她在我这里吃饭,我也不要钱。”

威廉的一位朋友来电话说,刚刚干完工作,他们要来见我。我们本来已经准备下班了,但是又都坐下来等他们。等了很长时间,他们来了,两个年轻人,查尔斯和布莱姆。查尔斯剃了个光头,布莱姆在威廉的餐馆干过3年。查尔斯很热情地用英语跟我交谈,但是说了几句,我就不懂了,我让他跟威廉说。查尔斯也不再问我了,什么事情都去问威廉。

没聊几分钟,威廉见我太困了,就跟他们说该休息了。

没有外人时,威廉对我说:“这里的人从网上和新闻里知道很多关于中国的事,而且更多的是关于中国的坏消息,但是他们不会问你。我妈妈也从网上看到了,但是妈妈不会问你。如果有人问你愚蠢的问题,你就停止回答,不跟他们讲。”

威廉想保护我。总体上看,威廉的朋友和家人对我是很友好的,但他们可能是对中国的某些事情有一些看法。

我们回家时,我告诉威廉:“我已经冻得不行了!”为了证实我的话,我让他摸我的脚,我的腿,我的手,冰凉冰凉的,没有一个地方是热的。从我来这儿的第一天,威廉就不让我穿毛衣、毛裤,甚至是线裤也不让穿,只耍单。今天下午,又是那么单着去外面转了一圈,我就一直没暖和过来。他却一直暖和着,浑身都是热乎乎的。同样的环境,我们的身体却如此不同!我说:“如果再这么冻下去,我的腿就会痛,很痛很痛。”

卧室里的床是暖和的,妈妈已经给我们插好了电褥子。我说:“我要上床,我要到温暖的地方……”

我要上床,我要到温暖的地方(图片来源:pixabay)

威廉的精力超级旺盛,也不知道他是几点睡的。

(未完待续)

 

作者:阿南
责任编辑:李娜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

广告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