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故事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23】这里的孩子16岁就自己挣零花钱了

51
这里的孩子16岁就自己挣零花钱了。(示意图。与本文无关。图片来源:pixabay)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3月13日 星期五

威廉在他的办公室里整理了一天的资料,他一张一张地过滤,需要进入碎纸机的,自己弄;需要丢入大垃圾袋里的,才给我,我再丢。有两个资料是他所需要的,找了一天才找到,他像发现了财宝一样,很珍贵地把它们放在了一边。

威廉在他的办公室里整理了一天的资料,他一张一张地过滤,需要进入碎纸机的,自己弄;需要丢入大垃圾袋里的,才给我,我再丢。(图片来源:pixabay)

在威廉扔掉的电影广告单上,我还意外地看到了中国演员的图片,我告诉威廉,那是中国的。他看了说明,说那是个很美的故事。我把它剪了下来,很小心地放在了一个本子里。在中国,关于中国的故事太多了!在这里,能找到有关中国的就太少了,或者说太稀有了!报纸上登的多是白人的消息,还有少量黑人的。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叫我的中国名字,而是叫我的英文名字“丽丽”。他们叫“丽丽”时,我感觉不是叫我,而是叫别人。

伊万送给了我几个鸡蛋,我问威廉:“他送的鸡蛋和你的餐馆里的鸡蛋是一样的,还是不一样的?”因为在中国,柴鸡蛋和普通的鸡蛋在质量上和价格上都是有差异的。

伊万送给了我几个鸡蛋。(图片来源:pixabay)

威廉说:“你想得太多了,不要想了。”

伊万每次来,都要自己拿几瓶啤酒,喝完再走。我问威廉:“他付费吗?”

“他从来不付费,但是我不介意。我是做生意的,他来我这里,我们很享受这种快乐就行了。”

布兰达是个非常能干的女人,很少闲着。她也是个很有趣的女人,在厨房里配菜,也不忘随着音乐扭动着腰肢。餐厅里放着传统的意大利歌曲,鲁契亚诺·帕瓦罗蒂(意大利语:Luciano Pavarotti,1935年10月12日-2007年9月6日,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20世纪后半叶的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等人的,舒缓、悠扬,但是厨房里放的多是很现代的音乐,年轻人听了就想跳舞。哈里也是,边干着活,边扭出很酷的舞蹈造型。这个男孩长得很高大,不像16岁,说他二十几岁,肯定也有人信,他也非常能干。这里的孩子,16岁就自己挣零花钱了。我在中国时,我周围16岁左右的孩子,像他这么能干的,非常少。独生子女,父母还宠着呢!

布兰达是左手写字,而且她的手在所写的字的上部,而不是在下部,也是从左向右写,她写字的姿势很奇特。在这里,左手写字并不受人们的反对和歧视,像用右手写字一样被人们所接受。她29岁了,仍然用我认为的这种奇怪的方式写字。

布兰达是左手写字,而且她的手在所写的字的上部,而不是在下部,也是从左向右写,她写字的姿势很奇特。(示意图。与本文无关。图片来源:pixabay)

威廉见到了朋友,也许是太高兴了,喝得多了,走路都不稳。我让他坐在带扶手的椅子上,他不去,只是在吧台的一个凳子上坐着。有一个顾客来时,服务员不在,威廉要去招待客人,我看他那样,根本不行,我又说不了荷兰语,便对他说:“你不能去!我去叫鲍塞迪……”我跑上了楼,鲍塞迪正忙着给顾客结帐,他说:“稍等一会儿。”我下了楼,见布兰达来了,便请她帮忙照顾顾客。

威廉对布兰达说:“丽丽是个非常好的女人。”

今天鲍塞迪的肚子很不适,可能是吃坏了肚子,他感到非常的累。他对我说:“我非常不喜欢这个工作,忙来忙去的。”

餐馆的工作就是这样,顾客要的每一样东西,你都得用腿去跑。如果没有好的身体,还真适应不了。最近,我看鲍塞迪很疲惫,而且他的年纪跟我差不多,但是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并不比我灵便。

作者:阿南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责任编辑:美莲)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