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13】 你根本不会丢我的脸的

86
你根本不会丢我的脸的。(图片来源:pexels)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每人一两片面包、一两杯咖啡,这是我们全家固定不变的早餐。我们喝的又是极贵的咖啡,一大包咖啡豆,一百多欧元。为了防止发胖,我不放糖,不放牛奶,所以它是苦的。咖啡喝得我像喝药一样,白糟蹋这么好的东西了。

每人一两片面包、一两杯咖啡,这是我们全家固定不变的早餐。(图片来源:pixabay)

威廉吃过早餐后,中间几乎不吃任何食物,只喝兑了些水的酒。在夜里回家后,他才喝一杯汤。这样的生活,一个星期里有四五天是相同的。我的午餐和晚餐基本上是合在一起吃了,威廉会让厨师给我做他认为的好的食物,肉、面包、甜食等。从我来到这里,几乎没吃到蔬菜,咽喉很干,上很大的火。

语言难,生活也不适应,这种压力令我的身体出现了不良状况,呼吸有点困难,想睡觉,想放松……威廉看我太困了,问我:“我送你回家吧?”我说:“不,我跟着你,学英语。”如果我回家,妈妈在那儿,我呼呼大睡,不太说得过去。

我在车里小睡了一会儿,缓解多了。

我在车里小睡了一会儿,缓解多了(图片来源:pigsels)

我们回到了办公室,他整理资料,他说有的菜谱该更换了。我要帮他弄,他说不用。我也真帮不上他什么,背了两个来小时的单词。

晚上,有威廉的朋友来用餐,他们让我一起去聊天。刚聊了几句,我就搞出来笑话。他的朋友用英语跟我说了一大堆话,问我说是吗?我没听懂,就瞎答应了一句“是”,大家都笑了。威廉作出生气的样子说:“亲爱的,你还说‘是’?”我知道自己答错了,但已经说出来了。他的朋友和朋友的妻子又跟我说了几句别的,我也更不懂。我傻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跟他们说什么,后来他的朋友和妻子也不跟我说了,交流不了哇!

他们西方人把和人交谈当做一种很重要的社交手段,他们很重视这个,也常常在交谈中制造各种各样的幽默。

大家都笑了(图片来源:pigsels)

威廉又把我引见给他的另外一对朋友,贝丝和尤金,尤金比贝丝好看,但我也非常喜欢贝丝。她很礼貌,很注意跟我交谈,尽量用我能懂的语言跟我说,问我的孩子多大了?问我喜欢比利时吗?等等。他们又给我引见了另外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很礼貌、友好、谦虚,没有任何歧视。如果我在场,他们都主动地和我说点什么。有的人不是这样,他们感到我和他们交流存在着巨大的障碍时,便不跟我说了,而是用我更不懂的荷兰语去和能懂的人说。

威廉让厨师给我做了鱼和意大利面条,面条很淡,我在上面撒了盐,用叉子叉了半天,这面叉,那面掉,我索性把头低下吃。吃西餐的餐具很多,刀、叉、锯、勺,就是没有筷子。如果在中国,一双筷子全搞定了!我告诉了贝丝,我不知道怎么叉这面条。贝丝边示范边给我讲,“先直着把叉子叉进面条里,然后转转转,拿起,放到另外一个盘子的酱里,再接着转转转。现在,你可以把它们放进你的嘴里了。”我学会了他们吃面条的方式。

贝丝边示范边给我讲,“先直着把叉子叉进面条里,然后转转转,我学会了吃面条的方式(pixabay)

没人时,我问威廉:“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要不高兴。你说过我可以问你任何问题的,因为我不懂。”

他颇有度量地说:“我早就说过,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

“假如,我说的是假如,你把我引见给你的一位男性朋友,他对我做着一个眼神:就是一只眼睛睁着,另一只眼睛突然闭一下;假如,你把我引见给你的一位女性朋友,她也对我做着这种眼神,这代表什么?我示范给你看……”

假如,她也对我做出这种眼神,这代表什么 (示意图 ,图片来源:pixabay)

我没有做成功,我做出来的是:要是睁,就都睁开;要是闭,就都闭上。我说:“我做不了这个。”

威廉示范给我,问:“是这个吗?”

“对对对,就是这个!代表什么?”

“代表跟你打个招呼,‘你好’的意思。”

“没有其它的意思吗?”

“没有。”

“在中国,这是一种轻佻、轻浮的举动。”

“不不不,在我们这里不是,是很幽默地向你打招呼。”

“你们这里的人几乎人人都会做这个眼神。”

“对,我们都会做。比如,我对别的女人说:‘我爱你’,那就是一个玩笑,表示友好。它和我向你说的‘我爱你’是不同的,你才是我的妻子,她们只是朋友。”

我又想起来另外一件事,“今天晚上,你的朋友说话,我没懂,弄出来笑话,我给你丢脸了。对不起……”

“你怎么有这种想法?那没有关系的,我们都是很幽默的人,那只是个幽默,没有人会在意的。你根本不会丢我的脸的,那是你们中国人的方式,在我们这里,没有这种说法。”

“我以为你不高兴了。”

“噢——亲爱的,我没有任何的不高兴!那是幽默。忘记不快乐!我和他们都是很好的朋友。”

“我很感谢你,你容忍我这么多。”

“亲爱的,没有关系的,”他拍了拍我,以示安慰。

(未完待续)

 

作者:阿南
责任编辑:李娜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

 

Advertisement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