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故事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12】 你们中国人吃还活着的鱼?

129
你们中国人吃还活着的鱼?(图片来源:pixabay)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3月3日 星期二

威廉还把下午从餐馆带的两瓶酒拿着,我们去了邻居家。在门外,威廉告诉我,他拿的那瓶酒,是给男主人的,我拿的那一瓶是给女主人的。

我们拿着酒去了邻居家(图片来源:pixabay)

开门的是男主人奥拉夫,我们在路上见过,还聊过天。威廉把那瓶酒给了他。我们去了客厅,看见服务员艾玛在这,我刚想把酒给她,威廉说:“不,等一会儿。”这时又来了个女人,我问威廉,是把酒给她吗?他点头。她叫卡蒂嘉,下午时,威廉曾把他们的名字告诉了我。

客厅中壁炉里的柴禾正在燃烧着。家里虽然有电,但是客厅里四处都是蜡烛,有的非常粗大,有的小巧,并放在一个个透明的玻璃杯里燃烧着。

蜡烛放在透明的玻璃杯里燃烧着 (图片来源:pixabay)

妈妈也来了,带来了一大盆鲜花。我站起来,刚要迎接,威廉把我拉下说:“亲爱的,不是给你的,坐下!”我知道不是给我的,我是想迎接妈妈。在中国如果长辈到了,晚辈是要站起来迎接的,等长辈坐下来后,晚辈才可以坐。

奥拉夫为每个人倒了一杯啤酒,卡蒂嘉端来了几个大盘子,放了美观的小食品,每人一份,每一份都用一个很小的碟子装着,非常的精致。

我像他们一样,边聊天,边拿起小碟子,挨着个儿品尝。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放到了嘴里,好像是生鱼、生虾之类的,我是不吃这些生的东西的,一想到它们是生的,心里就不安。又不能当场吐出来,我拿了一张纸巾,一抹嘴,把它们抹了出来,攥在了手里。再吃,就比较谨慎了,先问问威廉,是不是生的?

我不吃生鱼(pexels)

他们家有一个3岁的男孩,嘴里叼着奶嘴,威廉的孙辈玛丽亚和蒂姆也都是这样,好像是这里的孩子们的习惯。男孩一直用眼睛盯着我,他也看出来我和他们的不一样。

卡蒂嘉说,她看到过中国人做鱼,鱼是活的,但是却把它烹饪了,端在桌子上,鱼仍然张着嘴喘气呢。她非常憎恨这种行为,非常厌恶。她是用荷兰语说的,然后又用不太熟悉的英语跟我说。

我说:“中国有很多地方是非常不同的,那样做鱼,只是很少的地方,很少的人吃,我们家永远不那样吃鱼。我丈夫知道,我们家人,或者说许多中国人是以吃蔬菜为主的,吃鱼、肉很少。”

威廉也乘机附合着,我继续说:“在中国,有些人是这样做食物的,但是有些人是坚决反对的,比如吃狗肉。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杀狗,我看见眼泪从狗的眼睛里流了出来,但是,狗不吭一声,它知道自己就要死了。狗仍然被杀了,好像有一把刀子割在我的心上。我永远也不吃它们了,永远!

“在我的家乡,有一位邻居,他们家有一个男孩,养了一条非常大的狗,后来,那条狗死了,男孩哭了好几天。他在外面挖了一个很大的坑,为狗建了一个大的坟墓。

狗是人类的朋友(图片来源:pixabay)

“还比如说,吃猫肉,那只是在很少的地方发生着,但是我也知道在中国有一个坚决反对吃猫肉的组织,大约有一百多人,看到有运送猫的车,他们就把猫都放跑了。我们有很多人认为,猫和狗是人类的朋友。

“中国很大,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习俗,非常的不同。我希望他们将来能认识一个更真实的中国。”

他们被我的故事感动了,都点着头说是。一些中国人的行为,在外国人的眼里,被看作是没有怜悯和同情心,只有残忍的杀戮。我能够转变西方人的看法,哪怕我能做一点点,我都是很高兴的。

平时,威廉很反对中国的一些事情,但是当我真正地面对其他的比利时人时,跟他们讲更多的真相时,威廉也是和我站在一起的。他拍了拍我的肩,表示很同意我的说法,并表示他们的朋友也同意我的说法。我和威廉自愿当了一把中国和比利时的民间友好大使。

卡蒂嘉带我们参观了他们的房子,有我们家的两个房子那么大,他们3个人住,显得非常的空旷。现在我才理解为什么他们的房子不是所有的都统一供暖,如果给每个房间都供上暖气,又不去住人,那是很浪费。

他们的房子有我们家的两个那么大(图片来源:pixabay)

(未完待续)

 

作者:阿南
责任编辑:李娜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