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风情 大瘟疫德国两城曾同命运 为...

大瘟疫德国两城曾同命运 为何今日迥异

分享
德国巴伐利亚的欧伯阿梅高(Oberammergau)上演《耶稣受难剧》的剧场。(黄天辰)

2020年是德国巴伐利亚的欧伯阿梅高(Oberammergau)再次上演《耶稣受难剧》的年份,这座位于阿尔卑斯山脚下人口五千的小村从1634年起,每隔10年都要在一整年中上演百场《耶稣受难剧》,以感恩神将村民从黑死病中解救出来,此传统已延续近四百年。

事情缘起欧洲30年战争期间的1633年,黑死病又重新肆虐,欧伯阿梅高也在劫难逃。村里每两户人家至少死一人,村民万分恐惧,在埋葬亲友之后,由神父带头全村人跪下来虔诚地向上帝祈祷。他们对天发誓,如果上帝能使他们在黑死病中免于灭顶之灾,他们就会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稣受难剧》、直至世界末日予以回报。

按照传统的说法,从他们发誓的那一刻起,黑死病就再也没有夺走一条村民的性命。第二年,欧伯阿梅高人开始履行诺言,首度上演了《耶稣受难剧》。剧中重现耶稣在俗世间的最后几天场景。观众坐在室内,舞台设在露天,以天穹和群山为背景。现在的剧场可同时容纳四千八百观众,是世界最大的露天剧场。每场《耶稣受难记》演出五小时,再加三小时休息。演出从五月到十月,共上演100场。

另一座位于巴伐利亚的小城多瑙河畔的诺伊堡(Neuburg an der Donau)也经历了类似的命运。1713年,欧洲部分地区包括德国、奥地利、波兰在内黑死病流行,多瑙河流域也在其中。眼看黑死病就要传到诺伊堡来了,在这紧要关头,城里人祈祷圣.赛巴斯蒂安,并许诺如果能让人们从大瘟疫的灾难中逃脱,将铸造圣.赛巴斯蒂安的铜像。

奇迹发生了,可怕的黑死病只传到离挪移堡20公里的地方,与诺伊堡擦肩而过。第二年,人们遵守诺言为圣.赛巴斯蒂安祭坛建造了一尊银和镶金铜片的圣.赛巴斯蒂安像,安置在城市圣.彼得教堂内。

德国巴伐利亚的多瑙河畔诺伊堡(Neuburg an der Donau)的圣·彼得教堂内,这座为感恩圣.赛巴斯蒂安拯救全城免于黑死病而铸造的雕像,如今被搁置在不起眼的角落。(黄天辰)

巴伐利亚这两个小地方面对黑死病大瘟疫时,由于人们对神的信仰,都从大灾难中解脱了出来,都经历了奇迹。历史在发展,时至今日,这两地的发展却展现出天壤之别的差异。

如今欧伯阿梅高早已举世闻名。将近400年过去了,村民们坚守祖上的承诺,每十年上演《耶稣受难记》。该地在没有演出的年间也是游客络绎不绝,当地居民因此受益匪浅。近几十年间,不断有德国媒体酸溜溜的指责这个村庄的村民,靠了祖先信守誓约而大发横财。

当然这些争议并未影响小村受欢迎的程度,世界各地的游客远道慕名而来。有一点媒体没有说错,欧伯阿梅高人的确是沾了祖先信守誓约的光。当初鼠疫肆虐时,他们的祖先曾那么虔诚的祷告神,坚持对神的信仰,而世世代代的村民们也都能够履行祖先的誓言,不间断的上演《耶稣受难剧》,用自己的行为去证明对神的信仰,由此而得的知名度及带来的经济效益可能也算是一种福报吧。

反观另一小城诺伊堡,现在几乎名不见经传。按理说,诺伊堡应该比小村欧伯阿梅高的知名度要大得多。首先,该城的景致非常出色,多瑙河经中心城区蜿蜒而过,两岸古代建筑、教堂等相当迷人,属于巴伐利亚最漂亮、最古老和保留历史遗迹最多的城市之一,在欧洲文艺复兴运动时期,那里曾是巴伐利亚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

如今这座将近三万人的小城,当地居民很多都到周边城市的大公司如奥迪总部等上班,当地旅游业和经济并不那么发达和景气。当地旅游局把焦点集中在诺伊堡拥有第一座基督教新教教堂和马丁.路德在当地留下重要的遗迹等方面,而最应该鼎力宣传的那段拯救整个城市生命的奇迹似乎已被人们遗忘了。

几年前曾去过诺伊堡,在参观结束之前才听当地导游说起那段往事。那是一个狭小的走廊,在几乎靠近结束参观的出口处,摆放的正是那座圣.赛巴斯蒂安雕像,一个非常不起眼、非常容易错过的位置。

第二次是应当地市长邀请,跟随慕尼黑记者团体一起前往诺伊堡,城市圣.彼得教堂主教亲自为大家讲解。纳闷的是,经过圣.赛巴斯蒂安雕像时,主教压根就没介绍那段奇迹,什么都没说。当下赶紧询问他,为什么圣.赛巴斯蒂安雕像被搁置在这么不起眼的地方,为什么这么重要的雕像他不介绍?

主教不好意思的解释说,以前,人们把圣.赛巴斯蒂安雕像安放在教堂内非常重要的位置,当地人也非常虔诚和相信那段奇迹。可是在60-70年代时,当地市政府由不信神的党派把持,他们不认为那是奇迹,冠以迷信的帽子。渐渐的人们不再提起,这段奇迹也逐渐被人们遗忘。

从巴伐利亚这两个小地方的差异,不难看出这些奇迹带给了人们很多启示。在关键时刻是否能坚定对神的敬仰,能否坚持对神的承诺,得出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巴伐利亚州是德国教徒最多的一个州,这里的人相对来说比较遵守传统、注重礼仪,随处可遇见十分虔诚的天主教徒,社会治安比起德国其它的州相对要好,其经济状况在德国也是最好的,属于最富有、失业率最低的州。

实际上,光是在巴伐利亚州,像诺伊堡那样祈求圣.赛巴斯蒂安得以避免大瘟疫和灾难的村镇还有不少。遗憾的是,目前在德国,能像欧伯阿梅高小村人坚守对神明的信仰和承诺的地方似乎越来越少,随着德国大部分媒体、政界的左倾,人们越来越背离神明,那些曾有的奇迹也越来越被人淡忘了。

这次武汉肺炎大爆发,德国目前确诊的十三例感染者中,有十一位来自德国巴伐利亚的Webasto公司,这家拥有110年历史的汽车顶棚制造公司去年才在武汉建厂,在那里有500名员工。按照中共的规定,外企都得设立党支部,估计Webasto公司也跑不掉。

从武汉肺炎的发展趋势来看,这场灾难还是处于刚开始阶段。那些主张接受中共赠送马克思雕像的政客,那些在中国有无数投资的德国几大汽车行业和大公司,那些出于自身利益不顾德国网路安全、在使用华为5G问题上不断给德国政府施压的大型工业集团和财团,还有那些不断帮助中共吹嘘在这次武汉肺炎问题上做得好、做得透明的德国政客和媒体,会不会面临一场空前的灾难,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作者:黄天辰
(转自 大纪元)
责任编辑:康慧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