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悼念亡妻「曾经沧海,非你不...

悼念亡妻「曾经沧海,非你不可」 元稹终逃不过风流果报

86
仇英 西厢记图册(图片: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元稹是唐朝最著名的诗人之一。他才华横溢,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运动,二人友情深厚;他悼念亡妻的一片痴心天地可鉴,然而与他诗作齐名的还有他极其丰富的情史。

元稹是历史上颇有争议的一个人物。他忠诚于一生的友谊,生死不渝,他悼念亡妻的诗词孤凤悲吟,动人肺腑,又说自己潜心修道,原本以为是个痴情人设,一生只爱一人,然而他一生又绯闻众多,被指责为薄情寡义。他开一代诗风,诗风质朴,极具浪漫,然而在现实中又极尽风流之能事……元稹身上缠绕着太多的迷雾,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元稹 (资料图片:wikimedia)

少年才子

元稹(779年-831年),字微之,河南府河南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人,乃鲜卑族后裔,为北魏宗室魏昭成皇帝十世孙。

原本家族一直有人在朝中做官,唐代宗大历十四年(779年),八岁那年父亲元宽因病去世,家道中落。出生书香门第的母亲郑氏,用柔弱的肩膀担起了元稹上学的担子,他也一边读书一边干农活。天资聪颖的元稹不负母亲厚望,贞元九年(793),十五岁的元稹中“礼记、尚书”明经及第,名列第一。

之后他没有终止勤奋学习。家庭藏书给他提供了博览群书的条件,京城的文化环境和他的广泛兴趣,陶冶了他的文化修养。次年得陈子昂《感遇》诗及杜甫诗数百首悉心读之,始大量作诗。

贞元十八年(802年)冬,元稹再次参加吏部考试。次年春,中书判拔萃科第四等,授秘书省校书郎。贞元十九年(803年),二十四岁的元稹与大他八岁的白居易同登书判拔萃科,并入秘书省任校书郎,从此二人成为终生的好友。

宦海沉浮

元稹在政治上并不得意,虽然一度官至宰相,但他的仕途却是起起落落,升升贬贬。

唐宪宗元和元年(806年),元稹被授左拾遗,职位为八品。但奉职勤恳的元稹因为锋芒太露,触犯权贵,半年后被贬为河南县尉,直到三年后才被重新提拔为监察御史。

元和九年(814年)招抚使严绶奉命讨伐淮西吴元济,宦官崔潭峻随作监军,元稹随军前往。

元和十四年(819年)穆宗即位之初大赦。元稹就因回朝述职的崔潭峻之荐,被提升为库部郎中、兼“知制诰”,参与诏书的草拟。

元稹是个才华横溢的人,宫中称他为“元才子”,宰相令狐楚称赞他为“今代之鲍、谢也”。他的诗在当时就已经家喻户晓,倍受青睐,连穆宗皇帝都赞赏不已,“称其善”。元稹的诗在当时十分风靡。宦官崔潭峻喜欢元稹的诗,进而结交元稹这个人,当他把元稹的诗呈给穆宗,穆宗“大悦”。

数月后,元稹被擢为中书舍人,翰林承旨学士,与已在翰林院的李德裕、李绅俱以学识才艺闻名,时称“三俊”,这一时期正是他仕途之中最为得意之时。

元和十六年(821年),在穆宗的支持下元稹终于如愿以偿的登上相位,但不到三个月,又被排挤再次流放近十年。之后又经历了数次的起落。

大和五年(831年)七月,元稹暴病,一日后便在镇署去世,时年五十三岁,死后追赠尚书右仆射,白居易为其撰写了墓志。元稹离世九年后,白居易写下《梦微之》“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千里神交

元稹与白居易被后人合称为“元白”。 这两位大诗人可以称得上是一生的至交好友。难怪元稹“垂死病中”也会因为想到白居易的悲惨遭遇而“惊坐起”。从下面的这个故事可以探知他们之家的深厚情感。

白居易,Chen Hongshou画(图片:Wikimedia Commons)

据唐代白行简《三梦记》记载,唐穆宗的元和四年,担任监察御史的元微之(元稹),奉命出使剑外。元稹离开了数⼗天后,我与⼆哥乐天(⽩居易),还有陇⻄⼈李杓直⼀同游历曲江。我们来到了慈恩寺,游遍了整个僧院,停留了⼀会儿。这时,天⾊已经晚了,我们就⼀起到李杓直修⾏的宅府,饮酒唱和,甚为欢乐畅快。哥哥放下酒杯,许久都不再饮酒,他说:“微之应当已经到达梁州了。”

他在屋壁上题了⼀⾸,诗句是这样的:

春来无计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
忽忆故⼈天际去,计程今⽇到梁州。

这天是⼆⼗⼀⽇。过了⼗几天,恰好梁州使者到来,得到了元稹的⼀封书信,后⾯记录了⼀⾸《纪梦诗》:

梦君兄弟曲江头,也入慈恩院里游。
属吏唤⼈排⾺去,觉来⾝在古梁州。

此诗记载的⽇期与游历慈恩寺时的题诗⽇期是相同的,这就是所谓这边的⼈有所为,⽽那边的⼈虽不在场,却在梦中⾒着了。包含了唐代许多诗话的《本事诗》也记载了这个故事。

非你不可

元稹授校书郎后,正值风华正茂,才华横溢,自然就把终身大事提上了日程,不久24岁的他便娶刑部员外郎、封京兆尹的韦夏卿之女,20岁的韦丛为妻,韦夏卿坚信才华横溢的元稹会有大好前程,元稹则认为可以借助这桩婚姻出人头地。婚后的韦丛与元稹恩爱百般,同甘共苦,两情甚笃,韦丛不仅贤惠端庄、通晓诗文,还不好富贵,不慕虚荣,在元稹不得志的时候,无怨无悔地陪伴着他。

后来妻子早逝,元稹痛不欲生,他写下《离思五首》悼念亡妻。其中的第四首“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把“非你不可”四个字写得情深意切,千古流传,创造了唐人悼亡绝句中的绝胜境界。

“我见过沧海,从此别处的水便不值一提;除了巫山,别处的云便不称其为云。我仓促地由花丛中走过,懒得回头顾盼;这缘由,一半是因为修道的人清心寡欲,一半是因为曾经拥有过你,再美的花也难以入眼。”

悲歌传响,曲婉深沉,相信元稹当时的心境一定是至诚和专一,才能写出这一直能引起人们强烈共鸣的千古离思。

风流果报

元稹的原配夫人是韦丛,但他的一生中出现过众多的女性。

虽无定论,一种说法是元稹以自己和初恋表妹崔莺莺为原型,撰写了《会真记》,主要讲述的是贫寒书生张生对没落贵族女子崔莺莺始乱终弃的悲剧故事。贞元二十年(804年)九月,元稹将故事讲给李绅听,李绅作《莺莺歌》。

还有说法是元稹看见表妹崔莺莺绝世美貌,一心想娶她为妻。求婚遭到拒绝后,他恼羞成恨,愤而写了《会真记》。作品中虚构他表妹和人偷情唱和,毁谤她表妹的名节,导致崔莺莺蒙垢千秋。

后世的王实甫在《会真记》这一题材的基础上,编写成戏剧《西厢记》,把后世读者引向偷情私会的邪路。

另外,在妻子去世的同年,元稹认识了美女诗人薛涛,才子佳人风花雪月。当时的薛涛虽然已经四十一岁,但风韵犹在,且才气惊人。在和元稹相爱的时候,她作了无数首诗给他,还亲手做用花汁浸染过的信笺送给他。然而元稹并没有想久留薛涛身边,被召回京城后再无归期,薛涛心灰意冷,红裙褪去着道袍。

唐代女诗人薛涛 (图片:Wikimedia Commons)

两年后,元稹还在江陵府纳妾安仙嫔,三年后娶继室裴淑。

元稹有个风流癖好,喜欢为相好的女人写诗。当年,他和薛涛热恋时,写了一首《寄赠薛涛》 ,后来与艺人刘采春暧昧时,则写了一首《赠刘采春》。刘采春也是一位女诗人,她与元稹的绯闻虽然流传甚广,可这段感情也是无疾而终。

试问这世间谁是这位大诗人真正的曾经沧海?他究竟是多情的大诗人还是负心薄幸之徒?只留人间一声叹息。

结果元稹不久就遭恶报在万分痛苦中死去,这还不算,死后他的尸体还惨遭雷电焚烧的报应。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推荐阅读  【人间云游】大诗人白居易 生生劫劫誓为佛弟子
Advertisement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