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党媒怀旧去年“十一”习踌躇...

党媒怀旧去年“十一”习踌躇满志 如今中南海四面楚歌

65
习近平(右)在去年中共建政70周年的阅兵式上。(美联社)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2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建政71周年之际,全球多地抗议中共暴政,这厢则有小兄弟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电贺习近平力挺。法媒文章认为,相对习近平去年的昂首挺胸,中南海面临的时局已今非昔比。有意思的,王沪宁掌控的党媒也不失时机“高级黑”了一把。

中共党刊《求是》日前发表长文,纪念习近平去年主持70周年建政大典,那确是一场豪奢的“盛典”。

文章形容:“201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庄严隆重的盛大阅兵、礼赞英雄的庄严致敬、意气风发的群众游行、欢潮如海的联欢晚会”,“气势恢弘、大度雍容,纲维有序、礼乐交融”。

对此,法广认为这颇有怀旧的意味。去年此时,习近平昂首挺胸,雄视三军。但仅仅一年,中共政权已成众矢之的,习近平也四面楚歌。《求是》不会去说这些巨大的烦人的“负能量”,说的是“我们走在大路上”。有网民说:“走在大路上”,印度、尼泊尔、日本,越南,比比皆是。

另外,《求是》还激情地说,中国从不会造一台拖拉机,到工业体系完备,从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有网民则说:为何不提,先进技术还靠偷?弄得不时被人制裁,抓技术间谍。

有网民更直接:为何不提,至今还有六亿人,月收入仅千元?

法广评论则认为,《求是》怀念去年十一,是怀旧,是惋惜,是否隐约着“今不如昔”的滋味?

去年此时,在天安门城楼挥手的习近平,志得意满,面部僵硬、死去活来多次的江泽民来了,满头白发的前总书记胡锦涛也站在他的身边,被认为充满愤怒。而习近平像毛泽东当年检阅红卫兵一样向游行人众挥手,可谓豪奢盛大至极。

当时有分析说,中共的“国庆”说穿了就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年度大戏,虽然江泽民和胡锦涛健康状况不稳定,但因为他们基本上都属于“政治机器人”,这个时候有必须扮演的角色,所以不得不在大太阳底下折腾、连续看几个小时的表演。

其实,习近平去年面临的局势已经相当地严重,到今天已无法收拾。但是,十年一大庆,不得不庆。

中共十九大上习思想入党章,号称“定于一尊”,但随即新一届常委集体去拜“红船”,当局开启全面左转。在2018年3月国家主席任期制废除之后,习氏的“霉运”也开始了。

美中贸易战爆发了,经济滑坡,习近平误判连连,党内异议不断。贸易战,如果不是习近平误判,不会打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王沪宁等的左右下,北京当局把一场贸易战引发为凝聚美国左右共识的全面对抗中国的战争,一直打到美方得出几十年的对华接触是失败的结论,随后爆发了香港危机,习又犯了致命错误,铁拳治理,强行推出港版国安法,终结一国两制,导致美国取消香港特殊贸易地位,美国两党全票通过香港法,东方明珠,从此日日活在恐怖之中。香港之变也令台湾愈行愈远。

在新疆,中共把百万穆斯林强制集中起来“培训”,引发西方惊骇。而在中共开始70周年建政大庆后不久,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中共上下隐瞒,疫情扩散全中国,最后蔓延世界。隐瞒病毒的原罪,如影随形,习近平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追责中共的呼声此起彼伏,而战狼外交应对也反成拙,世界反共联盟形成。

同时中印边境烽烟再起,美国宣布南中国海声明,不承认中国对南海宣示的主权,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宣布,有关不承认中国享有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的南海仲裁结果已经是国际法的一部分。越南在7月31日的东盟会议上指责中国在南海的行动加剧紧张。日本执政党有议员设法抵制习近平访日,不愿让日本“贻笑大方”。

中共已失去了亚洲的朋友,原以为可拉拢欧盟对抗美国,但几周前中国外长王毅旨在为习近平视频峰会铺路的欧洲之行的失败表明,欧洲觉醒了,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警告习近平“欧洲不会继续被利用”。连对中共较软的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周三(9月30日)也罕见发声,谴责中共践踏人权、以“恶劣残酷”的方式对待国内少数民族、打压香港异见人士等。

法广报导指出,去年的“十一”在天文数字般费用支持下,演出了一场豪奢的耀武扬威的建政七十年大戏,今年的十一没什么好说的了,《求是》勉为其难,为习政权打气。不讲疫情初期的隐瞒拖延,给人类带来一场罕见灾难,而是换着法子在吹捧中甩锅,溢美之词已不亚于文革。

不过,报导认为,如此费尽口舌表明习近平“得到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衷心认同和拥护”,透露的是一种恐慌?特别是美国与中共打交道几十年之后,今年明确表明:中共不等同中国,要区别中共与中国人民。自美国明确表态后,中国外交部、官媒一直致力于强调“党和人民的鱼水关系”。外交部发言人甚至不惜说出人民是党的一堵墙,需要的时候为党阻挡枪林弹雨的恐怖言语。有网民直指这是多年前在克拉玛依发生火灾时堵住学生“请领导先走”,结果领导安然无恙学生多人死亡那一幕的翻版。

法广报导还特别提到“大疫下一士谔谔”,列出了在这场第一波仍未结束的中共病毒疫情之下,一些中国人挺身而出,包括遭开除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再度入狱的宪政学者许志永,批习“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后被重判18年的红二代任志强,以及批中共已是一具“政治僵尸”、出走美国的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之后,连为人打抱不平,为许章润等多人呼吁的耿潇男夫妇也被抓捕。

法广引述分析指出,四人敢言的后果对个人而言是暴力的,残酷的,但是,2020年敢言的这批人,敢言的程度罕见,公开地,相当范围地,或以文章,或以视频音频的形式,把矛头直指习近平,而且,他们对中共本质的揭露,在中共党内,在民间产生的震撼力难以估量。而中共政权统治的中国面临着从未有过的恶劣环境。这一恶劣环境主要是习近平本人,以及帮他出谋划策的高参们自我制造的。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