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大家还记得早期加拿大安大略...

大家还记得早期加拿大安大略省五胞胎女孩们吗?也许这样的回顾会给大家很多启示与深思!

26
分享
五胞胎女孩们的一幅画 (The Dionne Quints/FB)
五胞胎女孩们的一幅画 (The Dionne Quints/FB)

【歐洲希望之声綜合】導語:童年的阴影,悲惨的命运。终于在五胞胎九岁时,五个女孩的人生出现了一丝曙光。她们的父母总算赢回监护权。只是令人鼻酸的是:五胞胎和父母,因为太多年没见,彼此就象陌生人一样。五胞胎也不知道该如何与父母相处。甚至成年后,她们搬离了家庭,开始平凡的生活。1998年.经过长时间的协商:还活着的姐妹,终于得到安大略省政府的和解金。

1934年5月28日,在安大略省北部的Callander小镇的一个简陋农舍里,世界上第一个五胞胎Dionne姐妹诞生了!当时接生的只有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本来以为只是双胞胎,没想到一下生出了5个。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大街小巷都因为她们沸腾了。

爱尔 札狄翁(Elzire Dionne)生下五胞胎女孩。孩子们的名字是:伊冯娜、安妮特、塞西尔、艾米莉和玛丽(Yvonne、Annette、Cecile、Emilie、Marie)。

在经济萧条的年代,人类怀上五胞胎的机率,只有5500万分之一,更幸运的是:这五名早产两个月的孩子们竟然幸存下来, 体重平均仅为600克,每个婴儿都很小,可以一只手握住。瘦小的她们被称为:奇迹婴儿。

On this date in 1934, the Dionne quintuplets — Annette, Cecile, Emilie, Marie and Yvonne — were born to Elzire Dionne at…

Publiée par FOX 5 / Fox5NY.com sur Samedi 28 mai 2016

医生对女婴们的存活不抱希望,但孩子们顽强的赢得了生命的延续。 加拿大红十字会为这个家庭提供了一名女护士。五胞胎出生后,这个家庭只获得短暂的喜悦。因为他们实在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养育孩子。现实压得狄翁和丈夫喘不过气,没想到“有心人士”找上他们,五胞胎的人生轨迹就此改变。

手工精制的洋装、述说这个家庭,由贫转富的故事,但也是五胞胎被利用的过程。商人联系到五胞胎的父亲,因为翁家,忽然间需要养12个小孩,父亲不得已签下合约,双方达成交易,将女孩们头像制成商品销售,他们甚至打算在芝加哥博览会上展览五胞胎。

Did You Know?Near Callander, Ontario, the Dionne quintuplets are born to Olivia and Elzire Dionne, later becoming the first quintuplets to survive infancy.On May 28, 1934

Publiée par Shannon Neilson Smitter sur Mardi 29 mai 2018

大家和政府都很震惊!政府就此收走了五胞胎的监护权。新事物的出现总会迅速勾起所有人的好奇, 很快世界开始称五胞胎(DionneFünflinge)为:精彩的孩子,他们在经济大萧条期间成为了力量和喜悦的全球象征。也成为当时玩偶制造商的宠儿。

Yogastrology® @yogastrology

Dionne Quintuplets—born MAY 28, 1934—first quintuplets known to have survived their infancy, lived to adulthood.

Dionne Quints Museum @DionneMuseum

The Dionne Quints Museum will be be permanently closing its doors as of October 13, 2015.
Be sure to visit us now.

从这一天起:五胞胎居住的育婴房,每天有络绎不绝的游客,前来观看, 内建观景走廊,让百万名游客可以观看五胞胎玩耍。女孩们的生活也是完全被操控的,每隔30分钟,就会有2-3个小女孩被带到外面,好让游客观赏。她们变成了赚钱的机器,而且被控制的相当有规律。每天早上按时起床、洗澡、卷头发,一起吃同样的早餐。然后,一起去接受检查,记录下各种数据。就像研究新样本一样,她们没有任何自由。五胞胎孤独的在五胞园里玩耍。一起吃同样的早餐。五胞胎被称为:奇迹。

她们开始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走到哪都有人抢着拍照。无奈的事,一张张快门按下的瞬间,这五位女孩,也失去同龄孩子应该有的纯真无暇。五胞园可供游客观赏五胞胎一举一动。她们变成名人,政府用新的教育理念养她们,然后观察她们,她们从来没去一般学校上学,从来没跟别的小孩玩过,从来没有看过家人,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五胞园。女孩们在一起学习一个课程。甚至连亲生父母都见不到了。在经济萧条时期,人们都渴望娱乐,众人都喜欢五胞胎的故事。

The First Quintuplets Known to Have Survived Infancy – 26 Vintage Pictures of the Dionne Quintuplets from the…

Publiée par Life in The Past Frame sur Mercredi 10 février 2016

他们的父母. 在加拿大政府把这些女孩带走之后, 他们一直在努力争取监护权, 终于在1943年五胞胎九岁时总算赢回监护权,五姐妹人生出现了一丝曙光。

终于在1943年五胞胎九岁时总算赢回监护权(instag截圖)
终于在1943年五胞胎九岁时总算赢回监护权(instag截圖)

女孩们也终于回到了父母身边。只是令人鼻酸的是:五胞胎和父母,因为太多年没见,彼此就象陌生人一样。孩子们早已养成了被人照顾的习惯,而她们的父母却看不惯她们这样。平时总叫她们干这干那的,甚至还动不动就开打。总之回家后,五个女孩的生活用一个字就能形容:惨!她们也不知道该如何与父母相处,等长大以后才懂得:什么是失去亲情的遗憾。

直到18岁,姐妹们终于自由了。从那天起,她们才真正远离了聚光灯,远离了媒体,远离了控制她们的所有,各自开始了新生活。有人开起了花店,有人结婚生子,过起了平凡的生活。后来的日子里,五姐妹中,有两个姑娘都在年华正好的时候离开了。五胞胎里的老四,成为修女。却在1954年,因为癫痫病发去世。1970年36岁的老五,也因为中风去世。2001年老大更因为癌症去世,剩下的姐妹都以离婚收场。从此世人对五胞胎不再关注。加拿大政府也承认当年疏失。1998年.经过长时间的协商,给予五胞胎400万加币的赔偿。还活着的姐妹,终于得到政府的和解金。但童年时光无法倒带,年华老去的姐妹回忆起人生际遇,只剩下无限感伤……

现在五姐妹中只剩下了Cécile和Annette,她们俩83岁,也算是相依为命了。当年五胞胎的家后来也被改造成了“五胞胎博物馆”,偶尔会有些游客过去参观。Annette还说,她真的希望这个博物馆能给所有人以警示,那是她们心中抹不掉的悲惨记忆。因为被关注,几乎从来没有过自由,这本不是几个孩子应该经历的。更何况,关注不等于捆绑,真的该手下留情了。最后一句:“世界第一”有时也是一种麻烦的代名词。

当年五胞胎的家后来也被改造成了“五胞胎博物馆”(FB截圖)
当年五胞胎的家后来也被改造成了“五胞胎博物馆”(FB截圖)

当年五胞胎的家后来也被改造成了“五胞胎博物馆”,偶尔会有些游客过去参观。

还有一件事儿:三姐妹曾经特意给一个生了七胞胎的妈妈写过一封信,告诉他们一定不要让这件事儿太张扬,要让孩子们远离聚光灯. “我们的生活因我们在安大略省政府手中而被毁掉… 我们真诚希望从我们的童年经历中吸取教训.。如果这封信能使这些新生儿自然成长, 那么也许生活将达到更好的目的。不然很可能毁了这些孩子,因为我们用自己的一生经历了那种被赋予“世界第一”的痛苦。

(視頻如遭移除請請見諒)

視頻部分圖說:1951年,她们受到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接见。这是她们人生的倒数第二个巅峰。毕竟,这样的机会,不是谁都有的。她们最大的巅峰则是,18岁时,终于脱离父母了的控制,可以尽量做自己了。有的当了修女,有的在图书馆工作……然而,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 1954年,四妹艾米丽因癫痫而死,1970年,五妹玛丽中风去世。1998年,安大略省在一场官司中,被判赔400万给三姐妹,以补偿当年的剥削。3年后,大姐去世。年迈的两姐妹靠着这些钱生活。然而,三妹塞西尔有个儿子却拿大量的钱搞投资,应该是亏了,玩起了失踪,塞西尔只能靠着不多的养老金过活。

責任編輯:李文涵

轉載請註明歐洲希望之聲,並包括原文標題及鏈接)

 

 

 

 

相关文章

劉鶴訪美成最後機會?美議員:談判未獲結構性進展...
views 59
【2019年01月16日】根據上月初的川習會共識,中共結構性改革是美中90天貿易談判的核心。但美議員透露,美方主導談判的貿易代表認為,在結構性改革上沒取得任何進展。稍後中共副總理劉鶴或訪美磋商,但外界對中方做出實質改變的期待不大。 《美國之音》報導,在週二(15日)的電話會議上,美國國會來自愛...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