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代理12港人案 律師盧思位...

代理12港人案 律師盧思位屢遭打壓還被跟蹤搶手機

35
盧思位律師曾代理多個敏感案件,現面臨吊照威脅。(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希望之聲2021年1月11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港區國安法》通過後,香港社會人心惶惶。12名參與反送中的港青於去年乘船偷渡到臺灣途中,遭中共海警抓捕,當局不讓家屬會見當事人,並對家屬委託的律師進行多次恐嚇、威脅和打壓,導致多名律師紛紛擔憂被吊銷律師資格而退出案件。被捕港人之一喬映瑜委託的盧思位律師,不但被當局通知要吊銷其執照,還被不明人士跟蹤和搶奪手機,盧思位懷疑這些事件的背後都有警方干預的痕跡,他已經向警方報案。

據《維權網》報導,爲港人喬映瑜代理案件的盧思位律師9日在網上發佈消息稱,當天下午3點半左右,他剛出小區就被幾個戴口罩的人盯上。盧思位問這些人爲何拍照跟蹤他,同時問對方的身份,對方拒不回答,其中一人則打電話,聽口氣對方是一名警察,打電話的人想阻止盧思位離開,叫電話裏面的人派人快點過來。“我因爲有事,沒有給他們多說,與朋友開車離開了,我回到家中沒有發現他們在小區”。

盧思位律師表示,他已經前往成華區保和派出所報案。“這是赤裸裸地人身威脅,已經對我的人身自由構成嚴重威脅”。

據《蘋果日報》報導,除被跟蹤外,不明人士還搶奪盧思位的手機,並將手機摔壞後逃逸。

盧思位對《蘋果日報》表示,懷疑跟蹤者是警方派來的,估計與早前當局通知他要吊銷其律師執照,自己要求舉行聽證會有關。

盧思位因代理港人偷渡案數次被官方威脅、警告。今年1月4日,中共四川省司法廳指控盧思位在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發文數量多,“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造成惡劣社會影響”,行爲觸犯《律師法》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擬吊銷其律師執業證。盧思位提出舉行聽證,聽證會將於週三(13日)舉行。

盧思位在得知當局擬吊銷其律師執業證時表示,當天他的手機微信被封,無法發出任何消息,自己家房門上也貼着四川省司法廳的告知書。盧思位隨後發佈了三點聲明:

一、我將在法定期限內就此向四川省司法廳提出聽證要求,該廳在沒有立案的情況下,竟然直接作出了擬吊銷本人執業證的決定,相關人員涉嫌濫用職權。

二、本人自從事律師職業以來,恪盡職守,從未有違反律師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的行爲,四川省司法廳對我擬進行的處罰是莫名其妙的打壓和迫害,我保留一切控告和投訴的權利。

三、我呼籲四川省司法廳立即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構建律師與司法行政部門的和諧關係,否則,必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除盧思位外,另一位知名維權律師任全牛也因代理包括12港人案、張展案、法輪功案等多起敏感案件在近日收到中共河南省司法廳擬吊銷其執照的通知。河南司法廳的告知書指控,任全牛於2018年代理一宗張某朗等人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時,在庭審期間違反了《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等,擬吊銷其律師執業證書。

任全牛律師目前向河南司法廳遞交了聽證申請書,現要求公開舉行聽證會,“當面依法陳述、申辯本人意見。”

任全牛收到河南司法廳的告知書當天,曾對《希望之聲》表示,這樁兩年前的案子不過是個藉口,當局處罰他的真正原因是他近期代理12港人的案子,前期接受了境外媒體採訪,不配合當局“維穩”的要求退出代理。另外他參與公民記者張展的案子可能也有些關係。

任全牛借用一位律師同行的話說,“這兩個案子涉及中國政府(中共)最敏感的兩個問題。一個是香港,特別是國安法是全世界上特別關注的一個事,我代理了;張展這案子呢,疫情是全世界最嚴重的、(中共)想甩鍋的一個問題,我又介入了。所以可能湊一塊了,我覺得他說得挺有道理的。”

近年任全牛代理了很多人權案件,他說,“這也是責無旁貸吧。因爲同行越來越少了,能做的也越來越少了,我自認爲還能做,我就去做了,沒有過多的考慮所謂的風險問題。”

 

責任編輯: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