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新闻 催淚彈毒嘛?中國製毒上加毒...

催淚彈毒嘛?中國製毒上加毒 人鳥警狗皆遭殃

85

【2019年11月22日訊】香港反送中運動5個多來,港警發射逾萬枚催淚彈,煙霧瀰漫整個香港。有前線記者已確認罹患「氯痤瘡」,許多市民也出現紅疹等皮膚病變,多區發現大量鳥類屍體,甚至連警犬、蒙面港警也深受其害。

根據警方記者會提供的數字,自6月12日至11月13日,港警已在香港各區發射至少9362枚催淚彈。

13日至19日,警方更為瘋狂的在校園、教堂等人口密集場合,發射催淚彈驅散抗爭者。警方說,僅18日就發射了1458發催淚彈,橡膠子彈1391發。而在19日又發射了1567枚催淚彈。

13日晚,前線採訪記者陳裕匡在個人臉書發文,指已確疹患上「氯痤瘡」,而這是人體積存高濃度二惡英的表徵。情況與烏克蘭前總統尤先科被下毒二惡英而患上氯痤瘡雷同。

他質疑與近月採訪期間頻密接觸催淚煙有關,並稱也有很多在第一線吸入催淚彈煙霧的記者都患了氯痤瘡。

牛津大学流行病学者陈嘉鸿称,二恶英经人体摄入后难以排出,亦无法分解,其毒性需20年才可减半,港警如此频繁地使用催泪弹,势必污染附近环境,港人未来须面对更多未知的健康风险。

市民遭殃

臉書專頁「Journesis」貼出香港各區民眾經歷催淚彈煙霧的後遺症,稱港九新界多區市民出現皮膚敏感、皮膚炎、紅疹及水泡等皮膚問題,痛癢難當。

許多民眾紛紛在這篇文章下貼出自身起紅疹的照片,許多人手臂或腿部爬滿大小不一的疹子,一名自稱住在旺角的市民眼睛、臉部和頸部都狂長疹子,最後用類固醇止住。還有人留言「齊齊向政府索償」。

中國催淚彈毒上加毒

據香港大學化學系鄺博士(K.Kwong)發文稱,催淚彈內的催淚化合物結構含氯及苯環,高溫燃燒會分解出二惡英,因此「各國軍用公司為免在催淚彈釋出時產生有害化合物,一般將發射後催淚彈溫度控制在450°C以下」。

但隨著外國斷絕催淚彈供應後,港警繼而轉用中國制的催淚彈,而中國制催淚彈的發熱原料有別,溫度或可達3,300°C,不但有爆炸危險,含有的化合物亦較多,因此高溫或會釋出更多二惡英等有毒物質,呼籲港府立即停用中國製造的催淚彈。

不少媒體已拍攝到射出的催淚彈起火後,甚至會融化柏油路,顯示催淚彈相當高熱,且日前還有一位醫護志工被催淚彈打中背部後造成嚴重燒傷。

警察罹患「氯痤瘡」

據連登討論區網友「爆料」,警察內部亦傳出前線警員陸續出現氯痤瘡徵狀,指警員雖在發射催淚彈時戴上防毒面罩,但過後嫌太熱會除下,久而久之吸入大量催淚氣體,且所穿的防暴衣均殘留有二惡英,清洗時又會污染警方洗衣機導致致癌物擴散。

推特上也有推文稱,防暴警現時身穿的裝備,並非「NBC Nato」型面罩,無法阻擋吸入二惡英。而二惡英亦會殘留於衣物與裝備上,令污染物帶至警署及家中,或影響前線警及其家人的生殖能力,更有可能導致流產及畸胎。

網路上還傳出警察家屬哭訴丈夫罹患「氯痤瘡」。

有消息稱,警察陸續出現健康問題後,港警高層命令警員休假,不得傳出消息。

除港警外,動保人士更是憂慮在前線「裸裝」執勤的警犬安危。有直播顯示,戴上防毒面具的警員帶零裝備的警犬,到發射催淚彈現場。有前線警犬在執勤期間肚瀉,而領犬員見狀並未帶警犬休息,惹起動保人士不滿。

事後,有傳媒向警方查詢過去5年警犬退役數字、非自然死亡數字、以及有否保護裝備等3個提問,警方只提供退役數字,其他資料則拒絕公開。

愛協(SPCA)首席獸醫桂珍說,如動物接觸到催淚氣體,眼晴、口部、喉嚨、呼吸道及皮膚或會在一分鐘內被嚴重灼傷。

雀鳥及松鼠等動物死亡

「香港動物報」19日發報告說,香港各區發現多宗雀鳥及動物(如松鼠)的死亡個案,數量比起平日為多,情況非常不尋常,不少市民懷疑一連串個案有可能與密集式發射催淚彈有關。

現時發現動物屍體的地方包括中文大學、理工大學、尖沙咀等地。

Publiée par 動物蘋台 sur Dimanche 17 novembre 2019

香港中文大學的生物系、環境科學系、地理系及其他學系學生對此極為關注,他們希望收集雀鳥及其他動物的死亡數據,找尋催淚彈與它們死亡的關係。

報告稱,催淚彈對環境、動物和人類的禍害極深,對於有大量動物死亡,懇請市民一同填表報料,為它們發聲,不要讓它們死得不明不白!(新唐人)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