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传奇人生】《家运从此改变...

【传奇人生】《家运从此改变》(下集)

40
三贵是一位普通农民。他的家运和国运一样多灾多难,坎坷多事。可是,从一九九八年秋天,他的命运彻底改变了,家运也从此改变了。(pixabay)

希望之声三贵(化名)是一位普通农民。他的家运和国运一样多灾多难,坎坷多事。可是,从一九九八年秋天,他的命运彻底改变了,家运也从此改变了。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

上集讲到一天夜里三贵被乡干部、县里的下乡干部、村干部一伙二十多人从被窝里押到大队办公室逼他放弃修炼法轮功。经过一番较量,最后乡书记、乡干部、县里的下乡干部、村干部都没招了,说:“江泽民让我们镇压我们就镇压。”三贵说:“那就是不说理了,你们想怎么办吧!”他们说:保证别让你们家人炼法轮功。三贵说:“我管不了,你们也管不了,因为我老娘那么大岁数了,又是脑血栓,不修炼时被病折磨的生不如死,你们能保证她的身体不出问题?出问题保证给免费治疗还可以考虑,否则肯定炼。”最后他们没办法,只好说罚三贵一万元了事,三贵说:“我是村里第一穷,别说一万元,一分都没有。”他们就派人去三贵家里拿走了一台小黑白电视机和一张写字台,一块墙上的挂钟。

三贵意识到,与其被动承受,不如主动出击,经过大家切磋后,他们分头去找派出所领导、乡书记、乡干部讲法轮大法真相,刚开始他们很冷漠,越讲他们变的越温和,最后还给倒水客气起来,终于唤醒了他们的善念。从这以后乡里的环境变的很好,外地很多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都愿意到他们这里来。

修炼后三贵的经济状况也越来越宽裕,不管去哪儿工作都顺利。从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到二零零一年底,三贵还完了家里欠的四万多的外债,生活不再艰苦。

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功真相和共产党的本质以及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三贵把《九评共产党》一书送到大队部,说:“一本村干部看,一本县里下乡干部看,什么时候不想看什么时候给我送回来,不能丢,不能撕,谁撕谁负责。”差不多半年,村干部把书给三贵送了回来,说基本都看的差不多了。

警察来了,三贵告诉他们:“也不用你们搜,家里光盘大法资料什么都有,想看什么看什么。”他们每次都寒暄几句就走了。

二零零三年,非典那年,三贵在北京五环打工,他经常讲法轮功真相、炼功,很多民工都知道他修炼法轮功,这事让经理知道了,很害怕受连累,就到处查找,由于很多人维护三贵,都不告诉他。后来三贵炼功让董事长的弟弟看到了,报告了经理。经理马上找到三贵说:好不容易找到你,我不能用你了,你走吧!三贵跟他讲了大法的美好,和所受到的打压,经理说我知道你们好,可是用你我们会受连累的。他还嘱咐三贵说:我劝你别坐车,走着回去,因为一路上都有人检查身份,到处都在查法轮功。

三贵想: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不吃那不必要的苦,北京离家乡少说也八百多里,我不走着回去,我要堂堂正正坐车回家。

说来真是太神奇了,三贵赶上了京包线第一趟车,这趟车由于非典被关闭了很久,整节车厢就他一个人。到了目的地刚走出火车站,就有司机喊着:快来快来,这是今天第一趟去某县的车,等三贵回到县城已是中午。一路上检查身份证,他都顺利过关。在县车站他遇到一个朋友跑出租,把他送到了回家乡的第一趟班车上。这一天换的几次车都是头班车,就这样三贵顺利回到家。

二零零六年秋天农忙后,三贵和村里的修炼人一起去北京散发真相资料,由于三贵上衣兜里装了一本小《转法轮》书被警察搜了去,他们就把三贵带到天安门派出所。那个所长打电话往三局四局送都不要,就让本地把三贵接回去了。

来接三贵的人是县公安局长、县“六一零”主任、派出所所长,上了车三贵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越听越没了恶意,连手铐也没给他戴,一直到了邻县的一个大饭店,早有三十多人在那等候迎接。下了车,局长扒着三贵的肩说笑着走向饭店,一个警察凑到局长眼前悄悄的问:“这家伙是不是有靠山?”三贵心里想,我的靠山最硬最大,我的靠山是师父和大法。

他们一起坐了三桌,局长书记都轮番给三贵加菜,在吃的过程中三贵回答了他们所有人的问题。吃完饭他们又轮番给三贵倒茶喝水,俨然三贵成了他们的领导。在了解大法后,他们都说知道大法好,但迫于压力也得走走过场。三贵说:既然知道大法好为何不替我们喊喊冤,替我们说几句话?他们说:替你们说话把我的乌纱帽摘了?把我也送进监狱?三贵说:那也不能迫害我们啊。他们说迫害你了吗?给你吃的不好?喝的不好吗?三贵说:挺好挺好,希望以后也能善待别的法轮功修炼人,你们会得大福报的,保护善良坚持正义才有美好的未来。看到他们明白了真相,三贵心里很喜悦。

本来县局长想让三贵回家,可天安门派出所所长把三贵的事报告了公安部,公安部给县里施压。三贵又不能回家了,被送到乡政府,乡里所有人都被乡书记分配着轮流和三贵讨论、劝说。他们一个个都被三贵说的心服口服的走了,最后两个派出所的人说:“你想上天那是不可能的,看我们神五,人家上天了。”三贵说:“按你的说法我不用上天,从神五的角度看,地球也在天上。这只不过说一个平行空间,天在微观,在洪观,我们肉眼凡胎是看不到的。”他俩说:不和你聊了,再聊我们也要炼法轮功了。

第二天,三贵被送到公安局,去看守所没人愿签字,政保科科长签了字,说是行政拘留十五天。走的时候他对三贵说:我不信法轮功,我就信钱,你给我五百元,你去看守所不受罪。三贵严肃的说:“如果咱俩是朋友,你生活比我艰难,我很有钱,我可以给你。现在咱俩又不认识,你比我还有钱,我凭啥给你钱?至于说受罪,你说了不算,我不给你钱我也不受罪。”

由于他从中作梗,三贵和一伙刑事犯关在了一起,他想让犯人折磨三贵。三贵进去就给大伙合十,说:“我不是罪犯,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咱们有缘关在一起了。”他们就让三贵讲大法修炼和国家形势,三贵就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讲传统文化,他们特爱听,都很照顾三贵。两个号长一直不让三贵吃监狱里的窝窝头,他俩给三贵吃肉。三天后,三贵开始教他们十六个人炼法轮功。整个监室变的文明友好。那个号长说其实你们法轮功才是真正的能教育人,才是好人,中共最坏,他们根本教育不了人,他们只能让人越变越邪恶。

有一个四川人又黑又大,每天挨打吃不饱,三贵进来大伙就不打他了,剩下的饭就让他吃,他很感动,和三贵说:“大哥,我估计出不去了。我在某地藏了两万块钱的一个存折,你出去取了花吧。”三贵说:“不要说了,我不会要你的钱,你真心修炼,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得福报的,也许很快就能出去。出去后没钱不行。”他感动的流泪了。三贵说:“你们都不是真正的罪犯,真正的罪犯是这个中共政权,是它逼的,是它用马列文化毒害的,把人毁了,再送进监狱迫害。”

三贵走出看守所的时候,全监室十六个人都哭了,一个二十岁的犯人说:“大哥,再申请一下和我们多呆几天吧,把法轮功都教给我们再走。我早接触大法就不会犯罪了。”三贵说:“我一天也不想在这里,等你出去找我吧!”一湖北犯人说:“大哥,我们是快死的人了,就是知道大法好又有什么用呢?”三贵拍着他俩的肩说:“你们知道大法好起码下不了地狱。因为这是佛法。”他们含着泪说:“好,我一定记住。”他们一齐对着三贵喊:“法轮大法好!”三贵给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修炼转眼快二十年了,三贵从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变成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了,期间他经历的神奇故事太多了。他希望那些听信谎言的人,赶快来听听大法修炼者的心声,因为大法对每个人都太重要了,关系到每个生命的永远,这也是三贵最大的愿望。

更多故事请看:
【传奇人生】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