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川普未通俄及妨碍司法 调查...

川普未通俄及妨碍司法 调查结论重点摘译

分享
美国总统川普(AP Photo/美联社图)

【2019年03月25日讯】美国历经近两年的通俄门调查报告在上周五出炉,美司法部长周日(24日)向国会提出总结,调查重点为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干预,以及川普(特朗普)总统是否妨碍司法公正。

上周五(3月22日),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向司法部部长(总检察长)比尔‧巴尔(Bill Barr)提交调查报告,结束了长达22个月的调查。

周日(3月24日)下午,巴尔致函给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里‧纳德勒(Jerry Nadler)等国会议员,总结调查报告的重点结论。

巴尔在信中说,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已于22日提出《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调查报告》(Report on the Investigation into Russian Interference in the 2016 Presidential Election),根据司法部对该报告的初步检视,没有发现川普(特朗普)或他的团队,在2016年竞选活动与俄罗斯“共谋”试图影响当年的大选。

巴尔的信中说,他仍在检视报告内容,但是基于公众利益,先简要说明穆勒团队的调查结果及重要结论。该信主要分为四大部分,包括调查团队的工作、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干预、妨碍司法公正、司法部检视调查报告的现状。

谨摘要信函中有关“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干预”以及“妨碍司法公正”等两项调查的重点内容如下。

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干预

特别检察长将这项调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调查结果。

针对第一部分,调查报告概述了俄罗斯影响美国大选的努力,并记录了与俄罗斯政府有关的人士在这些努力中所犯下的罪行。该报告进一步解释说,调查重点为是否有任何美国人,包括与川普(特朗普)竞选活动有关的个人,参与俄罗斯的阴谋以影响选举,若是,这将构成联邦犯罪。

穆勒的调查没有发现川普的竞选团队(活动)或任何与之相关的人士,与俄罗斯共谋或协同,以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调查报告说:“本调查没有证据证实川普竞选团队成员在选举活动中,与俄罗斯政府密谋或协同干预大选。”

俄罗斯致力影响美国大选的两个方法
通过互联网研究机构传播虚假信息制造不安

穆勒的调查确定俄罗斯致力影响2016年大选的两个主要方法,其一是通过俄罗斯机构“互联网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IRA),在美国进行虚假信息和社交媒体的操作,目的是制造社会不和,最终目的是干扰选举。

如上所述,尽管穆勒在这部分的调查起诉了一些俄罗斯公民和实体,但是他没有发现任何美国人或川普竞选团队官员或成员,在其工作中与IRA共谋或协同。

网络黑客行动

另一个方法是俄罗斯政府开展网络黑客行动,旨在收集和传播信息以影响美国大选。穆勒发现,为俄罗斯政府工作的人员,成功入侵希拉里竞选团体和民主党组织成员的计算机,并从中获得大量电子邮件,同时通过包括维基解密在内的各种媒介传播这些材料。

穆勒对一些俄罗斯军官提出刑事起诉,指控他们涉嫌入侵美国的计算机,试图影响美国总统选举。但是如上所述,穆勒并未发现川普的竞选活动或与之相关的任何人,在这方面与俄罗斯政府密谋或协调。

第二部分调查:妨碍司法公正

调查报告的第二部分涉及川普总统的一些行动,穆勒调查重点是该等行动是否可能引发妨碍司法的问题。

在进行“彻底的事实调查”后,穆勒根据司法部关于起诉和拒绝决定(不起诉)的准则评估这些行动,最终决定不提出起诉。

因此,穆勒没有对这些行动是否构成妨碍司法做出结论。相反,穆勒对于每一项相关行动,都在报告中提出了问题(正反)两面的证据,但是没有提出解决之道。

针对总统的行动和意图是否可被视为妨碍司法,穆勒认为要从法律和事实两方面做出认定是个“困难的问题”。最后,穆勒在报告中指出:“虽然本报告没有断定总统犯了罪,但也没有免除他的罪行。”

穆勒决定不在报告中做出结论,只是描述所获得的事实,由司法部部长根据这些事实,做出是否构成犯罪的决定。

在调查过程中,穆勒办公室与某些司法部官员就这部分调查进行了讨论。在检视了特别检察长对这些问题的最终报告,并且与司法部相关单位的官员讨论后,巴尔与副检察长罗德・罗森斯坦做出了结论:“穆勒在调查期间所获得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总统犯了妨碍司法罪。

“我们做出这项决定并不是基于考虑,也不是根据有关对现任总统起诉及提起刑事诉讼的宪法。

“在做出这一决定时,我们注意到穆勒承认‘所得到的证据,并未证明总统犯下参与俄罗斯干预大选的罪行’,以及缺乏总统意图阻挠司法的证据。

“一般而言,为了获得及维持阻挠司法的定罪,政府必须在合理怀疑之外证明个人具有腐败的意图,并对一项待决或预期的诉讼程序,进行有相当关联的阻挠行为。

“在我们看来,调查报告说,总统的诸多行动是在公共场合进行的,并不是以腐败的意图行事,对相关的待决或预期的诉讼,并未构成阻碍行为。”

其它事项根据巴尔的信,穆勒的特别检察长办公室聘请了19名律师及40名联邦调查局官员,他们在调查期间,总共采访了大约500名证人,并向法院申请了2,800多千张传票,执行了近500份搜查令,获得了230多份通讯记录,向外国政府索取了13份证据。穆勒的特别检察长办公室通过法院系统和证人面谈完成调查。

巴尔在信中写道,他计划最大限度地公开穆勒调查报告的内容,但是其中涉及依法应予以保护的内容,包括秘密的大陪审团等,因此司法部需要与特别检察长彻底检视报告,依法删除不能公开的内容后才能公布。(大纪元)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