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迟浩田披露中共出卖大面积北...

迟浩田披露中共出卖大面积北方领土(下)

分享
江泽民黑箱作业,出卖大片北方领土给俄国。早已成为民族败类、千古罪人。(大纪元)

四 谁之罪 ?

(接上文)由于当代国际法否定通过“征服”获得领土的合理性,沙皇俄国在历史上通过军事征服等手段获得160多万平方公里原中国领土,自然不具有充足的法理依据。中国方面应该有可能依据国际法索回或部分索回这些土地。

苏联-俄罗斯虽然承袭了沙皇俄国遗留的上述土地,但是否合法拥有这些土地是存在争议的。换言之,苏联-俄罗斯对这些原中国领土主权的合法性是存疑的。

诚然,当代国际法并不排斥领土变更,但必须通过“民族自决”或“全民公投”的方式来决定领土变更与否。国际法的基本准则是非常清晰明了的,那就是人民有参与权、决定权、表决权,最低限度必须有知情权。

而中共核心层则完全违背了当代国际法精神及其基本准则:它向一个邻国单方面主动出让了160多万平方公里原中国领土的主权,却把中国人民完全蒙在鼓里。有时,甚至连决策层内也有高官不知情。《江泽民其人》一书的第十四章为此提供了一个例证 –––
1999年12月9日江泽民秘密签订的(中俄边界)《议定书》,连当时的国防部长迟浩田都不许过问。迟浩田后来听到一些消息,问起条约的事情,结果收到的是1999年12月11日的《人民日报》,上面官方关于此条约的只有100多字的简短介绍。

在《战争离我们不远,她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这篇讲话中,迟浩田告诉我们,是中共“党中央”(其实是“党中央”内极少数人)“按照小平同志的部署,把那么大面积的北方领土都让给了俄国”。根据迟浩田的证词,中国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尤其是它的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无疑要承担出卖中国领土主权的历史罪责。这些卖国行径,总有一天要面对中国人民的问责,并遭到历史的审判和清算。

邓小平作了出卖北方领土的“部署”。江泽民主持签订了《中苏国界东段协定》、《中苏国界西段协定》以及其他与出卖领土相关的边界条约和外交文本。江泽民、钱其琛、李肇星等人在这些文件上签了字。作为个人,他们无疑都要承担各自的罪责。

邓小平不可能一个人独自拍板就能决定如此大事。其他责任人中,至少应当包括另一位中共元老陈云,因为邓、陈两人素有中共党内“二巨头”之称。1991年签订《中俄国界东段协定》,1995年去世的陈云应当与闻其事,因此也负有个人罪责。至于1994年签订《中俄国界西段协定》时,陈云健康情况是否还允许他视事,则或可另当别论。

中共党内当时在世的其他所谓“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应当程度不同地承担各自的法律责任。

迟浩田本人也应当承担一部分罪责。他1988年被授予中共军队的最高军衔 ––– 上将,1993年至2003年任国防部长,1995年至2002年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1997年至2002年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从1991年至2004年,迟浩田差不多一直在中共核心层担任要职,参与一系列重大决策。他声称对江泽民1999年出卖国土事先毫不知情,根据上述引文,这的确有可能是事实。对于中共一系列出卖国土的罪行,其中某一项的实施过程迟浩田不知情,事先也没有参与决策,确实有一定程度的可能性。但中共高层领导干部有内参、情况通报及各种文件,秘书也有整理文件、提醒首长阅读其中最重要部分的职责。因此,对于中共领导层多次出卖领土主权的后果及大部分有关事项的经过,迟浩田应当是清楚的。《战争离我们不远,她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这篇讲话证明,迟浩田至少在事后对“党中央”出卖领土主权的行径,不仅知情,而且赞同。被党瞒了骗了,他依然拥护“党中央”的卖国行径。

当时在任的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中央军委成员、外交部负责人等,也应当各自承担一定程度的法律责任。

1999年12月9日江泽民秘密签订的中俄边界《议定书》,江泽民不仅出卖大量国土,而且对西藏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大纪元资料图片)

五 警惕中共再次出卖国土

美国学者傅泰林(Taylor Fravel)在其专著中谈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江泽民主持与俄罗斯、越南等几个周边国家订立了六个边界条约,外加2002年订立的一个条约,所有这七个条约在领土上均对邻国作出让步。在索回失去领土的机会清晰可及、且军事上也足够强大的情况下,北京政权的这种单方面放弃主权的主动行为令人费解。

傅泰林似乎还没有完全看透中共外交的作业模式。但这位学者给我们的启示之一,就是不局限于“北方领土”而纵观全局,审视自1949年以来的中国领土变更走势。如此这般,就自然而然还应当追究到出卖国土和主权的罪魁毛泽东、周恩来。

2000年,金正日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秘密访问中国时,向江泽民要求“视察”中国东北。“视察”一词意味着金正日是东北的领导人。

江泽民问:“你的意思是‘参观’,对吗?”金正日回答:“不对,就是‘视察’。我的父亲(金日成)告诉我,整个东北都属于我们。这不是我父亲的观点,这是毛泽东主席说的。”

江泽民立即让中联部查阅外事档案后,发现毛泽东确实说过诸如此类的卖国言论,而且至少有五次之多!

五次谈话涉及两个主题。其一,毛泽东说,你们的祖先说中朝边界在辽河,我们的祖先说中朝边界在鸭绿江。现在都把你们赶到鸭绿江南边去了,怪可怜的,但是这不是我的错,是封建主义压迫了你们。结果毛泽东、周恩来把吉林省长白山天池一带的中国领土送给了朝鲜。

其二,毛泽东说要把东北交给金日成,要金熟悉东北的山川地形和当地干部。1963年,金日成果真视察了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东北三省的司、局级以上干部,沈阳军区师级以上干部,都向他汇报工作。金日成还在朝鲜开办过东北领导干部培训班,让东北三省的司、局级以上干部去朝鲜培训。

通过以上中共对朝鲜、对苏联-俄罗斯外交事件处理,以及为数众多的其他外交事例。人们可以看到:自1949年中共篡夺政权以来,“逢危机则卖国土”、“搞统战可送领土”事实上已经成了中南海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只做不说的潜政策。

傅泰林可能没有注意到的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中国人民的“六四”抗争余波、国民经济的衰败倒退、西方国家的制裁禁运、美军主打的海湾战争所展示的先进武器装备…… 所有这些重大客观因素,其中任何一项都尚不足以引发中共出卖国土的动机;但只须一个美军可能进抵中国沿海的主观设想,就可以激活中共最为恐惧的隐忧,就可以让中共下决心为保住红色江山而出卖领土主权,就可以让中共迫不及待地出卖领土给俄罗斯这样的大国,甚至还用领土贿赂周边的中小邻国。

中共为什么偏偏对美国如此恐惧有加、反应过度呢?为什么只要是“对美斗争”,中共就甘愿“不惜一切代价”呢?

因为美国是自由世界的灯塔、民主舰队编队核心的航空母舰。而民主舰队中的其他国家,则不具备美国那样对中共暴政有着逼迫感的超级体量。只要美国继续存在,中共称霸全球的迷梦就不可能最终得逞,而且难逃破灭的命运。因此,迟浩田《战争离我们不远,她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讲话称,“中美之间是冤家路窄、你死我活的关系”,“所以,解决‘美国问题’就是历史交给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任务”,要“坚定不移地抓住‘美国问题’这个大方向”。而所谓“解决‘美国问题’”,就是指中共军方准备用生物武器偷袭美国,消灭美国大部分人口,最终战胜美国、占领美国。为了掩盖这一战略目标且长期实施战略欺骗,中共采用“韬光养晦”的低调策略,并伴随着持之以恒的战略伪装。正因为唯恐暴露其真实战略意图,中共对美国的战略反应就自然而然地格外敏感、对美国的战略觉醒也就理所当然地分外惊恐。

当前,中共再度面临危局,而且是它自1949年篡夺政权以来最为恐惧的局面:国内民怨沸腾,几近“全民共振”;香港人民抗争再起,声势空前;“一带一路”战略在国际上趋于破产;因华为受制裁,“超限战”部署全线打乱;美国和中共双方的贸易战经过一年较量,使中共的财源大为缩水;贸易战正在逐步升级为科技战、人权战、外交战,甚或金融战……

既然中共已经面临前所未有的危局,那么,再次出卖国土、再次用空间换取时间,以求延长中共政权的残存期限,就完全有可能再度成为中南海的选项。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中共向多个邻国、多次出卖过国土,前科累累。上述“把那么大面积的北方领土都让给了俄国”不过是中共多次出卖国土的其中若干次;“那么大面积的北方领土”不过是它已经出卖的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让金日成领导东北,不过是它出卖过的中国主权的一小部分。北京政权的卖国行径正是由中共外交的既定方针、思维逻辑、行为模式以及中共政权的反动性质所决定的。

在其终结之日迫近之际,中国共产党会不会再来一轮断尾求生、卖土求存、割地自保?

人们应当对此保持警惕。

主要参考资料:
《中俄国界东段协定》(签字人 : 钱其琛、别斯梅尔特内赫),莫斯科,1991年5月16日
《中俄国界西段协定》(签字人 : 钱其琛、科济列夫),莫斯科,1994年9月3日
《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签字人 : 江泽民、叶利钦),北京,1999年12月9日
《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签字人 : 江泽民、普京),莫斯科,2001年7月16日
《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规定》(签字人 : 李肇星、拉夫罗夫),北京,2004年10月14日
Taylor Fravel : Strong Borders, Secure Nation : Cooperation and Conflit in China’s Territorial Disputes ,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8
泰勒‧弗拉维尔(中文名傅泰林):《牢固边界,安全国家:中国边界争议的合作与冲突》(英文版),普林斯顿,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08年
《江泽民其人》(第十四章《黑箱作业出卖国土  民族败类千古罪人》)参见《江泽民其人》(96),《大纪元新闻网》2015-04-21 ( https://www.epochtimes.com )
《曾泄共军对美惊天秘密 ––– 前军委副主席忽露面》附录《战争离我们不远,她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迟浩田)《阿波罗网》2017-09-17 (https://www.aboluowang.com﹥)
徐天麟 :《苍白无力的卖国辩护 ––– 迟浩田二文读后感之四》《大纪元新闻网》 2005-9-7 ( https://www.epochtimes.com )
中国影子政府军事战略研究室 :《惊煞世人的战前动员》《独立评论》(或转载自《世界华人网》) 2005-09-22( https://www.duping.net﹥XHC﹥show)
郑义 :《海外华人终于看到中共的魔鬼面目 –– 评迟浩田〈战争离我们不远,她是中华世纪的产婆〉》 附录《战争离我们不远,她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迟浩田)《博讯新闻网》2009-02-24( https://news.boxun.com/news/pubvp/2009/02/200902241204.shtml )
沈志华 :《中朝关系最特殊的地方,随着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去世而不复存在》《手机选举网》(转载自《新视角NPF》) 2017-11-30 (m.chinaelections.net)
《金日成当面要求中国割让整个东北,江泽民这样回答》《多维新闻网》2018-01-02 (www.dwnews.com)
(全文完)
作者:宋征时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美莲

相关文章

江泽民提心掉胆 紧盯台上台下六个人
views 37
《赵紫阳还说过什么》一书中披露,赵紫阳生前说,江泽民和李鹏台上掌权时,为保权,盯着中共党内6个人,台上3个:乔石、李瑞环、田纪云;台下3个:万里、杨尚昆、赵紫阳。 2010年初,赵紫阳的老部下、前中共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在香港台湾同时出版了一本悼念赵紫阳的书籍《赵紫阳还说过什么》。 书中披露了赵...
央视前女主播 曝宋祖英擅长为领导人“治病”...
views 162
央视前女主持沈冰早年在香港出书,曝光许多鲜为人知的中共高层辛秘,包括她和周永康、李东生等人之间的私情,以及宋祖英擅长为领导人“治病”等等。 周永康已经在秦城监狱服刑多年。央视前主持人沈冰于2013年底因卷入周案,被中纪委带走,此后再无音讯。事隔一年后,转辗传出沈冰在监禁中写的《...
【逆天而为痛悔迟 之七十】:1962~1965──土两守女金水缠,龙凤丽天落深渊...
views 13
第七十章:1962~1965──土两守女金水缠,龙凤丽天落深渊 前面用了三章篇幅,拨开伪史的迷雾,在1958年金星守牛、水守斗尾、四星聚会的天象下,展开了大跃进-大抢粮-大饥荒的劫数沧桑。饥荒饿死人的惨剧,直到1962年才过去,随之而来的三个天象:把刘少奇和王光美托上云端,又摔向深渊。 1. 1...
饮食怪异惊人 江泽民为何物?
views 141
在网上看到一篇提及江泽民饮食的文章,让人不寒而栗。据江身边的一位高官透露,江吃的东西,“除了珍禽异兽外,还包括蝗虫、龟蛇、蝎子、鳄鱼、耗子崽,甚至还有高价从越共取来的人脑,以及不时辅以冰毒类的药品‘提神换气’。”如此奇怪的食谱,试问普天之下有几人可享?或者说有几人可敢享用? 看看江吃的这些东西,或...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