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镜头记录下那个疯狂年代 发...

镜头记录下那个疯狂年代 发型像毛泽东也是大错

121
分享
李振盛当年担任《黑龙江日报》摄影记者,在文革期间他利用职务之便拍了近10万张照片,其中有2萬張被他稱作「沒用的照片」,則是有關文革「黑暗面」的影像。(图片来源:李振盛)

【2019年06月22日】(歐洲希望之聲王潔宇綜合報導)《暴风‘眼’——我用镜头瞄准一个惊恐时代》是大陆资深党报摄影记者李振盛6月20日在龙应台基金会举办的讲座主题,是回忆自己当年如何记录下文革时期的一幕幕惨剧。并提醒人们不要淡忘中共发动的文革制造了多少悲剧,希望引以为戒。而仍在执政的共产党正试图将其洗白。他的使命是让同胞们记住中国现代史上最动荡的那段时期。

李振盛当年担任《黑龙江日报》摄影记者,在文革期间他利用职务之便拍了近10万张照片,其中有2萬張被他稱作「沒用的照片」,則是有關文革「黑暗面」的影像。让世人见证了文革时期的荒诞岁月。当他得知自己也将被打倒时,便把大部分照片藏在了哈尔滨家中的地板下面,这才使这些照片在抄家时得以幸免。

他編選的攝影集《紅色新聞兵》在本世紀初以英、法、德、日多國語言出版,成為全世界討論文革的必讀教材。但中文版卻直到去年才在香港面世。

李振盛嘆道,在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Fairbank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文化大革命的課要講整整3年;但在中國的高中歷史課程中,文革只佔一節課的篇幅,45分鐘的時間把10年歷史帶過,還要挪出一半時間講文革時期取得的「輝煌成就」,「就連成功發射氫彈都成為文化大革命的『成果』了。」當他到北大、清華等名校分享經歷,在場學生的反應總是十分吃驚,就像是從不清楚這段歷史一樣。他對中國人民集體失憶的現象感到無比憂心,「要是拖久了,這段記憶就真的失去了。」

中共党魁毛泽东于1966年发动且持续了10年的文革,不仅害死了包括精英在内的几百万中国人,打断了知识分子的脊梁,让中国人噤若寒蝉,而且经济大倒退,民不聊生。在此期间,更是发生了众多让人难以想像的荒诞事。

李振盛用镜头记录下了那个疯狂年代的许多荒诞的批斗历史:当年黑龙江省省长李范五,因发型像毛泽东,而被指为“野心家”,遭造反派剃成“阴阳头”;红卫兵强迫一座寺院的僧人公开谴责佛经;一名工程师因在传单上写上“向北方”,而被指为亲近苏联的“苏修主义者”遭到枪决。

李振盛还展示一张新婚夫妻用毛泽东肖像装饰新房的照片,被人批评他们在毛泽东面前干那档事儿。他们辩解:关灯了,毛就啥也看不见,又被指污蔑毛,逼得这对新人只好告诉大家他们从不关灯。

李振盛说,所谓文革,就是今天我斗你,明天你斗我,斗来斗去没好人,自己曾在报社内主持批斗会斗同事,一年后,换成自己站在同一个地方被人斗。从中共高官到普通平民百姓,人人置身其中,难以自保,不是昧著良心揭发批斗别人,就是被人揭发批斗。

毛泽东发动的文革挑动斗争和人的魔性,煽动仇恨,彻底摧毁了中华传统的古训三纲五常、师道尊严等伦理道德。夫妻反目,兄弟成仇,子女揭发批判父母,学生批斗殴打老师,徒弟殴打师傅,辱圣人,谤神佛,砸孔庙 ,焚古书,各种无法无天、逆天叛道的乱像司空见惯。

李振盛说,“在中国近代历史上,还没有哪场政治运动像‘文革’那样持续如此之久、影响如此之广、伤害如此之大。” 他說,歷史總有光明與黑暗,透過這些「沒有用的照片」,才能完整還原文革。

李振盛認為,地球上發生的人為災難,都應該成為全人類共同的資產,因此他自詡為「文革的佈道者」,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那段歷史,「記錄苦難,是為了讓苦難不再發生;記錄歷史,是不讓歷史悲劇重演」。他担心如果没有深刻的历史反思,中国可能还会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

李振盛曾表示,「全世界都知道文化大革命期間發生了什麼,只有中國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在中国,文革至今仍是不可多談的敏感話題。在中國社會的集體遺忘之下,明年就要80歲的李振盛,帶著自己在文革時期留下的無數相片,走遍全球超過60個城市,最遠到地球另一端的墨西哥和巴西,要讓文革成為全人類的共同記憶。

这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名副其实地“革中华民族文化之命”,它彻底切断了炎黄子孙与中华历史、传统和文明在文化上的联系,颠覆毁灭了5000年中华传统和价值观,对中国人心灵和道德的摧残破坏一直延续今日。

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说,文革使中国文化人遭遇了亘古未有的残酷整杀。多少著名的作家、艺术家、演员被活活迫害而死,多少无辜的文学艺术工作者因被强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而惨遭批判和斗争。仅上海音乐学院在文革中就有200名艺术家被迫害身亡。

中共自己也称发生于1966-1976的文革,为“十年浩劫”。据中共的统计,整个文革波及遭殃者高达6亿人。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曾对南斯拉夫记者说:“当时有约一亿人受株连,占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专家根据中国县志记载的统计,文革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有773万人。

《纽约时报》就曾发文称,文化大革命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中国民众对那段时期的讨论很少。近年来,随着中共领导人发动对本国近代史的重新审视,被一些人称为中国的“集体失忆”的情况变得更糟。

去年,《南华早报》报道称,一家国有出版社显然对一本中学历史教科书进行了修改,删去了毛泽东在煽动文化大革命过程中犯下的“错误”。最近在北京首都博物馆举办的一场展览中,中共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摄影师提供的历史照片没有提到文革。

相关文章

抗日名将廖耀湘和妻子的文革岁月
views 14
廖耀湘是中国的抗日名将,湖南省邵阳人,生于1906年,卒于1968年。有关他的记载很多。提到他的婚姻时,只说廖夫人是黄兴的堂侄女。其实,廖耀湘还有另外一次婚姻。 廖耀湘在国共之间的辽沈战役中被俘,关押在锦州监狱。1961年大赦出狱后,迁居北京。中(共)国政府给了他一个政协委员的名义,便于解决住房和...
遭中共迫害至濒死的高僧 醒来称看见弥勒佛...
views 20
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以来,融入了中国文化并逐渐成为主流流传了千百年,近代一位传奇高僧一生历经三朝,清末、民国和中共执政时期。他曾备受蒋介石尊敬,而在文革中惨遭迫害毒打,一度没有呼吸濒临死亡,在那段时间,他云游另外空间,看见弥勒佛讲法,醒来时才觉得经过几分钟而已,想不到已经过了八天,这位高僧便是虚云和尚...
红朝秘闻:周恩来差点枪毙毛泽东
views 199
在毛泽东时代,周恩来是唯一一个跟毛共事到头周旋到死的人。鲜为人知的是,早年周恩来一度解除毛的军事指挥权,撤销毛的一切职务,还差点把毛抓起来枪决。 周恩来能够跟反复无常、老谋深算而又怀疑成狂的毛泽东共事到头,没有像彭德怀、刘少奇、林彪等人那样遭受不测之祸,后人很不理解。 “毛泽东周恩来44年权斗史...
周恩来初恋情人 中国首位留法女博士自杀内幕...
views 116
众所周知,中共前总理周恩来夫人是邓颖超,而周的初恋情人却鲜为人知。据披露,周的初恋情人叫张若名,是中国首位留法女博士,在文革中,因早年退党之事,被打成右派、叛徒,因不堪凌辱而投河自尽。 陆媒曾刊登题为《张若名:周恩来的初恋女友》一文介绍,张若名与周恩来相识于五四运动之中,两人的恋爱关系,是到法国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