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 【才子佳人】借汉人身份嫁乾...

【才子佳人】借汉人身份嫁乾隆曾孙的满清才女(下)

分享
清 戴洪画 《龄寿万年.凤凰祥云》。(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接上文)奕绘与顾太清经常邂逅于花园,互赠信物。奕绘以一句:“十分怜爱,带七分羞涩、三分犹豫。”写尽了才子佳人的初心与纠结。

按当时的皇家宗室规定,二人的结合绝无可能,这段刻骨铭心的爱与诗词唱和之姻缘,多年后,奕绘仍感叹:“旷劫因缘成眷属,半生词赋损精神。相看俱是梦中身。”

抚育子女慈母心

妙华早逝,留下一儿二女,太清都尽心照顾。妙华的长子载钧、长女孟文的婚事,是太清陪着太夫人一同主持操办的。次女仲文与太清一直有来往,太清常写诗送给她。

长女孟文嫁给了外蒙古的车王,车王好诗词,深为奕绘所喜。太清对他两人极尽关爱,亲手绘制四幅花卉小画,题诗赠给孟文。孟文婚后患病时,太清前去探望。每当车王夫妇从京城回察哈尔时,因外蒙气候寒冷,太清作诗叮嘱两人善养身体,关切之情跃然纸上。

太清对自己所生的四个子女既是慈母又是良师,诗书教导、姻缘婚嫁,无不操心。载钊是太清的长子,精通诗文绘画,颇承家学。载钊成婚,媳妇就是太清诗社好友的女儿,两亲家母爱好相同,经常写诗相和。

迁出与重返王府

奕绘、太清夫妇度过了14年琴瑟相和的幸福生活。道光18年,奕绘、太清都满40岁,奕绘因病在那年辞世了。

因太清当年假冒顾姓做了奕绘的侧室,且奕绘、妙华母子先后离世,致使太夫人和王府对太清多有怨诽。奕绘离世后,太夫人责令太清携子女迁出王府,划给太清母子90亩田、每年二千两银作为开销。

太清迁出荣王府是分居,并未与府中断交。虽十分悲痛,太清对太夫人并无愤恨。太夫人生病时,太清仍去府中照料,极尽孝道。此时妙华的长子载钧已袭了贝子爵位。

太清迁出荣王府两年,太夫人也病故了。之后,顾太清求助于宗人府宗令,宗令即爱新觉罗氏家族族长。经宗令出面调解,载钧应允支付太清母子的一切开销,并年末岁初要亲自到太清砖塔胡同的家中叩头请安,等于是完全承认了太清在家族中的地位。

载钧去世后,太清的长孙袭了镇国公爵,因此太清得以重返府中。此时太清已60多岁,四代同堂,子孙众多。太清的晚年生活无忧,子孙轮流侍奉,也是她终于苦尽甘来。

但让晚年的顾太清颇为伤怀的是,数十年来闺中诗词唱和的姐妹一一先她而去。钱塘才女沈湘佩是与太清相伴最久的闺中诗友,两人感情很深。同治元年(1862),湘佩突然对太清说:“姐姐对我的情谊,如何报答是好?”

太清诧异:“何以言报,愿来生一如今生。”湘佩却说:“愿与君世世为兄弟!”十天后,湘佩离世。太清悲伤痛哭,诗祭湘佩“平生心性多豪侠,孤负雄才是女身”。

诗社闺友相继谢世,另有两重孙不幸患病身亡,72岁的太清心痛不已,不愿在府中居住,动身前往房山大南峪静养。临行前,太清留言给儿孙“是非休告诉,烦恼莫相寻。远避人间世,深山自养心”。

暮年的顾太清仍手不释卷,家藏书籍读尽后,子孙为她借书读。光绪三年,顾太清离世,享年79岁,与奕绘、妙华合葬于房山大南峪园寝。

为人间留取真眉目

顾太清一生历经五朝,经历坎坷,生而为罪臣之后,因缘际会与皇家宗室结为夫妻,琴瑟相和伉俪情深却逃不过夫君早逝。后与四个子女迁出王府,更有委屈难申。然而流离府外20年后,太清又得以重返府中,晚年生活安定却遭孙辈和好友离世的伤痛折磨。能够使顾太清心灵超脱苦难的乃是她的诗词之道。

(清)顾太清撰《天游阁集》内页。(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顾太清一生诗词成就斐然,其《天游阁集》、《东海渔歌》中收有她八百多首诗与三百多首词。一生坎坷的经历,使女词人的创作除了满清女性的唯美外,更多地注入了深厚的生命韵味与豁达洒脱的气质。

词学家们对顾太清的词学成就评价非常高,王鹏运说:“满洲词人中,男有成容若,女有太清春而已。”王国维评《东海渔歌》:“李易安以后,一人而已。”

顾太清不只是诗词绝好,还“略知画事”,她的绘画多以花卉为题材,善水墨画,尤工兰竹。晚年的顾太清著《红楼梦》续书《红楼梦影》,有“中国第一位女小说家”的称号。

日本东京大学学者山鹿诚之助对顾太清的评价是:“丰才貌美,殊词翰巧,以闺秀诗家著称,其笔迹为世之宝。”

 

参考资料:
《清史稿》
奕绘:明善堂文集校笺
金适等:《顾太清集校笺》
沈善宝:《名媛诗话》
顾太清:《东海渔歌》

 

 

作者:武明月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美莲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