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拜登说儿子没从中共拿钱 美...

拜登说儿子没从中共拿钱 美资深参议员斥撒谎并贴出证据

35
美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约翰逊于10月23日在推特上推文,说民主党候选人乔 •拜登在总统候选人辩论会上撒谎了(推特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25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民主党候选人乔• 拜登(Joe Biden)于当地时间10月22日在与共和党候选人川普总统的候选人辩论会上表示, 他的次子亨特• 拜登(Hunter Biden)没有从中共拿钱,对此美参议院国土安全及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威斯康辛州参议员罗德•约翰逊(Ronald Harold Johnson )于10月23日在推特上写道:“乔 • 拜登又在撒谎!”

约翰逊随后在推特上介绍了美参院国土安全及政府事务委员会(US Senate Committee on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就亨特• 拜登贪腐问题的调查报告,并列举了其中关于亨特拿中共钱的证据。

约翰逊写道,在报告的P78页 记录了,2017年8月4日, 叶简明华信能源公司下属的华信基础设施投资公司(CEFC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US) LLC)给了拜登的律师事务所奥瓦斯科( Owasco) 10万美金。 董龚文(Gongwen Dong )是华信基础设施投资公司的董事长。

同一天华信基础设施投资公司给董龚文和亨特• 拜登于联名建立的HW3(Hudson West III)公司转账500万美元; 而在2017年8月8日至2018年9月25日, HW3频繁给亨特• 拜登的律师事务所奥瓦斯科公司拨款,这批名为“咨询费”的款项在一年中就累积$4,790,375美元。

美参议院报告: 亨特• 拜登和拜登家族很多海外交易可能非法

美参院国土安全及政府事务委员会的调查报告发现,亨特• 拜登和包括乔• 拜登的弟弟詹姆斯• 拜登(James Biden) 和弟媳萨拉• 拜登(Sara Biden)的拜登家人,利用乔• 拜登身为美副总统的身份,与外国政府和外国人建立了一个庞大的金融关系网,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费。

报告在P7页写道, 美国国土安全及国家事务委员会于2019年8月开始调查拜登在该委员会对美国政府构成的潜在的利益冲突。 该委员会主席格雷斯利(Charles Grassley)调查了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的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批准的中共航空工业集团(AVIC)购买美有军工用途的企业 Henniges 这笔交易。

报告中写道:“参与此交易的是名为私人基金公司,渤海华美公司(BHR Partners) 是2013年成立,是由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嘉实基金管理公司和美方投资顾问机构罗斯蒙特 塞内卡投资公司( 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合并而成,而罗斯蒙特• 塞内卡投资公司是由亨特-拜登和美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克里斯托弗• 海因茨• 克里(ChristopherHeinz Kelly)于2009年联合开办的。”

报告得出的结论是:由于亨特•拜登和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 •海因茨• 克里直接介入中共收购Henniges 的这笔交易,造成了潜在的利益冲突, 因为他们两人都与奥巴马政府的高层官员有关,而克里领导的美国国务院也是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的成员,在批准这笔生意的过程中起了直接的作用。

报告P65页还写道:美国财政部的记录显示,亨特•拜登、其家人和其随从在与乌克兰、俄罗斯、哈萨克等国的交易中可能有犯罪行为。相关文件还显示,亨特•拜登在其父亲乔• 拜登出任美副总统期间和乔• 拜登离职后,从他国获得了数百万美金。

报告还发现与亨特• 拜登交往的一些外国人身份可疑,其中一些人已经被确认一直在从事一系列的犯罪行为,包括有组织的嫖妓、还涉及到人口走私、洗钱、欺诈和挪用公款罪等罪行,而且他们的罪行不仅仅局限于这些罪行。

报告还指出:“亨特•拜登和拜登家族的金融交易还出现了严重的反情报和诈骗勒索问题。”

亨特拜登与叶简明的华信能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前述报告中主要关注的是亨特•拜登与中共军方和官方背景的叶简明及华信能源公司及其下属机构的关系。

报告中表示,叶简明是华信能源公司的董事长,并且有意于寻求发展与华府高阶官员之间的关系,因为亨特•拜登美副总统儿子的身份显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报告的P75介绍道:叶简明曾经隶属于中共军方, 他于2003年~ 2005年出任中共友联会(CAIFC)的副秘书长,友联会到副会长多来自于中共解放军总政治部联络部,因此友联会被视为是中共总政治部联络部下辖单位。

叶简明还曾经与被解放军总政治部收编的华艺广播公司(CHBC)的首席执行官王树一起出席活动;而王树是中共总政治部311基地(61716 分队)的司令员,“处于对台进行心理战和宣传战的第一线”;华信基金会的副秘书长兰华升兰华升是华信基金会的子公司中华文化院( CIOC)的执行董事,而中华文化院是一个负责推广“中华”文化的、得到中共当局支持的机构;华信基金会成员许嘉璐与中共的孔子学院有关,而且也是中共的友联会的成员。 报告中表示:“这说明叶简明和其同伙与中共军方有着密切的联系, 其中一些人直接涉及反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政策。”

报告介绍说,自从亨特拜登于2015年结识叶简明后,双方的关系就非常热络,亨特拜登帮助叶简明拿下了路易斯安那州的猴岛( Monkey Island)的一个价值4000万美元的天然气投资项目;同时亨特拜登作为辩护律师,为叶简明的副手、由于贿赂塞内加尔外长和查德总统而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起诉的、中国能源基金委员会 (the China Energy Fund Committee)秘书长何志平辩护。何志平于2017年11月由于违反了美国《海外反腐败法》(the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和国际洗钱罪被捕并遭到起诉,他于 2019年3月认罪, 并被判入狱3年;猴岛项目也由于叶简明于2018年在大陆被捕而不了了之。

而在此期间,华信基础设施投资公司的董事长董龚文于2016年4月19日建立的一个名为Hudson West III (简称HW3)的公司反复给亨特拜登的奥瓦斯科律师事务所注资。其中2017年8月4日,华信能源公司旗下的、华信基础设施投资公司,给亨特拜登的律师事务所 奥瓦斯科 支付了10万美元,报告认为”这可能是一种金融犯罪行为。”

从2017年8月8日, 到2018年9月25日, HW3 公司还持续为亨特拜登的律师所奥瓦斯科付钱,这笔钱被称作“咨询费”的费用,在一年的时间就增加为$4, 790, 375. 25美元。

拜登家族也跟着“受益”

报告表示,不仅仅是亨特•拜登“受益”于乔• 拜登的美副总统身份,连乔拜登的胞弟詹姆斯•拜登和弟媳萨拉•拜登也随之受益。

报告P77介绍,亨特•拜登和华信基础设施投资公司的董事长董龚文于2017年9月8日在国泰银行为HW3公司注册了一个账号,亨特拜登、乔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和他夫人萨拉•拜登都是该账号信用卡的的授权用户,他们三人使用这些信用卡在2017年9月8日~2018年5月25日期间,购买了价值$101,291.46的奢侈品,其中包括飞机票,多种苹果公司产品、药物, 酒店和餐厅等花销,这三张信用卡于2018年5月25日被吊销。

而在2017年8月14日至2018年8月3日期间,在华信基础设施投资公司给HW3公司500万美元, 而HW3公司给奥瓦斯科40万美元后,亨特•拜登从奥瓦斯科给了他的叔叔詹姆斯•拜登的咨询公司LH G(Lion Hall Group),分20次转了份额介于$2.1万至$16.5万,总金额为$139.8999 万美元的资金,这笔转账中15次转账原因含糊不清,报告写道:“这可能是一种金融犯罪行为。”(P80)

华信的HW3 公司还曾经给LHG公司直接转账。 委员会获得的记录显示,在2018年1月至2018年10月期间 ,HW3公司给LHG共转了$ 76,746.15,用于支付该公司的办公费用和费用报销。 报告写道:“这些交易表明HW3和詹姆斯•拜登之间也有直接的金钱交易,而HW3 和华信能源公司,中共当局和董龚文有关联。”

报告最后表示,亨特拜登在其父亲乔拜登出任美副总统及离职后,利用乔•拜登的地位,与中共当局、与中共军方有关的人员、背景可疑的外国人保持了持续的、数额巨大的、广泛的金融联系,从中他们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好处;这其中的很多交易不仅仅与美国政府的利益发生冲突,而且可能引发金融犯罪、对敌情报甚至敲诈勒索等问题(P85)。

罗德•约翰逊23日接受英文大纪元报采访时曾表示,这个调查报告只是冰山中的一角,他说:“我们绝对需要进一步调查。”

责任编辑:康慧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