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专栏 2020庚子 人类与共产主...

2020庚子 人类与共产主义的百年角力到了最终的对决(上)

136
2020庚子年,人类与共产主义的百年角力到了最终的对决。(Youtube@新唐人電視台)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2日】(转载报道)

1871年,巴黎公社暴动,摧毁了巴黎城优美的艺术文物。这是现代共产主义最早的暴动。此后,在欧洲,共产主义受到各种传统势力的抵御,直到1917年十月革命,落魄的共产主义在俄罗斯落脚,并逐步扩张,最终统辖了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

此后,自由世界与共产阵营成对立之势。二战后,冷战长达半世纪。然而虽然表面上两个阵营互相角力,其实早在60年代起,在左翼的渗透下,文化马克思主义劫持了整个自由世界。它透过教育偷偷绑架年轻一代、煽动社会风潮,使人类背离宗教、道德,造成了秩序大崩溃。

就在整个世界被文化马克思主义悄悄蚕食之后,共产中国跃上世界舞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系,以金币权色收买了自由世界,原本水火不容的两个体系成为利益共同体。2020年,中共病毒导致一场世纪大瘟疫,世人大梦方醒,浩荡的抗共大潮再度掀起。

红色中国散布病毒,摧毁人类的罪行震撼世人。然而,这毁灭性的目的却是共产主义的真正目的。我们今天所见证的,就是红色中国对这一终极目的毫无保留,自杀式的执行。

2020庚子年,人类与共产主义的百年角力到了最终的对决。

1、马克思:“资本论”和“共产主义宣言”都是垃圾与污秽之书

1917年一战期间,布什维克趁乱发动了十月革命。神圣罗马帝国的继承者俄罗斯陷入无神论者之手。之后,苏共倾国家资源印刷了大量不同语种的廉价版“共产主义宣言”,向全世界传布。

在这之前,卡尔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宣言”在德国、美国、土耳其是一本禁书,被焚、被禁。1848年,革命之火烧遍欧洲,共产党人被视为罪犯囚禁。马克思、恩格斯被法、比、德等国驱逐出境。

“共产主义宣言”这样开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也就是说,直到苏共窃据古老的俄罗斯,建立第一个共产极权之前,共产党人被传统的势力驱赶、关押,被视为洪水猛兽。

“共产主义宣言”的结语是:“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借由这煽动、蛊惑的语言,在十月革命后,共产主义一步步成为二十世纪对人类影响最大的一种假说和行动纲领之一,实践了它推翻旧世界的目的,并在最强盛时期左右了三分之一人类的命运。

要了解“共产主义宣言”的根源,我们得了解马克思其人。在他十九岁时,卡尔马克思从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蜕变为一名撒旦崇拜者。他的创作中充斥着地狱、撒旦、复仇、咒诅人类等不祥的字眼。直到现在,他的一百多卷著作只发表了十三卷,其余藏在莫斯科马克思研究所内,没有人敢发表。

他的父亲在给他的信中写道:“只有你的心保持纯洁、有人性地跳动,不让魔鬼令你的心疏离美好的情感,只有这样,我才能快乐。”马克思给父亲的回信这样写道:“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

自称被魔附身的马克思写出“共产主义宣言”的过程也是暗藏秘辛。一旦明白了这段历史,我们就揭开了共产主义欺骗世人的假面:

1847年5月,共产主义者同盟(原正义者同盟)在法国召开大会,密谋策划点燃欧洲革命。6月,在第二次伦敦大会上,共产主义者同盟出佣金委托马克思、恩格斯起草“共产主义宣言”,为它提供革命的理论依据(注1)。

共产主义者同盟是信奉撒旦主义的秘密组织光照帮(或译光明会)的一个分部。1770年,在德国巴伐利亚,背叛上帝的神学教授亚当·魏萨普(Adam Weishaupt)着手写企图实现世界革命的“核心计划”,密谋让撒旦在世上掌权。

1776年5月1日,“核心计划”完成,魏萨普自称受到启示,要成立光照帮,拜撒旦为指向光明的启蒙者。此后,光照帮秘密发展,在世界各地建立了分支,并渗透多个外围组织,如共济会、雅各布宾俱乐部、正义者同盟等。

1848年1月,欧洲革命爆发,燃遍意大利、法国、德国、匈牙利等国,欧洲大动荡。2月,在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催逼下,“共产主义宣言”完稿,在伦敦出版,赶上了共产主义者同盟引爆的欧洲革命。

“共产主义宣言”出自于契约,它的理念不是来自马克思,而是来自于魏萨普为光照帮所写的“核心计划”。它所宣扬的主要是这么几点: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是个错误,是人类不幸福的原因,必须消灭;废除所有政府;废除所有宗教信仰;废除私有财产;废除爱国主义;废除家庭、婚姻,以及与家庭相关的道德、伦理;摧毁现存社会秩序,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取代所有国家民族。

也就是说,共产主义不是出自于马克思,而是出自于为执行撒旦摧毁一切的意志而成立的光照帮。准确的说,它出自于撒旦。它的起草者马克思被撒旦的金子所收买。

马克思在老年痛悔地说道:“我所写的‘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都是垃圾与污秽之书。……实际上我在共产党宣言中开宗明义地第一句话就明明告诉人类,‘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幽灵是什么?幽灵就是在我身上附体的撒旦魔鬼!”(注2)

垂垂老矣的马克思自称“共产主义宣言”是“污秽之书”。不幸的是,这本“污秽之书”日后却成为一些人心目中可以取代“圣经”、自己下黄泉时都要随身携带的物品。

一个故事能说清此书对无产阶级的蛊惑。一战前,在巴伐利亚矿区科堡,因肺病而去世的矿工多要求和“圣经”一起埋葬。据知名国际关系学者莫根玿(Hans Morgenthau)回忆:在他随着自己的医生父亲去矿区探病时,有一些矿工临死前要求和“共产主义宣言”一起埋葬。(注3)

1932年,美、英共产党出版了廉价版“共产主义宣言”,这本书印了数万本,是当时英语书籍中印刷最多的书籍之一。二战后,“共产主义宣言”进入学校课程,加速了共产意识形态的深化。60年代起,文化马克思主义挟带着各种主义、风潮悄悄潜入现代人心灵,改变着现代人类的意识。而在上世纪末共产阵营垮台之后,被前共产国家唾弃的共产主义披上社会主义外衣,启动它腐蚀人类的新一轮计谋。(注4)

2、俄罗斯与中华文明古国

二十世纪初,在俄罗斯广袤的北国土地上,出现了第一个共产主义极权国家:前苏联。它以各种手段及武力入侵、扩展加盟国、卫星国,并于1921年渗透中国。

中国有着五千年历史,是全世界唯一延续不断的文明古国,人类精神的家园。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苏联一手扶植壮大中国共产党。1945年,二战最后几天,百万苏军入侵东北击溃日本,把日军缴交的大量凶猛军备转交给林彪四野军。四年后,1949年,四野军乘坐着苏联兵工建造的跨满洲铁路,拿着战败者日军的精良武器,麾军入关,直下中原,击溃了4年前在二战中耗尽人马资源,沥血战胜日军的中华民国国军。

1949年,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华文明古国成为苏联傀儡国,5亿4千万(沦陷时人口)古国人民成了共产党的禁脔,山河变色。

继虔信东正教的俄罗斯之后,中华古文明帝国被共产主义挟持。国土上,除了马、恩、列、毛的东西之外,其他书籍都被列为‘四旧’,被焚被禁。传统被连根拔起,中华民族敬天敬地的脑中被植入唯物论、无神论,被劫持半个多世纪,直到今天。

随着红色中国跃上世界舞台,它有着更大的野心。它不只是前苏联的继承人,却已成为共产阵营中野心勃勃的主角。它的目标是全世界。它来自于苏维埃的镰刀和斧头举向全人类。红色中国成为光照帮“核心计划”中摧毁人类文明的最新工具。

3、戈尔巴乔夫:“我们向受共产党迫害的人民和国家道歉”

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上升起了第一面血旗。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因此,它的党旗上有苏维埃的标识:镰刀斧头(或锤子镰刀)。而更确切的说,共产党的源头在光照帮,镰刀锤子来自于光照帮的分部——共济会。在西方文化中,镰刀象征收割人命的死神。

为了避嫌,在伪人民共和国的血旗上,镰刀斧头消失在象征党的那颗大星中。这面旗子是人血染的,一旦挂上这血旗,就会布下一个负能量场,是不祥之兆。

在建政第一天,人民共和国印的第一幅国家版图上切去了外蒙古,那是“新中国”献给苏联老大哥的第一个大礼。在这伪“新中国”的第一天,我们失去了饱满的秋海棠。

一面人血祭祀染红的血旗缓缓升上了天空。从那一刻起,被绑架的数亿中国人成为献在撒旦祭坛上的祭品。七十年来,八千万人被谋害,十四亿人被劫魂,百万人器官被活摘。在“崛起”后的今天,中国已成为全世界自杀人数最高的国家,自杀死亡的绝对数字居世界第一,每年自杀者向30万攀升,自杀率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50%。(注5)

1991年圣诞,与“共产主义宣言”相隔一个半世纪,戈巴乔夫和叶利钦在克里姆林宫宣布“苏共解体宣言”。

“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会出现内战、饥荒和恐怖,就把烧杀、掠夺、暴乱、篡国夺权、血流成河带到哪里。为此,我们在克里姆林宫真诚地向全世界受共产党迫害的人民和国家道歉。”

克里姆林宫最该道歉的,恐怕是70年来被关在铁幕后,集体失忆、全民患上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症、每2分钟就有一人自杀的文明古国——中国。

4、马克思:“轮到我们的时候……”

1849年,马克思主编的“新莱茵河报”被禁。在报纸的最后一篇社论中他写道:“我们没有慈悲,也不会向你们寻求慈悲。轮到我们的时候,我们不会为恐怖找任何借口。”

我们不妨把这两句话和“共产主义宣言”著名的结尾放在一起看:“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注6)

自始至终,共产主义的目的是“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打垮它的一砖一瓦,片甲不留。它的目标和手段非常明确,那就是一种毫无保留,绝不道歉的暴力、谎言加恐怖。

“轮到我们的时候,我们不会为恐怖找任何借口。”——在共产党统治的世界,农奴、红卫兵、穷人、贫农、工人都被赋予了这样的时刻。他们在共产党人煽动主导下的复仇残酷至极。而对于共产党来说,“轮到我们的时候”,那就是它取代法定的统治者,站上宝座,驾驭全体人民/奴隶的时刻。在这时,它毫不手软。它的宝座下血流成河。说白了,这就是撒旦向上帝,向人类复仇的时刻。

在过去一百年中,共产极权国家杀害的一亿五千万人是上面这些话的见证。共产主义的目的就是来摧毁的,旧世界所有的秩序,所有的传统都是它摧毁的对象。半个多世纪后,共产党一一实现了光照帮的“核心计划”,推翻了人类文明建立的秩序,腐蚀了宗教和无数现存的政府,把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石“打得落花流水”。

然而,如果我们认为共产极权只是在它所占领的领土上实践了这些目标,是一个极大的误解。从60年代起,文化马克思主义早已伪装成各种想象不到的现代主义风潮,在精心策划下渗透各国,在全世界范围内颠覆了人类既有的文化和秩序。我们甚至可以说,它颠覆了人类的道德和信仰。

无论是共产主义或是它的根源光照帮,其根本的目的就是把所有神圣的从人类心灵移去,以完全控制人类。它(撒旦)真正要做的,是打碎、重塑人类。这上帝完美的造物是它妒恨仇视的生命。

到这时,马克思主义不仅仅是一个政治体系,而是远为庞杂的文化哲学社会体系,影响着人类生活的每一领域。曾经在十九世纪下半叶竭力阻挡共产主义的旧世界早已被一块一块敲碎,一个新的世界悄悄取代了它。我们一无警觉的被移入了共产党依照撒旦的意志所打造的新世界。

进入二十一世纪,这是一个由文化马克思主义在背后主宰的世界。它与传统文明,与数千年来人类文明所培育出来的“人”格格不入。它是反人类的。它违反、摧毁了人类赖以存在于地上的,上天赋予的美德与美质,腐蚀了万物之灵的灵魂。(注7)

马克思墓碑上刻着这句知名的话:“哲学家只是以不同方式解释了这个世界,然而重点是改变它。”正如人类低估了马克思所宣称的推翻所有既有制度的企图,很大程度上,人类低估了他所说的“改变世界”这句话的重量。低估了作为撒旦的仆人,百年来,共产党人狂热的,彻底的执行了主子的意志,从来没有停止。

从60年代到现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人类的改变是如此绝对,他们的行为准则,他们对自己和世界的认知与从前的人类相比,几乎可说是人类的变种。

到这里,我们可以说:人类低估了撒旦作为地上掌权者的愤怒和他毁灭的欲望。低估了撒旦的仆人执行远程任务的耐心和可怕的毅力。而为了这可怕的毅力和毁灭的欲望,人类将痛失自己永恒的生命。

5、马克思主义祓魅与换装术

共产阵营全盛期,全世界三分之一人口生活在共产主义社会体系中。自由世界与共产极权阵营冰火不容,犹如一张红蓝双色的地图,地球分裂为这两大阵营。

在过去一百年间,自由世界与共产阵营的角力历经了好几回合。1930年代起,美共地下特工就已活跃在政治文化界,暗中左右了美国政界,导致其对华政策的转变,并最终导致中华民国沦入共产主义铁蹄下。1949-1950年,共产主义的威胁加剧,美国政策大转弯,麦卡锡祭出铁腕,扫荡渗透入美国文化、科学及政界高层的共产党地下特工,展开了一场现代反共“十字军运动”。

1980年代,面对前苏联无孔不入的间谍网,里根总统大受震惊,对苏联展开经济政治封锁。这对早已陷入经济危机,社会信用破产的前苏联加速解体起到了催化的作用。随着波罗的海三小国退出苏联,共产国家纷纷解体,骨牌般一路倒下,直到最后一张骨牌——苏联——应声而倒。

作为共产主义最早、最积极的实践与扩张者,前苏联对马克思主义的真相有最大的发言权。这是戈巴乔夫在苏共解体前夕宣读的证词:

“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绝伦的邪说,经过七十多年的实验,从理论到实践都彻底失败了。历史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彻头彻尾祸害人类的荒谬邪说。”(“苏共解体宣言”,1991,12,25)在这震撼式的宣读之后,钟声敲响,前苏联镰刀锤子旗从克里姆林宫缓缓降下。此后,这一面象征死神丰收的旗子一面面从俄罗斯国土缓缓降下,代之而升起的是俄罗斯三色旗。和死神旗子一起被拉倒的,还有遍布北国的一座座马克思雕像。(注8)

在共产政权纷纷解体后,开始了浩荡的去共化风潮。前共产国家立法禁止共产主义思想及标语、旗帜,各国立下“共产主义除垢法”(也叫净化政策lustration),惩治共产党员犯下的罪,清除残余的共产党势力。

(待续)

[本文转载自明慧网,作者:夏祷]
责任编辑:翛然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