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2019大選:各黨開始競選...

2019大選:各黨開始競選備戰

13
Secretary of Defense Leon E. Panetta is given a tour of the House of Commons by Minister of State for the Armed Forces of the UK, Andrew Robathan, in London, England, Jan. 18, 2013. Panetta is on a six day trip to Europe to visit with foreign counterparts and troops in the area. (DoD photo by Erin A. Kirk-Cuomo) (Released)

 

【欧洲希望之声特邀記者成容編譯報導】在下議院10月29日投票通過12月12日大選後,各政黨正準備即將開始的競選活動。各黨領導人也在投票通過的幾分鐘內傳遞了他們的關鍵信息,以儘早塑造即將到來的競選活動性質。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聲稱,現在是”國家團結起來的時候了”,他承諾保守黨將”完成英國脫歐並向前邁進”。

他發誓要利用大選,要求選民支持他的英國脫歐協定,並在大選後獲得保守黨多數派議會,這樣他們可以依法批准英國的脫歐協定。

工黨領袖科爾賓(Jeremy Corbyn)承諾將進行“我們國家迄今為止所見過的最雄心勃勃,最激進的真正變革運動”。他的政黨立即給所有工黨支持者發了電子郵件,要求他們用小額捐款”籌資”,以資助他們的競選活動。

科爾賓的主要支持者”動量(Momentum)”聲稱,他們將代表工黨進行”這個國家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人民支持運動”。

自由民主黨領袖斯溫森(Jo Swinson),描述這次大選為”選舉政府阻止英國脫歐的最佳機會”,並主動表示自己是首相候選人。

她還透露,她的政黨準備”加速”與支持留歐的其他政黨,包括威爾士黨(Plaid Cymru)和綠黨,就一些席位的選舉聯盟展開談判。

蘇格蘭首席部長尼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即蘇格蘭民族黨領導人,於10月30日在斯特林(Stirling)發起其政黨的競選活動。蘇格蘭民族黨將發起”阻止英國脫歐,並要求蘇格蘭有權選擇獨立”,斯特金表示。

英國脫歐黨(Brexit Party)今年1月才成立,該黨將尋求在首次大選中立即取得突破性的勝利,在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中,該黨在民調中遙遙領先。在議員們批准了12月12日的大選後,其政黨領袖法拉奇(Nigel Farage)說:”議會的僵局終於被打破,英國脫歐現在有機會成功。”

綠黨聯合領導人巴特利(Jonathan Bartley)宣布自己”完全支持大選的投票”,並承諾在選舉前開展”有史以來最大的綠色競選”。

在上次大舉中,前首相特蕾莎·梅失去保守黨在下議院的多數席位,她稱那次大選是為了增加保守黨議員人數,以推動她的英國脫歐計畫。

她的繼任者現在也奉行同樣的策略,但約翰遜將警惕他未能兌現10月31日將英國從歐盟中退出的”做或死”承諾的影響。

在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宣布歐盟正式接受將第50條談判期延長三個月之後幾個小時內,議員們批准了耶誕節前的大選。圖斯克警告稱,英國獲得的最近一次脫歐延遲,可能是”最後一次”,並補充道,”請充分利用這一時機。”

《天空新聞》分析:對首相超乎想象的測試

英國《天空新聞》的政治記者古多(Lewis Goodall)10月30日發表分析文章指出,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和重複。他認為這次大選很像1974年2月的那次。

他說,不僅是因為選舉結果,很可能會是一個懸峙議會(Hung Parliament),而是因為競選的調子。懸峙議會也被稱為「無絕對多數的議會」。

他回憶道,1974年,保守黨的希思(Ted Heath)以選舉為名,問了全國一個問題:”誰執政?”他希望競選活動由該問題決定,並且僅由該問題決定。事實上,在選舉的大部分時間裡,希思是對的。

但後來反對黨領袖威爾遜(Harold Wilson)對此毫不在意。他告訴知己不要擔心:”我們在最後一週就價格問題勝過他。”也就是說,國內政策——當時是通貨膨脹——將浮出水面。威爾遜是對的。工黨贏得了選舉。希思再也沒有擔任過公職。

他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事情、錯誤的問題上提前召集了大舉。

古多繼續說,反觀今天(10月30日)的“首相問答時間(PMQs)”,有歷史重演的感覺。科爾賓把約翰遜綁在繩子上了。

儘管他們直言不諱地談論英國脫歐是英國首相的首選話題,而且以美國自由貿易協定的形式,但約翰遜在一系列有關NHS和藥品政策的法定問題中掙扎著。他被迫捍衛一個不屬於他的、他可能不太喜歡的上屆首相的國內政策。

它提醒人們,選舉不僅僅是關於提供最佳答案的政黨,而是提出最佳問題的人將獲得勝利。如果工黨可以像這樣搞競選活動,控制議程,在他們感到舒適的國內政策上作戰,那將是他們的最佳選擇—-儘管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科爾賓看起來很舒服,甚至如釋重負。選舉對他幾乎可以肯定是一種解脫。他成為反對黨領袖的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競選。相比之下,議會戰爭並不是他的長項。

與此同時,約翰遜卻重任在肩。和特蕾莎·梅一樣,人們對他的期望值已經很高了。他的支持者們相信他是一位煉金術士,擁有的不僅是水銀。但這遠遠不能保證。

雖然他有一個強大的競選者的聲譽,但在某些方面,相對而言他是未經考驗的。倫敦市長選舉吸引了大批人的關注,因為大多數記者都住在那裡,但基本上那只是一次盛大的地方選舉,他兩次當選,而對手曾是一位極不受歡迎和名聲不好的工黨在職市長。

他名義上領導了”脫歐”運動,但他是失敗者,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搖搖欲墜的卡梅隆(David Cameron)身上。

因此,古多認為,這是一個更大的考驗。在保守黨執政九年之後,選舉地圖十分危險,而且零碎,這是超過許多人想像的要艱巨得多的選舉任務。

《衛報》:大選首先是關於脫歐

英國《衛報》10月31日發表社論表示,這麼多中間派保守黨員退出12月的選舉,提醒人們,現在保守黨除了名字沒變以外,實質已經成了英國脫歐黨。正如其資深黨員鄧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近日吹噓的那樣,他說,保守黨”現在是英國脫歐黨”。

文章說,正如許多人指出的,大選是關於一切的選舉。科爾賓10月30日發起工黨的競選活動,他將與緊縮政策作鬥爭。蘇格蘭民族黨將在蘇格蘭獨立問題上鬥爭。在北愛爾蘭,選舉將一如以往,與聯盟有關。所有這些都是次要問題。然而,鄧肯·史密斯先生的話貫穿了其它問題,確定了這場選舉最不可挽回的是甚麼。它是關於英國是否會離開歐盟,結束對歐洲的承諾;或者是否不會離開的問題。

文章預測並呼籲,如果保守黨組建下屆政府,約翰遜將迅速採取行動,將他的英國脫歐協定納入法律。然而,約翰遜的協定比梅夫人的要糟糕,也比英國目前的成員國地位還要糟糕得多。到2029年,預計經濟將比留在歐盟內要小4%。蘇格蘭可能被迫離開英國,愛爾蘭的和平進程將被摧毀。保守黨的右翼,由於中立派議員的退出而得到加強。他們渴望的小國家、輕監管的英國將指日可待。如果約翰遜下月獲勝,這些事情將成為2020年代英國的現實。12月12日的選舉任務是阻止他。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