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闻 2016年以来首次降息 ...

2016年以来首次降息 欧洲央行会议受关注

分享
欧洲央行会议将于本周四(12日)召开。(Shutterstock图片)

目前欧元区经济羸弱不堪,通货膨胀疲弱得令人忧虑,令欧洲央行背负压力。本周四(12日)的欧洲央行会议将是现任欧洲央行总裁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倒数第二次主持央行会议,其政策方案可能是其掌控政策方向、强化他欧元捍卫者角色的最后一次重大行动。从而成为国际社会和金融市场关注的焦点。

通货膨胀目标的重新诠释

据报道,德拉吉在今年7月曾暗示重新诠释通货膨胀目标,这是欧洲央行政策架构的基石。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欧洲央行决策官员设定的通货膨胀目标为低于但不超过2%,此一目标已经维持16年之久。特拉吉6月在葡萄牙辛特拉演说论及“对称性”,也就是通货膨胀可能升至2%之上,然后停留在这上方,7月他又提了一次这个论点。这是欧洲央行前所未见的货币宽松倾向可能维持更久、以确保通胀率上升的明确讯号。

预计本次欧洲央行会议后的记者会上,德拉吉可能被问到对称性的意涵,也有可能被问到欧洲央行是否计划正式检讨通货膨胀目标。

RBC全球宏观策略师彼得•夏弗里克(Peter Schaffrik)认为,欧洲央行将会跨出更大一步,调整前瞻指引以明确提及对称性。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德拉吉有必要讨论通胀目标。路透社分析指出,欧洲央行手中握有多种政策工具,但每一种都有其复杂性,要么是效果存疑,副作用太大,要么就是直接受到某些关键决策者的反对。德拉吉能指望的最好结果就是提振信心,以便让政府有足够的时间来履行自己的职责。

“这很可能是2016年3月以来最引人关注的会议,因为我们正处于经济问题、政治问题和央行新总裁就任交汇的时间结点” ,百达财富管理策略师弗雷德里克•迪克罗泽特(Frederik Ducrozet)称,“问题在于:不管欧元央行推出多大规模的刺激措施,都无法让美国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也无法提振中国增长,或是让英国与欧盟签署并执行退欧协议。”

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降息

据路透社报道,欧洲经济正在低增长和低通胀中苦苦挣扎着。随着美联储进入9月议息会议前静默期,全球目光在本周转向欧洲市场。为此,欧洲央行认为,是时候打出降息牌,来解决经济增长之忧。12日的会议上,欧央行将公布利率决议,市场预期欧央行将在美联储降息之前率先行动,将存款利率从-0.4%下调10个甚至20个基点,这将是欧洲央行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降息。

这次降息的其中一个目标是解决欧元区低通胀的问题。从之前公布的欧元区8月总体通胀率来看,其初值仅为1%,远低于欧元区设定的2%的通胀率,与7月持平,系2016年底以来最低。且欧元区经济增长疲软,通胀预期数字显示,通胀率还要很多年才会达到欧洲央行目标。

报道说,早在6月18日,德拉吉就在葡萄牙辛特拉(Sintra)发表告别演说中提出了最新计划。他表示,即便利率再低,欧洲央行也有充足的货币“弹药”,此外还有降息的前瞻性指引和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

高盛策略师上周五(6日)表示,市场预期发生了很大变化,符合其预期的结果可能不会发生,短期内欧元兑美元也不会继续走低,即便欧洲央行将在本周会议上宣布实施大幅宽松降息举措,欧元在本周会议前后也不会大幅下跌。此外,“无协议”脱欧的风险降低,以及意大利政局更加稳定,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提振欧元。

面对欧洲央行降息的预期,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泽温(Christian Sewing)此前警告称,欧洲央行若进一步调降利率,对经济产生的效果不大,产生的副作用倒是不小。

泽温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时间倒回至2014年6月,欧洲央行将欧元区隔夜存款利率调至负值,这意味着一旦欧元区的商业银行将钱存入欧洲央行就要提交利息。而已经维持了5年多的负利率,给德国银行业带去的是高额的损失,仅今年一年的损失就高达数亿欧元,过去4年累计损失超过20亿欧元。

泽温认为,欧洲央行已经“放水”到了极限,几乎没有更多手段来有效防范真正的经济危机。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欧洲经济学家安德鲁•肯宁汉姆(Andrew Kenningham)也表示,“(欧元区)当下利率已经很低了”,甚至可以说是降无可降。

不仅如此,泽温认为降息“只会推高资产价格,令储户负担加重”,利率下滑将对那些有负债或者有资产投资的人有帮助,但多数民众不会受惠,“这会导致社会更加分化”。

欧洲央行下任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 )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欧洲央行仍有降息空间并为负利率背书。拉加德认为,鉴于当前环境充满挑战且仍有降息空间,欧洲央行需要准备好在必要时采取行动,即便这可能对金融稳定构成挑战。

对于引发争议的负利率,拉加德则表示,负利率对欧洲来说利大于弊。她认为,负利率带来的好处大于弊端的原因,在于利率为负时,银行可能会决定将负存款利率转嫁给储户,降低储户的存款利率。但是另一方面,储户同样也是消费者、工人和借款人,在利率为负的情况下,经济会更加强劲,失业率会更低,借贷成本也会降低,他们可以从中受益。从各方面考虑,如果欧洲央行不采取包括引入负利率的非常规货币政策,欧元区民众的境况总体上会更糟。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