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法式生活艺术–...

法式生活艺术–从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下)

748
分享
金银匠雅各‧布兰克1676年为法国宫廷制作的金箱子,木制框架,内衬蓝色丝缎,25.2 x47.5 x 36.2厘米。(© RMN-GP (musée du Louvre)/Stéphane Maréchalle)
金银匠雅各‧布兰克1676年为法国宫廷制作的金箱子,木制框架,内衬蓝色丝缎,25.2 x47.5 x 36.2厘米。(© RMN-GP (musée du Louvre)/Stéphane Maréchalle)

从17世纪中期到18世纪末期,是法兰西装饰艺术的黄金时代。欣欣向荣的绘画和雕塑艺术、精致细腻的金银雕镂技术、奢华艳丽的法式瓷器、赋予幻想别出心裁的异国情调,带来新的生活方式,极大展示了各界艺术工匠们的天赋与才能。法式曼妙生活艺术的种种细腻,体现在这一时期的饰品、挂毯、金银器具和瓷器等等方面。下面为您介绍从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时代的艺术精品。

安娜王后珠宝箱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只以异常精湛技艺制成的金质箱子,被法国王室用来保存国王和王后的珠宝。此杰作被称为“奥地利的安娜的珠宝箱”,由金银匠雅各‧布兰克(Jacob Blanck)1676年为宫廷制作。

这个箱子高25.2厘米,长47.5厘米,宽36.2厘米,顶部微微凸起,通体覆盖着黄金熔铸雕镂成的花饰,有玫瑰、郁金香、康乃馨、百合和百日菊等。这些精致的黄金花朵图案,经由磨砂或抛光以提高亮度和体现柔软感,花的茎叶卷曲成无比繁复的蔓藤纹饰,令人赞叹不已。

一般认为箱子的主人是路易十三的王后“奥地利的安娜”(Anne d’Autrich,1601-1666年,路易十四的母亲和执政初期的摄政),她是金制花丝镶嵌品的爱好者。花丝镶嵌是一门金银丝细工技术,采取点焊接方式或用小环,将平滑或盘曲的金属细丝固定于金属支架之上,藉助金属细丝勾勒出螺旋或藤蔓纹样。

透过这个箱子外边的金制花叶饰,其内部覆盖着的深蓝色丝缎隐约可见。这种以精妙的锻造技艺呈现独特刺绣效果的手法,在17世纪备受崇尚。

金质鼻烟壶

这个1726-1727年间制作的鼻烟壶,高2.8厘米,长8.2厘米,宽6.2厘米,由十八世纪上半叶最受人尊敬的巴黎金银匠Daniel Govers以黄金制成,饰以翡翠和钻石,盖子里面是Jean-Baptiste du Canel绘制的路易十五的微型画像。

带路易十五像的鼻烟壶。(© RMN-GP(musée du Louvre)/Jean-Gilles Berizzi)
带路易十五像的鼻烟壶。(© RMN-GP(musée du Louvre)/Jean-Gilles Berizzi)

它作为外交礼品赠送给了日内瓦地方行政长官路易.勒福尔(Louis Le Fort,1668-1743)。其上盖的中央是代表太阳的阿波罗图案,它的光芒是由交替点缀着的56颗钻石和26颗祖母绿来体现。外壳四周是藤蔓、鲜花和彩带的图案,正面配有涡卷装饰,嵌着一颗大钻石。盖子里的水晶薄板下面,是一幅年轻的路易十五胸像,他身穿铠甲,披着百合花图案的貂皮披风。

这个鼻烟壶,以其豪华的材料、绚丽的曲线形式和彰显王室特征的太阳图案,预示着即将兴起的洛可可风格。它精致的金银雕镂技术和巧妙的宝石镶嵌技术,也令人印象深刻。

蕾捷斯卡王后的餐具

这套原来放在凡尔赛宫王后大橱柜内的餐具,是路易十五赠送给王后玛丽‧蕾捷斯卡(Marie Leczinska,1703-1768)的,以纪念王太子路易-斐迪南(1729-1765,在即位前已经死亡,是路易十六、路易十八和查理十世这三位法国国王的父亲)的诞生。为十八世纪法国王室仅存的洛可可风格的成套餐具。

茶、咖啡、巧克力等被当时的宫廷认为是很奇异时髦的饮料,所以这套餐具里面包含有鎏金银质的茶叶罐、咖啡罐、巧克力壶、香料盒(当时有在热巧克力里添加香料的习惯)、咖啡研磨机、贝壳形的小奶油壶、烛台、滤茶器、漏斗、糖钳、长柄杓,还有一个铃铛。由亨利-尼古拉斯‧库西内(Henri-Nicolas Cousinet,后来成为孔代亲王的雕塑师)制作。

玛丽‧蕾捷斯卡王后的巧克力壶,在1730年由亨利-尼古拉斯‧库西内(Henri-Nicolas Cousinet)制。(© RMN-GP (musée duLouvre)/Jean-Gilles Berizzi)
玛丽‧蕾捷斯卡王后的巧克力壶,在1730年由亨利-尼古拉斯‧库西内(Henri-Nicolas Cousinet)制。(© RMN-GP (musée duLouvre)/Jean-Gilles Berizzi)

玛丽‧蕾捷斯卡王后的巧克力壶,在1730年由亨利-尼古拉斯‧库西内(Henri-Nicolas Cousinet)制。(© RMN-GP (musée duLouvre)/Jean-Gilles Berizzi)

这其中,又尤以在1730年制作的巧克力壶最有特色,壶的下方还有一个加热用的小暖锅。这件工艺品,以鲜花、贝壳、芦苇、波浪、棕榈叶等形状的精美装饰图案,完美展现了洛可可风格的奇思妙想和富丽堂皇的特征。壶嘴和三个支脚都是海豚形状的,代表着王太子(dauphin,与海豚是同一个单词)。

餐具中的其它部份为瓷器:一个茶壶、两个带碟子的茶碗、两个带银鎏金支架的杯子和一个糖碗。它们有些来源于中国和日本,有些是萨克森州(Saxe)迈森(Meissen)瓷器厂制造的,瓷器上的图案充满中国情调,反映了十八世纪早期欧洲对于东方特色的迷恋。

蓬皮杜玫瑰红花瓶

蓬皮杜侯爵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1721-1764)是一位十八世纪在法国的政治、艺术、文化领域有着举足轻重作用的罕见女性。夫人的最大贡献之一就是扶植了塞夫勒(S□vres)的王室瓷器厂(manufacture royale de porcelaine)。

蓬皮杜夫人的玫瑰红花瓶。(©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蓬皮杜夫人的玫瑰红花瓶。(©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这一对1758年制作的粉色花瓶,高31.2厘米,中央装饰着布歇风格的天使图案,配以鎏金青铜浮雕装饰的乌木方形底座。花瓶的扶手形状好像颠倒的耳朵,由让-克劳德‧杜普雷斯提供模型。

花瓶以塞夫勒闻名的软质瓷制成,有着奶酪般的肌理,与色料结合良好,形成一种无可替代的特别风格。另外,花瓶拥有美丽的烫金粉红色的背景,这种塞夫勒特有的“玫瑰红”彩绘颜色是受到了清朝粉彩的启发,但更加艳丽华贵,非常适合当时流行的洛可可风格。在1758年的展会上,这对花瓶被誉为最新奇伟大的产品。

船型香水瓶

蓬皮杜夫人的粉红色船型香水瓶。(©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蓬皮杜夫人的粉红色船型香水瓶。(©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蓬皮杜夫人以赋予情调的生活方式与对感官形式美的大胆追求成为那个奢华时代的诠释者。这只粉红色船型香水瓶,是夫人为埃夫勒公馆(hôtel d’Évreux,现为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订购的,与塞夫勒制作的大多数中国风装饰品一样,十分赋予幻想。

该软瓷香水瓶制于1760-1761年,高39厘米,长36厘米。根据让-克劳德‧杜普雷斯(Jean-Claude Duplessis,1747-1819)的模型制成:底部设置成花瓶形式;中间为粉红色船型,其中式装饰画由查尔斯-尼古拉斯‧多丁(Charles-Nicolas DODIN,1734-1803)绘制;上部是一个镂空的模拟船舶桅杆形状的盖子。

杜普雷斯从1748年起在塞夫勒瓷器厂担任艺术总监,负责模具设计。他将青铜、银器等金属器皿的传统工艺与洛可可艺术造型引入了瓷器设计与生产,是瓷器厂成功的关键人物。这只粉红底色的香水瓶,有着塞夫勒最有名和最别出心裁的外形。

瓷器外框的座钟

塞夫勒瓷器厂的特色还有,将瓷器与鎏金青铜、雕刻家具、银器首饰、钟表等装饰工艺相互结合,如精美的瓷器镶接鎏金青铜的把手和底座、彩绘的瓷板镶嵌在橱柜或桌面类型的雕刻家具上……并赋予瓷器以粉红、翠蓝、嫩绿、豆绿、紫色、鹅黄等等明媚娇艳的色彩。

蓬皮杜夫人的座钟。(©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Martine Beck Coppola)
蓬皮杜夫人的座钟。(©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Martine Beck Coppola)

这只座钟高30厘米、长22厘米,是用于蓬皮杜夫人的米纳尔斯城堡(Chateau de Menars)的。表盘和机芯机械部份由让‧罗米利(Jean Romilly,1714-1796,巴黎的钟表匠)制作,其余部份在1762年由塞夫勒瓷器厂制作。

这只时钟外形装饰创新独特,嵌在一个四条腿的瓷器外框上,表面中央为描金的贝壳涡卷装饰框架,上端配有白色的花朵和叶子装饰,侧面和背面的图案是瀑布般的多彩鲜花。其微绿(petit verd)的底色极为罕见,深受蓬皮杜夫人的青睐。

金质咖啡研磨机

起源于阿拉伯地区的咖啡,在1670年被介绍到巴黎,并成为宫廷和上流社会的时尚潮流。到了18世纪,其消费已经变得如此普遍,狄德罗和达朗贝尔在其伟大的著作——百科全书里面,用了整个一章介绍如何准备咖啡。这只1756-1757年制作的咖啡研磨机,正好符合书中对小型便携式咖啡机的描述。

蓬皮杜夫人的磨咖啡机。(©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蓬皮杜夫人的磨咖啡机。(©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该圆筒形研磨机高9.5厘米,直径5.2厘米,正中部份略呈锥形,它由三部份组成:上部是研磨手柄,下部可拧开以除去咖啡。这件杰出的艺术品用料奢华,典雅的表面浮雕装饰有三种不同的金色,描绘了产咖啡豆的灌木树枝——绿金色的叶子、玫瑰金色的浆果,映衬在黄金色的背景之下,暗示着机器的功能。

这只机器,由18世纪最知名的巴黎珠宝商让‧杜克赫莱(Jean Ducrollay,大约1708-1776年)为热爱金银器皿的蓬皮杜夫人制作,他擅长制作小型装饰物品。

布歇的织锦画挂毯

波旁公爵夫人(1750-1822年)拉塞宫睡房中,布歇的织锦画挂毯。(©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波旁公爵夫人(1750-1822年)拉塞宫睡房中,布歇的织锦画挂毯。(©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这幅戈布兰挂毯长4.4米,宽3米,大约1775年制作,是冬天挂在波旁公爵夫人(1750-1822年)拉塞宫(l’hôtel de Lassay,现为法国国民议会议长官邸)睡房中的一套四件丝毛挂毯中的一幅。这组挂毯被称为“众神之恋”,展示了罗马神话中的场景,除本挂毯外的其它三幅描绘的故事分别是:维尔图努斯(Vertumnus,四季之神,花果之神)和波蒙娜(果树女神)、维纳斯(Vénus,爱和美的女神)从波浪中诞生、曙光女神奥罗拉(Aurore)和猎人赛伐勒斯(Céphale)。

此挂毯深红色背景上精致优雅的鲜花装饰图案,来自莫里斯‧雅克的绘画;中央“赛琪与沉睡的丘比特”的故事场景,由弗朗索瓦‧布歇(François Boucher,1703—1770,1755年起任戈布兰王室织造厂的艺术总监)设计。结合布歇画作与雅克装饰的挂毯,被认为是戈布兰织造厂最珍贵成功的作品。这块挂毯,保持了其最初的鲜艳色彩,美丽壮观,是十八世纪制挂毯的一个完美例子。

骆驼柴架

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在枫丹白露宫的土耳其式闺房里,有一对青铜鎏金的倒式骆驼柴架,高32.5厘米,长25.5厘米,宽11厘米。作为壁炉的装饰,这对赋予伟大原始创意的青铜柴架,唤起了人们对路易十六统治末期宫廷流行的土耳其风格的追忆。

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在枫丹白露宫的土耳其式闺房里的青铜鎏金骆驼柴架,皮埃尔.古谢尔制于1777年。(© 2013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在枫丹白露宫的土耳其式闺房里的青铜鎏金骆驼柴架,皮埃尔.古谢尔制于1777年。(© 2013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当时,宫廷对描绘东方奥斯曼帝国的故事深为着迷,“土耳其式房间”很受欢迎:阿图瓦伯爵(查理十世登上王位前的封号)在凡尔赛宫有两间;安托瓦内特王后在枫丹白露宫建了一间;而她的妹妹,伊丽莎白夫人,也有一间在蒙特勒伊城堡(château de Montreuil)里。

王后的这间土耳其式闺房委托卢梭(Rousseau)兄弟建筑,青铜家具是由皮埃尔.古谢尔(Pierre Gouthière,1732-1783,十八世纪法国最伟大的青铜工匠,被路易十五冠以金银匠之王的封号)制作。这对青铜器柴架,显示了古谢尔独具的匠心和无与伦比的技巧。动物本身并不十分逼真,但它们毛发和鞍具的细节非常到位。

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玛瑙和黄金香炉,1784年制。(© RMN-GP(musée du Louvre)Martine Beck-Coppola)
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玛瑙和黄金香炉,1784年制。(© RMN-GP(musée du Louvre)Martine Beck-Coppola)
独脚小圆茶桌,在杜巴利伯爵夫人路维希安城堡音乐馆的椭圆沙龙。(©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独脚小圆茶桌,在杜巴利伯爵夫人路维希安城堡音乐馆的椭圆沙龙。(©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文/李琳

责任编辑:德龙

大纪元法国新闻网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