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巴黎大都市 属于蒙马特的悠閒─法国巴黎...

属于蒙马特的悠閒─法国巴黎

17
0
SHARE

蒙马特(Montmartre)位在巴黎18区,这裡和巴黎市区有着截然不同的氛围。

蒙马特属于山丘地形,当地的建筑物都沿着坡地而建,踏着石板路、沿着斜坡慢慢地散步游逛,欣赏街头随兴的涂鸦与彩绘,走累了就在随处可见露天咖啡座小憩片刻,悠閒地感受这座艺术小城的魅力。

◎艺术家巴黎圆梦 汇聚蒙马特气质 艺术气息浓厚的蒙马特,是许多艺术家聚集之处,和巴黎市区相比,这裡的房租相对便宜,对于很多想要在巴黎圆梦的艺术家,他们选择入住邻近巴黎,物价却相对低廉的蒙马特。

1886年,梵谷初抵巴黎时也到了蒙马特,当时,他也是众多默默无闻的画家之一。

因为很多艺术家都在蒙马特生活过,这一个城市自然也成为他们作画的重点。

收藏在奥塞美术馆的〈煎饼磨坊舞会〉,是印象派画家雷诺瓦在1876年的作品,画中描绘的是蒙马特一个露天咖啡座的舞会场景,一群年轻男女欢乐共舞,有些人则坐在树荫下喝着饮料和聊天,欢乐的氛围充斥着整个画面。

被誉为印象派先驱的毕沙罗,将蒙马特的早晨和夜晚分别描绘出两幅不同的作品;梵谷在蒙马特住了两年,蒙马特的风景也多次出现在作品中。

蒙马特有许多小酒馆,居住在蒙马特的艺术家们经常在酒馆流连,毕卡索的〈狡兔之家〉画中人物的背景就是在酒馆内,现在狡兔之家仍然是蒙马特很有名气的小酒馆。

蒙马特的美丽场景也经常出现在电影裡,例如1954年上映的《法国康康舞》,就是以蒙马特的红磨坊为故事背景,介绍这一个康康舞的发源地;另一部《艾蜜莉的异想世界》,上映距今10馀年,女主角在片中打工的咖啡馆,如今依旧高朋满座,一直到现在,还是吸引许多影迷到蒙马特朝圣。

高地上白色圣殿 圣心堂 圣心堂位在蒙马特高地上,在此可俯瞰巴黎市区景观,几乎每一位造访蒙马特的人,都会到此一游。

1923年启用的圣心堂,外观融合罗马和拜占庭式建筑风格,巨大的圆形穹顶是一大特色,有别于其他建筑的造型设计,让它成为巴黎着名的地标之一。

圣心堂室内挑高空间的圆顶,有一幅巨大的基督圣像镶嵌画,内部的装饰设计和凋像,同样具有艺术欣赏价值。

圣心堂所在地位居巴黎高处,所以在圣心堂外的广场可以居高临下欣赏巴黎市区风貌;户外广场经常可以看见表演团体演出,轻鬆地坐在阶梯上,欣赏街头艺术家的音乐演出,也是消磨时光的最佳方式之一。

「绑绳帮」是圣心堂的另类风景,到过圣心堂的人都会提醒即将前往的旅人留意,不要被套上幸运之绳!当看见手上拿着编织绳的黑人向你靠近时,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距离,因为被繫上幸运手环之后,能否获得幸运尚未可知,但是荷包肯定是要大失血了! 多国语言我爱你 浪漫爱牆 「巴黎爱牆」不在巴黎市区,它位在蒙马特的Jehan Rictus广场,所以也有人称之为「蒙马特爱牆」,这裡是蒙马特最具浪漫氛围的地方。

爱牆由511块蓝色珐琅磁砖组成,上面有280种各国文字、超过300种字体的「我爱你」。

爱牆的发起人Frédéric Baron是一位音乐家,擅长创作浪漫情歌。

1992年开始,他收集来自世界各国、超过1000句不同文字书写的「我爱你」。

他和艺术家Claire Kitto共同完成这项艺术创作,爱牆在2001年2月14日情人节当天揭幕。

虽然爱牆所在地只是一个小公园,却总是聚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拍下一张张充满爱的画面。

爱牆上方的水泥牆,画着一位身着蓝色低胸晚礼服的女人,一旁文字写着「爱情没有道理,让我们去爱吧!」其实,牆上最初版本是穿着蓝色吊带裙的女孩,斜倚在桌子旁,一旁文字写着「保持理智,不要强求。

」 虽然旧版图画已被清除,但牆上仍清晰可见昔日的图桉轮廓。

不清楚变更图画的原因为何?不过「让我们去爱吧!」反而更适合出现在浪漫的爱牆之上,不是吗? 探访艺术家居所 漫步街区 梵谷曾经在蒙马特居住两年。

1886年3月,梵谷来到巴黎,暂时居住在弟弟西奥的住处。

原本西奥一人居住的小房子,因为梵谷的到来显得更加拥挤,所以兄弟俩在勒皮克街(Rue Lepic)租了一间更大的公寓,梵谷有了自己的房间,他常常从窗户裡看着蒙马特的街景。

荷兰梵谷美术馆馆藏的〈从房间看巴黎景观〉,就是梵谷1887年居住在蒙马特时期的作品。

梵谷在1888年2月离开蒙马特,前往南法的亚尔小镇。

梵谷搬离公寓后的一年,备感孤独的西奥也离开了勒皮克街的住所。

梵谷在蒙马特短暂居住过的公寓,现在是私人住宅,并未对外开放。

但是许多人都会按着地址找到「54 Rue Lepic 」,这一座有着蓝色大门的公寓,就是梵谷在蒙马特的家。

除了梵谷之外,还有很多的艺术家、诗人、音乐家等,都曾经住在蒙马特,沿着勒皮克街走,只要细心留意就会发现大门旁边有块小小的告示牌,上面写着人名、居住期间以及简单的介绍。

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不懂法文的观光客来说,除了梵谷以外,这些法文所写的人名和简介,都是不熟悉的陌生人。

撰文.摄影/张焕鹏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