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李仁时评 李仁:川普的终极目标

李仁:川普的终极目标

164
0
SHARE
TOPSHOT -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gestures as he boards Airforce One at Joint Base Andrews, Maryland on January 12, 2018, for a weekend trip to Mar-a-Lago. / AFP PHOTO / Nicholas Kamm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目前对美国总统川普的评价中,尤其是敌对面对川普的攻击中最常说的就是川普举止无常,令人难以捉摸。那么我们这里就尝试着推演一下川普的行为逻辑,看看能不能找到川普的思维路线。

上世纪的冷战,东西方两大阵营对战数十年,最后西方世界可以说是依靠经济发展战胜了苏联为首的共产党集团。其结果是导致苏联解体,南斯拉夫解体,东欧共产国家改弦易辙,中共被迫改革开放。可以说,西方世界在这个战役中大获全胜。

苏联解体后,有西方著名学者提出,现在是彻底割除共产主义这个人类肌体上毒瘤的时候了。当时共产国家除了朝鲜、古巴和越南这小猫两三只外,最大的中国已经进行了经济体制的“改革开放”,政治体制也似乎随时会有变化。共产主义已如风烛草露,随时会烟消云散。

二战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对两个法西斯国家—德国和日本成功地进行了政治体制的改造,随后这两个国家经济迅速恢复,腾飞,国家民主政治制度也逐渐趋于稳定。随后韩国和台湾先经济发展,后政治改革的成功让人们看到了通过经济发展,带来政治变更的希望。

因此,当中国实行经济体制的改革开放后,整个的西方世界都欢欣鼓舞,积极支持配合,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在经济、科技等方面都大开门户。除了人们容易看到的经贸体系,中国已经整个融入西方体系之外,中国整个的工业、科技体系已经从原来苏联的体系转变到了美国和欧洲体系,机械、核能、高铁、航空等各个领域,技术标准和规范、核心技术都是基于西方的体系。至于这些年发展出来的新技术,如微电子、网络信息技术等,更无需赘言。

中国在融入西方的经济体系后,获得了巨大的好处,GDP世界第二,并且会很快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是让西方世界愕然的是,中国的政治体制不仅没有随着经济的发展而改变,而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满血复活。无论习王自己心里的“不忘初心”是什麽意思,但是中共体制的解释就是不忘实现共产主义的初心:消灭一切宗教,消灭私有制,对人的行为、思想的绝对控制等。可以说,中国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完全是演绎了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

西方的民主政治和自由经济体制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直到目前的人类社会实践表明,这个体制可以保证人类社会在几十年的时间尺度上达到经济繁荣和政治清廉、稳定。对中国现在实行的政策,西方社会也很清楚,中国已经走上了另外一条路,即所谓的中国模式。这个模式内部的政治、经济体制与当今世界主流的政治经济体制都不相同。虽然政治体制是覆盖了中国,但是经济体制却与整个世界的经济体制相关。

实践证明,中共政权建立的经济体制对当今西方的经济体制的影响是破坏性的,并且以中国的经济体量足以破坏现在的西方的经济体制,并进而危害到西方的政治体制。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美国国会演讲中讲到:但我们必须记得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警告:“自由的消亡,最多只需要一代人。

在这些年的中美贸易争端中,中国方面反复强调的是,中国只是参与了国际产业分工,美国在韩国、日本的厂商生产的零部件,运到中国组装,然后运到美国销售给最终用户,这样中国对日韩是逆差,对美国是顺差,如果按照贸易增值计算方法,实际对美国的顺差要小得多。还有其他一些类似的经济学方面的解释,来说明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是纯经济因素的结果。

但是现在川普很明白,不是这么回事儿。中共政权满血复活,只是改头换面,但是本质没有改变,消灭资本主义世界的目标从未改变。这一点从未向世界隐瞒,并且现在已经从一个遥远的理想演变成了具体的行动计划。

这种情况下,美国还会陪你玩?西方世界还会陪你玩?所以现在无论中共方面提出什么大笔的采购清单都无济于事,这完全不单纯是一个减少贸易逆差的经济问题了。

在这个大背景下,川普的所有表现都满足这样的目标:给你指定一条路,这条路有两个出口,一个出口是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都改了,那么就彻底融入当今世界的主流政治经济体制;另一个出口把你从世界经济体制中撵出去。

川普的策略非常简洁有效:针对中国政府对企业的补贴提高关税,针对技术创新要求中国保护知识产权。通过对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加税,使得两头在外的组装加工企业将变得无利可图,不得不把这些企业迁往其它国家,这种方式把中国参与国际经济体系的最大一块压缩掉,减轻了真要把中国经济从世界经济体系中切除出去时的危害。

在国际贸易中,中国有表现迥异的两类企业,一类企业是见谁被谁打,需要通过出口退税、高关税等国家力量和低息无限量资金来严密保护才能生存,这类企业就是中国的央企、国企。另一类企业打遍天下无敌手,只要它们进入哪个行业,哪个行业几乎就剩下它们自己,这就是中国的民企,它们承受着世界最高的苛捐杂税,长期没有现代金融的支持,但还是夹缝存生,撑起中国经济的大半壁江山。

中国的央企、国企是中共政权的统治基石之一,是中共统治权贵从中国经济体系中吸血的主要管道,是维持统治权贵利益一致性的终极纽带。对这些企业的冲击,就是直接动摇了中共权贵政经体制的根基。这些企业有两个基本特征:一个是经济效率极其低下,另一个是绝对没有任何技术创新能力。川普通过提高关税,最终要达到零关税最终目标,就是要这些企业直面市场经济的筛选,那实际上就是直接要这些企业的命。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了具有原生性创新能力民营企业对于央企、国企的竞争优势。

川普提高关税,除了影响那些两头在外的企业之外,受到最大冲击的就是中国的这些央企、国企,而最终获益的是中国的民营企业。这应当是中国著名的民营企业家曹德旺高度评价川普的真正原因。他这样评价:川普太伟大了,他是企业家,他将会成为历史上最有作为的总统。

中共在对内宣传中,主要的立足点是:川普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而实际情况是要遏制中共政权的崛起,切除掉中共这个人类肌体上的,同时也是中华民族身上的恶性肿瘤。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