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海阔天空 心要黑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出这...

心要黑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76
0
SHARE

哈根斯全球巡回尸体展用来敛财的展品中,包括一位年轻的中国母亲和她的8个月婴儿的干尸。(图片来源:法国博客空间)

目前,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一个名为“Body-the Exhibition”的人体展览正进入尾声。展出的标本包括20具全尸、300多个人体器官和身体残骸。本次展览引发了当地民众的抗议,管理布拉格7号地区的市长齐津斯基对此不尊重人类遗体的做法表示憎恶。

这个消息,也触动了远在美国的黄万青博士。他想:弟弟会不会就在那些标本当中?黄万青的弟弟黄雄,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在大陆受尽迫害,被公安通缉、流离失所,于2003年4月起失踪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14年来,黄万青奔走呼吁,四处寻找弟弟的下落。如今,希望虽然渺茫,但他绝不会放弃努力。

7月11日,在“人权无疆界”组织的协助下,黄万青针对正在布拉格举行的人体展览提出了刑事诉讼。他促请捷克政府鉴别所展出的尸体的身分,例如通过DNA鉴定,以帮助确定黄雄的尸体是否在内。

黄万青说:“对于人体展,我早有耳闻,我也听说其中有法轮功学员。我希望捷克警方能够调查我弟弟黄雄是否在其中。捷克已经成为一个民主国家,是人们寻求正义的地方。为了揭开我弟弟失踪14年的真相,哪怕有一线希望我都不放弃。希望此案能引起人们关注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人权侵犯,一起终止这场延续至今长达18 年的残酷迫害。”

布拉格市长决意安葬尸体在捷克共和国,法律规定,死者遗体应受尊重,必须得到妥善安葬。而本次布拉格的人体展览,因为主办方既未说明尸体来源,也未出示有关遗体用于盈利性公开展览的死者或家属的授权而备受争议,引起了多方关注。捷克的地方发展部要求布拉格官员没收并埋葬展出的尸体,但是警方表示,需要法院的命令才会配合行动。

布拉格市长齐津斯基(Jan Cizinsky)为此感到不安。人体展览于2月下旬开幕后不久,就接到了市民的投诉。齐津斯基前去展厅查看,他对于举办方如此不尊重人体的做法表示厌恶。

在投诉的市民当中,有一位医学公司的代表Jiri Benda先生。他表示,根据基督教的信仰,从一个人尚未出生直到死亡,人们都应该尊重人的身体。他说,“不可以这样处理死尸。”

齐津斯基表示,他会请法庭下令,让警方提供帮助,以便能够尽早安葬所有尸身。他说:“有必要寻求法庭的帮助,以便彻底解决问题。此种不道德的展览不应该在我国出现,对于死者的尊重不应该是一纸空文。”

布拉格人体展的背后

负责本次展览的Tom Zaller曾向内华达公共广播电台透露,他和一名中国的医生合作,对方收集来源不明的尸体,塑化后制成标本。邀请Tom Zaller的公司前往布拉格的JVS集团在宣传材料中向Zaller及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大连鸿峰”)致谢。

2012年11月13日,“追查国际”发布了《关于塑化人体标本尸体来源的调查报告》。报告揭示,在当代中国,利用人类尸体塑化成标本牟取暴利这一罪恶行业,是世界上唯一由政府部门主导“孵化”出来的产业。该产业兴起于2000年以后,正是中共对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迫害与虐杀的高峰期。

“大连鸿峰”是薄熙来任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时成立的,是一家完全用中国人的尸体制作“人体塑化标本”的公司。“大连鸿峰”董事长、大连医科大学解剖教研室主任隋鸿锦曾称,部分“尸体”来自中共公安部门,其设在辽宁的尸体加工厂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塑化人体产业基地”,全靠“国家各级领导”的“关怀和支持”。

已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薄熙来,是迫害法轮功的主犯之一。他涉及向中国的器官移植医院和生物标本塑化加工厂提供遇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尸体。资料显示,1993年,薄熙来担任辽宁省大连市长和市委书记时大量吸引外资。1999年8月,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成立,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

 

由于中共严酷镇压轮功,许多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为了保护家人不受牵连而拒绝透露自己的身分,当局借机宣布这些人的尸体身分不明。

兄长的心愿
黄万青在提出刑事诉讼后,接受了捷克一家媒体的采访。他讲述了弟弟黄雄受迫害的经历,以及自己为何要吁请捷克政府和警方的协助。

对于人体展览主办方至今没有公布所展标本的来源,黄万青说,“我认为他们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许在隐瞒什么。那些无辜的生命,未经本人和家属允许,就被人在全世界展出,被利用来赚钱,这是对死者和家属莫大的侮辱。”

据黄万青介绍,黄雄曾经在劳教所被关押、后被强行送入“洗脑班”进行“教育”。因此,大陆警方应该会掌握黄雄的行踪,但他们却一直拒绝向黄雄的家人透露半点信息。黄雄失踪前,最后的活动地点是在上海,而在距上海不远的南京市,就有一家标本塑化工厂。因此,他有理由怀疑,弟弟遇害后,尸体可能从那里被送到了大连的鸿峰公司。

黄万青谈到,法轮大法明慧网上记录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失踪的案例(网站链结)。据他所知,有一些炼功人失踪几年后,在监狱或劳教所被找到了。黄万青说,他毕竟身在海外,可以自由地替弟弟呼吁,而许多大陆民众却没有这样幸运,外界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呼声。

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意思是人死后埋入土中,死者方得安息,家属方觉心安。黄万青表示,他会遵循这个传统,为了弟弟的尊严,也为了良知和正义,追究到底。

多年来致力于调查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表示,黄万青是一个好人、勇者。他同样强调DNA鉴定对于确定尸体身分的重要性。葛特曼认为,这类人体标本展览是淫秽的,参与的人员都应该接受法律制裁。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