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奢侈品 高珀富斯纯手工精制腕表问世...

高珀富斯纯手工精制腕表问世 Le Garde-Temps传承工艺之旅开启新篇章

1062
0
SHARE
高珀富斯纯手工精制腕表问世。(高珀富斯提供)

随着电子技术的不断发展,手工制作濒临失传,这种趋势在高级腕表行业也不例外。曾荣获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最佳复杂腕表”奖的高珀富斯(Greubel Forsey)品牌,为承传手工制表技艺,于2009年,推出了一个历史性的探索项目:Le Garde-Temps – Naissance d’une Montre。如今,该项技术将成功地为高级腕表揭开历史新篇章……

4年前,巴黎迪德罗技术中学(Lycée technique Diderot)的钟表科教师、法国制表师米歇尔·布朗热(Michel Boulanger)毅然受命,重新成为学生,开始了Le Garde-Temps项目探索的新挑战。他的任务是,以传统工艺,全手工制作一款复杂的腕表。

经过几年时间的努力,一只封装完好、能运行和局部装饰完成的“时计珍品”(pièce école)腕表的样品,在今年的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上亮相。这款非凡的新作预计到2016年将全面完成。

“工艺承传”后继有人

在20世纪60年代末,石英表的出现改变了机械手表行业。从1974年至1990年代,制表工艺逐渐衰退,从事传统钟表业的专业人员从9万人降至4万人,而且传统钟表业已不再是受年轻一代青睐的职业了。
更糟糕的是,大量的制作诀窍和祖传技艺濒临消失,而钟表师的作用降低到一个更换手表电池的店主。

在这种情况下,醉心于精密机械结构的制表大师罗伯特·高珀先生(Robert Greubel),于上世纪80年代末定居瑞士,在那里他很快成为Renaud & Papi钟表公司的联合经理和合伙人。1992年,另一名制表大师司蒂芬·富斯先生(Stephen Forsey)加入了高珀的工作团队,一起从事最复杂的机芯制作。2001年,他们联合成立了CompliTime钟表公司,高珀富斯(Greubel Forsey)品牌也于2004年诞生了。

在2004年,高珀富斯推出了首款全面创新的品牌手表,自此,高珀富斯钟表公司每年都会开发一款新表,力求精益求精。

诞生非凡腕表背后的故事

2007年,罗伯特·高珀、司蒂芬·富斯和菲利普·杜福尔(Philippe Dufour),这三位具有国际水平的制表师(他们皆是Time Æon基金会的会员)共同投入一个计划:汇集古老的制表工艺,并将之永续传承。

2012年,经过几年的思考和准备后,Le Garde-Temps – Naissance d’une Montre承传项目初现规模。三位钟表大师决定合力培训一名学生,将他们的知识倾囊相授。让这位学生能够运用所学的技术,借助古老的机器和工具,独自以传统的方法,手工制作一枚复杂的腕表,继而将其所学传于后世,从而使一些卓越制表理念免于失传。

那么,接受这个具有挑战性项目的学生是谁呢?他就是米歇尔·布朗热(Michel Boulanger)。

布朗热毕业于法国的阿奈特钟表学校(l’Ecole d’Horlogerie d’Anet),当时正在巴黎一所钟表学校任教。
就这样,该承传项目从一开始,每一步骤均被拍摄记录,让钟表爱好者可以通过legardetemps-nm.org网站,观摩摄制下来的内容,以供学习、实践相关制作过程。

承传项目的目标虽然是一次有关机械工艺的探索,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过程也为人与人之间结交友谊创下机缘。

布朗热已经拥有了为数可观的传统工具,此外,他还需要制造其它的工具。每个月,这位重新变为学生的法国教授都会前往高珀富斯总部所在地——瑞士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市,在那里,他向罗伯特·高珀、司蒂芬·富斯和菲利普·杜福尔以及其他专家学习新的工艺,丰富和加深他对手表机械技术部分、结构或装饰方面的理解。

希望之声专访米歇尔·布朗热

希望之声:您对钟表业的热爱是怎样开始的?

布朗热:不错,用热爱来形容我对钟表的感情是最准确不过的了!其实,我热爱的不仅仅是时钟,还有手表,以及其它各种机械装置。

我的父亲是一位钟表维修匠,有一个自己的、家庭钟表作坊。

当时,我出入钟表车间很方便,有时也会打扰到父亲。我自幼就对钟表的机械部分感兴趣,加上那些机械工具——铣床、车床、磨床触手可及,更加让我兴趣大增。

我的父亲会给我一些机械装置(当玩具),有时是完好的,有时是损坏的,我就把它们拆散再重新安装,当然,我还不会按照原理来做……不过,有时也会弄的非常复杂。

在我15岁那年,开始选择未来的职业时,很自然地,我选择了钟表业,这是一个我有所认知的职业,尤其是我是在观察父亲工作的一举一动中长大的。

希望之声:那您是如何被选中成为高珀富斯承传项目的“学生”呢?

布朗热:钟表业是一个小行业,业内人士彼此都多少有些了解。

我是在80年代认识罗伯特·高珀的,那时我还在位于厄尔-卢瓦尔省德勒市(Dreux)的阿纳特钟表学校读书。那时,罗伯特前来进修培训,当时他已经是很多项目的负责人。周末时,他会到我父亲的作坊操作,试图实践他的一些想法。

之后,我们虽然各分东西,但我们彼此并没失去联系。罗伯特去了瑞士,我留在法国,同时也经常去瑞士实习和进修。我和罗伯特一直保持联系,我也非常关注他的动向。

在我父亲作坊几年的实践,促使我希望成为一个钟表老师,1997年起我在巴黎的一所学校任钟表教师,与此同时也参与家父制表作坊的工作。

2010年的夏天,罗伯特与我联络,告诉我他的一项计划,主要构思是向后代承传钟表技艺。他说,在这项探险计划中,将有众多的专家如罗伯特·高珀、司蒂芬·富斯(他们是高珀富斯品牌的创始人)和独立钟表师菲利普·杜福尔、传统铣削工艺大师让-弗朗索瓦·艾瑞德(Jean-François Erard)、钟表设计师Didier Cretin、钟表构造师Séverine Vitali等大师级人物的配合和指导。

身为老师,有这么一个优秀的钟表师组成的项目团队,向我提出合作机会,目的是向子孙后代传递先辈钟表师的技术,这是不可能拒绝的。对我来说,唯一没有商谈余地的条件是,这次探险项目完成后,我必须再重返学校任教。

希望之声:您原来是老师,现在再一次做学生,自2014年9月之后,您重拾老师的角色,您是怎样面对这些转变的?

布朗热:从老师转为学生,再从学生转为老师,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从中我体会到身为学生不容易。但作为老师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差事。对老师来说容易的事,对学生而言未必如此。在我再当学生的过程中,我把受培训的每一刻都铭刻心中。

在整个“承传之旅”的项目中,我遇到了我的学生所遇到的同样困难,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一开始,我非常清楚自己在被要求的不同领域所具备的能力和水平。为了推进该项目的的发展,我很清楚地向各位大师们表明我在某些方面的担忧和无知,这种态度让我得以进步,并且掌握到了专业性的技能。

本次探险是双向的:一方面我所学到的知识不应该占为己有;另一方面,一旦有可能,又轮到我把所学到的知识传授给钟表学校的学生。

总之,当我身在法国时,我的身份是老师;而当我在瑞士时身份则是学生, 无论任何身份,我都感受到同样的快乐,因为这两种身份都让我感到相当充实。

希望之声:在制作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钟表师布朗热说,纯手工制表,最难的就是微米级的精准度,要在千分之一毫米制作微小的部件,在掌握和制作方面是相当困难的。(高珀富斯提供)
钟表师布朗热说,纯手工制表,最难的就是微米级的精准度,要在千分之一毫米制作微小的部件,在掌握和制作方面是相当困难的。(高珀富斯提供)

布朗热:毫无疑问是微米级(精准度)的问题,一微米相当于千分之一毫米,制作这么微小的部件,在掌握和制作方面是相当困难的。

有些部件的允许加工误差为±2微米,即是说,我在手工制作和车削的误差范围不得超过4微米。换句话说,1毫米,即1000微米,我被允许的误差不过是4微米;如果超过了这个限度,该部件就要重新加工。为达到微米级的加工精度,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掌握。

希望之声:您是否有感到胜利或者气馁的时候?

布朗热:我当然有过气馁的时候,但一旦目标达成,便重获信心。幸运的是,我并非独自一人,当遇到重大困难时,我会向主导项目的各位大师们请教。

希望之声:您是如何做到按照预期成功完成每一步的?

布朗热:那是通过艰苦的工作和强烈的愿望,让-弗朗索瓦·艾瑞德与菲利普·杜福尔在后勤方面给予我帮助。最复杂的部件是由艾瑞德完成的,一旦技能知识和专有技术确定后,我所做的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难就难在把艾瑞德和我加工的部件配合上,加工的精确是至关重要的。至于杜福尔,他主要是提供机械方面的帮助,如钟表的擒纵机构、螺旋部分以及钟表的纯手工加工部分。如果没有正确按照设计图纸来执行的话,将无法进行加工。此外,钟表设计师Didier Creti给出的建议和修正也令腕表更迅速面世。

希望之声:钟表爱好者和专业人士他们的反馈?

布朗热:在每一次的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上,观众的反应都相当热烈,每次展览,人们均希望一睹这枚逐步成形的腕表的风采。
在2015年的SIHH展览期间,人们反应最热烈。我们展示了这枚已封装、运行正常、部分装饰已完成的腕表。为分享我们的价值和承传技艺,参观者竟可有机会佩戴一小会儿这款新表,参观者们都受宠若惊的欣喜。

希望之声:2014年的SIHH展上,你们决定把展位变成作坊来演示。

布朗热:那次展览为期5天,Le Garde Temps – Naissance d’une Montre项目的所有人员均出席了。那是展现汇集了大家整整一年的工作和智慧的激动时刻,从某种角度讲,展会是对我们在过去一年中所掌握技能的一种验证,我们迫不及待通过展会现场和大家分享。

希望之声:该项目目前的进展如何?

布朗热:我们的目标是在2016年的SIHH展会上,展出这枚完全符合高珀富斯和菲利普·杜福尔订立的品质标准的成品腕表。

高珀富斯官网:www.greubelforsey.com
法国巴黎销售点:chronopassion
271, rue Saint-Honoré, 75001 Paris
电话:+33 1 42 60 50 72

文/ Michal Bleibtreu Neeman
译/李婉清

责任编辑:德龙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