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作者专栏 过个像“人”的生活

过个像“人”的生活

136
0
SHARE

劉惠宜 |

假日進入觀光區,一片歡樂悠閒的氣息。走著走著,人潮突然像受到甚麼指使,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撞落了我的手提袋。我夾在人群裡,寸步難行。

看了一下旁邊的人,在抓寶。往前探探頭,牽著狗的小姐,在抓寶。後面是一對情侶,兩個人手牽著手,另一隻手可沒閒著,也在抓寶!我恍然大悟,不會是身處抓寶大軍裡吧?周圍景觀明明這麼美,可是這些寶可夢喪屍Pokemon zombies,各個面無表情,臉上映著詭異的藍光,著了魔似地低頭集體行進,魂都不知道在哪兒。

像捕蠅器裡的蒼蠅一樣逃不出去,我突然感到一陣恐慌:

整個場域,不會只有我跟那隻狗還「活」著吧?我可不想榮任「我是傳奇」台灣版的主角啊。

走道旁店家的重金屬音樂與招攬客人的廣播刺耳地轟炸,這批步兵卻封存於詭譎的無聲,繁華的街景瀰漫著末世的荒涼,無怪乎國外媒體用zombie apocalypse(世界末日)來描述這駭人的景象。無獨有偶的是,英國劍橋大學「生存風險研究中心」公布最新前十大危機,排名第一的竟然是人工智慧。若不慎行,人類恐將親手毀了自己的未來。

有句話說:「科學是個好僕人,不過是一位差勁的主人。」(Science is a good servant, but a bad master.)使用網路需要有很大的自制力與自我覺察力。心靈的自由無價。為甚麼從眾,才不叫落伍?為甚麼那麼容易被媒體牽著走?是否人的意志與思維並沒有我們以為的那麼堅強與清醒、穩定,以致萬物之靈反被無生命的人造科技全面接管?

「阿婆敖早!」星期六早上出門時,跟鄰居打招呼。

「透早就出門,要去佗位?」

「今天要加班。」

「這樣也好,比較不會無聊。」老人家的第一個反應。

無聊?有這種感覺很可惜,卻十分普遍,不分年齡層。無聊,表示這段時間(即生命)之於你,不痛不癢。於是,靠電子產品填滿你的每一個空檔,照顧你分分秒秒的思緒。明明是最有餘裕的時候,卻如此浪擲。

大部分人都愛放假,可是一旦空了下來,卻捧著一顆不知如何安置的心,彷彿燙手山芋,於是把它丟給手機──這位全天候、全年無休、貼身待命的專業級時間殺手。

走在河畔腳踏車道,對面一輛協力車,車上四個年輕人全在低頭滑手機,腳有一搭、沒一搭地踩著,竟沒人在看路!手機已經無時無刻、全面占領人類到這個地步!此時,薰風美景何用?

在餐廳用餐,常常看到眾人圍著同一張桌子,卻自顧自地埋首各式電子產品,身心異處。反正大家都這樣,也就沒有所謂禮貌的問題。可憐的是長者,被晾在一旁,另一種遺棄。此時,相聚何用?

十七世紀法國笛卡兒提出「我思故我在」,二十一世紀台灣改版為「不打卡,不存在」。色香味俱全的菜端上來,匆匆扒了一口,繼續看手機,遑論欣賞廚師的巧思與手藝。邊吃邊看,囫圇吞棗,也許在吃甚麼都不知道。此時,佳餚美食何用?

手機,有一個很大的好處,那就是──避免尷尬。當你不想跟旁邊的人說話,看手機。不知道怎麼相處,看手機。勉強出席的會議或聚會,看手機。手機,是最好的避風港。它讓你看起來很忙,其實是無事忙;它使你顯得很重要,其實盡看些雞毛蒜皮的雜訊。通訊軟體的發達對生活產生了極為弔詭的影響。一方面好像隨時隨地可免費聯繫,一方面卻似更疏離。以前的過年,親友會到家裡「行春」,看看對方是否安好、兒孫多大了、近來忙些甚麼。後來,改用電話拜年。今年,我發現鄉下家裡的市內電話響都沒響過。

拜年?用貼圖。孩子多大了?傳張照片給你。新台幣、口水費全都省起來。想聊天的時候,就找Siri吧。

你對機器說:「我覺得很無聊。」

Siri:「有聊是一天,無聊也是一天。」

你沒好氣地問:「你有朋友嗎?」

Siri:「我有你呀。」

哇,你快當真了:「你有家人嗎?」

Siri:「就你跟我兩個!」

……這樣,覺得很安慰嗎?

怎樣才是一個「人」的生活?

看看松浦彌太郎在《思考的要訣》一書中對自己的期許:

在如此資訊爆炸的時代,更應該盡可能提醒自己,有意識地隔絕資訊。雖然「知道」並不容易,但是「思考」更加麻煩、更加困難。……我期許自己是一個會思考的人。

拿回心思的主控權吧!即便看似無所事事,那「無」裡的空間,是創意的泉源,身心的養護場;思緒在此整理,心靈於焉沉澱──那是萬「有」的開端。

科技給生活、環境帶來的改變,恐怕是回不去了,人的覺醒又遙遙無期。其實現代人已經是「改造人」(Cyborg),每個人程度不同而已。我們常常讚嘆流傳百年的作品,怎麼能如此扣人心弦,是怎麼創作出來的?我想大環境也有關係。

唐代李季蘭有首著名的〈相思怨〉: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

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

攜琴上高樓,樓虛月華滿。

彈著相思曲,弦腸一時斷。

我懷疑,如果她生在現代,寫得出這首詩嗎?這個世代還有「相思」的空間嗎?

也許帶著琴到了樓上,就撥了通電話或Line給對方了。因為「樓虛月華滿」,挺寂寞。為甚麼彈個琴也要帶手機呢?因為調音器App在手機裡。

本來要彈琴,這一聊,就聊了半個小時。嘻嘻哈哈,叮叮咚咚。高樓,靜謐不再;琴思、情思與文思,煙消雲散。

或者,對方沒接電話,或訊息未讀,更甚者,已讀不回!一顆心開始百般揣測,胡思亂想。彈了五分鐘,再打一次、再傳一次。正眼看譜,眼角餘光看螢幕。隔了十分鐘,再看看是否已讀,順便查看其他湧進來的訊息:老闆提醒週五前交報告、朋友的全家出遊照、一堆按讚、娛樂影片、笑話、健康新知等林林總總。

一顆心早已失了焦,心猿意馬、七上八下,怎麼彈琴?

一想到對方,即刻可以各種方式天羅地網連絡得到。想念,沒有醞釀的時間;孤獨,沒有熟成的條件,哪兒來的深刻作品?

有時,不妨離線吧!

暫離人際間過於頻繁淺薄的互動,擺脫螢幕的控制,不讓電視、手機替你過生活。饒了你疲於奔命的心思吧!抬起頭看看人間的風景,轉個頭關心身邊的人。能走路的時候,好好走;能吃的時候,專心吃。如果能連上大自然的頻率,將更為幸福!重新打開感官,傾聽張潮在〈幽夢影〉中的四季好音:

「春聽鳥聲,夏聽蟬聲,秋聽蟲聲,冬聽雪聲,白晝聽棋聲,月下聽蕭聲,山中聽松風聲,水際聽欸乃聲,方不虛生此耳。」

此景雖難再得,但只要走進自然,沉心靜氣,還是可以聽見天地間的對話、大地之歌的餘韻。

成為科學的主人吧!役物,而不役於物。人在,心在。過個像「人」的生活。

轉載自《看》雜誌

SHARE
Previous article王老五
Next article東滴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