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文化沙龙 纪实文学:凤凰涅槃(下)

纪实文学:凤凰涅槃(下)

174
0
SHARE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2015年10月15日,在美国洛杉矶市潘兴广场,高薇薇讲述妹妹高蓉蓉被迫害致死经历。(明慧网)

高蓉蓉转院到医大之后,两个姐姐和母亲三人一直轮流24小时陪护。开始,龙山教养院不同意,但是家属坚持不妥协,一定要守护在侧。看到蓉蓉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躺在床上不能自由行动,全家人的心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备受煎熬。

高薇薇和高莉莉决定向上级申诉。她们俩多次到沈阳市司法局找领导上告,述说龙山教养院唐玉宝、姜兆华等恶警的犯罪行为。而龙山教养院一直对外称高蓉蓉的脸是 摔伤的。高薇薇和高莉莉曾当面质问管理科的王学涛,为什么公然撒谎,他回答说,龙山教养院给沈阳市司法局的报告中就是这么写的,这是“领导班子一起决定 的。”

* * *

在沈阳司法局大楼的办公室内,局长张宪生坐在沙发里,笑望着高薇薇和高莉莉,听二人讲述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的事情。高薇薇讲得眼含热泪,最后补充说,目前在医院里,龙山的警察还持续对高蓉蓉进行监控骚扰。

张宪生知道,最近,这高家两姐妹多次来司法局告状,要求处理龙山教养院的唐玉宝和姜兆华。之前都是处长刘波出面敷衍,不和她们谈实质性问题。而且刘波也同样坚决否认高蓉蓉是被电击毁容的。当然不能承认,怎么能顺着法轮功学员的说法呢?今天,高薇薇和高莉莉非要见局长不可,别人实在挡不住了,只好由他亲自出马,陪她们聊聊。兜圈子,是张宪生十分拿手的。

高薇薇问:“龙山警察撒谎,到处散布说蓉蓉的伤是摔的。我们多次反映情况,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张宪生说:“这个嘛,还在调查。”

高莉莉忽然开口问:“我好像见过你?”

张宪生一愣,“不可能。”

高莉莉说:“那天你去医院看我妹妹了,穿一身黑衣戴了墨镜。”

张宪生的脸僵下来,笑容也消失了,他匆匆结束谈话,把姐妹俩打发出办公室。

* * *

高薇薇和高莉莉意识到,不能指望司法局有所作为。那张宪生明明已经在病房内见过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的脸,却还佯装不知。与此同时,姐妹俩接触专家,进行谘询,准备为高蓉蓉做电击验伤。

这一天,她们二人带着蓉蓉的照片,找到一位国内权威的专家,表明来意:“我们希望通过验伤能够准确鉴定出,妹妹脸上的伤到底是电击伤还是摔伤。”她们一再说 明:“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不会说假话,我们的妹妹被电击了好多个小时,法轮功学员这么多年一直在遭受各种酷刑的迫害。”

专家看着 手里的照片,没有说话。他接过高薇薇递过来的电脑软盘,插入电脑硬盘,把电子版的高蓉蓉脸部的照片调出来,不断放大、观看。看了好一会儿,专家招手示意, 让高薇薇和高莉莉也过去一起看。他指着电脑屏幕解释说:“你们看,你们妹妹的脸上、手上和脚上糊焦处的外围,皮肤上都是大米粒大的一对对白点,这个就是电 棍电击的痕迹了。只有电棍电击时放电的两极,才能造成这种均匀的一对对白点,这是世界上的验伤专家都知道的。”

专家一面说,一面把照片上高 蓉蓉的额头、脸颊和脖子的伤处放大。果真,那里都是一对对的大米粒大的椭圆形白点。专家又说:“如果是摔伤的,是在哪儿摔的呢?除非摔在一个跟你们妹妹脸 型一样的模子里,否则,如果她的眼窝、鼻窝、下颌和脖子都摔成这样了,那颧骨还不摔塌摔碎了?而且,为什么颧骨、眉骨等高出来的地方的伤和脸上低洼处的伤 是一样轻重,因为那是外力在外面施加的伤害。”

有了验伤专家的结论,高薇薇和高莉莉又走进了辽宁省检察院,直接递交申诉报告。起初,检察院 登记处看见是炼法轮功遭迫害的案子,就拖延着不给登记。高薇薇和高莉莉坚持不走,最后,有一位好心的工作人员帮忙打电话,把辽宁省检察院监所检察处的一位 工作人员找了下来。这位工作人员也很有同情心,他说:“你们法轮功这案子,我们部门是不会接的,我帮你们想想办法吧。”

之后,这位工作人员 帮助两姐妹联络沈阳市检察院监所检察处,那里的人答应给高蓉蓉验伤,但是提出,沈阳市检察院和司法局同属市级机构,他们出示的验伤报告,司法局是不会当一 回事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高薇薇和高莉莉在沈阳市检察院登记的验伤申请,由市检察院出面,邀请辽宁省检察院的专家验伤并出具报告。

2004 年7月1日,四名沈阳市检察院和沈阳城郊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来到医大,对高氏姐妹的申诉情况进行核实调查。他们做了笔录,并且给高蓉蓉拍了照。几名拍照的年 轻人都非常同情高蓉蓉的遭遇。其中一个女孩子轻轻地撩起蓉蓉的头发,细声问:“我不会碰疼你吧?我要给你拍清楚点。”说着,她把自己头上的发夹摘下来,仔 细地夹住高蓉蓉的头发。一旁打聚光灯的男孩子,则费力地避开高蓉蓉受伤的腿和脚,同时尽量把灯靠得更近一些。

7月8日,沈阳市检察院请来辽 宁省检察院的法医给蓉蓉进行验伤和取证。专家们一进病房,首先看见了蓉蓉的脚脖和手背上因电击留下的白点,就非常生气。当他们看到高蓉蓉被电烂了的脸和脖 子时,一位主要负责人立刻气愤地冲到外面的走廊,大声斥责当时值班的龙山警察:“你们就是法西斯,文化大革命时害过人,现在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害人!”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高蓉蓉在龙山教养院遭长时间电击毁容 (明慧网)

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的脸,令检察机关的人无比震惊。在当今社会发生如此残酷的迫害事实,若非亲眼所见,谁都不敢相信。同情和愤怒,写在善良人们的眼睛里。

检 察官告诉高家亲人:验伤结果出来后,高蓉蓉是要回家的。因为,受害人不能在犯罪者的手里,必须要处在安全的条件下,然后,再来判定犯罪者的罪行。毁容和强 奸罪最重是可以判处死刑的。还有一位检察官这样说:“要想把高蓉蓉(遭电击毁容)的事实抹掉,除非把检察院的人都杀光了。”

离去

2004年10月5日,高蓉蓉被法轮功救走了!在严加防范下,居然让一个受了重伤的女子被人救出医院!政法委书记罗干一听汇报,顿时气炸了。国际影响如此之大,一定要处理好!这是大案,要案!

公安部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为“26号大案”。罗干亲自批示,从省市到县区为此层层开会传达布置搜寻。在罗干授意下,辽宁省政法委、“610办公室”、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联手封锁高蓉蓉的消息。

与此同时,沈阳周边各市、地区的公安局和铁路、民航、油田的公安部门先后接到抓捕高蓉蓉的指令,并收到一份落款为沈阳市司法局的“协查通报”。这份“协查通 报”还下发到市区的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各个信息站、房产中介、家政服务公司等处。该“协查通报”描述高蓉蓉“左侧面部有明显疤痕,不能独立行 走”,但却附上一张高蓉蓉被毁容前、没有任何疤痕的照片。沈阳市司法局还通过交通广播电台连续播放“一位弱女子被人劫持,市司法局热心帮助家属寻找弱女子 的下落” 的虚假消息,意欲通过出租汽车司机追查高蓉蓉的下落。

此后,辽宁省、沈阳市“610办公室”、沈阳市公安局和公安局国保大队按照罗干的批示严密部署,派出大批公安、特务等人员秘密深入到车站码头及其它所有公共场所,不分昼夜,展开网络式搜索,利用一切手段,监听、侦查、跟踪、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

* * *

2005年6月16日,在医大一院的急诊室里,高蓉蓉静静地躺着。她带着呼吸器,骨瘦如柴。医生和护士不时进来察看,望着昏迷不醒的她,摇头,叹气。高蓉蓉虽然不能睁开眼睛,无法说话,但事实上,对于周围发生的一切,她非常清楚。她的思维和意识一直没有停摆。

三个月前,在3月6日,他们再次绑架了高蓉蓉,将她投入马三家教养院。高蓉蓉立即绝食,抵制迫害。后来,她先是被送到沈阳大北监管医院,6月6日又被送到医 大急救。6月10日,她的父母去马三家教养院要人,姓王的院长并没有告诉两位老人高蓉蓉已经被送去医大,反而搪塞说:“一开始我们就不想收高蓉蓉,是‘上 边’压的。现在‘上边’什么时候让见让放,我们听‘上边’的。”

6月12日,高蓉蓉的情况危急,她父母终于得到通知,火速赶到医院。医生反 映,通过医疗仪器显示,高蓉蓉的头内有异样。医生怀疑脑部异样是因为曾被注射过破坏性药物所致。还有知情人透露:高蓉蓉从马三家被送到沈阳医大急诊室时, 神智清醒,瘦的只剩皮包骨,还能够坐起来。当时有七八个便衣轮流看守她,不许她讲话,不给她饭吃,但却在记录时记上她吃了这个那个。便衣说,不让她吃饭, 是因为她炼法轮功,而记录上写着吃过饭呢,是“领导让这么干的,回去好交差。”

眼看女儿危在旦夕,而马三家教养院不肯用好药,在高蓉蓉父母 的强烈要求下,营养药的用量才稍有增加。另外,他们要求索取高蓉蓉从马三家到医大的相关病历以及诊断资料,均被无理拒绝。高蓉蓉在“医大”的十天里,医院 所有的门口都被来历不明的人严加把守,还有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每天在急诊室高声问:“什么时候死?”同时,在高蓉蓉家的大门口也有人蹲坑,向周围的邻居 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

她知道,他们要她死。“死”,意味着什么?那只不过是人世间肉体的消亡。而在另外的空间,她的生命会不断延伸,精神会继续闪光。历经了巨大磨难的洗礼,她将走向永恒。

同修们,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后会有期。亲爱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不要难过。许多故事的结局,并不如预期的那样美好,但是,我愿用自身的苦难,点亮希望的光。

忽然,一阵轻风掠过床头。高蓉蓉发现,自己从床上飘了起来。她感到身体是那样柔软轻盈,整个人向上浮起。她随着风儿上升,上升,喔,她是多么的自由自在啊!她向下看去,大地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她不再回头,一直向云端飞去,飞向光明。

后记

2005 年6月16日,高蓉蓉被迫害致死,终年37岁。家属未能了解到任何关于她被迫害致死的情况,忍痛拒绝火化其遗体。高蓉蓉死后,辽宁省政法委责令辽宁省检察 院把高蓉蓉的验伤报告及照片等材料全部上交。此外,高蓉蓉在原工作单位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的档案被“610”取走。

2010年,高蓉蓉之母张素坤含悲离世。

2014年5月,高薇薇、高莉莉和父亲三人到达美国。

2015年,八十五岁的高父用颤抖的手写下了:“起诉江泽民,为我小女儿申冤。”

2015年7月,高蓉蓉的亲属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

2015年10月15日,在美国洛杉矶市潘兴广场,来自世界三十六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千名法轮功学员举行了“制止迫害、制止活摘、法办元凶江泽民”的集会。秋日的阳光温暖明媚,映照着高蓉蓉的大幅照片。高薇薇走上讲台,讲述妹妹的故事。

“我希望我们获得自由。”多少年后,人们或许仍会记得她那句催人泪下的话。那是一亿法轮功学员的心声,也是十几亿生活在红色高压下的中国人的渴望。那些为了自由而献身的人,将被永远铭记。

参考资料:
(1)高薇薇、高莉莉(2014年),《我们的妹妹高蓉蓉》,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2)高蓉蓉(2005年),《高蓉蓉的申诉:严惩迫害法轮功者 还公义于天下》,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3)黄云(2015年),《高蓉蓉在国际关注下遭虐杀 亲人控告江泽民》,发表于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新闻网,美国。
(4)谢东延(2015年),《高蓉蓉被毁容虐杀 亲姐:系为中华未来牺牲》,发表于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新闻网,美国。

(全文完)

撰文:俞晓薇

责任编辑:张宪义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