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皮肤排出近6斤黑砂 福州老...

皮肤排出近6斤黑砂 福州老太9年怪病 一梦消失

221
0
SHARE
法轮大法 真相 修炼故事 诉江
刘梅莲状告江泽民。 (伊铃/大纪元)

这是1992年夏天一个早晨,中国南方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福州市。故事的主人翁刘梅莲从梦中醒来,梦中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她有点害怕,又有些喜悦。
  
“天色灰濛濛的,我来到涨潮前的海边散步。突然,脚下一滑,一只脚深深陷进海边的淤泥里。糟糕!眼看潮水就要上涨。我赶紧把脚往出拔,拔呀,拔呀,怎么用劲也拔不出来,就这么成一个弓步姿势僵直着…….”
  
“‘快叫师父救你呀?’旁边有人说。‘师父,哪有师父呀?’我正纳闷。‘看,师父来了’又有人说。正说着,只见一位身材魁梧、身披黄袈裟的男子,从右侧向我走来,从我右肩上方伸出一只手,‘我救你,我一定救你。’然后轻轻一拉,把我拉上岸边。”
  
“‘你是谁呀?’我问。‘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呀?’然后这位师父转身就走。我跟着这位师父,沿着码头的石梯,一级一级的向上走。经过一段平路,拐进一条巷子,巷子的尽头是一间的房子。这位师父抬手一指,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那里坐着一尊巨大的佛像。”
  
“‘你是佛?’我问。这位师父没回答,又抬手一指,我顺势看过去:那是一栋高大的建筑物,其中一层有很多间教室,里面坐满了各种年龄不等的人,有男的、女的、老人、小孩,他们每人手里捧着一本书在读……
  
“然后,我又看到,建筑物的上方有一条黄色的梯子,很长很长,直通天顶……”
  
“‘如果我的病好了,我一定来这里找你。’我对这位师父说。”
  
“卡嚓”,像按照相机快门一样,师父不见了。刘梅莲吓一跳,睁开眼一看,自己躺在床上,房间的一切依旧。……原来做了一场梦。
  
令她惊奇的是,这次醒来与以往特别不同:自从9年前患了一种怪病以来,每天早晨醒来都会出现几阵“大冷”;而这次醒来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很舒服,似乎眼睛也可以看一些东西了……

怪病缠身

早在1983年,刚刚41岁的刘梅莲患了一奇怪的病,“怕冷”。怕冷怕到不敢出门,大热天也把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连手指都不敢伸出来;甚至见到水、听到风声都怕,人冷得缩成一团。
  
这种怪病使她全身皮肤毛孔阻塞,不出汗,全身肿胀,肌肉僵硬,像植物人一样,肢体不灵活,行动都困难,整个人肿胖、变型;脖子又肿又僵,呼吸都困难,上、下、左、右不能活动,眼睛肿得几乎睁不开。她全身酸痛难忍,坐立不安;疾病的折磨使她感到生不如死……
  
刘梅莲是一家轻工部门出纳员,需要到处去收账。这个怪病使她根本无法上班,只好住医院。可是医院又查不出病来,住院半年之后,无任何改善。那时,她四处寻医问药,福建省各大小医院,能看的都看了,但病情依旧。
  
为了减轻痛苦,她买来生姜、桂皮熬水洗;用红酒烫脸。头冷得像冰冻一样难受,只好把头发全部剃掉,长年累月顶着光头,每天用药水洗、中药敷。几年来用了五六百斤生姜洗澡,红酒不知用了多少。
  
刘梅莲也到处拜庙求神。福州市、福建省内大大小小的庙宇、道观都去拜,可是无济于事。

1个月掉落近6斤砂子、1斤多痂皮

这 次梦醒之后,刘梅莲不仅觉得浑身暖洋洋,还感觉眉毛周围、上方特别痒,像蚊子叮咬。她用手一摸,摸出一些像细砂一样的东西,再摸,又有砂子,不停的摸,砂 子不停的出。开始是米黄色,后来就是黑色的,又干又硬,有的像铁砂,有的像锯末。有时连着出,像细带子一样,然后就散成砂子样的。她把黑砂放到水里,水就 变成暗红色。
  
在接下来的近一个月时间里不断地重复出现。眉毛上方出完,再到脸颊、嘴唇、鼻子、下巴、脖子、耳朵、前身、后背、腿部……全身从头到脚,就这样一阵一阵的出。掉砂的地方,皮肤结出褐色、白色、鱼鳞样的痂,然后脱落下来。
  
自从皮肤排出砂子之后,绷紧的肌肉马上松弛了,毛孔通透了,能出汗了,肿也消下去,身体越来越舒服……

法轮大法 真相 修炼故事 诉江
从刘梅莲身体掉落的砂子和痂皮近6斤;掉落的鱼鳞皮似的痂也有1斤多。(刘梅莲提供)

  
刘梅莲把掉落的砂子收集起来,掉落的痂皮也收集起来,一公斤装的罐子几乎满满三罐,近6斤;掉落的鱼鳞皮似的痂也有1斤多。她把掉下的砂子拿给那些给她看病的医生看,都觉得不可思议。

寻找梦中师父

福州市临海,当地人祖祖辈辈靠海为生,历来有信佛、道、神的习俗。即使在那极力宣扬无神论的年代,政府不准烧香、拜佛,但刘梅莲家还是偷偷买香,在家里拜佛。她的母亲在68岁时进庙修行。她常去看望母亲。那时,她心里早已埋下要修佛的心愿,希望退休后去皈依佛门。
  
自从做了那场梦,皮肤排出那么多砂子,刘梅莲从那个奇怪的病魔中解脱出来。她相信这一切都是梦中的那位师父救了她。于是她决定一定要找到那位师父。可是去哪里找呢?
  
她就一间一间寺庙去找,一尊一尊佛像去辨认。寻啊寻,找啊找,她找遍福州市内大大小小的庙宇,又到外地去找,一找就是几年。

1995年,刘梅莲的大儿子从加拿大来信,告诉她去找“法轮大法”。90年代初,她的大儿子杨卫华从无锡轻工大学硕士毕业以后,赴多伦多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儿子的来信让她感到高兴,可还是不知道去哪里找。
  
1998年,远在加拿大的杨卫华联络福州市的法轮功学员,给他母亲刘梅莲带书。他们约好在福建省政府旁的邮电局门口见面,对方手拿着《转法轮》作为标志。
  
刘梅莲来到相约地点,她看到相距一米多远的地方有人拿着一本书,那本书看起来一闪一闪还闪着金光。她很惊奇,赶紧过去把书借过来,翻开一看:里面的照片和梦中的那位师父一模一样!
  
刘梅莲当场喜极而泣,把书紧紧抱在怀里,泪水不断的涌出。“这就是我找的那位师父。”这一天是1998年7月9日,是刘梅莲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日子。

体验佛法修炼的快乐

法轮大法 真相 修炼故事 诉江
刘梅莲在多伦多炼功。(刘梅莲提供)

刘梅莲家住在福建省政府附近。当时,省政府内有三位官员是法轮功学员,政府大院内就设有一个炼功点。大门设有保安,平时一般人进不去。因为这三个官员的关系,所以省政府附近的100多位法轮功学员可以到这个炼功点炼功。

每天早晨4点半,刘梅莲准时赶到炼功点,和大家一起炼功。炼完功就在大门口和大家一起学法,然后再回家。那时,她的身体已完全恢复健康,身子轻飘飘的,她体验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开心和幸福。
  
刘梅莲说:“我在修炼过程中,听到和看到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影,和在梦中见到的形象、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真是像师父讲的:‘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 ’(《洪吟》第53页,一)。”

噩梦降临

1999年7月20日,中共政府开始打压法轮功。当时,福州市有很多人炼法轮功。全市原本有四个炼功点:东、西、南、北各一个,全部被取消。
  
随着时间的推移,迫害逐步升级。刘梅莲所在的省政府炼功点在东边,炼功点取消以后,在省政府的门口搭起一个大舞台,这个舞台不是用来跳舞的,而是让那些被抓来的法轮功学员上台表态,逼着他们说,放弃修炼法轮功。
  
省政府内的三位法轮功学员2女1男,他们被逼着表态,否则就是开除工职。他们的丈夫、妻子也逼着要跟他们离婚……他们一次又一次上台,还没开口,就哭成一片。台上的人在哭,台下的法轮功学员也在哭……他们开不了口,他们不愿放弃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一位辅导员去北京上访,被抓回来活活打死。今天这个被抓捕,明天那个被关押,还有人失踪,还有……刘梅莲不断的听到坏消息。“这么好的大法被打压,尊敬的师父被污蔑。”刘梅莲哭成个泪人。

坚持信仰遭迫害

法轮大法 真相 修炼故事 诉江
刘梅莲在多伦多唐人街讲真相。(刘梅莲提供)

2001年7月10日,刘梅莲到北京上访。近60岁的人了,从未去过北京,同来的2位同伴走散了。她不知道天安门在哪里,东问西问,来到王府井。天色又晚了,她不敢去住旅店,害怕身份证被收走。幸遇一位好心保安,那一晚,她就在王府井的百货大楼门口坐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好心的保安指点,她顺利的来到天安门。那时很多人在那里炼功,她在那里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边喊了去那边,警察在忙着抓其他人,竟然顾不上她。刘梅莲顺利返回福州。
  
为了告诉人们大法的真相,回来后,刘梅莲买信封装资料,挨家挨户去送。每次一提就是一百多封,福州市的大街小巷都让她跑遍了。
  
2003年,刘梅莲在分送真相材料过程中,遭人举报,被公安抓到派出所。(刘梅莲说,当地政府奖励举报人,每举报一个法轮功学员,就可以获得奖金6000元。)当时,她的包里有100份资料。
  
刘梅莲后来被送到羁留所24小时,之后又送到看守所关起来,每次提审传单来源,她都不回答,只讲法轮大法好。警察威胁她:“3份资料要判3年,一百份资料要判多少年?”,刘梅莲回答:“随你了!”
  
警察说:“要砍头!”,刘梅莲正义凛然的回答:“我谢谢你!自从走上法轮大法修炼之路,生死不怕,一切无顾虑了!”
  
警察又找来一屋子的人,看起来都是当官的头头,又问她传单来源,刘梅莲仍然不正面回答他们。最后,她遭秘密判两年劳教,关押到福建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刘梅莲又跟里面的警察讲“大法神奇,大法度人”。或许是因为当地人有信神佛的习俗,那些警察大多数相信,他们要她把体内排出的沙子带给他们看。 刘梅莲让老伴把砂子带来,那些警察互相传阅,但不给其他人看。他们把沙子放入水里,黑砂子融化成为血水,黄砂溶化后变成黄色的水。
  
在这个劳教所里,有些警察对大法弟子表示同情,不愿意迫害他们;而有些恶警就想把法轮功学员往死里整。
  
一天,刘梅莲因为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被恶警罚站18个小时。18个小时站下来,她的脚肿了,双脚、腰、腿疼得近乎僵直,走路都很困难。第二天值班的警察知道后,把她叫到办公室,充满同情的问候她。
  
出狱后,刘梅莲受到严密的监视。那时,刘梅莲的三个孩子都在加拿大留学。恶警威胁要把她在国外的三个孩子都抓回,关进牢里,致使老俩口一直在惊恐中生活。
  
2005年5月,刘梅莲的儿子就把她老俩口子接到加拿大。如今,已经74岁的刘梅莲,在这个自由的国家,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个一辈子从未跟人红过脸的善良老人,谈起往事,泪水盈盈,对法轮功师父充满无尽感恩。
  
2015年,中国大陆兴起控告江泽民大潮,刘梅莲于同年8月向中共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要求对迫害元凶绳之以法,还人间正义。(全文完)#

希望之声记者伊铃报导

责任编辑:岳怡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