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华人社区 独家:9.4华人反暴力大游...

独家:9.4华人反暴力大游行成功的背后

207
0
SHARE
9月4日,多达5万法国华人参加的“大家要安全”大游行令人印象深刻,结果很成功,获得了法国政府的支持。(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华人是不习惯游行的,这次大游行可是个大转折!”

“华人需要更好地向法国社会开放。” ——雅集社协会主席Tamara Lui

多达5万华人参加的“大家要安全”大游行令人印象深刻。大家可能还记得一群群站在卡车上,用麦克风呐喊要安全口号的华裔年轻人,既激昂,又很得体,成功地向法国社会展现了华人社区尊纪守法的风貌,受到法国各界十分正面的评价。那么,华裔们是怎么做到的呢?本报采访了此次游行的两位组织者:法国中国青年协会(Association des jeunes Chinois de France)主席王瑞和塞纳-马恩省Mitry-Mory市议员林春来,了解到组织工作背后的故事。

组织得当 华裔齐心合力

众所周知,华裔社区举行游行示威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次因为张朝林遭劫失去生命,社区安全威胁变得更严峻,迫使华裔不得不发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连续举行了三次游行。最后一次的规模和影响力最大。

王瑞和林春来这两位年轻的组织者一致认为,9月4日大游行的成功,体现了年轻一代参与组织工作的优势。

“此次游行,年轻一代和父辈之间做到了很好的配合,这一点很重要。特别是法国华侨华人协会主席池万升先生在这次活动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非常合理地协调好参与者和各个协会间的工作。”王瑞说。

法国华侨华人协会主席池万升先生。(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法国华侨华人协会主席池万升先生。(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组织一个有5万人参加的大游行,其工作量巨大。林春来说:“我们按主题分不同团队,进行具体分工,每个团队有10至50个成员,专门负责一项工作。 比如:媒体公关团队、与政要联系的团队、与协会协调的团队、准备口号标语的团队、印制游行衬衫的团队和负责物流的团队(准备卡车、音响设备)等等。”

据王瑞透露,每个团队均指派一位主管,如物流主管、财务主管、维安主管等。

在筹备游行期间,不同的团队不时开会商讨事宜。“我们大多是通过微信互相沟通商量的。”林春来说。

在游戏的当天,有100多人是事先组织好,专门喊口号的。另外,游行维安工作做得相当成功,300多位维安志愿者统一服装,工作认真严肃,成功地维持了当天的秩序。

图为华人协会组织300名志愿者,统一服装,维持9月4日大游行的秩序。(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图为华人协会组织300名志愿者,统一服装,维持9月4日大游行的秩序。(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据林春来透露,9.4华人大游行的主要领导者还包括Tamara Lui,Olivier WANG,Sacha Lin和Jacques Hua。

“华人社区的能见度提高了”

9.4大游行为一个华裔社区带来超乎预料的结果,无论法国媒体还是法国民众,或在网络社交媒体等,都给予了很正面的反馈。

林春来说:“组织这次华人游行所付出的努力和经验,将有助于提高华裔在法国社会的能见度,也让华人的协会看到建立一个更好的结构十分重要。”

通过此次游行,法国政府包括总理瓦尔斯、大巴黎地区主席Valérie Pécresse等,都对华人社区问题有了“重点”的意识,内政部长在会见张朝林家属时曾承诺了增置监控摄像头。

林春来还说“这也是让法国政府在对待华人社区问题时,像对待所有的法国公民一样,视所有的华人为法国公民,不带有任何区分。”

游行拉近了协会间的距离

据林春来透露,筹备大游行期间也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如游行备用品(小旗子等)不按时到货;承包印制游行衬衫商家没货了,其他商家互相照应,解决了1万件衬衫的按时印制。

“其实参与的不仅是华侨,还有越南、柬埔寨等华裔,整个华裔社区都动员了起来,做到互相帮助,当遇到问题时,总会有其他人来帮忙,找到解决的办法。林春来回忆说,“不同的协会间通过这次运动,互相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沟通,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林春来表示,在未来的几个星期内,相关的协会机构会继续举行会议,比如反歧视组织等,并商讨选出对话者和法国政府方面进行合作。

组织人之一王瑞:巴黎是我家

法国中国青年协会主席王瑞。(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法国中国青年协会主席王瑞。(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现年29岁的王瑞,在两年半前,王瑞被选为法国中国青年协会(Association des jeunes Chinois de France)的主席,在筹备9月4日的大游行中,他用了10多天的时间,带领40多人的团队为游行做准备工作。

王瑞的父母来自温州,家住巴黎美丽城,说一口地道的法语,同时,他也说一口流利的中文。王瑞说,除了有父母的影响外,他是靠看拼音和观看中文电视节目学会了说中文。

“自小吸收法国的‘维生素’长大,我想自己是个法国人,但因为我的肤色和外貌,我曾常常自问‘我是谁’?”

为了解开内心深处的疑问,王瑞决定离开法国,去国外体验一下生活。“我想在国外,以外国人的身份,看看我会怎么适应。”

王瑞一度去过中国,他发现,他其实和那里的中国人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是什么呢?

王瑞举例子说:“我们对事情的反应态度会不一样。我们会看不一样的电影,我吃奶酪,而中国人不吃奶酪,我们喝不一样的葡萄酒,我虽然不爱喝酒,但法国的葡萄酒都尝试过,我自小也是用筷子吃饭长大的。”

回法国后,王瑞找到了答案:“我是法国人,巴黎是我的家。”

王瑞曾拍过一部名叫《颜色的界线》记录片(La Ligne de Couleur)。该片讲述了法国移民对肤色歧视内心斗争,该片于2015年6月17日上映。

对法国华裔青年的未来怎么看?

作为年轻一代,王瑞说:“要继续努力的工作,要注意保持华人(在法国)的地位,要互尊互爱。”

王瑞觉得华人社区还有需要改善的地方,一方面是要更好保留“中国的传统文化”,另一方面也要更好地“认识法国的文化”。此外,还需要认识现代全球化的进程,利用享有中、法文化背景的优势,发展更多的多元化。

组织人之二林春来:我喜欢帮助别人

巴黎塞纳-马恩省Mitry-Mory市议员。(本人提供)
巴黎塞纳-马恩省Mitry-Mory市议员。(本人提供)

现年38岁林春来,是巴黎塞纳-马恩省Mitry-Mory市议员

参与9.4华人大游行的协调工作,其中包括:1、与媒体联系,接受法国媒体的采访;2、邀请法国政要参与游行;3、负责协调工作。

为筹备游行工作,每天只睡4个小时。对于游行的成功,他说:“我感到很高兴,很自豪。但重要的是,游行过后,政府方面的承诺能得以实现。”

林春来自小在法国长大,父母是柬埔寨华裔,父亲原籍朝州,母亲原籍广州,自上世纪70年代移民到法国。

“我向来对参政感兴趣,喜欢帮助别人解决一些问题,履行公民参与的义务。”他说。

于是,在2012年,林春来在参加市议员竞选中,获得了多数票而当选。

他说:“我其实没有太大的野心,在市里当个议员,为当地居民付出一份力就足够了,至于涉及的全国性政治领域,还不大感兴趣。”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记者张妮法国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德龙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