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文化沙龙 法式生活艺术–...

法式生活艺术–从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中)

502
0
SHARE
马丁‧卡林于1785年为维克多夫人美景城堡的大厅制作的五斗柜。(©2012 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马丁‧卡林于1785年为维克多夫人美景城堡的大厅制作的五斗柜。(©2012 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在古典家具领域,法国是欧洲家具史上影响力最大的国家。而从17世纪中叶到18世纪的法式家具,在造型、技术、装饰和材料上所具有的开创性和非凡技艺,更是现代都无法企及的高峰。在卢浮宫博物馆为从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这三代法王时期新开辟的装饰艺术展厅,丰富多彩、精致典雅,风格各异的法式家具琳琅满目,从17世纪中期的大橱柜到路易十五风格的曲线,再到18世纪末的直线条,每件陈列的家具都犹如艺术品一般。

布勒的乌木镶面衣橱

在路易十四和摄政时期(Régne personnel de Louis XIV et Régence,1660-1725),最了不起的细木工大师是安德烈‧查理‧布勒(André-Charles Boulle,1642-1732),路易十四于1672年授与他首席御用木工师的最高头衔。其作品的创新性和丰富性为凡尔赛宫增色不少。

布勒在家具上普遍使用细木镶嵌工艺,就是用各色材料:贵重木材、宝石、玳瑁、象牙、贝壳、金属、大理石等,剪贴出设计好的图案。此外,为了展现王室的气派,布勒在家具上使用大量的镀金铸铜,如怪面饰、虎爪饰、框缘条饰、叶饰……都由他亲自设计、铸造、镂刻,用来保护家具最脆弱的部份,形成了鲜明的路易十四风格家饰特征。

来自王室家具贮藏库的衣橱,约1700-1720年由安德烈-查理‧布勒(André-Charles Boulle)制作。(©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Martine Beck-Coppola)
来自王室家具贮藏库的衣橱,约1700-1720年由安德烈-查理‧布勒(André-Charles Boulle)制作。(©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Martine Beck-Coppola)

布勒在1700至1720年间制作的这一衣橱,大气奢华,是路易十四时期家具制品的代表作,一如路易十四豪华壮阔的统治。柜子高226cm,宽136cm,橡木及软木框架,采用了从日耳曼引入的乌木镶面新技术,即在橡木结构外层镶贴更珍贵的乌木木材,隐藏原有细木结构。带有异域色彩、色黑质硬的乌木壁板上雕刻装饰着镶嵌玳瑁、黄铜的图案。

布勒还用单体双门结构取代了以往的双体四门、类似教堂建筑的柜体形式,乌木饰面的基座取代了早先的腿式支撑。柜子表面上的镶嵌和铜镀金装饰完美融合的设计与无与伦比的精湛技艺,体现了该时期的创造力,并开启摄政风格。

克里桑的红色五斗柜

当摄政的奥尔良公爵将宫廷从凡尔赛迁到巴黎后,木工匠人开始倾力为巴黎的贵族和布尔乔亚阶级们设计符合公寓大小的家具。法式风格于是从路易十四的崇高、尊贵、庄严,变成对舒适性和奢华感的追求。

服饰用品商也开始扮演新角色,他们相当于现在的室内装潢师,提供关于家具使用的新建议。家具既要大方优雅又要有其实际功能,甚至椅子都讲求符合人体工学,设计师、建筑师、装潢师和能工巧匠的日渐融合宣告了现代设计的到来。

于是,我们迎来了华丽精致的“洛可可”风格极盛期(Epanouissement du style rocaille,1725-1755),法式家具充满无限的想像与自由,轮廓由原本的直线条改为曲线,有的家具还安装了机构,经过变化可以产生好几种用途。

带棕叶和花朵饰的五斗柜,查理‧克里桑(Charles Cressent,1685-1768)制于1740年。(©2012 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带棕叶和花朵饰的五斗柜,查理‧克里桑(Charles Cressent,1685-1768)制于1740年。(©2012 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这只带棕榈叶和花朵铜饰的五斗柜,是十八世纪上半叶最负盛名的家具大师查尔斯.克里桑(Charles Cressent,1685-1768)的杰作。当时,两层抽屉、上覆大理石的五斗柜变得非常流行,拔高的柜脚显得较之前更修长优雅。

此柜制于1740年,高90.5厘米,长149厘米,宽67厘米,采用软木和胡桃木框架、卡宴紫木贴面。克里桑利用木材颜色的变化,做出简单的几何镶嵌木工,再配上精细的镀金铜饰——卷叶饰、棕榈叶、常春藤、鲜花图案和虎爪饰包脚,更加凸显出铜饰本身的美丽造型。

吉拉尔的蓝色五斗柜

除了镶嵌木工外,东方风味非常风行,欧洲人迷恋上了来自远东的漆器,认为漆器代表着华贵和精致。人们采用进口的中国或日本漆绘(红色、黑色)制作法式家具的面板,再用铜镀金、银,装饰家具线脚,形成一种中西合壁的独特风味。

但用来自中国、日本的漆绘屏风制作家具成本太高,1730年代,来自德国的马丁兄弟发明了被称为马丁漆(Vernis Martin)的法式漆绘,从植物中提取桑给巴尔岛和马达加斯加的硬树脂,在320℃将其溶解在亚麻仁油和松节油中,可以调配出丰富的色彩。

马蒂厄‧吉拉尔1742年为玛伊夫人舒瓦西城堡的蓝色睡房打造的五斗柜。(©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马蒂厄‧吉拉尔1742年为玛伊夫人舒瓦西城堡的蓝色睡房打造的五斗柜。(©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马蒂厄‧吉拉尔(Matthieu Criaerd,1689-1776)的这件五斗柜,是十八世纪法式洛可可家具中非常罕见的作品,它是1742年为玛伊夫人(Louise-Julie de Mailly-Nesle,1710-1751,路易十五最喜欢的情妇)舒瓦西城堡(château de Choisy)的蓝色睡房打造的。

柜子为橡木框架,果木贴面,高85厘米,长132厘米,宽63.5厘米,整体设计成冷色调,与其它金色调、甚至暖色调的家具十分不同。采用了白色底、蓝色调的马丁漆和优雅非凡的洛可可风青铜镀银装饰,显得沉静而美丽。

此柜的精湛技艺,是在巴黎的画家模仿远东清漆技术已经达到完美的例子。大格局的面板上,繁茂的植物、孔雀和其它鸟类飞虫,充分唤起了远东的异国情调。

厄尔多的王后式扶手椅

扶手椅是十八世纪非常普遍的样式,其扶手继续椅脚弯弓型的流动线条,微向后倾,和椅背后倾的线条一气呵成,扶手为镂空的型式,椅背可做王后式(à la reine,为重要人物或重要场合时使用,平直的椅背显得庄重严肃)或篷式(en cabriolet,椅背像敞篷般凹陷,显得较轻松自然),且线条如浮云流动。

约1750- 1755年出自尼古拉.厄尔多之手的王后式扶手椅。(©RMN-GP (musée du Louvre)/René-Gabriel Ojéda)
约1750- 1755年出自尼古拉.厄尔多之手的王后式扶手椅。(©RMN-GP (musée du Louvre)/René-Gabriel Ojéda)

这把王后式扶手椅,是尼古拉‧厄尔多(Nicolas Heurtaut,1720-1771)为普瓦捷主教Martial-Louis Beaupoil de Sainte-Aulaire制作的。厄尔多这种模式的椅子被称为“洛可可古典对称”风格,在十八世纪取得了巨大成功,并且这种热潮持续很久,直到十九世纪还深受欢迎。

这把椅子的特点是,动感流畅的曲线,将稍显过时的洛可可风格净化和精炼,引起对古代希腊罗马风格的新兴趣。矩形靠背的肩部和手臂部位的曲线显得牢固而引人注目,滚轮式的椅脚,敦实的实木椅座,贝壳、鲜花形的雕刻装饰完美有序,对称分布。

里厄泽纳的圆弧形活动面盖写字台

从1755年开始,法式家具往另一个方向发展,赫库兰尼姆古城和庞贝古城的发现,促成欧洲对古罗马和希腊文化的向往与追求,激发了优雅细腻、线条简约的新古典主义风潮。路易十六(1774-1791)时期的家具风格集一个世纪之创造性研究于大成,优美并有复古倾向,而且更注重功能性。

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最喜欢的木工让-亨利‧里厄泽纳(Jean-Henri Riesener,1734-1806),无疑是其时的家具大师。他为最有名的作品,是由让-弗朗索瓦‧奥本(Jean-François Œben,1721-1763)设计并着手制造、最后由里厄泽纳完成的路易十五御用书桌。为存放重要文件,法国国王于1760年定购了这件家具,但他在9年后才等到制成到货,还支付了62,800法磅(约合5百万欧元)的天价。

这张桌子,由精挑细选的贵重木材制成优雅的造型、细工镶嵌的装饰画展现出从烽火沙场到诗意田园的各种场景、镀金铜雕与桌棱线条完美结合衬托出其浑厚大气的轮廓、尤其以巧妙的机械设计见长:桌子的各个侧面均装有活板,仆人无须打开桌面便可添纸续墨,合上桌面它就会自动上锁,而重新开启它只要简单地按一个按钮。

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在杜伊勒里宫夜晚公寓的圆弧形活动面盖写字台(Bureau à cylindre),让-亨利‧里厄泽纳制作于1784年。(©RMN-GP(musée du Louvre)/Martine Beck-Coppola)
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在杜伊勒里宫夜晚公寓的圆弧形活动面盖写字台(Bureau à cylindre),让-亨利‧里厄泽纳制作于1784年。(©RMN-GP(musée du Louvre)/Martine Beck-Coppola)

1784年,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在杜伊勒里宫里面布置了一间小公寓,里厄泽纳为王后献上了他最高雅、最新颖的家具,包括卧室的梳妆台、床头柜和这个圆弧形活动面盖写字台(Bureau à cylindre)。该写字台不用时可以将圆弧形活动面盖合上,要用时从下方的把手往上推,面盖就向内卷起打开。

写字台采用橡木和杉木框架,梧桐木、卡宴紫木、紫檀木的菱形网格镶面,其余部份为多色木,高103厘米,长113厘米,宽64厘米。桌前面有三个抽屉,都镶着方形铜镀金浮雕,用来收纳文具用品。圆弧形活动面盖的中部是花卉、月桂树枝、彩带花环组成的椭圆框架,里面是代表诗歌属性的镶嵌图案:羽毛、琴、书、墨水……上方的平台还可以放置灯座、时钟等。

卡林的黑色五斗柜

五斗柜在路易十六时代依然十分重要。这时期知名的家具大师马丁‧卡林(Martin Carlin,1730-1785),于1785年为维克多夫人(Madame Victoire,路易十五的女儿)的美景城堡(château de Bellevue)大厅制作了这个黑色五斗柜。

该五斗柜为门型,即把抽屉样式的外表改成了门的形式,柜子门打开后,里面为搁板,还有讲究的小抽屉。柜子高97厘米,长152.5厘米,宽54.2厘米,采用橡木框架,熏黑的梨木桌脚,乌木贴面。桌面是意大利Carrare地方出产的白色大理石。

远东漆器的流行时尚在路易十六时期维持不堕,这件家具上覆盖着五组日本漆板(三个在前面,两个在两侧)。由水果和花叶边饰、叶漩涡饰、花环、饰带、百合花组成的铜饰,从洛可可时期行云流水般的随意潇洒变得整齐庄重、含蓄优雅,体现了卡林不寻常的精细技术。

维斯维勒的小写字台

在1785年,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购买了奥尔良公爵的圣克卢城堡(château de Saint-Cloud),之后以自己的品味重新布置了家具。此“带托书架的小写字台”(Table à écrire à pupitre)由亚当‧维斯维勒(Adam Weisweiler)在1784年制作,高73.7厘米,长81.2厘米,宽45.2厘米,采用了乌木、日本漆、珍珠、镀金的青铜与钢。桌子的造型、材料和色彩使用都很大胆。

亚当‧维斯维勒1784年制作的“带托书架的小写字台”。(©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亚当‧维斯维勒1784年制作的“带托书架的小写字台”。(©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这张桌子是典型的维斯维勒作品,线条和镀金铜饰都细致优雅,桌腿非常纤细,装饰着披着古式袍子头顶供品篮的少女像柱,麻花造型的横档中央有一个花篮。桌子前端配有三个抽屉:中间和左边构成一个大抽屉,内部衬以蓝色丝绒,右边的小抽屉里面放墨水瓶、粉饼盒、镀金铜海绵盒子。桌面中央可以支起来作为斜面阅书台。椭圆形的面板上镶贴乌木日本漆板,周围是砂金石框。

文/李琳

责任编辑:德龙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