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法国制造 法国最佳果酱作坊:把口福带...

法国最佳果酱作坊:把口福带给大家

470
0
SHARE
玛丽-弗朗索瓦和菲利浦‧布律那特夫妇俩做出来的果酱被评为法国最佳之一。整整九年的时间,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工作理想:拿出最好的与人分享。(玛丽-弗朗索瓦提供)

坐在“法国最佳果酱”的小作坊的餐桌前,我点了薄饼菜单上名为“惊喜”的一款,四个热呼呼的小薄饼,配上颜色为红、黄、米、橙的四种果酱。逐个品尝后,感到 果酱质感鲜脆、甜而不腻,每款都香气浓浓,味道却各有不同。一向不太爱甜食的我,这一次却为口中的甜饼叫绝,这可真是果酱甜饼中的极品。

小餐厅连着果酱店,店里的果酱有五十多种,墙上除了那醒目的荣誉证书外,还有某国经济部长到此品尝的纪念。老板娘玛丽-弗朗索瓦(Marie-Françoise)开朗热情,趁她一人在餐厅、小店两边忙的空当,我便与她闲聊,询问这么好吃的果酱是如何做出来的。

偶然的信息 果断的决策

1998年,当厨师的丈夫菲利浦‧布律那特(Philippe Bruneton)在电视上看到做果酱的节目,突来一念,决意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果酱,于是把那本节目中介绍的书买回来,开始试验摸索。

2001 年7月,夫妇俩成立了自己的果酱作坊。本来开餐馆才是丈夫的梦想,可是在法国要开一家像样的餐馆费用太贵了,估计要15万欧元以上,而开果酱店则简单得 多,7千多欧元便可以开炉了。一开始,做出来的果酱仅销往当地市场、餐馆、旅店,后来打进了高级饭店,慢慢的,那些高级饭店的名厨师们都喜欢上了他们的果 酱品牌。

上佳水果出极品

怎样才能做出最好的果酱?据菲利浦的经验,要到果园里买新鲜的水果,绝不能到市场上批发。早晨从树上摘下来,下午挑选出熟的恰到好处的水果,就如你看到想吃的那种。

菲利普的秘方:用最好的水果做出极品。(玛丽-弗朗索瓦提供)
菲利普的秘方:用最好的水果做出极品。(玛丽-弗朗索瓦提供)

制作过程相当考究,手工去皮,去籽,切粒,加适当量的糖、柠檬汁搅拌后,搁放一个晚上,让糖慢慢融化渗透到果粒里面;第二天,放铜锅里慢火煮,使用铜锅是法 国的祖母辈传下来的传统方法,特点是保热度好,保持水果新鲜颜色,利于果酱凝冻。温火煮到热了就离火,继续浸泡;第三天,再次加热煮透,最后入瓶,不加任 何防腐剂和化学添加剂。

四季的味道

店名“玫瑰的季节”(Les Saisons de Rosalie),挺有诗意。讲到味道,菲利浦有独到的味感,他可以把一些配方看上百遍,然后作出自己的创意味道,根据不同的季节水果加上各种天然香草 料,熬出让人惊喜的味道,如巧克力加覆盆子、茶子加蜂蜜、苹果焦糖加咸黄油,客人反馈是:喜爱之极。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

正 因为菲利浦对高质量果酱的执著,短短三年间,即2001年开店,2004年时被评为当年法国最佳果酱作坊(参赛作坊有一百多),年度奖项亦是终身的享誉, 如此一来,上门订单大大增加,原来15平方米的地下生产间需扩大,身为太太的玛丽,此时想到了该是让丈夫实现开餐厅愿望的时候了,于是2005年,他们把 生产果酱间扩大的同时,开张了薄饼茶厅,顾客来买果酱时,还可即兴坐下来品尝美味,这里的果酱好吃,菲利浦的厨艺亦不一般,他烙的薄饼可算是我吃过的饼中之最了。

2005年,玛丽为圆夫愿,在作坊旁开了间薄饼茶厅,让客人现场品尝美味。(玛丽-弗朗索瓦提供)
2005年,玛丽为圆夫愿,在作坊旁开了间薄饼茶厅,让客人现场品尝美味。(玛丽-弗朗索瓦提供)

夫妻共甘苦 口福送他人

每 天早上7点开工到晚上7点下班,一天工作十二小时,每周一关门,而通常这一天也难以真的不工作,上上下下都是夫妻俩人来打理,要做的事情太多,玛丽的样子 看上去显的有点疲劳,不过客人一来精神马上回来。在招呼客人时,无论是那些常客或来过一两次的客人,他们对店家表现出的那种由衷的赞许,那种如老朋友相见 的亲切感,让玛丽疲劳全消,她认为这些对她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问玛丽:“有了权威性的声誉,生意做得好,你们觉得满意吗?”“是的。”玛丽的回答很肯定。

生 意好,钱是不是也赚得多呢?店里果酱每瓶平均卖4到5欧元,利润有百分之五十,夫妻俩算给自己的工资并不高,玛丽每月仅有500欧元,比起她从前当领导助 理时的收入少了2倍。她平淡的语气让我吃惊。九年的努力,只赚到了荣誉,钱却赚的如此一般般?这样却很满足?法国当下的生活毕竟消费很高,我忍不住问出了 一连串的问题,你们有一天会改变自己的选择吗?

“这里乡村地方环境优美,我是怎么也不会离开这里的!”玛丽说。(玛丽-弗朗索瓦提供)
“这里乡村地方环境优美,我是怎么也不会离开这里的!”玛丽说。(玛丽-弗朗索瓦提供)

“不会,这里有我们生活的热情,我们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把口福送给别人,值得!”

Les Saisons de Rosalie位于罗纳-阿尔卑斯省Longes村,离里昂40多公里。

文/龚简

责任编辑:德龙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