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焦点专题 “擒贼先擒王 抓捕江泽民”...

“擒贼先擒王 抓捕江泽民”系列分析报导之二 江迫害法轮功成沉重包袱 习抓江可解困局

443
0
SHARE
擒贼先擒王,抓捕江泽民
擒贼先擒王,抓捕江泽民。(大纪元)

【希望之声2015年09月23日讯】抓捕江泽民 习近平可破乱局
(接上文)

外面曾流传一种说法,薄熙来在2012年4月10日被撤销政治局委员职务后,被双规于河北省廊坊市 三河县燕郊镇的燕城监狱,但具体不叫监房,而是对外封闭的“高级招待所”。燕城监狱系近年新建,与秦城监狱级别一致,中共内部称为“秦城二期”。据说,其 医疗设施远远高于秦城。

有中共党内级别不低的退休人士曾开玩笑说:“这么高级的设施应当是为江总准备的,进不进没法说,至少算个预备吧。”

虽然这是玩笑话,但自从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发动了这场历时16年多并且至今仍在持续的迫害,从根本上注定了江泽民团伙及共产党自己的倒台。

至 今持续多年的中共内斗实情因王立军逃美领馆事件而引爆并被外界所知,事实上都是以法轮功为核心问题而展开。像历次对正教信仰的迫害一样,江泽民和中共勾结 迫害法轮功给国家和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给后续的执政者带来沉重包袱。分析人士认为,只有抓了江泽民,解体了中共,恢复法轮功的名誉,这样才能破除在中国大 陆十几年来加在亿万法轮功学员身上的枷锁。至少先抓了江泽民,便可破乱局,才可稳定民心。

为转移矛盾 江曾把法轮功作为“国内假想敌”

踏 着“六四”学生鲜血爬上中共最高权力位子的江泽民一开始就权力不稳。上世纪90年代的最后两年,中国大陆进入“多事之秋”。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愈演 愈烈;江的心腹贾庆林被举报,时任总理朱镕基誓言要一查到底;1999年,“六四”正逢十周年纪念日;中美关系的恶化;国内民族主义抬头⋯⋯,这一切都把 江置于一个“不安全”的境地。当时掌权的江泽民随时担心危机爆发、自己的位子坐不稳。

为转移矛盾、化解危机,作为江泽民“军师”的曾庆红给江出了“树立国内假想敌”的策略,目标定向了人数日益众多、善良和平的法轮功修炼团体。为此,江与曾利用了当年中共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的“五八”事件,以此挟持整个中共政治局,为其在当年7月份公开镇压法轮功铺路。

法轮功自1992年5月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传出后,迅速引起中国大陆广大民众的关注和喜爱。中共的高层,包括政治局成员,在1999年之前对法轮功都有所了解。

法 轮功传出后,修炼人数迅猛增加,当时在北京紫竹院有一个相当大的炼功点。紫竹院附近有许多退休中共老干部,有的是部队的退役将军,也有的是国务院或中央机 关的退休高干。这些人中有的在中共党内的资历比江泽民、朱镕基、罗干、李岚清等人老得多,中共“十五大”的那些常委有些是他们过去的下属。

由于法轮功对人身体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传人,心传心,传播速度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像。因学炼的人数越来越多,这让妒忌心极强的江泽民怒火中烧。

1999年,时任中共政法委副书记罗干联合其连襟、被外界称为科痞的何祚庥等策划了震惊世界的“四二五”事件,挑起了迫害法轮功的事端。

《江泽民其人》一书透露了“四二五”那天发生的一些细节。4月25日当天,江是躲在一个装有防弹装备的轿车中,透过深色玻璃进行了他的所谓“视察”行动。当时,法轮功学员的前面是为江的“视察”而特意布下的武警警戒线。

江泽民个人因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广受欢迎早就心怀妒忌,对朱镕基在“四二五”事情上的处理和受到的赞誉更是无法忍受。自认为已经做了10年中共老大的江泽民因此气急败坏。

库恩的《江泽民传》透露,就在4月25日的当天晚上,江向其他高层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在信中,他称“法轮功”为“X教”。“我不相信马克思主义就战胜不了‘法轮功’”,他写道。

《江传》在第二十二章中写道,“怎么会这样?”江泽民大声问他的密友沈永言,“‘法轮功’怎么会在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难道他们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吗?我们的公安部门在哪里?我们的安全部门在哪里?”

第二天在中共常委会上江泽民大发雷霆。早前有消息称,当时江泽民“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我很痛心”,并指责朱镕基“政治敏锐度如此之低。法轮功问题不抓紧解决,会犯历史性的错误!”

在江泽民看来,法轮功的人数之多是在和党争夺群众,方式之和平理性是因为组织严密,来到中南海就是公开和他江泽民叫板,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几十位肩上有军衔的军人,这些军人竟然会追随法轮功而不去追随他这个军委主席。

此后,中共军队中也开始了迫害法轮功的密谋,而主导者之一就是当时的中共军委副主席张万年。

据 中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张万年传》一书透露,在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后,张万年开始多次配合江泽民,在军中迫害法轮功。张多次给总 政治部主任于永波打电话或当面说,要求有关部门要采取“果断措施,彻底清除军队内部的‘法轮功’”、“抵制‘法轮功’”等。

1999年“六四”十周年才过不到几天,江泽民针对法轮功的镇压计划就全面展开。6月10日,在江泽民的淫威下,中共成立了类似“中央文革小组”和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机构——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中央“610”小组,下设执行机构“610办公室”。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全面展开。

迫害初期 江泽民的迫害政策遭到大多数常委反对

在中共最初决定镇压法轮功时,江泽民是孤立的,当时中共政治局常委7个委员,包括江泽民的家属,每家都有修炼法轮功的,按照人大常委的调查报导,法轮功对任何社会、任何团体、任何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四二五”上访后,江泽民召开常委会要打击法轮功,但时任政治局常委的朱镕基、胡锦涛、李瑞环、尉健行、李岚清都投了反对票,只有李鹏投了弃权票,江泽民的计划一度在政治局流产。

而胡锦涛最初因不愿意迫害法轮功,曾被江泽民呵斥。一位刘京(原公安部副部长、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手下的“610”官员曾爆料,早在2002年刘京就曾亲口透露,胡锦涛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跟江泽民态度是不一样的。

这位“610”官员透露说,刘京曾多次去法轮功发源地长春市进行“督战”。在一次小范围的所谓“庆功”宴会上,刘京兴致大发,给陪酒的吉林省和长春市公安局“610”官员透露,在“610”编制和镇压经费大规模扩大上,中共两派发生分歧的经过。

刘 京当时说,2001年江泽民在一次布置对法轮功打压的会议上称,原各地“610”办公室是以各地政府名义设立的,但在具体执行任务过程中,公安厅、国家安 全部、公安局、司法局等由于部门利益驱使和业务特点不同,往往不服从“610”的指挥,扯皮、推诿、应付、不服从命令、消极对待等现象已经极大影响了对法 轮功的镇压效果,“各地法轮功事件不但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越演越烈”。

于是会上江表示要在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设立相应 的“610”办公室,这时胡锦涛说了句话,“增加‘610’机构得增加人员编制,经费不小”。江立时大怒,冲着胡锦涛咆哮道:“都要夺你权了,什么编制不 编制、经费不经费的!”胡听了一声不吱,面无表情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勾结 与薄熙来的对话邪恶尽显

1999年镇压前,中国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对于这个人数庞大的修炼团体的镇压政策,江在一开始推行得相当艰难。正是江泽民与共产邪灵互相呼应、相互利用,狼狈为奸,将对法轮功的镇压的邪恶放大到史无前例的地步。

《希望之声》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中指明:“江泽民的阴暗心理、独裁权欲、残暴人格和对‘真、善、忍’的恐惧成为江泽民无端发起镇压法轮功的原因。这与共产党组织是高度一致的。”

为了能够推行其的迫害政策,江泽民选中了中共组织中一直想往上爬、野心勃勃的薄熙来为其具体执行。那时的薄熙来因人缘太差而长期在大连任职,薄也藉此终于找到了往上爬的机会。

1999年8月16日,江泽民携全家老小去了大连见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

8 月17日是江泽民的生日,早前的报导称,江泽民在大连的庆生,薄熙来一家三口与江“把臂同游,入房唱K”,江还与谷开来一起“深情对唱”。据悉,所唱正是 江最喜欢的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网络上流传的一张照片还记载着这段历史。照片中,江泽民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捂着肚子,旁边的谷开来也拿着话筒在陪唱。

据前《文汇报》记者姜维平透露,1999年江泽民下令打击法轮功时,大连市长薄熙来最卖力,他不仅亲自到达市政府北门,现场指挥警察驱散一度聚集在政府办公楼的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薄熙来还对公安局与国安局的有关人员下达指令:“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

据薄熙来最信任的司机王某某透露,江泽民非常明确地对薄熙来表示:“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

薄熙来在法轮功问题上对江泽民的积极效忠,得到江的欢心。1999年10月,薄熙来升为大连市委书记。2000到2001年,薄熙来当上了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2002年成为省长。

薄 熙来当上辽宁代省长后,新建扩建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龙山教养院等,很多新建的劳教所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那时中国各地因为不报姓名而无法遣返的法轮功学 员都被薄熙来接纳,秘密关押在薄掌控的监狱中。此后,薄熙来夫妇更是从大连开始了骇人听闻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恶行为。

伴随着江泽 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迫害中,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酷刑,残忍之极,难以名状。如:电击、烙烫、吊挂、坐老虎 凳、灌辣椒水、指甲里插竹签、强奸、打毒针、甚至被活体摘除器官等等。各种酷刑多达数十种,堪称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

老人干政与密谋政变的原由

江泽民惶恐失去核心权力后一旦无法维持迫害将遭到清算。因此,在中共“十六大”退下前,江就开始布局以后的人事安排,妄图逃避清算。这也是中共多年来老人干政的深层原因。

江和胡之间的彻底决裂终在2006年开始。

2006 年初,江泽民血债帮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在国际曝光。同年5月,胡锦涛到黄海视察北海舰队。胡乘坐最先进的一艘导弹驱逐舰巡视时,两艘军舰突然同时向该 舰开火,竟然打死驱逐舰上5名海军士兵。载着胡的导弹驱逐舰惊慌失措之下,立即调转船头以发疯的速度急速驶离舰队演习海域,直到安全海域。为避免再遭暗 杀,胡换乘舰上的直升飞机飞回青岛基地,未作停留,也未回北京,而是直飞云南。一个星期后,才回北京露面。

事后,据被拘捕的舰艇官员供认,命令是江泽民下达的,江泽民的军中心腹、海军司令员张定发指挥手下人干的。几个月后张定发在北京死了。

此后中共高层的内斗越发激烈。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中提到,江一直对胡锦涛不放心,其中原因之一是后上来的胡不愿意替江背镇压法轮功的黑锅,这让江一直在寻找可以接替胡的心腹人选。

太 子党薄熙来因在当地镇压法轮功积极被看好,但江最紧急的是在2007年阻止胡看好的李克强上台。由于江系自己手里没有人选可以在2007年起到阻击作用, 作为缓兵之计,习近平被江、胡双方接受。习近平对江泽民来说,最大问题同样是没有手握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因此无法得到江最终的信任。

书中说,习近平上台只是江、曾的权宜之计。江、曾的算盘是先在2007年阻止胡锦涛的接班人上台,在2007年到2012年期间内,让江、曾真正的接班人薄熙来锻练成熟、取得威望和权势,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上至少得到常委和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位置。

江、 曾预计在中共“十八大”后再经过两年左右的时间,利用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通过“唱红打黑”取得的对全国的挟持和操控,把“重庆模式”推向全国,再利 用薄熙来掌控的全国政法委、武警部队,以及全国众多被薄熙来掌握的军队人缘、江泽民在军中的力量等,罢免甚至逮捕习近平等人,到时候中国又是江、曾的天 下。

报导称,实施这个政变计划,主要靠的就是当时已经是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周、薄密谋政变的黑幕早已为外界所熟知。这点也被具有半中共官方背景的香港《凤凰周刊》的报导所证实。

今年1月13日,香港《凤凰周刊》刊发封面报导《周永康六大罪状解析》,对周永康“六大罪状”作出解读。

文章说,周永康串通薄熙来结党营私。据悉,周永康曾在重庆与现已在秦城监狱服刑的原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有过一次密谈。周、薄两人政治立场、价值观念一拍即合,表示要“大干一场”。

周永康回京后对身边的“铁杆们”说:“我们要干成‘大事’,像薄这样的人应该利用,他可以帮我们冲一冲。”

在胡锦涛掌权时候,江泽民架空胡锦涛,靠手下周永康等人继续维持、推动对法轮功的迫害。

今年3月9日,凤凰网报导,原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副部长杨春长首次公开披露徐才厚“他们架空了军委领导人”。这个信息被认为是中南海首次半公开胡锦涛掌权时候,江泽民在军内干政的消息。

江派在香港骚扰法轮功 捆绑当权者

政论人士陈破空曾经撰文《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说:“江泽民任内镇压法轮功,留下平生最大污点。江泽民后来发现,不仅他的同僚朱镕基、乔石、李瑞环等人对镇压法轮功态度消极,就连继任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对法轮功问题,也尽可能保持低调。江泽民深知问题严重⋯⋯”

港 媒报导了一个江泽民的细节,证实江实施迫害后的惊慌。按着中共党内规定,退休常委有权获得中央书记处每日编发的《情况反映》等绝密资料。对此,江一般不 看,而是专注看两方面的资讯:一是中央政法委暨综管委编发的《敌情动态》,此材料专门反映政法委确认的所谓“敌对势力”的活动情况;二是法轮功媒体对他的 “攻击”。对其中需要作出回应的,江就亲自安排细节。港媒评论讽刺地说,江可谓既当领衔主演又当编剧。

有报导说,2005年10月的十六届五中全会以后,胡、温基本上不提打击法轮功的问题,正式文件更是绝不涉及“法轮功”三个字。

不过,江泽民集团却拚死要将中共当权者捆绑,无论胡锦涛还是现任当权者习近平都面临这种困境。

2012 年胡锦涛“七一”访港前,6月10日星期日凌晨3点,一个才注册成立两天的所谓“香港青年关爱协会”(简称,“青关会”),突然调派来了数十人,在香港红 磡火车站直通车出口旁摆放大量横幅和展板,并且采用中共抹黑法轮功的一套言词及手法,张起影射污衊法轮功的横幅。

《香港希望之声时报》当时的 报导指,曾庆红授意梁振英在暗中力挺的“青关会”组织在香港多区不断挑衅围攻香港法轮功学员,意图制造冲突事件来构陷法轮功,以达到在香港取缔法轮功真相 点的目的。同时,在法轮功问题上捆绑中共所有高层成为事实上的共同犯罪团伙、共同背黑锅,企图免遭清算。

在2012年至2013年间,香港街头上这群牵涉江湖黑社会势力的亲共团伙不断冲击香港法轮功学员真相景点,在香港机场、火车站、闹市区等繁华地段,铺天盖地的标语横幅、谩骂诬陷不绝于耳。

“青关会”的恶行极为嚣张,引起香港市民公愤。大量香港市民、香港政府官员、香港各界投诉、谴责“青关会”在市区扰乱香港社会、煽动仇恨和文革式暴力。

在强大民意下,在香港街头上演了近一年的文革仇恨风暴闹剧以失败告终,江派在港澳多年的控制权及影响力也走向末路。

中共至今仍在迫害法轮功

习近平掌权后,以反腐的名义抓捕贪官,到现在为止,已经有100多名部级、军级以上的官员落马,其中大多数都有迫害法轮功的经历。

尤其是最高级落马官员中,如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原政协副主席苏荣、原公安部副部长、“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等,个个都是手握法轮功大量血债的人。

习近平当局在废除劳教的过程中,因为涉及到法轮功问题,曾在中共内部遭到江泽民集团的强力抵制。

现在迫害法轮功的核心机构“610”,在最高层处于空转状态。5月26日陆媒曝光,时任“610办公室”主任刘金国不再担任这一职务,至今未公开见任何人接替。

但是,近期希望之声获得的一份中共内部下达的“机密”文件显示,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仍在持续。

2015年5月14日,中共福州市委办公厅发放“榕委办发 [2015] 23号”文件,该文件内容为:中共福州市委办公厅关于转发《中共福州市委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2015年工作要点》的通知。该文件的左上角标明“机密”二字。

据知,该文件内容中多次提到对法轮功的打压。如对年内发生的法轮功喷涂标语、传播真相及“5‧13”法轮功系列活动,当局称要“深挖打击”。对海外明慧网,当局称要“查明和切断”该市“法轮功”与境外“法轮功”的渠道,并设立代号为“310”的专项行动。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虽然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大批量落马,但是江泽民仍没被抓捕,中共迫害法轮功这台机器就不会停止,中层、基层迫害法轮功的机器照常运转,很多官员都在观望,所以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持续。

分析:抓捕江泽民 解体中共 让内斗成为过去

石 久天表示,中国政局的核心就在于迫害法轮功带来的沉重包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实施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甚至活摘法轮功 学员器官,给众多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带来惨烈的伤痛和巨大的苦难。习近平阵营要想治国,涉及几亿人的法轮功问题根本绕不过去,而江泽民集团一方不愿也不可 能在法轮功问题上让步。

石久天说,只有抓捕了江泽民、解体了中共、并恢复法轮功的名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法轮功的问题,中国才能回到一个正常的国家状态,政治上的激烈斗争才能成为过去,“不然,当局的退路也将越来越少,与江泽民集团的争斗可能会更加激烈。”#
责任编辑:林锐

【希望之声2015年09月23日讯】抓捕江泽民 习近平可破乱局
(接上文)

外面曾流传一种说法,薄熙来在2012年4月10日被撤销政治局委员职务后,被双规于河北省廊坊市 三河县燕郊镇的燕城监狱,但具体不叫监房,而是对外封闭的“高级招待所”。燕城监狱系近年新建,与秦城监狱级别一致,中共内部称为“秦城二期”。据说,其 医疗设施远远高于秦城。

有中共党内级别不低的退休人士曾开玩笑说:“这么高级的设施应当是为江总准备的,进不进没法说,至少算个预备吧。”

虽然这是玩笑话,但自从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发动了这场历时16年多并且至今仍在持续的迫害,从根本上注定了江泽民团伙及共产党自己的倒台。

至 今持续多年的中共内斗实情因王立军逃美领馆事件而引爆并被外界所知,事实上都是以法轮功为核心问题而展开。像历次对正教信仰的迫害一样,江泽民和中共勾结 迫害法轮功给国家和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给后续的执政者带来沉重包袱。分析人士认为,只有抓了江泽民,解体了中共,恢复法轮功的名誉,这样才能破除在中国大 陆十几年来加在亿万法轮功学员身上的枷锁。至少先抓了江泽民,便可破乱局,才可稳定民心。

为转移矛盾 江曾把法轮功作为“国内假想敌”

踏 着“六四”学生鲜血爬上中共最高权力位子的江泽民一开始就权力不稳。上世纪90年代的最后两年,中国大陆进入“多事之秋”。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愈演 愈烈;江的心腹贾庆林被举报,时任总理朱镕基誓言要一查到底;1999年,“六四”正逢十周年纪念日;中美关系的恶化;国内民族主义抬头⋯⋯,这一切都把 江置于一个“不安全”的境地。当时掌权的江泽民随时担心危机爆发、自己的位子坐不稳。

为转移矛盾、化解危机,作为江泽民“军师”的曾庆红给江出了“树立国内假想敌”的策略,目标定向了人数日益众多、善良和平的法轮功修炼团体。为此,江与曾利用了当年中共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的“五八”事件,以此挟持整个中共政治局,为其在当年7月份公开镇压法轮功铺路。

法轮功自1992年5月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传出后,迅速引起中国大陆广大民众的关注和喜爱。中共的高层,包括政治局成员,在1999年之前对法轮功都有所了解。

法 轮功传出后,修炼人数迅猛增加,当时在北京紫竹院有一个相当大的炼功点。紫竹院附近有许多退休中共老干部,有的是部队的退役将军,也有的是国务院或中央机 关的退休高干。这些人中有的在中共党内的资历比江泽民、朱镕基、罗干、李岚清等人老得多,中共“十五大”的那些常委有些是他们过去的下属。

由于法轮功对人身体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传人,心传心,传播速度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像。因学炼的人数越来越多,这让妒忌心极强的江泽民怒火中烧。

1999年,时任中共政法委副书记罗干联合其连襟、被外界称为科痞的何祚庥等策划了震惊世界的“四二五”事件,挑起了迫害法轮功的事端。

《江泽民其人》一书透露了“四二五”那天发生的一些细节。4月25日当天,江是躲在一个装有防弹装备的轿车中,透过深色玻璃进行了他的所谓“视察”行动。当时,法轮功学员的前面是为江的“视察”而特意布下的武警警戒线。

江泽民个人因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广受欢迎早就心怀妒忌,对朱镕基在“四二五”事情上的处理和受到的赞誉更是无法忍受。自认为已经做了10年中共老大的江泽民因此气急败坏。

库恩的《江泽民传》透露,就在4月25日的当天晚上,江向其他高层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在信中,他称“法轮功”为“X教”。“我不相信马克思主义就战胜不了‘法轮功’”,他写道。

《江传》在第二十二章中写道,“怎么会这样?”江泽民大声问他的密友沈永言,“‘法轮功’怎么会在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难道他们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吗?我们的公安部门在哪里?我们的安全部门在哪里?”

第二天在中共常委会上江泽民大发雷霆。早前有消息称,当时江泽民“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我很痛心”,并指责朱镕基“政治敏锐度如此之低。法轮功问题不抓紧解决,会犯历史性的错误!”

在江泽民看来,法轮功的人数之多是在和党争夺群众,方式之和平理性是因为组织严密,来到中南海就是公开和他江泽民叫板,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几十位肩上有军衔的军人,这些军人竟然会追随法轮功而不去追随他这个军委主席。

此后,中共军队中也开始了迫害法轮功的密谋,而主导者之一就是当时的中共军委副主席张万年。

据 中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张万年传》一书透露,在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后,张万年开始多次配合江泽民,在军中迫害法轮功。张多次给总 政治部主任于永波打电话或当面说,要求有关部门要采取“果断措施,彻底清除军队内部的‘法轮功’”、“抵制‘法轮功’”等。

1999年“六四”十周年才过不到几天,江泽民针对法轮功的镇压计划就全面展开。6月10日,在江泽民的淫威下,中共成立了类似“中央文革小组”和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机构——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中央“610”小组,下设执行机构“610办公室”。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全面展开。

迫害初期 江泽民的迫害政策遭到大多数常委反对

在中共最初决定镇压法轮功时,江泽民是孤立的,当时中共政治局常委7个委员,包括江泽民的家属,每家都有修炼法轮功的,按照人大常委的调查报导,法轮功对任何社会、任何团体、任何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四二五”上访后,江泽民召开常委会要打击法轮功,但时任政治局常委的朱镕基、胡锦涛、李瑞环、尉健行、李岚清都投了反对票,只有李鹏投了弃权票,江泽民的计划一度在政治局流产。

而胡锦涛最初因不愿意迫害法轮功,曾被江泽民呵斥。一位刘京(原公安部副部长、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手下的“610”官员曾爆料,早在2002年刘京就曾亲口透露,胡锦涛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跟江泽民态度是不一样的。

这位“610”官员透露说,刘京曾多次去法轮功发源地长春市进行“督战”。在一次小范围的所谓“庆功”宴会上,刘京兴致大发,给陪酒的吉林省和长春市公安局“610”官员透露,在“610”编制和镇压经费大规模扩大上,中共两派发生分歧的经过。

刘 京当时说,2001年江泽民在一次布置对法轮功打压的会议上称,原各地“610”办公室是以各地政府名义设立的,但在具体执行任务过程中,公安厅、国家安 全部、公安局、司法局等由于部门利益驱使和业务特点不同,往往不服从“610”的指挥,扯皮、推诿、应付、不服从命令、消极对待等现象已经极大影响了对法 轮功的镇压效果,“各地法轮功事件不但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越演越烈”。

于是会上江表示要在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设立相应 的“610”办公室,这时胡锦涛说了句话,“增加‘610’机构得增加人员编制,经费不小”。江立时大怒,冲着胡锦涛咆哮道:“都要夺你权了,什么编制不 编制、经费不经费的!”胡听了一声不吱,面无表情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勾结 与薄熙来的对话邪恶尽显

1999年镇压前,中国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对于这个人数庞大的修炼团体的镇压政策,江在一开始推行得相当艰难。正是江泽民与共产邪灵互相呼应、相互利用,狼狈为奸,将对法轮功的镇压的邪恶放大到史无前例的地步。

《希望之声》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中指明:“江泽民的阴暗心理、独裁权欲、残暴人格和对‘真、善、忍’的恐惧成为江泽民无端发起镇压法轮功的原因。这与共产党组织是高度一致的。”

为了能够推行其的迫害政策,江泽民选中了中共组织中一直想往上爬、野心勃勃的薄熙来为其具体执行。那时的薄熙来因人缘太差而长期在大连任职,薄也藉此终于找到了往上爬的机会。

1999年8月16日,江泽民携全家老小去了大连见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

8 月17日是江泽民的生日,早前的报导称,江泽民在大连的庆生,薄熙来一家三口与江“把臂同游,入房唱K”,江还与谷开来一起“深情对唱”。据悉,所唱正是 江最喜欢的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网络上流传的一张照片还记载着这段历史。照片中,江泽民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捂着肚子,旁边的谷开来也拿着话筒在陪唱。

据前《文汇报》记者姜维平透露,1999年江泽民下令打击法轮功时,大连市长薄熙来最卖力,他不仅亲自到达市政府北门,现场指挥警察驱散一度聚集在政府办公楼的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薄熙来还对公安局与国安局的有关人员下达指令:“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

据薄熙来最信任的司机王某某透露,江泽民非常明确地对薄熙来表示:“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

薄熙来在法轮功问题上对江泽民的积极效忠,得到江的欢心。1999年10月,薄熙来升为大连市委书记。2000到2001年,薄熙来当上了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2002年成为省长。

薄 熙来当上辽宁代省长后,新建扩建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龙山教养院等,很多新建的劳教所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那时中国各地因为不报姓名而无法遣返的法轮功学 员都被薄熙来接纳,秘密关押在薄掌控的监狱中。此后,薄熙来夫妇更是从大连开始了骇人听闻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恶行为。

伴随着江泽 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迫害中,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酷刑,残忍之极,难以名状。如:电击、烙烫、吊挂、坐老虎 凳、灌辣椒水、指甲里插竹签、强奸、打毒针、甚至被活体摘除器官等等。各种酷刑多达数十种,堪称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

老人干政与密谋政变的原由

江泽民惶恐失去核心权力后一旦无法维持迫害将遭到清算。因此,在中共“十六大”退下前,江就开始布局以后的人事安排,妄图逃避清算。这也是中共多年来老人干政的深层原因。

江和胡之间的彻底决裂终在2006年开始。

2006 年初,江泽民血债帮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在国际曝光。同年5月,胡锦涛到黄海视察北海舰队。胡乘坐最先进的一艘导弹驱逐舰巡视时,两艘军舰突然同时向该 舰开火,竟然打死驱逐舰上5名海军士兵。载着胡的导弹驱逐舰惊慌失措之下,立即调转船头以发疯的速度急速驶离舰队演习海域,直到安全海域。为避免再遭暗 杀,胡换乘舰上的直升飞机飞回青岛基地,未作停留,也未回北京,而是直飞云南。一个星期后,才回北京露面。

事后,据被拘捕的舰艇官员供认,命令是江泽民下达的,江泽民的军中心腹、海军司令员张定发指挥手下人干的。几个月后张定发在北京死了。

此后中共高层的内斗越发激烈。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中提到,江一直对胡锦涛不放心,其中原因之一是后上来的胡不愿意替江背镇压法轮功的黑锅,这让江一直在寻找可以接替胡的心腹人选。

太 子党薄熙来因在当地镇压法轮功积极被看好,但江最紧急的是在2007年阻止胡看好的李克强上台。由于江系自己手里没有人选可以在2007年起到阻击作用, 作为缓兵之计,习近平被江、胡双方接受。习近平对江泽民来说,最大问题同样是没有手握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因此无法得到江最终的信任。

书中说,习近平上台只是江、曾的权宜之计。江、曾的算盘是先在2007年阻止胡锦涛的接班人上台,在2007年到2012年期间内,让江、曾真正的接班人薄熙来锻练成熟、取得威望和权势,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上至少得到常委和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位置。

江、 曾预计在中共“十八大”后再经过两年左右的时间,利用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通过“唱红打黑”取得的对全国的挟持和操控,把“重庆模式”推向全国,再利 用薄熙来掌控的全国政法委、武警部队,以及全国众多被薄熙来掌握的军队人缘、江泽民在军中的力量等,罢免甚至逮捕习近平等人,到时候中国又是江、曾的天 下。

报导称,实施这个政变计划,主要靠的就是当时已经是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周、薄密谋政变的黑幕早已为外界所熟知。这点也被具有半中共官方背景的香港《凤凰周刊》的报导所证实。

今年1月13日,香港《凤凰周刊》刊发封面报导《周永康六大罪状解析》,对周永康“六大罪状”作出解读。

文章说,周永康串通薄熙来结党营私。据悉,周永康曾在重庆与现已在秦城监狱服刑的原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有过一次密谈。周、薄两人政治立场、价值观念一拍即合,表示要“大干一场”。

周永康回京后对身边的“铁杆们”说:“我们要干成‘大事’,像薄这样的人应该利用,他可以帮我们冲一冲。”

在胡锦涛掌权时候,江泽民架空胡锦涛,靠手下周永康等人继续维持、推动对法轮功的迫害。

今年3月9日,凤凰网报导,原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副部长杨春长首次公开披露徐才厚“他们架空了军委领导人”。这个信息被认为是中南海首次半公开胡锦涛掌权时候,江泽民在军内干政的消息。

江派在香港骚扰法轮功 捆绑当权者

政论人士陈破空曾经撰文《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说:“江泽民任内镇压法轮功,留下平生最大污点。江泽民后来发现,不仅他的同僚朱镕基、乔石、李瑞环等人对镇压法轮功态度消极,就连继任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对法轮功问题,也尽可能保持低调。江泽民深知问题严重⋯⋯”

港 媒报导了一个江泽民的细节,证实江实施迫害后的惊慌。按着中共党内规定,退休常委有权获得中央书记处每日编发的《情况反映》等绝密资料。对此,江一般不 看,而是专注看两方面的资讯:一是中央政法委暨综管委编发的《敌情动态》,此材料专门反映政法委确认的所谓“敌对势力”的活动情况;二是法轮功媒体对他的 “攻击”。对其中需要作出回应的,江就亲自安排细节。港媒评论讽刺地说,江可谓既当领衔主演又当编剧。

有报导说,2005年10月的十六届五中全会以后,胡、温基本上不提打击法轮功的问题,正式文件更是绝不涉及“法轮功”三个字。

不过,江泽民集团却拚死要将中共当权者捆绑,无论胡锦涛还是现任当权者习近平都面临这种困境。

2012 年胡锦涛“七一”访港前,6月10日星期日凌晨3点,一个才注册成立两天的所谓“香港青年关爱协会”(简称,“青关会”),突然调派来了数十人,在香港红 磡火车站直通车出口旁摆放大量横幅和展板,并且采用中共抹黑法轮功的一套言词及手法,张起影射污衊法轮功的横幅。

《香港希望之声时报》当时的 报导指,曾庆红授意梁振英在暗中力挺的“青关会”组织在香港多区不断挑衅围攻香港法轮功学员,意图制造冲突事件来构陷法轮功,以达到在香港取缔法轮功真相 点的目的。同时,在法轮功问题上捆绑中共所有高层成为事实上的共同犯罪团伙、共同背黑锅,企图免遭清算。

在2012年至2013年间,香港街头上这群牵涉江湖黑社会势力的亲共团伙不断冲击香港法轮功学员真相景点,在香港机场、火车站、闹市区等繁华地段,铺天盖地的标语横幅、谩骂诬陷不绝于耳。

“青关会”的恶行极为嚣张,引起香港市民公愤。大量香港市民、香港政府官员、香港各界投诉、谴责“青关会”在市区扰乱香港社会、煽动仇恨和文革式暴力。

在强大民意下,在香港街头上演了近一年的文革仇恨风暴闹剧以失败告终,江派在港澳多年的控制权及影响力也走向末路。

中共至今仍在迫害法轮功

习近平掌权后,以反腐的名义抓捕贪官,到现在为止,已经有100多名部级、军级以上的官员落马,其中大多数都有迫害法轮功的经历。

尤其是最高级落马官员中,如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原政协副主席苏荣、原公安部副部长、“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等,个个都是手握法轮功大量血债的人。

习近平当局在废除劳教的过程中,因为涉及到法轮功问题,曾在中共内部遭到江泽民集团的强力抵制。

现在迫害法轮功的核心机构“610”,在最高层处于空转状态。5月26日陆媒曝光,时任“610办公室”主任刘金国不再担任这一职务,至今未公开见任何人接替。

但是,近期希望之声获得的一份中共内部下达的“机密”文件显示,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仍在持续。

2015年5月14日,中共福州市委办公厅发放“榕委办发 [2015] 23号”文件,该文件内容为:中共福州市委办公厅关于转发《中共福州市委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2015年工作要点》的通知。该文件的左上角标明“机密”二字。

据知,该文件内容中多次提到对法轮功的打压。如对年内发生的法轮功喷涂标语、传播真相及“5‧13”法轮功系列活动,当局称要“深挖打击”。对海外明慧网,当局称要“查明和切断”该市“法轮功”与境外“法轮功”的渠道,并设立代号为“310”的专项行动。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虽然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大批量落马,但是江泽民仍没被抓捕,中共迫害法轮功这台机器就不会停止,中层、基层迫害法轮功的机器照常运转,很多官员都在观望,所以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持续。

分析:抓捕江泽民 解体中共 让内斗成为过去

石 久天表示,中国政局的核心就在于迫害法轮功带来的沉重包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实施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甚至活摘法轮功 学员器官,给众多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带来惨烈的伤痛和巨大的苦难。习近平阵营要想治国,涉及几亿人的法轮功问题根本绕不过去,而江泽民集团一方不愿也不可 能在法轮功问题上让步。

石久天说,只有抓捕了江泽民、解体了中共、并恢复法轮功的名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法轮功的问题,中国才能回到一个正常的国家状态,政治上的激烈斗争才能成为过去,“不然,当局的退路也将越来越少,与江泽民集团的争斗可能会更加激烈。”#

希望之声记者郭惠报导
责任编辑:林锐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