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文化沙龙 吕大明:鲁瓦河上旧时光

吕大明:鲁瓦河上旧时光

129
0
SHARE

不是荒城古渡 高旷的夜空正是星临万户,月傍九霄,欧洲大陆并没有一座「建章宫」,但法国鲁瓦河上宫殿辉煌,世界上再也找不一条河傍立着建筑迥异,庭园异趣一座座的皇宫,谈到Châteauneuf-sur-Loire(鲁瓦河上的古堡),就是一段辉煌的旅程。

夏笼绣堡(Château de Chenonceau)有长桥卧波,在长桥上观览鲁瓦河的湍流急波,想像皇族的辘辘车声在鲁瓦河穿渡…… 隔着鲁瓦河,秋色虽已枯凋了绿叶花红,眼前出现一片广辽的草原,草原边缘建了一座白色的古堡,那是姆巴古堡(Château de Maupas),经过月光漂染,历史漂染,岁华漂染,留在童话世界一座迷人的古堡…… 真有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杜牧形容阿房宫隔离天日,阿房宫临泾渭二水,二川溶溶,泾渭二水流进阿房宫牆,但函谷关陷落时,楚人一把火,阿房宫就成了灰烬…… 杜牧铺展动人的文采,〈阿房宫赋〉让人读了入迷,又让人觉醒;「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写出了悲悼与感悟。

廖郭萧条,杳冥的尘沙,飘忽的风箫马鸣的意境从不展现在鲁瓦河上。 潋滟的波光不知是从天上降下,或回洒青天,因豔红的夕阳将景色染上唯美。 飘过琼堦不是水滴宫隅,已无贵族女子独栖时枕畔飘来寒意,衣衾间透出微凉…… 想那上林天子的苑囿,紫禁帝王的宫城,就够令人怀思古的悠情,面对鲁瓦河上的宫苑、园囿,就觉得人不一定要到方外寻觅仙境,人间也有丹邱。

鲁瓦河上展现了旧世纪的辉煌,法兰西民族是值得骄傲的。 帝王的国度 鲁瓦河上的夕阳特别灿烂,辉映一座座古堡高翘的簷角塔楼,那似乎是昔日的光焰。 来到鲁瓦河上就来到Le pays des Rois(帝王的国度)。 鲁瓦河是世间少有的一条河,它既不广阔,也没三湘接,九派通,但它是帝王的国度。

亨利二世将世间最珍贵的礼物:夏笼绣堡赠送黛安娜――他永恆的情人,这位被世人讚美为Beautiful and young just like Goddess(年轻貌美的女神),比亨利二世大十九岁,她已经不年轻了,但她有养颜祕方,她踱步在如诗如画的夏笼绣堡,爱好艺术,迷花醉月享受园景幽趣,欣赏鲁瓦河上的波光潋滟……她与她的猎犬、猎人漫游林中…… 今日流传的黛安娜蜡像,或她国色天香的画像,都让人将她当成一代佳人,她是亨利二世的perfect friend,这段英雄美人的恋史留在法国历史上永垂不朽,没有一段浪漫史比这更动人。

贵族总是令人羡慕,市井小民过着穿单布衣,避不了悬麻雨(大雨),而且严霜偏打枯根草…… 贵族王孙锦衣绣服,宫中尽是开琼宴,笙鼓管弦齐鸣,宫中有画师,杰出的艺术家,精通园景艺术的园艺家……但法国大革命时,贵族都成了断头台上的亡魂。

凤箫羯鼓,宫廷中的盛宴,富贵荣华都隐藏着空境,陈后主在宫中饮酒赋诗,〈后庭花〉是他写的曲名,隋军入攻,他就成了俘虏,他是陈朝末世的君王,后人说他遭到杀伐,是因唱〈后庭花〉,那不过是一种警语。 鲁瓦河上的帝王国度早就不存在了,只是法兰西民族天生爱好艺术,他们绝不许干戈杀伐带来文化的消亡,他们刻意保存贵族祖先高度的生活文明,鲁瓦河上的宫殿没有一砖一瓦的凋残破败。

香堡──鲁瓦河上最后一座古堡 司马相如描写帝王的苑囿:上林苑,他将上林苑与云梦大泽相比,左思在〈三都赋〉就批评司马相如的比喻有点夸张,但司马相如写赋气派非凡,「左苍梧,右西极,丹水更其南,紫渊径其北」,上林苑左边是苍梧,右边是西极,丹水流在南边,紫渊在它的北边,司马相如为上林苑造势。

夜晚香堡(Chambord)燃亮了灯火,一刹时鲁瓦河上映出一座金光璀璨的古堡,它是鲁瓦河最后一座古堡,正如法国人所说:Chambord est le dernier château de La Loire. 游完了香堡,这段Voyage dans L’histoire(历史的旅程)就宣告结束,久远年代兵家的事蹟与那年代贵族的生活就暂时搁下,但游完了香堡,脑子裡又飘浮出希里古堡(Château de Sully)映在秋波晃漾中,这是亨利四世庆贺他的首相功成名就的地点。

月色澄明,那古典淑女披起湘裙,披起翡翠纱穿渡月光下,想像鲁瓦河上贵族女子穿着比湘裙与翡翠纱更华丽的衣饰,响璫璫是夜宴席上的琴韵,轻歌漫舞…… 西风悄悄,落叶萧萧,再过一段时辰就是「烟笼寒水月笼沙」。 一隻寒鸦飞过鲁瓦河沙岸,一声惊鸣牠预言什麽? 当年唐明皇独宠杨贵妃,后来安禄山叛变,唐明皇避难,登山涉水历经蜀道的艰难,白仁甫《梧桐雨》戏辞:「更那堪滻水西飞雁,一声声送上凋鞍,伤心故园,西风渭水,落日长安。」写尽了帝王的悽凉意。 华清宫的宴乐,长生殿的乞巧,都隐藏悲剧的禅机。

一声声的寒鸦飞过鲁瓦河沙岸,一声声惊鸣牠预言什麽? 锦衣被地,鞍马耀天,是生命的盛时,走过了盛时,帝王贵族也如江淹所说:「埋玉玦于穷泉。」 徘徊鲁瓦河上华丽绝伦的宫殿,那帝王后妃早已埋骨黄泉,千秋百代都如烟尘。 夏笼绣堡断肠时 鲁瓦河上吹起肃飒的秋风,夏笼绣堡城阙笼罩濛濛烟雾,亨利二世死后,皇后凯赛琳就串演「复仇者」的角色,她将黛安娜逐出夏笼绣堡,并要她交出所有亨利二世赠送她的奇珍异宝…… 虽然黛安娜没有宛转蛾眉马前死,但白居易毕竟有着来生的禅观,他写〈长恨歌〉将杨贵妃死后安置在海上的仙乡仙土,情人的永别虽是天上人间,依然有着永恆的誓言: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亨利二世与黛安娜不曾有过生死之誓,只是旅人面对夏笼绣堡,听到鼕鼕敲响的秋声,似乎将这段帝王英雄,绝代佳人的故事婉转悲凉再一次地慢吟轻唱…… 跨越鲁瓦河上的长桥已无黛安娜的踪影,在几何图形宫苑花园嬉戏逗留的禽鸟已找不到昔日的衣香鬓影,断鸿已不能带来故人的讯息,生死隔绝了这对恋人…… 已无寸笺了慰别情,鸾镜已碎,相思锦字已无处投寄。

花红柳绿换成今日的凋红翠损,东风也会憔悴,东风也会迟暮,年年东风依旧,唤不回人间世事的变迁…… 千缕万缕的流云在窗外穿渡,欲托流云将心事传递,已投寄无人,那位帝王英雄已不在人世。 黛安娜六十六岁死于Anet古堡,美丽一如往昔。 我会营建一座适宜你我的殿堂。以森林的翠绿和大海的蔚蓝。(I will make a palace fit for you and me. Of green days in forests and blue days at sea.)――译自史蒂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1850-1894),〈罗曼史〉(Romance) 亨利二世对黛安娜的誓言就是夏笼绣堡。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