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焦点专题 十八大后四次全会习江会战内...

十八大后四次全会习江会战内幕 今年更不同

310
0
SHARE
中国 北京 中共
自“十八大”以来,每次全会都是习、江大战的一个缩影。到现在为止,习近平当局已经拿下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江系要员。习近平在五中全会时期抓紧全面清理江系残余的同时,也在为抓江做准备。(Feng Li/Getty Images)

“五中全会 习近平全面清理江势力”系列文章之一

按照中共的惯例,中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由中央政治局召集,每年至少举行一次,五年内一般举行七次。

从中共十四大起,每届中央委员会都召开七次全体会议。通常一中全会确定中共的新一届领导人;二中全会为 中共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换届做准备;三中全会聚焦经济与改革;四中全会惯例以中共“党建”专题为主,如十八届四中全会首次 以“依法治国”为主题;五中全会关注“五年规划”;六中全会讨论文化建设;七中全会筹备下一届中共的党代会。

今年10月召开的五中全会,表面是聚焦当局的“十三五规划”,在这背后却隐含着汹涌的人事调整。自“十八大”以来,每次全会都是习、江大战的一个缩影。到现在为止,习近平当局已经拿下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江系要员。习近平在五中全会时期抓紧全面清理江系残余的同时,也在为抓江做准备。

本系列会以三篇文章,理清五中全会的背景和习近平清理江系的轨迹。

三篇文章分别是:

一、十八大后四次全会习江会战内幕 今年更不同
二、习李王合力破乱局推经济计划
三、习近平多线打击江势力

一中全会:胡锦涛下决心清算江泽民

一中全会一般在中共党代会闭幕后立即召开,主要是讨论中共党内的高层人选,确定新一届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总书记、军委主席、中纪委书记等一系列要职人选。

2012年11月的十八届一中全会上,最大的看点是胡锦涛在最后一刻当着众多中共高层的面给了江泽民重重一击,这段故事一度成为海外媒体竞相报导的热点。

当年11月15日,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确定了高层人事。随后的新届常委与中外记者的见面会却比预定时间晚了近一个小时。据当时大会新闻中心前一日的宣布,会议应在上午11时举行。但是,整整拖延了近一小时,直至11点54分,七常委才踏入会场。此后,各种传言不断。

港媒报导披露了当时常委们迟到的内情。据悉,在新常委登场的前一瞬间,前总书记胡锦涛“突然袭击”,在“主席团会议”上进行了简短发言,而这是会议议程中没有的内容。

胡 在简短发言中明确表示,在“十八大”上,自己已交出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职务,2013年3月的人大上,将交出国家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职务。然后,立即搬 出中南海,撤销以自己名义的办公室,也不会在军委设置办公室。胡锦涛说,希望从自身开始,已经退休的领导人,都不能再干预新领导人的工作。

胡锦涛的发言不过几分钟,却句句针对江泽民。

报导说,胡锦涛发言完毕后,直接离开现场。而江泽民则尴尬万分,不断在座椅上挪动身躯。会议现场更是“炸了锅”。当时,习近平对主席团常委们即席宣布了两条决定,然后宣布散会。

11点54分,习近平最终领着其他6名新常委出现,参加记者会,习出来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为延误而道歉。

中共党内人士认为,胡锦涛“全退”并多次提出不要“老人干政”的目的,在于清除江泽民的影响力。

江泽民在中央军委“八一大楼”里的办公室此后被关闭。

还有报导称,胡锦涛在“十八大”时已经下定决心清算江泽民。胡全退,把军权交给习近平,使得习对江泽民的势力立即展开清洗成为可能。

二中全会: 习近平不让刘云山任中共国家副主席

中共的二中全会在2013年的“两会”之前举行,主要是讨论确定中共的国家领导人。十八届二中全会会议主要涉及的议题是继2012年11月十八届一中全会上中共党内换届后的政府、人大、政协换届的人选。十八届二中全会,于2013年2月26日至28日召开。

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中,江系有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三人。

胡锦涛与习近平结成联盟,李克强作为总理,中共内部升为第二。另外,胡、习在中央、国务院、地方“三线布局”也全面限制了江系背景的常委。

2013年3月14日,中共人大产生的新一届领导人名单中,除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外,副主席由李源潮出任。这也是1998年以来第一位不具政治局常委身分的国家副主席。

在中国大陆,国家副主席曾经是花瓶,但自曾庆红开始,国家副主席与其它中共党内职务结合,成为实权在握者。按照中共以往惯例,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党校校长、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刘云山应该接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一职。但十八届二中全会上,这一职务却被李源潮“抢走”。

当时港媒报导称,李源潮不会是“空头”副元首,他将兼任中央外事领导小组副组长,协助习近平处理外事工作。 此外,他已经担任中央港澳协调小组第一副组长,这意味着他不是担任虚职。

当时,路透社报导说,中共政治局一改革派成员李源潮成为中共国家副主席,而不是另一名更加老资格和保守的江派背景的官员刘云山。这个职位将提高李源潮的地位,赋予他在外交事务方面的角色,并进一步支持习近平。

有消息人士说:“这是习近平的决定,这是他强势的一个迹象,并且有能力对江泽民说No。”消息人士还说,李源潮出任国家副主席,将显示习近平的政治权力在增加。习近平挫败了江泽民安插主管宣传的刘云山担任国家副主席的企图。

三中全会: 废除劳教 江派三常委受挫

三中全会的主要议题,照当局的说法是“研究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问题”。

十八届三中全会于2013年11月9日至12日召开。此后的会议公报重点突出习近平当局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两个高层权力机构。江泽民设置的常委分权制被打破。江派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现任三常委变相失权。

此外,三中全会决定废止劳教制度,引发外界强烈关注。

中共这个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劳教制度饱受国内国际舆论的批评而臭名远扬。迫于海内外民意的巨大压力,中共政法委的核心制度劳教制度被废除。劳教所也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场所之一。

违 宪违法的劳教所此前一直是中国的“法外之地”。多年来,中共不需要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剥夺普通公民人身自由。在1999年江泽民和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 轮功后,政法委掌控下的劳教系统就被广泛用于关押、酷刑折磨、奴役和强迫转化洗脑法轮功学员。劳教所还发生了许许多多惨绝人寰的罪恶,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 器官的滔天罪行。

几十万甚至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各地的劳教所中。美国国务院曾表示,劳教所中法轮功学员占比高达50%。

随着劳教所的真相被广泛曝光,习近平当局迫于国内外的压力,更是出于清剿阻碍执政的江系政法委的需要,宣布停止劳教制度。

而在劳教制度被废除之前,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集团曾暗中较量激烈。现任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挟人大以拖延废除劳教,张还在人大内务司法会议上公开指责列席会议的孟建柱:“在劳教制度存废重大是非方面立场出现偏差,陷入‘激进改革’的敌对势力圈套。”

李克强在2013年“两会”最后的记者会上主动提到劳教制度,称劳教制度改革方案将在年内出台。

当年11月的三中全会上最终劳教制度被废除。当局此举击中了江系的要害,但回避了江系在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此 外,三中全会公告称,当局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这两个高层权力机构直接破除了江泽民的常委分权制。江系张德江、刘云山、张 高丽三常委负责的部门的实权都被部分纳入习、李掌控的二个最高层权力机构之下,变成了执行机构,不负责决策。而且这些部门的处境随时会因“改革”的需要而 调整,江派三常委等于变相失权。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结果,实质是习近平当局更进一步从组织结构上掌控了最高层权力,江派三常委被边缘化。

四中全会:习近平提“依法治国” 打击江泽民

四中全会主题一般是中共“党建”。十八届四中全会于2014年10月20日至23日召开,但是这次四中全会讨论的却是习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国”问题。

“依 法治国”的说法,中共早就提出。乔石曾力推“依法治国”,最终使得1999年“依法治国”被写入中共宪法。然而就在同一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使 得“依法治国”从此完全沦为一句空话。不仅如此,在这16年间,中国法制大倒退及至全面崩溃,从而使得现当权者在四中全会上不得不重拾“依法治国”。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2002年江泽民名义上退休后,其心腹仍然掌控中共的实权,2002年“十六大”后是曾庆红和罗干掌控特务和政法委的实权,2007年“十七大”后是周永康掌控政法委和武警的实权,江泽民则一直在背后垂帘听政。

为 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了“610”办公室,权力如中央文革小组;“610”通过政法委控制中国的公安、法院、检察院、国安、武装 警察系统,并有权调动中共外交、教育、司法、国务院、军队、卫生等资源。政法委对中共在财政、军事和外交上三位一体的控制,使得“610”成为了中共第二 个权力中央。在实际运作中,“610”彻底打乱了司法,可以随意调用政法委的资源对付法轮功,从而使得中国的法制荡然无存。

迫害极度放纵了公权,权势者利用迫害造成的法制失序局面,肆意捞取金钱、利益,毫无顾忌地为所欲为。法律被撕开的口子如决堤的洪水,不可收拾。很多法官面对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抗辩竟公开在法庭上宣称“不要跟我讲法律”。

迫害把法律变成了一纸空文,把法官和检察官变成了法律的破坏者,法律被糟蹋的现象无处不在,甚至法律的守护者——律师,也成了被迫害的对象。在此期间,还出现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罪恶行径。

此 后,各种乱象都被推广到了全社会,无数底层民众也成为了法制崩溃的受害人。不仅一些死刑犯被活摘器官,连中国大陆一些普通人也深受其害。仅以活摘器官为 例,这个器官产业链形成后,也蔓延到了其他民众,武汉地下“贩肾”产业链、江西南昌“圈养活人”卖肾案、山西六岁孩童小斌斌被掳挖眼抢角膜等,都是迫害法 轮功后法制崩溃的表现。

法制上的崩溃、经济上的困境和社会问题的失控,让中共高层意识到政权垮台的危险,这是习近平当局不得不提出“依法治国”的深层原因。

但是“依法治国”与江泽民的“贪腐治国”互不相容,以及习近平通过“依法治国”对江泽民势力发出直白的清洗信号等原因,这些都使得四中全会后,习、江之间的矛盾也进一步加剧。

五中全会的背景

2015年的北戴河会议期间,北京时间8月12日深夜23:30分左右,天津塘沽发生化学品剧烈爆炸。截止9月11日9时统计数据,中共自称有165人死亡,8人失踪。海外报导指有超过1,400人死亡。

接近中南海的知情人士告诉希望之声记者,8月12日天津大爆炸后,习近平两晚没睡着,知情人士说,8月15日,习近平当局对江泽民及其两个儿子采取行动,暂时限制其行动自由,曾庆红也被控制在家。

8月10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的署名文章《辩证看待“人走茶凉”》不点名地指责有的“领导干部”不仅在位时安插“亲信”,还在退下多年后,仍对重大问题不愿撒手,“导致一些单位庸俗风气盛行,甚或拉帮结派、山头林立,搞得人心涣散、正常工作难以开展”等。

《新京报》微信公号“政事儿”随后发表的文章,谈到邓小平倡导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胡锦涛退下主动交权,唯独避谈江泽民。

8月21日,网络曝光中央党校南门江泽民题词的巨石被整块移除。

对此,有网民问:“江真的被控制了吗?”江苏南京的一位青年表示,“这后面的深意大家可以慢慢咀嚼,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个新时代已经开始了。”

由于此事在中国大陆的评论呈爆炸性趋势,8月24日,中央党校发出《夏日校园别样美》的文章称,原来放在校门外大路边的校名碑,现在移放在校门内。

8月26日,东网评论文章《皇帝的旧衣 中央党校校名石风波》说,近期网络上有种种迹象,透露或者折射出国内“尖锐复杂”的形势,虽然事属隐晦,但正所谓无风不起浪。

文章分析,针对中央党校校名石猜测,最近几天不停地有媒体呼吁人们脱敏,而把该行动视为‘正常工作’,这种腔调纯粹是政治正确的胡扯。中国是一个高度重视政治细节及其象征意义的国家,将老者题写的校名石挪到它处,必须具有必要性。

“但可以肯定的是,老者重用了一批奸佞之徒,并且退下来多年后‘对原单位的重大问题还是不愿撒手’,这是政治上的严重错误。”

虽然外界对此议论纷纷,9月3日上午举行大阅兵时,包括江泽民、胡锦涛、李鹏、朱镕基、李瑞环、温家宝在内的中共退休高层都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中共央视的现场直播明显突出习近平个人。

9月3日中午,习近平当局举行纪念抗战70周年招待会,已退休的中共元老高层集体缺席。

9月30日举行的“十一”招待会上,前常委们再次集体缺席。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表示,这些迹象都显示习近平已经破除了“老人干政”,江的举动很可能都在习的掌控之中。

分析:五中全会的两大看点

中共官方新华社报导,中共政治局12日召开会议,五中全会于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开。

中共官方自称,这次五中全会主要议程是: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研究第十三个五年计划。

历次五中全会的结果也显示,中共高层讨论的不单纯是经济问题,还涉及部分人事调整,甚至人事上的大变动。例如:

十 一届五中全会增选胡耀邦、赵紫阳为政治局常委,重新设立中央书记处,选举胡耀邦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万里、王任重、胡耀邦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1985年 召开的十二届五中全会,增选田纪云、乔石、李鹏等为政治局委员,增选包括上述三人在内的五人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十三届五中全会因镇压学生而提前在1989 年11月召开,会议决定江为军委主席,杨尚昆为第一副主席等;1995年十四届五中全会,讨论了“九五”计划,并撤销了陈希同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的职 务,增补张万年、迟浩田为军委副主席等。

2000年10月召开的十五届五中全会和2005年召开的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十五”和“十一五”计划,前者还撤销了徐鹏航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资格。而2010年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则通过了“十二五”计划,增补习近平为军委副主席,撤销康日新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等。

石久天说,这次的五中全会,除“十三五”规划是一个看点外,当局料还会把一批落马高官清除出中央委员会。这包括3名中央委员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以及多达8名中央候补委员有待会议的处理。

第二个看点在于会否涉及中央、地方高层的人事变动,即政治局、军委、京、津、沪高层的调整。再加上现在正在进行中的军队改革、公安改革、国企改革,以及很早就已经透出风声来的习近平“能上能下”名单,也使得这次全会中,哪些江系的大员将下台,有了些许悬念。

至于中共这次全会,习近平推动“十三五”规划背后隐含的意义是什么,下一篇会有详细的介绍。#

接下文:
系列文章之二

希望之声记者郭济林报导

责任编辑:林锐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