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前股东曝莆田系公司黑幕 涉...

前股东曝莆田系公司黑幕 涉逾百家军队医院

330
0
SHARE
中国 百度 黑幕
近日,一名身患恶性肿瘤大学生被百度竞价排名第一的武警医院欺骗,花光20万元而含冤去世。有陆媒揭露,百度竞价排名的大金主是莆田系民营医院。(P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因“魏则西事件”,近期莆田系、中共军队医院及百度陷入舆论漩涡。日前莆田系的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康新公司)前股东陈元发向陆媒曝光其母公司康新集团的黑幕,包括与逾百家军队医院的合作等。

据财新网5月11日报道,5月9日陈元发在昆明一家律师所接受采访,披露了由“莆田系”三兄弟陈新发、陈新贤和陈新喜掌控的康新集团的内幕。此前媒体曾报道,发生“魏则西事件”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与陈氏兄弟的康新公司和柯莱逊公司有关。

陈元发自称是康新公司前股东和片区经理,在职13年为康新公司带来5亿元(人民币,下同)的收入,因年终分红纠纷,2013年初与陈氏兄弟关系恶化并对簿公堂。2013年6月起,陈元发开始在微博向外爆料。

康新集团与逾百家军队医院合作

由陈氏兄弟掌控的这个集团,在公司内部把其叫做上海康新医疗集团,集团大致分上海片和成都片,陈新喜分管“上海片”,陈新贤分管“成都片”。

“上海片”下设康新公司、上海康信投资管理公司、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其中康新公司和60多家部队医院合作;柯莱逊和20多家医院合作,其中部队医院不到10家,剩下是地方公立医院。

“成都片”下设成都青羊区第二医院、成都华康医疗投资有限公司、新加坡华康公司,三家公司有30多家部队合作医院。

本次出事的武警二院是柯莱逊公司的技术合作医院,康新公司负责推广。武警二院的官网由康新公司运营。

科室承包需给合作院方送钱

2000-2006年公立医院和部队医院都不允许科室承包,但武警医院管理不严,就先与其合作。后来2006年军队也放宽了,承包的科室通过形式上纳入医院统一管理,也可以开展合作。但实际上很多承包的科室与武警二院一样,完全是柯莱逊在运营。

为了争取合作院方的支持,需要给院方送钱,否则会被排斥。每家合作医院都需要送,刚开始合作时,逢年过节都会送。根据职位不同不等,从几千到几十万 都有。如2014年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毛利润7000多万元,按照柯莱逊和他们签的合同,肿瘤科主任可以拿3%-5%的提成,他最少拿到200多万元的 提成,院长也有提成。

医生只要会忽悠就行

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的资金、技术、设备、人员、营销推广都是柯莱逊公司投资。医护人员由武警二院和柯莱逊共同招聘,柯莱逊为主,二院把关,但基本不怎么过问。中心主治医生李志亮、李慧敏都是“三无人员”。这在康新的医院很常见,公司招聘医生时不会仔细审核医生资质。

康新公司就是善于炒作、包装,其最主要的成本就是广告,善于夸大。只要医生会忽悠就行,简历随便写写,你只要会忽悠就让你当医生。

董事长陈新贤经常说一句话,对医生的培训有两点,第一医术,第二艺术。艺术就是医生要说服患者在这里看病,就跟商场服务员一样说服你买衣服。医生需要了解患者的家庭状况、心理状态、诉求,再忽悠其看病。

自称生物细胞技术经卫生部认证

生物诊疗中心是典型的低成本高回报的技术,容易推广,进行差异化竞争。当时国外本身就不流行了,国内基本没人做。2008年柯莱逊开始筹办,但一直要等卫生部的一个批复,就是生物细胞技术这个第三类项目的定性。

很多专家的研究最终没通过,定性为临床研究。但柯莱逊在宣传时说经过卫生部认证,是临床应用技术。也没人查,就一直这么说。

通过百度推广

像康新这样承包合作的科室,主要的成本是广告成本,至少在30%以上,其次是医务人员工资、医疗、耗材成本。

推广渠道是网络媒体,主要是百度。现在部队医院不能在传统媒体做广告,以前电视、报纸、广播啥都做。

陈氏兄弟的发家

三兄弟原本都是农民,陈新发、陈新贤、陈新喜分别出生于1962年、1966年和1971年。1989年,初中文化的陈新贤到成都找陈元清学治皮肤 病,一年后就在成都自己承包科室了。到1999年为止,收购了成都青羊区第二人民医院,承包了成都区西城区中西医结合医院、青羊区第三人民医院的皮肤科。

陈新喜先是跟着陈新贤在成都学医,后来在上海承包了上海静安区老年医院眼科等科室,2004年接管上海康新公司,2008年成立柯莱逊公司。陈新发也是跟着陈新贤学医,2004-2006年负责北京普京医院,后来收购了杭州和睦医院。

康新集团成立十几年来,毛收入150亿元左右,纯收入30多亿元。

“魏则西事件”持续发酵

4月12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1岁学生魏则西因滑膜肉瘤病逝。该事件是武警二院将其生物诊疗中心给莆田系承包经营,莆田系与百度竞价排名合作将患者骗至医院,让患者高价接受无效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治疗,直至人财两空。

“魏则西事件”后,武警医院丑闻接连被曝光。5月10日陆媒披露,有女大学生三年前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武警三院)就医后被骗,三天花去八万元,以及该医院伪造感谢信、让患者当“托儿”骗其他患者等。

5月5日,陆媒曝光武警北京总队医院“中医肝科”的一份《接诊程序》,这份12页的材料详细介绍了医生在接诊过程、诊疗复查等阶段,如何利用“心理战术”千方百计留住患者,得到患者信任,并确保患者买更多的药。

据媒体报导,武警二院还被指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曾在2014年10月28日发布了中共军队和武警系统100家医院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2098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其中武警二院被列入追查名单。

追查国际报告指:“中共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及其总后勤部是执行江泽民屠杀命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机构。”

有分析认为,习近平提出要“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曾遭遇到中共江派势力的激烈对抗。恰在此时,“魏则西事件”撕开中共军警医院利用外包专科牟取暴利的黑幕,紧接着中央军纪委10个纪检组派驻各机关和战区。习近平当局对此极敏感的议题展开调查,届时惊天黑幕或将揭开。#

责任编辑:李金本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