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习近平阅兵 分析:刘云山和...

习近平阅兵 分析:刘云山和江泽民不好过

818
0
SHARE
江泽民 习近平
9月3日是习近平的阅兵日。在此之前,中国大陆发生了多件大事。这些不同寻常的迹象,都指向了两名中共高层:江泽民和刘云山。(大纪元)
习近平阅兵冲击江泽民 系列之一

【希望之声2015年08月31日讯】(希望之声记者郭济林报导)9月3日是习近平的阅兵日。在此之前,中国大陆发生了多件大事。

8月27日,人民网正副总裁被抓。
8月18日开始的中国股市第二轮股灾,从27日起渐渐被稳住。
8月25日,中信证券徐某等八人被抓,其中三人是高管。
8月21日,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南门江泽民题词的巨石被整块移除。
8月12日,天津发生大爆炸。
8月10日,官媒发表“人走茶凉”的文章。

这些不同寻常的迹象,都指向了两名中共高层:江泽民和刘云山。

在习近平当局阅兵前,中国大陆出现这么多的异象,究竟说明了什么?中国政局又将如何发展?

本系列试图以三篇文章解读、分析阅兵前、以及阅兵后的中国政局发展。

一、习近平阅兵 不放过刘云山

阅兵一周前 人民网正副总裁落马

2015年8月27日,人民网副董事长、总裁廖玒和人民网董事、副总裁陈智霞,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

在此之前,人民网副总编辑徐辉亦曾被协助调查。陆媒引用大型科技企业管理层人士的话说,徐辉任职人民网期间,其敲诈勒索、劣迹斑斑,且“吃相难看”。

52岁的廖玒最后一次出现在媒体报导中是在8月20日的《人民日报》上,他到深圳参加2015媒体融合发展论坛时,就“媒介融合”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公开资料显示,廖玒和陈智霞两人均为编辑出身,并在人民网的前身《人民日报》网络中心任职多年。廖玒曾为陈智霞的主管领导。2010年6月,两人同时进入人民网管理层,并担任正副总裁。

2005年2月,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人民网后被注入该公司。2012年4月27日,人民网在上交所上市,成为国内首家A股上市的新闻网站,人民日报社为其控股股东。

人民网高管们的落马,被普遍认为是对中共宣传部门,尤其是文宣主管刘云山的警告。

此时距习近平当局的阅兵还剩一周时间。

阅兵前第九天 习近平抓捕刘云山之子头马

从8月18日开始,A股再次大跌。沪指从8月18日开盘的3,999点,到8月26日收盘2,927点,跌去了1,072点,最低碰触2,850点。当局在23日宣布了养老金入市方案,此后在25日央行紧急降准降息,并发出抓人的消息,才勉强稳定股市。

新华社8月25日晚间发布消息称,中信证券徐某等八人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

财新网的报导称,中信证券徐某即为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另外被要求协助调查的七人是: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葛小波和刘威,中信证券权益投资部行政负责人许骏、证券金融业务线行政负责人房庆利、中信证券金融业务线的姚杰、中信另类投资部的汪定国以及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梁钧。

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是中信证券内部最高经营管理机构。中信证券2014年年报显示,目前执行委员共八人,分别为董事长王东明、总经理程博明、负责国际业务的殷可、负责经纪及研究业务的徐刚、负责资金运营及另类投资及风险管理工作的葛小波、负责资本中介业务的刘威、负责投资银行业务的陈军以及负责国际投行业务的闫建霖。

也就是说,中信证券协助调查的八人中三人是执行委员会成员。

《苹果日报》8月26日的报导说,董事总经理徐刚是刘云山之子刘乐飞的头马。文章指,中信证券的副董事长正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徐刚就是他的直接手下。

海外博闻社称,公安部这次对刘乐飞手下的总经理下手,是获得上头授意的,奉命带队进驻证监会调查的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亲自签署了调查令,以“涉嫌违法证券交易”的罪名,对中信证券徐刚等八人动手。知情者告诉本社,中信内部都知道,当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姓刘的副董事长,和副董事长背后那个大人物。

这或许被8月28日微博的一个帖子所验证。

8月28日“新华微播”在微博引用了一张图片称,目前根据各方面消息已基本确定事情脉络:中信证券联手某三家著名国际对冲基金做空A股,手法是利用不记名的虚拟子帐户和资管的公允交易平台控制了大量僵尸户。资金通过地下钱庄出入市场。同时证监会及证金内部有策应,通风报信,掌握国家队主力节奏。

“新华微播”对此评论:如果情况属实,中信相关高管应该集体死刑。同时最高检、证监会发布。

就在公安带走中信证券8人的8月25日,中共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的报纸《证券日报》罕见地在头版头条位置刊文,直指中共的“核心投行”没有担当起稳定股市价值中枢的功能,而是把心思放在“赚国家稳定资金的钱”上。

文章还称,如果“自己人”和外部力量合伙,攻击市场的软肋,与政府维稳行动对赌,就涉嫌危害国家金融安全,应当对其采取果断措施。

中共文宣在股灾背后推波助澜

刘云山家族涉嫌操纵股市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在舆论上打击股民对股市的信心,另一个是通过刘云山之子刘乐飞在中信证券的关系,操控股市。

在7月初第一波股灾最严重的时候,李克强大举救市行动始于7月6日,但是就在第二天,新华社在7日早上罕见地声称“救市无效”,引发香港股市大跌。

7月7日上午11时30分,新华社客户端(手机新闻App)发布的市场直播文章称:“银行股和两桶油的救市无效,A股早盘再度大幅下跌,沪指盘中跌破3,600点;大盘股拉升救市的背后,中小盘股成为了杀跌的重灾区。”但该段短文至下午时段已经从直播文章的时序中消失。新华社此文一出,引起一片哗然。当时中共官媒口风一致唱升股市,而新华社此文与政策方向背道而驰。

随着国际股市在7日的全线下跌、大宗商品的暴跌,以及民众对中国股市的悲观情绪,7月8日沪指开盘跌破3,500点,最低3,421点,跌幅近7%。

《明报》7月14日发表潘小涛的评论文章认为,似乎现在矛头指向了李克强。新华社在救市第二天就判其死刑,不仅过于武断,也不符其喉舌角色,更加深各界对中国股市无救的印象。

还有港媒指,新华社竟使用“救市无效”四字,外界见之愕然,与李克强“有信心、有能力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等誓言截然相反。

7月27日,大陆股市沪指大跌8.48%,当时看来是八年来最大的单日跌幅,而深圳股市指数则下跌了7%。

《纽约时报》报导,新华社当日在其经过认证的Twitter帐号上发帖称“崩溃再现!”,并称,在抛售中,所有在大陆上市的公司,大约有2/3的股票暴跌超过每天10%的下限。此动作被视为对股市暴跌幸灾乐祸。

中信证券或涉制造股灾

今年7月7日,中国人寿发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通告,称在7月3日、6日和7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对比上证综指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次日晚上,中证监发出通知,即日起6个月内严禁所有上市公司持股5%或以上的股东、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公司股票。

不过两天后,中国人寿被爆出于7月10日减持所持有的中信证券A股3,000万股,套现逾8亿元人民币,持股量由6.05%降至5.74%。虽然事后中国人寿称总持股不足5%“不违规”,不过,其公然减持的取态,颇有挑战习近平当局的意味。

知情人士透露,刘乐飞和掌控宣传的父亲刘云山,在股市中联手,利用内幕消息与操作套取利益,而且早有前科。

自2006年7月起,刘乐飞担任中国人寿首席投资执行官。2008年6月,中信产业基金成立后,刘乐飞离开中国人寿,出任该基金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同时还担任中信证券董事。人虽然离开了,双方的合作并没有中止。

新华保险2014年年报显示,刘乐飞自2014年7月起担任新华保险非执行董事,现任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并担任中信证券董事、副董事长,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虽有报导称,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在中证监7月4日召集21家券商开会救市时候,率先向中证监主席肖钢表态,“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做”,并终令券商出资1,200亿元人民币托市。但是刘乐飞在中信证券担任董事、副董事长,使得外界对第一轮股灾时,中信证券在其中的角色产生强烈质疑。

过去一年,中国股市上证综合指数由2,300多点一度升至5,000点以上。这期间,大量上市公司大股东、高管抛售股票套现。同花顺iFind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近1,300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及高管减持股票市值近5,000亿元。

今年1月13日至16日,中信证券控股股东中国中信有限公司通过A股与H股之间的股权买卖,进行无风险套利。其中,中信证券控股股东中国中信有限公司在A股减持了3.48亿股中信证券A股股票,减持价格区间在31.77元至33.64元,套现金额在110亿元左右。减持后,中国中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从20.2%下降到17.14%。

7月9日,公安部介入调查第一波股灾中“恶意做空”的公司或个人。

传中信证券和国际对冲基金联手做空中国

8月1日,海外博闻社引述消息报导,中共北戴河会议于8月3日正式召开,会期约13天。8月2日,即北戴河会议的前一天,当局公布了与现任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子关系密切的位于上海的司度贸易有限公司A股被暂停交易的消息。

8月2日傍晚,位于上海的全球对冲基金巨头Citadel公司,确认旗下国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帐户被深圳证券交易所限制交易。这是上交所当日宣布限制的四个交易帐户之一。

中共公安部此前称“上海个别贸易公司涉嫌做空”,司度贸易有限公司成为关注点。司度贸易原来的股东背景涉中信证券。 刘云山之子刘乐飞是中信证券副董事长。所以当时坊间传中信证券联手国际对冲基金做空中国股市。

司度贸易成立于2010年4月,坐落于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266号2幢15层1560室。司度贸易起初注册资本为500万美元,公司股东有两个,为中外合资企业:深圳市中信联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0%,Citadel Global Trading S.AR.L.持股80%。到了2014年11月,深圳市中信联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将20%股权转让给了Citadel Global Trading S.AR.L.,由此,司度贸易成为外商独资企业。该公司的注册资本也在2015年2月,从500万美元,增加到了1,000万美元。

Citadel公司是位于芝加哥的对冲基金巨头,由Kenneth Griffin 1987年创建。如今,Citadel管理的资金规模已高达260亿美元。2012年,Griffin曾被福布斯评为全球最赚钱的对冲基金经理。

司度贸易原来的股东深圳市中信联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来头也不小。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1年,尽管股东众多,但在7,000万注册资本中,出资最多的是金石投资有限公司,出资额为6,445.1117万元人民币。金石投资则注册于北京,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中信证券直接投资平台。

Citadel在被查后火速声明如下:

Citadel在华投资已有15年之久。无论是以往,还是近期在中国股市震荡期间,我们自始至终与中国相关监管部门保持积极和有益的沟通。我们在此确认国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帐户被深圳证券交易所限制交易。目前,本公司各办公室的其它运营正常。我们将一如既往遵守中国的相关法律法规,继续合法开展各项经营。

中信证券是“幌骗”帐号的大本营

针对证监会7月末8月初的行动,彭博新闻社说,“幌骗”(spoofing)行为成为当局打击股市操纵的最新目标。

“幌骗”即虚假报价再撤单,指先下单,随后再取消订单,来影响股价的行为。“幌骗者”(spoofer)通过假装有意在特定价格买进或卖出,制造需求假象,企图引诱其他交易者进行交易来影响市场。通过这种“幌骗”行为,“幌骗者”可以在新的价格买进或卖出,从而获利。

今年稍早,美国检察官曾指控伦敦交易员Navinder Singh Sarao通过该策略造成美股“闪崩”,并让华尔街5分钟内蒸发1万亿美元市值。

上证报8月3日报导称,被上交所限制交易的某帐户在7月8日的交易中,累计申报卖出近16,000笔,累计申报卖出金额超过15亿元,申报卖出后的撤单率高达99.18%。

一资深私募人士进一步解释:“频繁申报频繁撤单的行为,遇到近期股价大幅下跌甚至跌停时,会对个股价格造成下压影响,加剧投资者的恐慌情绪。在跌停时的卖出申报,会对投资者产生远离交易的心理暗示;反覆撤单,则会影响投资者对实时盘面的判断。”

有陆媒还将当时A股下跌以午后居多,特别是下午2点半左右的“神奇的2点半”现象归咎于程序化交易。

截至8月3日,证监会限制了34个帐户,很多是量化对冲产品,包括程序化交易帐户。

上交所7月30日、8月1日分两批次点名、限制共14家帐户交易,深交所则先后对存在重大异常交易行为的20家帐户限制交易,其中,盈峰资本、盈融达两家旗下多个帐户遭到上交所、深交所联合限制交易。

上证报记者调查发现,遭查帐户多为一方大鳄,大多钟情量化交易、高频交易。“盈峰”此次被上交所点名4帐户,该4帐户同时遭深交所点名,是本次遭查的大头。而“盈峰”掌管的4帐户开户营业部皆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总部证券营业部,而这个营业部正是本轮救市主力军大本营之一。

对此,彭湃新闻8月4日的报导叹道:“同在一个屋檐下,做的却是另一番事。”

有说法称,2013年的光大“乌龙指”事件,也涉及程序化交易。

2013年8月16日11点05分上证指数出现大幅拉升大盘一分钟内涨超5%。最高涨幅5.62%,指数最高报2,198.85点,盘中逼近2,200点。下午2点,光大证券公告称策略投资部门自营业务在使用其独立的套利系统时出现问题。有媒体将此次事件称为“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

光大事后检查自称,触发原因是系统缺陷。

但是希望之声获得的消息称,这是江泽民集团利用来打击习近平阵营的一个手段,目的是在薄熙来案开庭前,中共江泽民集团为阻止薄熙来真实罪恶——迫害法轮功真相曝光所做黑幕运作。

在6、7月第一轮股灾之后,习近平和刘云山之间激烈争斗的消息仍不断出现。

刘云山攻击习近平

香港《动向》杂志8月号称,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刘云山在中共高层作过两次检查,曾以不称职、难承担提出过请辞,实是测试习、李、王的反应,以退为进。

同时,刘云山借自我检查贬习近平。报导称,刘云山在6月、7月两次政治局组织生活会,一次在政治局常委会组织生活会上发难开炮。

6月下旬,刘云山在政治局常委组织生活会上作了“自我批评”,称自己担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职务在所负责主持工作上存在着五大挫折和被动局面未扭转。刘名为自我检查,实是攻击、贬毁习近平。中共“十七大”期间,习近平就坐在今天刘云山所坐的位子及负责分管的工作职权。

7月初在中央政治局学习会议上,刘云山借学习和工作结合,自问自答地提出九个“为什么”?7月底在中央政治局组织生活会上,刘提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六个极其危险的倾向和思潮”的说法。

习近平和刘云山之间矛盾激化

在人民网高管被抓的2天前,即8月25日,大陆出现了攻击习近平当局经济政策的言论。罕见地,这些言论没有被删除。

凯迪社区的一篇《新经济大跃进已宣告失败》的帖子,在8月25日,点击量竟高达7.8万,内容却是对习近平当局经济政策的全盘否定。

文章把高铁、地铁、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京津冀一体化、股市全部归为“大跃进”,并称“中国的新经济大跃进已宣告彻底失败,没人能逆经济规律而行”,“大潮退去,方知谁在裸泳”。现在此文章已经被删除。

同日,凯迪社区又有另一篇4.5万点击的热贴《二次股市大跳水源于二次管理失误吗》,批评牛市行情是“恶鬼附身”以及当局经济政策。直到发稿,此文章仍没被删除。

配合A股在8月24日的暴跌,新华社主办的《财经国家周刊》微信公号当日深夜以《中国经济和股市正在经历一场100年未有之大变局……》为题,转发两篇文章。

一篇是《中国改革报》对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民生财富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博士的独家专访,题为《中国经济和股市——变局之下,路在何方?》的文章。文中罕见提出,“高压反腐是导致经济下行另一个重要原因。”

这个说法在之前曾经遭到习近平当局强力驳斥。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2月12日刊登《反腐真“反得人人自危影响经济”吗》一文,文章反驳“反腐影响经济发展论”,称这些观点或是“不了解新常态”,或是“认识不深刻”,抑或是别有用心。

7月29日,中纪委网站还刊文称,反腐“促进经济社会发展”, 从“十八大”以来到今年6月,除了犯罪款物外,还上缴了201亿官员违纪所得。

刘云山扭曲习近平阅兵之意

“其实习近平对刘云山早有看法。”接近中南海的知情者称,刘云山把持着文宣口,但文宣恰恰是习最不满意的,他们表面上高唱“守土有责、义无反顾”,但在演释习近平的想法和要求时,总是不得要领,甚至适得其反。

知情者表示,习近平本来提出9月的这次纪念活动取名叫“中国人民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既与国际同轨,也避开表面上针对日本的意思,但刘云山的文宣部门硬用“抗日”称谓,而且把宣传做足了,想改也无法改,现在只好两个叠加,叫做“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又长又拗口不说,最终还是成为日本等相关国家拒绝参加的藉口。或许,让习近平在大阅兵中威信扫地,正是刘背后的用意。

刘云山是江泽民的马仔

刘云山的简历显示,此人只是一个中专生,毕业于内蒙古集宁师范学校,毕业后长期在内蒙古偏远地区工作,先后做过教师等工作。此人原来没有政治人物为后台,能够爬到现在的政治局常委,靠的就是讨好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但现在刘已经上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名单,遭到追查。

1997年10月,刘云山担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2002年10月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刘云山被提拔为中宣部部长,“十六大”后进入政治局和书记处。刘从中宣部常务副部长跃升为中宣部长,后来获得“十八大”入常的门票才是其仕途的真正飞跃时期。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刘云山在江泽民一手操纵成立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610”办公室即为该小组执行机构)分管反法轮功宣传。有报导称,刘云山领导的是“宣传工作办公室”。从此刘紧跟江泽民宣传诬衊、诋毁法轮功,作为其上位的本钱。

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开,江泽民为了维持对法轮功的高压迫害,第一次将文宣和政法的主管塞入政治局常委会,分别是李长春和罗干。而刘云山凭藉其对法轮功迫害的不遗余力成为中宣部长。

刘云山任职中宣部长直到2012年底。这期间在大陆无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和关押、酷刑虐待,无罪判刑,这与刘云山主持的宣传有直接关系。

2005年,美国人库恩写的那本吹捧江泽民的英文传记《江泽民传》,也是刘云山在背后努力的结果。

在“十八大”上,身负对法轮功血债的刘云山、张德江和张高丽能够入常,也是江泽民以“鱼死网破”威胁胡锦涛、习近平的结果。

责任编辑:林锐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