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奢侈品 专访:世界微雕大师Will...

专访:世界微雕大师Willard Wigan

336
0
SHARE
高珀富斯高级钟表行 微雕大师Willard Wigan
司蒂芬· 富斯、乌伊拉德·维冈和罗伯特·高珀在工作中。(品牌提供)

要完成一件最为精细微小的杰作,微雕艺术家几乎要达到入定的状态,甚至要能控制神经系统。为了减少手部的颤动,他只能在每次心跳的间歇进行雕刻,也就是说,他只有一秒半的时间间隔作雕刻。

玲珑透彻、细极毫发的微雕工作,需要兼备最为严格的工作态度和鬼斧神工的精妙创造,这些都备受高珀富斯高级钟表行的关注。

世界闻名的微雕大师Willard Wigan

每当人们问起乌伊拉德.维冈(Willard Wigan)他的艺术之路时,这位英国微雕大师总会说,他是从五岁起就开始走入了微观世界,那时他曾经为蚂蚁做过房子,因为他觉得蚂蚁们需要居住之所。对 乌伊拉德.维冈而言,学业的失意,让他在微观这个神奇的世界里找到了港湾,也因此,他成为了一位世界闻名的微雕艺术大师。

乌伊拉德.维冈制作了全世界最小的雕刻作品,他的作品被誉为“全球第八大奇迹”。他通常是依靠一个针眼和一枚针尖来雕刻,创作出来的作品仅仅几微米大小、只有在显微镜下才可以看得见。

2007年,为表彰乌伊拉德.维冈在艺术方面的杰出贡献,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授予他大英帝国勋章。女王在庆祝登基60周年的时候,还接受了乌伊拉德.维冈为她制作了一枚钻石加冕皇冠。
在众多微外科医生、纳米技术专家及学者的眼中,自学成才的乌伊拉德.维冈的作品,堪称在艺术和科学方面灵感和创作的源泉,亦打破了原有的束缚。

创造性的Art Pièce 1系列微雕腕表

几年来,这位微雕艺术家受邀与两位世界最杰出的钟表大师罗伯特.高珀(Robert Greubel)和司蒂芬.富斯(Stephen Forsey)合作,于是,三位大师在注重细节和追求完美的工作中开始了一次大胆的旅程,并且为全球钟表业创造了一组在艺术界前所未有、独一无二的作 品:Art Pièce 1 微雕腕表。

微雕大师与高珀富斯在时间画廊相遇

2011年,为了让人们能走近兼顾传统与现代艺术的高级钟表领域,高珀富斯钟表行创建了“时间画廊”。这个创意源于一些顾客的反馈,他们认为高珀富斯钟表行“承传之旅”(Le Garde-temps)所做的不仅是一只只简单的手表,而是杰出的艺术作品。

“承传之旅”——Le garde-temps,la Naissance d’une Montre(网址:www.legardetemps-nm.org)是罗伯特.高珀和司蒂芬.富斯为保存、延续和与后代共享传统制表的专业知识所构思 的。事实上,“承传之旅”是他们的一种表达方式。
高珀富斯的首席执行官艾曼纽尔.维勒(Emmanuel Vuille)解释说:“因为我们的手表,承载着超出物质的价值,人们常称赞我们,说我们做的手表是艺术品,而存放艺术品的地方应该是画廊,不是商店。”

高珀富斯高级钟表行 微雕大师Willard Wigan
Art Pièce 1 系列之“Art Pièce 罗伯特.费列欧”(Art Pièce Robert Filliou)。(品牌提供)

“时间画廊”以巡展或固定展的方式,生产配件,举行展览和其它艺术活动。其中特别出众的有:向已故的法国艺 术大师罗伯特.费列欧(Robert Fillioud)致敬,特制了“Art Pièce Robert Filliou”腕表,表盘上写下费列欧影响深远的“等同原理”(Principe d’équivalence):“Bien fait = mal fait = pas fait”(做的好=做不好=没做)。

还有与微雕大师乌伊拉德.维冈合作的系列艺术杰作Art Pièces展览。这系列作品由乌伊拉德.维冈大师在腕表的外壳上作微雕。如名为“金色风帆”的Art Pièce 1腕表,其上一艘精致的三桅船只有一粒沙子那么大(仅有0.9毫米),参观者需通过安装在盒子侧面的光学系统才能观赏到它。

高珀富斯高级钟表行 微雕大师Willard Wigan
Art Pièce 1 系列之“金色风帆”(Art Pièce Golden),腕表上一艘精致的三桅船只有一粒沙子那么大(仅有0.9毫米)。(品牌提供)

如今,Art Pièce 1微雕腕表已在全球举行了巡展,并在一些博物馆和艺术展中展出。

微雕大师乌伊拉德.维冈的创作心得

近日,乌伊拉德.维冈接受了《希望之声时报》的采访,分享他的艺术创作心得。

希望之声:您是如何走入微雕工作的?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

乌伊拉德·维冈:这要从我的童年时期说起,小时候上学,我有学习的障碍。可是,那时我却发现自己拥有雕刻微小对象的天赋。对此我倍感珍惜并一直坚持着。在我 的职业生涯中,我不断让自己更上一个台阶,让雕塑的作品尽可能微小。其实,这从来并不是我的憧憬,只不过是一个掩盖自己学习障碍的弥补而已。

希望之声:您是如何控制自己的心跳的?

乌伊拉德.维冈:我必须放缓呼吸节奏和中枢神经的活动,这样能够让我控制心脏的跳动频率。

希望之声:您觉得可以超越人体极限并走得更远吗?这其中是否有个人的一些探索?

乌伊拉德.维冈:与所有的其他艺术家一样,我一直在向自己挑战,我常常自问:是否可以做更微小的雕刻?而在我已做到如此微观的雕刻中,是否还可以添加更多的细节?我想这是一种自我鞭策吧,不过每一位艺术家对此都可以理解。

希望之声:您是以怎样的精神状态与高珀富斯合作的?他们是如何与您联系的?

乌伊拉德·维冈:那是一种拥有共同的视野、创作某种几近完美的东西的愿望。事实上,正是这种相类的精神和心理状态将我们连在了一起。

最初,有第三方联系我并告知,罗伯特.高珀希望与我会面,以便谈及与他和斯蒂芬.富斯合作的可能性。想法是创作一个在世界钟表业不曾有过的历史性作品。

希望之声:双方合作得怎样?具体过程如何?

乌伊拉德·维冈:合作过程非常具有挑战性,需要各种综合性才能,无论是钟表方面,还是我作为艺术家这方面。此外,我们还克服了一些重要的障碍,比如制作一个 特殊的显微镜以便让我们看清楚工作的内容;安装一个稳定的平台,让雕刻作品就位;最终要安装各种与钟表特性、功能相关的部件,以成就一个量身制作的“承传 之旅”作品。

希望之声:你与高珀富斯之间是否有相互启发的时候?或者说,高级钟表的制作中是否受到了您的影响,或者您也受到了钟表加工过程的启发?

乌伊拉德·维冈:我想,创造一种前所未有的东西的挑战,就是双方的灵感。

之前,我从来不曾想过我的作品可以展现在一枚手表上,那几乎就是一个便携式的画廊。我认为这应该是非常革命性的。

希望之声:您工作时所使用的材料?

乌伊拉德·维冈:这取决于我所创作的作品,我使用金、纺轮、沙子、自锁固定件尼龙等,这些只是其中的几种材料。

希望之声:创作一个完整的作品,您需要多长的时间?

乌伊拉德·维冈:这取决于我所创作的作品。平均而言,需要花费6个星期到3个月。有时有些作品,比如“最后的晚餐”画作,需要花更长的时间。

希望之声:Art Pièce 1 系列,共创作了多少只手表?它们分别是?

高珀富斯高级钟表行 微雕大师Willard Wigan
Art Pièce 1 系列之“金色风帆”(Art Pièce Golden)。(品牌提供)

乌伊拉德·维冈: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完成了两件作品:“金色风帆”(Art Pièce Golden)和“Art Pièce 罗伯特.费列欧”(Art Pièce Robert Filliou)。

希望之声:有关 Art Pièce 1 系列,钟表爱好者的反馈如何?比如法国人、中国人或者美国人?

乌伊拉德.维冈:与我交谈的人们,每个人都被能创作这样一只手表作品而感到震惊。他们说,从整个制作过程看,每部份工作都是对另一部份工作的补充:无论是微雕,还是在手表上增加一个可调整的显微镜,或者是陀飞轮机芯、表盘,直到特殊处理的结尾工作,都是让人惊叹的。

希望之声:您有什么样的信息希望传递吗?

乌伊拉德.维冈:当然,我小的时候有人说我“什么都不是”,我希望全世界的人们知道,这个“什么都不是”到底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其实是不存在的,总会有东西存在的,不管它多微小。只是因为我们肉眼看不见而已,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

高珀富斯官网:www.greubelforsey.com

法国巴黎销售点:Chronopassion
271, rue Saint-Honoré, 75001 Paris

电话:+33 1 42 60 50 72

希望之声记者Michal Bleibtreu Neeman采访/李婉清译

责任编辑:德龙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